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十八五味論第六三陰陽二十五人第六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84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卷之十八



    五味論第六十三



    黃帝問於少俞曰:五味入於口也,各有所走,各有所病。酸走筋,多食之,令人癮;鹹走血,多食之,令人渴;辛走氣,多食之,令人洞心;苦走骨,多食之,令人變嘔;甘走肉,多食之,令人悅心。余知其然也,不知其何由,願聞其故。

    少俞答曰:

    酸入於胃,其氣澀以收,上之兩焦,弗能出入也,不出即留於胃中,胃中和溫,則下註膀胱,膀胱之胞薄以懦,得酸則縮踡,約而不通,水道不行,故癥。陰者,積筋之所終也,故酸入而走筋矣。

    黃帝曰:鹹走血,多食之,令人渴,何也?少俞曰:鹹入於胃,其氣上走中焦,註於脈,則血氣走之,血與鹹相得則凝,凝則胃中汁註之,註之則胃中竭,竭則咽路焦,故舌本乾而善渴。

    血脈者,中焦之道也,故鹹入而走血矣。黃帝曰:辛走氣,多食之,令人洞心,何也?少俞曰:辛入於胃,其氣走於上焦,上焦者,受氣而營諸陽者也,薑韭之氣薰之,營衛之氣不時受之,久留心下,故洞心。辛與氣俱行,故辛入而與汗俱出。

    黃帝曰:苦走骨,多食之,令人變嘔,何也?少俞曰:苦入於冑,五穀之氣,皆不能勝苦,苦入下院,三焦之道皆閉而不通,故變嘔。齒者,胃之所終也,故苦入而走骨,故入而復出,知其走骨也。

    黃帝曰:甘走肉,多食之,令人悅心,何也?少俞曰:甘入於胃,其氣弱小,不能上至於上焦,而與穀留於胃中者,令人柔潤者也,胃柔則緩,緩則蟲動,蟲動則令人悅心。其氣外通於肉,故甘走肉。

    陰陽二十五人第六十四



    黃帝曰:余聞陰陽之人何如?、伯高曰:天地之問,六合之內,不離於五,人亦應之。故五五二十五人之政,而陰陽之人不與焉。其態又不合於眾者五,余已知之矣。願聞二十五人之形,血氣之所生,別而以候,從外知內何如?一岐伯曰:悉乎哉問也,此先師之秘也,雖伯高猶不能明之也。黃帝避席遵循而卻曰:余聞之,得其人弗教,是謂重失,得而泄之,天將厭之。余願得而明之,金櫃藏之,不敢揚之。岐伯曰:先立五形金木水火土,別其五色,異其五形之人,而二十五人具矣。黃帝曰:願卒聞之。岐伯曰:慎之慎之,臣請言之。

    木形之人,比於上角,似於蒼帝。其為人蒼色,小頭,長面,大肩背,直身,小手足,好有才,勞心,少力,多憂勞於事。能春夏不能秋冬,感而病生,足厥陰佗佗然。大角之人,比於左足少陽,少陽之上遺遺然。左角之人,比於右足少陽,少陽之下隨隨然。一曰少角欽角之人,比於右足少陽,少陽之上推推然一日右角。判角之人,比於左足少陽,少陽之下括枯然。火形之人,比於上徵,似於赤帝。

    其為人赤色,廣蚓,脫#1面小頭,好肩背髏腹,小手足,行安地,疾心,行搖,肩背肉滿,有氣輕財,少信,多慮,見事明,好顏,急心,不壽暴死。能春夏不能秋冬,秋冬感而病生,手少陰核核然。質徵之人,比於左手太陽,太陽之上肌肌然一曰質之人,一日大徵。少徵之人,比於右手太陽,太陽之下惱恰然。右徵之人,比於右手太陽,太陽之上鮫鮫然一日熊熊然。質判之人,比於左手太陽,太陽之下支支頤頤然一日質徵。

    土形之人,比於上宮,似於上古黃帝。其為人黃色,圓面,大頭,美肩背,大腹,美股經,小手足,多肉,上下相稱,行安地,舉足浮,安心,好利人,不喜權勢,善附人也。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足太陰敦敦然。大宮之人,比於左足陽明,陽明之上婉婉然。加宮之人,比於左足陽明,陽明之下坎坎然一曰眾之人。少宮之人,比於右足陽明,陽明之上樞樞然。左宮之人,比於右足陽明,陽明之下兀兀然一日眾之人,一日陽明之上。

    金形之人,比於上商,似於白帝。其為人方面,白色,小頭,小肩背,小腹,小手足,如骨發踵外,骨輕,身清廉,急心,靜悍,善為吏。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手太陰敦敦然。欽商之人,比於左手陽明,陽明之上廉廉然。右商之人,比於左手陽明,陽明之下脫脫然。大#2商之人,比於右手陽明,陽明之上監監然。小#3商之人,比於右手陽明,陽明之下嚴嚴然。

    水形之人,比於上羽,似於黑帝。其於人黑色,面不平,大頭,廉#4頤,小肩,大腹,動手足,發行搖身,下屍長,背延延然,不敬畏,善欺給人,戮死。能秋冬不能春夏,春夏感而病生,足少陰汗汗然。大羽之人,比於右足太陽,太陽之上頰頰然。小#5羽之人,比於左足太陽,太陽之下紆紆然。眾之為人,比於右足太陽,太陽之下潔潔然一日加之人。極之為人,比於左足太陽,太陽之上安安然。是故五形之人二十五變者,眾之所以相欺者是也。

    黃帝曰:得其形,不得其色,何如?岐伯曰:形勝色,色勝形者,至其勝時年加,感則病行,失則憂矣。形色相得者,富貴大樂。黃帝曰:其形色相勝之時,年加可知乎?岐伯曰:凡年忌下上之人大忌,常加七歲,十六歲,二十五歲,三十四歲,四十三歲,五十二歲,六十一歲,皆人之大忌,不可不自安也,感則病行,失則憂矣。當此之時,無為姦事,是謂年忌。

    黃帝曰:夫子之言,脈之上下,血氣之候,以知形氣奈何?岐伯曰:足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髯美長;血少氣多則髯短;故氣少血多則髯少;血氣皆少則無髯,兩吻多畫。足陽明之下,血氣盛則下毛美長至胸;血多氣少則下毛美短至臍,行則善高舉足,足指少肉,足善寒;血少氣多則肉而善癱;血氣皆少則無毛,有則稀枯悴,善痿厥足痹。

    足少陽之上,氣血盛則通髯美長;血多氣少則通髯美短;血少氣多則少髯;血氣皆少則無鬚,感於寒濕則善痹,骨痛爪枯也。足少陽之下,血氣盛則腔毛美長,外踝肥;血多氣少則經毛美短,外踝皮堅而厚;血少氣多則�毛少,外踝皮薄而歃;血氣皆少則無毛,外踝瘦無肉。

    足太陽之上,血氣盛則美眉,眉有毫毛;血多氣少則惡眉,面多少理;血少氣多則面多肉;血氣和則美色。足太陰#6之下,血氣盛則跟肉滿,踵堅;氣少血多則瘦,跟空;血氣皆少則喜轉筋,踵下痛。

    手陽明之上。血氣盛則髭美;血少氣多則髭惡;血氣皆少則無髭。手陽明之下,血氣盛則腋下毛美,手魚肉以溫;氣血皆少則手瘦以寒。

    手少陽之上,血氣盛則眉美以長,耳色美;血氣皆少則耳焦惡色。手少陽之下,血氣盛則手捲多肉以溫;血氣皆少則寒以瘦;氣少血多則瘦以多脈。手太陽之上,血氣盛則有多鬚,面多肉以平;血氣皆少則面瘦惡色。手太陽之下,血氣盛則掌肉充滿;血氣皆少則掌瘦以寒。

    黃帝曰:二十五人者,刺之有約乎?岐伯曰:美眉者,足太陽之脈氣血多;惡眉者,血氣少;其肥而澤者,血氣有餘;肥而不澤者,氣有餘,血不足;瘦而無澤者,氣血俱不足。審察其形氣有餘不足而調之,可以知逆順矣。

    黃帝曰:刺其諸陰陽奈何?岐伯曰:按其寸口人迎,以調陰陽,切循其經絡之凝澀,結而不通者,此於身皆為痛痹,甚則不行,故凝澀。凝澀者,致氣以溫之,血和乃止。其結絡者,脈結血不和,庾之乃行。故曰:氣有餘於上者,導而下之;氣不足於上者,推而休之;其稽留不至者,因而迎之,必明於經隧,乃能持之。寒與熱爭者,導而行之;其宛陳血不結者,則而予之。

    必先明知二十五人,則血氣之所在,左右上下,刺約畢也。

    【音釋】釱音第。慆他刀切。鮫音交。腑音杭。�只玉切。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卷之十八竟

    #1脫:《甲乙經》卷一第十六作『兌』。

    #2大:原作『右』,據趙府居敬堂本改。

    #3小:趙府居敬堂本作『少』。

    #4廉:《甲乙經》卷一第十六作『廣』。

    #5小:趙府居敬堂本作『少』。

    #6陰:疑當作『陽』。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