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十三陰陽繫日月第四一病傳第四二淫邪發夢第四三順氣一日分為四時第四四外揣第四五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79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三



    陰陽繁日月第四十一



    黃帝日:余聞天為陽,地為陰,日為陽,月為陰,其合之於人,奈何?岐伯日:腰以上為天,腰以下為地,故天為陽,地為陰。故足之十二經脈,以應十二月,月生於水,故在下者為陰。手之十指,以應十日,日主#1火,故在上者為陽。

    黃帝日:合之於脈,奈何?岐伯日:寅者,正月之生陽也,主左足之少陽;未者,六月,主右足之少陽;卯者,二月,主左足之太陽;午者,五月,主右足之太陽;辰者,三月,主左足之陽明;巳者,四月,主右足之陽明,此兩陽合於前,故曰陽明。申者,七月之生陰也,主右足之少陰;丑者,十二月,主左足之少陰;酉者,八月,主右足之太陰;子者,十一月,主左足之太陰;戌者,九月,主右足之厥陰;亥者,十月,主左足之厥陰,此兩陰交盡,故曰厥陰。

    甲主左手之少陽,己主右手之少陽,乙主左手之太陽,戊主右手之太陽,丙主左手之陽明,丁主右手之陽明,此兩火并合,故為陽明。庚主右手之少陰,癸主左手之少陰,辛主右手之太陰,壬主左手之太陰。

    故足之陽者,陰中之少陽也;足之陰者,陰中之太陰也;手之陽者,陽中之太陽也;手之陰者,陽中之少陰也。腰以上者為陽,腰以下者為陰。

    其於五藏也,心為陽中之太陽,肺為陽#2中之少陰,肝為陰中之少陽,脾為陰中之至陰,腎為陰中之太陰。

    黃帝曰:以治奈何?岐伯曰:正月、二月、三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陽;四月、五月、六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陽;七月、八月、九月,人氣在右,無刺右足之陰,十月、十一月、十二月,人氣在左,無刺左足之陰。

    黃帝曰:五行以束方為甲乙木王春,春者,蒼色,主肝,肝者足厥陰也,今乃以甲為左手之少陽,不合於數,何也?岐伯曰:此天地之陰陽也,非四時五行之以次行也。且夫陰陽者,有名而無形,故數之可十,離之可百,散之可千,推之可萬,此之謂也。

    病傳第四十二



    黃帝曰:余受九針於夫子,而私覽於諸方,或有導引行氣、喬摩、灸、熨、刺、炳、飲藥之一者,可獨守耶,將盡行之乎?岐伯曰:諸方者,眾人之方也,非一人之所盡行也。

    黃帝曰:此乃所謂守一勿失,萬物畢者也。今余已聞陰陽之要,虛實之理,傾移之過,可治之屬,願聞病之變化,淫傳絕敗而不可治者,可得聞乎?岐伯曰:要乎哉問!道,昭乎其如旦醒,窘乎其如夜瞑,能被而服之,神與俱成,畢將服之,神自得之,生神之理,可著於竹帛,不可傳於子孫。

    黃帝曰:何謂旦醒?岐伯曰:明於陰陽,如惑之解,如醉之醒。黃帝曰:何謂夜暝令.岐伯曰:瘡乎其無聲,漠乎其無形,折毛發理,正氣橫傾,淫邪浮衍,血脈傳溜,大氣入藏,腹痛下淫,可以致死,不可以致生。

    黃帝曰:大氣入藏奈何?岐伯曰:病先發於心,一日而之肺,三日而之肝,五日而之脾,三日不已,死。冬夜半,夏日中。

    病先發於肺,三日而之肝,一日而之脾,五日而之胃,十日不已,死。冬日入,夏日出。

    病先發於肝,三日而之脾,五日而之胃,三日而之腎,三日不已,死。冬日入,夏蚤食。

    病先發於脾,一日而之胃,二日而,之腎,三日而之膂膀胱,十日不已,死。冬人定,夏晏食。

    病先發於胃,五日而之腎,三日而之膂膀胱,五日而上之心,二日不己,死。冬夜半,夏日映。

    病先發於腎,三日而之膂膀胱,三日而上之心,三日而之小腸,三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早#3哺。

    病先發於膀胱,五日而之腎,一日而之小腸,一日而之心,二日不已,死。冬鸚嗚,夏下哺。

    諸病以次相傳,如是者皆有死期,不可刺也,間一藏,及二三四藏者,乃可刺也。

    【音釋】

    映徒結切。

    淫邪發夢第四十三



    黃帝曰:願聞淫邪浮衍,奈何?岐伯曰:正邪從外襲內,而未有定舍,反淫於藏,不得定處,與榮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外不得安而喜夢。氣淫於府,則有餘於外,不足於內;氣淫於藏,則有餘於內,不足於外。

    黃帝曰:有餘不足,有形乎?岐伯曰:陰氣盛,射夢涉大水而恐懼;陽氣盛,則夢大火而墦炳;陰陽俱盛,則夢相殺。上盛財夢飛,下盛則夢墮;甚饑則夢取,甚飽則夢予;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恐懼、哭泣、飛揚;心氣盛,則廖善笑、恐畏一,脾氣,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腎氣盛,叩‘則事腰脊兩解不屬。凡、此十二盛者,至而寫之,立已。

    厥氣客於心,則夢見丘山姻火;客於肺,則夢飛揚,見金鐵之奇物;客於肝,則夢山林樹木;客於脾,則夢丘陵大澤,壞屋風雨;客於腎,則夢臨淵,沒居水中;客於膀胱,則夢遊行;客於胃,則夢飲食;客於大腸,則夢田內膽野;客於小腸,則夢聚邑衝衢;客於,則夢乃訟自剖;客於陰器,則夢接;客於項,則夢斬首;客於經,則行走而不能前,及居深地命苑中;於股肱,則夢禮節拜起;客於胞殖,顯氣一日分則客夢夢沒便。凡此有數#4不足者,至而補之立已也。

    【音釋】

    窌力交切。

    為四時第四十四



    黃帝曰:夫百病之所始生者,必起於燥濕寒暑風雨,陰陽喜怒,飲食居處,氣合而有形,得藏而有名,余知其然也。夫百病者,多以旦慧、晝安、夕加、夜甚,何也?岐伯曰:四時之氣使然。

    黃帝曰:願聞四時之氣。岐伯曰: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是氣之常也,人亦應之。以一日分為四時,朝則為春,日中為夏,日入為秋,夜半為冬。朝則人氣始生,病氣衰,故旦慧;日中人氣長,長則勝邪,故安;夕則人氣始衰,邪氣始生,故加;夜半人氣入藏,邪氣獨居於身,故甚也。

    黃帝曰:其時有反者何也?岐伯曰:是不應四時之氣,藏獨主其病者,是必以藏氣之所不勝時者甚,以其所勝時者起也。黃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順天之時,而病可與期。順者為工,逆者為粗。

    黃帝曰:善。余聞刺有五變,以主五輸,願聞其、數。岐伯曰:人有五藏,五藏有五變,五變有五輸,故五五二十五輸,以應五時。黃帝曰:願聞五變。岐伯曰:肝為牡藏,其色青,其時春,其音角,其味酸,其日甲乙;心為牡藏,其色赤,其時夏,其日丙丁,其音徵,其味苦;脾為牝藏,其色黃,其時長夏,其日戊己,其音宮,其味甘;肺為牝藏,其色白,其音商,其時秋,其日庚辛,其味辛;腎為牝藏,其色黑,其時冬,其日壬癸,其音羽,其味鹹。是為五變。

    黃帝曰:以主五輸奈何?岐伯曰:藏主冬,冬刺井;色主春,春刺榮;時主夏,夏刺輸;音主長夏,長夏刺經;味主秋,秋刺合。是謂五變以主五輸。

    黃帝曰:諸原安合,以致六輸?岐伯曰:原獨不應五時,以經合之,以應其數,故六六三十六輸。

    黃帝曰:何謂藏主冬,時主夏,音主長夏,味主秋,色主春?願聞其故。岐伯曰:病在藏者,取之井;病變於色者,取之榮;病時問時甚者,取之輸;病變於音者,取之經;經滿而血者,病在胃及以飲食不節得病者,取之於合,故命曰味主合。是謂五變也。

    外揣第四十五



    黃帝曰:余聞九針九篇,余親授其調#5頗得其意。夫九針者,始於一而終於九,然未得其要道也。夫九針者,小之則無內,大之則無外,深不可為下,高不可為蓋,恍惚無窮,流溢無極,余知其合於天道人事四時之變也,然余願雜之毫毛,渾束為一,可乎?

    岐伯曰:明乎哉問也!非獨針道焉,夫治國亦然。黃帝曰:余願聞針道,非國事也。岐伯曰:夫治國者,夫惟道焉,非道何可小大探淺雜合為一乎?

    黃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日與月焉,水與鏡焉,鼓與響焉。夫日月之明,不失其影,水鏡之察,不失其形,鼓響之應,不後其聲,動搖則應和,盡得其情。

    黃帝曰:窘乎哉!昭昭之明不可蔽。其不可蔽,不失陰陽也。合而察之,切而驗之,見而得之,若清水明鏡之不失其形也。五音不彰,五色不明,五藏波蕩,若是則外內相襲,若鼓之應檸,響之應聲,影之似形。故遠者司外揣內,近者司內揣外,是謂陰陽之極,天地之蓋,請藏之靈蘭之室,弗敢使泄也。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三竟

    #1主:《太素》卷五《陰陽合》作『生於』二字,與上『月生於水』文例一律。

    #2陽:原作『陰』,據《太素》卷五《陰陽合》改。

    #3早:《甲乙經》卷二第一作『晏』。

    #4有數:趙府居敬堂本作『十五』。

    #5親授其調:《太素》卷十九《知要道》『授』作『受』。按此句疑當作『親受其詞』。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