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十四五變第四六本藏第四七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80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十四



    五變第四十六



    黃帝問於少俞曰:余聞百疾之始期也,必生於風雨寒暑,循毫毛而入賸理,或復還,或留止,或為風腫汗出,或為消瘴,或為寒熱,或為留痹,或為積聚。奇邪淫溢,不可勝數,願聞其故。夫同時得病,或病此,或病彼,意者天之為人生風乎,何其異也?少俞曰:夫天之生風者,非以私百姓也,其行公平正直,犯者得之,避者得無殆,非求人而人自犯之。

    黃帝曰:一時遇風,同時得病,其病各異,願聞其故。少俞曰:善乎哉問!.請論以比匠人。匠人磨斧斤,礪刀削,斫材木,木之陰陽,尚有堅脆,堅者不入,脆者皮弛,至其交節,而缺斤斧焉。夫一木之中,堅脆不同,堅者則剛,脆者易傷,瓦其材木之不同,皮之厚薄,汁之多少,而各異耶。夫木之蚤花先生葉者,遇春霜烈風,則花落而葉萎;久曝大旱,則脆木薄皮者,枝條汁少而葉萎;久陰淫雨,則薄皮多汁者,皮潰而灑;卒風暴起,則剛脆之木,枝折桃傷;秋霜疾風,則剛脆之木,根搖而葉落。凡此五者,各有所傷,屍於人乎!

    黃帝曰:以人應木,奈何?少俞答曰:木之所傷也,皆傷其枝,枝之剛脆而堅,未成傷也。人之有常病也,亦因其骨節皮膚勝理之不堅固者,邪之所舍也,故常為病也。

    黃帝曰:人之善病風厥灑汗者,何以候之?少俞答曰:肉不堅,勝理疏,則善病風。黃帝曰:何以候肉之不堅也?少俞答曰:胭肉不堅,而無分理,理者粗理,粗理而皮不緻者,勝理疏,此言其渾然者。

    黃帝曰:人之善病消瘴者,何以候之?少俞答曰:五藏皆柔弱者,善病消瘴。黃帝曰:何以知五藏之柔弱也?少俞答曰:夫柔弱者,必有剛強,剛強多怒,柔者易傷也。黃帝曰:何以候柔弱之與剛強?少俞答曰:此人薄皮膚,而目堅固以深者,長衝直揚,其心剛,剛則多怒,怒則氣上逆,胸中畜積,血氣逆留,臆皮充肌,血脈不行,轉而為熱,熱則消肌膚,故為消庫。此言其人暴剛而肌肉弱者也。

    黃帝曰:人之善病寒熱者,何以候之?少俞答曰:小骨弱肉者,善病寒熱。黃帝曰:何以候骨之小大,肉之堅脆,色之不一也?少俞答曰:顏骨者,骨之本也。顏大則骨大,顏小則骨小。皮膚薄而其肉無胭,其臂懦懦然,其地色殆然,不與其天伺色,污然獨異,此其候也。然後臂薄者,其髓不滿,故善病寒熱也。

    黃帝曰:何以候人之善病痹者?少俞答曰:粗理而肉不堅者,善病痹。黃帝曰:痹之高下有處乎?少俞答曰:欲知其高下者,各視其部。黃帝曰:人之善病腸中積聚者,何以候之?少俞答曰:皮膚薄而不澤,肉不堅而悼澤。如此,則腸胃惡,惡則邪氣留止,積聚乃傷,脾胃之問,寒溫不次,邪氣稍至,穡積留止,大聚乃起。

    黃帝曰:余聞病形,已知之矣!願聞其時。少俞答曰:先立其年,以知其時。時高則起,時下則殆,雖不陷下,當年有衝通,其病必起,是謂因形而生病,五變之紀也。

    【音釋】

    臆音寬。桃音兀。懦音儒。灑音鹿。



    本藏第四十七



    黃帝問於岐伯曰:人之血氣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於性命者也。經脈者,所以行血氣而營陰陽,濡筋骨,利關節者也。衛氣者,所以溫分肉,充皮膚,肥勝理,司關闔者也。志意者,所以御精神,收魂魄,適寒溫,和喜怒者也。是故血和則經脈流行,營覆陰陽,筋骨勁強,關節清利矣。衛氣和則分肉解利,皮膚調柔,勝理緻密矣。志意和則精神專直,魂魄不散,悔怒不起,五藏不受邪矣。寒溫和則六府化穀,風痹不作,經脈通利,支節得安矣。此人之常平也。五藏者,所以藏精神血氣魂魄者也。六府者,所以化水穀而行津液者也。此人之所以具受於天也,無愚智賢不肖,無以相倚也。然有其獨盡天壽。,而無邪僻之病,百年不衰,雖犯風雨,卒寒大暑,猶有弗能害也。有其不離屏蔽室內,無休惕之恐,然猶不免於病,何也?願聞其故。

    岐伯對曰:窘乎哉問也。五藏者,所以參天地,副陰陽,而連四時,化五節者也。五藏者,固有小大、高下、堅脆、端正、偏傾者;六府亦有小大、長短、厚薄、結直、緩急。凡此二十五者,各不同,或善或惡,或吉或凶,請言其方。

    心小則安,邪弗能傷,易傷以憂;心大財憂不能傷,易傷於邪。心高則滿於肺中,悅而善忘,難開以言;心下則藏外,易傷於寒,易恐以言。心堅則藏安守固;心脆則善病消瘴熱中。心端正則和利難傷;心偏傾則操持不一,無守司也。

    肺小則少飲,不病喘喝;肺大則多飲,善病胸痹、喉痹、逆氣。肺高則上氣,肩息咳;肺下則居賁迫肺,善脅下痛。肺堅則不病咳上氣;肺脆則苦病消瘴易傷。肺端正則和利難傷;肺偏傾則胸偏痛也。

    肝小則藏安,無脅下之病;肝大則逼胃迫咽,迫咽則苦膈中,且脅下痛。肝高則上支賁,切脅悅勺為息賁;肝下則逼胃,脅下空,脅下空則易受邪。肝堅則藏安難傷;肝脆則善病消瘴易傷。肝端正則和利難傷;肝偏傾則脅下痛也。

    脾小則藏安,難傷於邪也;脾大則苦賡紗而痛,不能疾行。脾高則紗引季脅而痛;脾下則下加於大腸,下加於大腸則藏苦受邪。脾堅則藏安難傷;脾脆則善病消瘴易傷。脾端正則和利難傷;脾偏傾則善滿善脹也。

    腎小則藏安難傷;腎大則善病腰痛,不可以俯仰,易傷以邪。腎高則苦背膂痛,不可以俯仰;腎下則腰屍痛,不可以俯仰,為狐疝。腎堅則不病腰背痛;腎脆則苦病消瘴易傷。腎端正則和利難傷;腎偏傾則苦腰屍痛也。凡此二十五變者,人之所苦常病。

    黃帝曰:何以知其然也?岐伯曰:赤色小理者,心小;粗理者,心大。無髑骸者,心高;髑骸小、短、舉者,心下。髑骰長者,心#1堅,髑骰弱小以薄者,心脆。髑骸直下不舉者,心端正;髑髁倚一方者,心偏傾也。

    白色小理者,肺小;粗理者,肺大。巨肩反膺陷喉者,肺高;合腋張脅者,肺下。好肩背厚者,肺堅;肩背薄者,肺脆。背膺厚者,肺端正;脅偏疏者肺偏傾也。

    青色小理者,肝小;粗理者,肝大。廣胸反骰者,肝高;合脅兔骰者,肝下。胸脅好者,肝堅;脅骨弱者,肝脆。膺腹好相得者,肝端正;脅骨偏舉者,肝偏傾也。

    黃色小理者,脾小;粗理者,脾大。揭唇者,脾高;唇下縱者,脾下。唇堅者,脾堅;唇大而不堅者,脾脆。唇上下好者,脾端正;唇偏舉者,脾偏傾也。

    黑色小理者,腎小;粗理者,腎大。高耳者,腎高;耳後陷者,腎下。耳堅者,腎堅;耳薄不堅者,腎脆。耳好前居牙車者,腎端正;耳偏高者,腎偏傾也。凡此諸變者,持則安,減則病也。

    帝曰:善。然非余之所問也。願聞人之有不可病者,至盡天壽憂,雖有深憂大恐,怵惕之志,猶不能臧也,甚寒大熱,不能傷也;其有不離屏蔽室內,又無休惕之恐,然不免於病者,何也?願聞其故。岐伯曰:五藏六府,邪之舍也,請言其故。五藏皆小者,少病,苦憔心,大愁憂;五藏皆大者,緩於事,難使以憂。五藏皆高者,好高舉措;五藏皆下者,好出人下。五藏皆堅者,無病;五藏皆脆者,不離於病。五藏皆端正者,和利得人心;五藏皆偏傾者,邪心而善盜,不可以為人平,反覆言語也。

    黃帝曰:願聞六府之應。岐伯答曰:肺合大腸,大腸者,皮其應;心合小腸,小腸者,脈其應;肝合膽,膽者,筋其應;脾合胃,胃者,肉其應;腎合三焦膀胱,三焦膀胱者,勝理毫毛其應。

    黃帝曰:應之奈何?岐伯曰:肺應皮,皮厚者,大腸厚;皮薄者,大腸薄;皮緩,腹�#2大者,大腸大#3而長;皮急者,大腸急而短;皮滑者,大腸直;皮肉不相離者,大腸結。

    心應脈,皮厚者,脈厚,脈厚者,小腸厚;皮薄者,脈薄,脈薄者,小腸薄;皮緩者,脈緩,脈緩者,小腸大而長;皮薄而脈衝小者,小腸小而短;諸陽經脈皆多紆屈者,小腸結。

    脾應肉,肉胭堅大者,胃厚;肉胭麼者,胃薄;肉胭小而麼者,胃不堅;肉胭不稱身者,胃下,胃下者,下管約不利;肉胭不堅者,胃緩;肉胭無小�累者,胃急;肉胭多少�累者,胃結,胃結者,上管約不利也。

    肝應爪,爪厚色黃者,膽厚;爪薄色紅者,膽薄;爪堅色青者,膽急;爪濡色赤者,膽緩;爪直色白無約者,膽直;爪惡色黑多紋者,膽結也。

    腎應骨,密理厚皮者,三焦、膀胱厚;粗理薄皮者,三焦、膀胱薄;疏勝理者,三焦、膀胱緩;皮急而無毫毛者,三焦、膀胱急;毫毛美而粗者,三焦、膀胱直;稀毫毛者,三焦、膀胱結也。

    黃帝曰:厚薄美惡皆有形,願聞其所病。岐伯答曰:視其外應,以知其內藏,則知所病矣。

    【音釋】

    尻枯高切。骹敲。�結。�於。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卷十四竟



    #1心:『心』下原衍『下』字,據《甲乙經》卷《甲乙經》卷一第五作一第五刪。

    #2�:『�』。《甲乙經》卷一第五作『�』。

    #3大:『�』。《甲乙經》卷一第五作『緩』。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