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卷二三歲露論第七九大惑論第八十癱疽第八一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靈樞集註。黃帝內經靈樞約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撰人不詳,宋·史崧音釋。二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明趙府居敬堂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靈樞集註.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89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二十三



    歲露論第七十九



    黃帝問於岐伯曰:經言夏日傷暑,秋病瘧,瘧之發以時,其故何也?岐伯對曰:邪客於風府,病循膂而下,衛氣一日一夜,常大會於風府,其明日,日下一節,故其日作晏。此其先客於脊背也,故每至於風府則勝理開,勝理開則邪氣入,邪氣入則病作,此所以日作尚晏也。衛氣之行風府,日下一節,二十一日,下至尾底,二十二日,入脊內,注入伏衝之脈,其行九日,出於缺盆之中,其氣上行,故其病稍益至,其內搏於五藏,橫連募原,其道遠,其氣探,其行遲,不能日作,故次日乃蓄積而作焉。

    黃帝曰:衛氣每至於風府,勝理乃發,發則邪入焉。其衛氣日下一節,則不當風府,奈何?岐伯曰:風府無常,衛氣之所應,必開其腠理,氣之所舍節,則其府也。

    黃帝曰:善。夫風之與瘧也,相與同類,而風常在,而瘧特以時休,何也?岐伯曰:風氣留其處,瘧氣隨經絡沉以內搏,故衛氣應乃作也。帝曰:善。

    黃帝問於少師曰:余聞四時八風之中人也,故有寒暑,寒則皮膚急而胰理閉,暑則皮膚緩而腠理開,賊風邪氣因得以入乎?將必須八正虛邪,乃能傷人乎?少師答曰:不然。賊風邪氣之中人也,不得以時,然必因其開也,其入深,其內極病,其病人也,卒暴;因其閉也,其入淺以留,其病也,徐以遲。

    黃帝曰:有寒溫和適,腠理不開,然有卒病者r

    其故何也?少師答曰:帝弗知邪入乎?雖平居,其腠理開閉緩急,其故常有時也。黃帝曰:可得聞乎?少師曰:人與天地相參也,與日月相應也。故月滿則梅水西盛,人血氣積,肌肉充,皮膚緻,毛髮堅,腠理郵,姻垢著,當是之時,雖遇賊風,其入淺不探。至其月郭空,則海水東盛,人氣血虛,其衛氣去,形獨居,肌肉減,皮膚縱,腠理開,毛髮殘,膲理薄,煙垢落,當是之時,遇賊風則其入深,其病人也卒暴。

    黃帝曰: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何也?少師答曰:三虛者,其死暴疾也;得三實者,邪不能傷人也。黃帝曰:願聞三虛。少師曰:乘年之衰,逢月之空,失時之和,因為賊風所傷,是謂三虛。故論不知三虛,工反為粗。帝曰:願聞三實。少師曰:逢年之盛,遇月之滿,得時之和,雖有賊風邪氣,不能危之也#1。黃帝曰:善乎哉論!明乎哉道!請藏之金匱,命曰三實。然此一夫之論也。

    黃帝曰:願聞歲之所以皆同病者,何因而然?少師曰:此八正之候也。黃帝曰:候之奈何?少師曰:候此者,常以冬至之日,太一立於吁墊之宮,其至也,天必應之以風雨者矣。風雨從南方來者,為虛風,賊傷人者也。其以夜半至也,萬民皆外而弗犯也,故其歲民小#2病。其以晝至者,萬民懈惰而皆中於虛風,故萬民多病。虛邪入客於骨而不發於外,至其立春,陽氣大發,腠理開,因立春之日,風從西方來,萬民又皆中於虛風,此兩邪相搏,經氣結代者矣。故諸逢其風而遇其雨者,命曰遇歲露焉。因歲之和,而少賊風者,民少病而少死;歲多賊風邪氣,寒溫不和,則民多病而死矣。

    黃帝曰:虛邪之風,其所傷貴賤何如?候之奈何?少師答曰:正月朔日,太一居天留之宮,其日西北風,不雨,人多死矣。正月朔日,平旦北風,春,民多死。正月朔日,平旦北風行,民病多者,十有三也。正月朔日,日中北風,夏,民多死。正月朔日,夕時北風,秋,民多死。終日北風,大病死者十有六。正月朔日,風從南方來,命日早鄉;從西方來,命日白骨,將國有殃,人多死亡。正月朔日,風從東方來,發屋,揚沙石,國有大災也。正月朔日,風從東南方行,春有死亡。正月朔,天利溫不風,耀賤,民不病;天寒而風,耀貴,民多病。此所謂候歲之風,錢傷人者也。二月丑不風,民多心腹病;三月戌不溫,民多寒熱;四月巳不暑,民多瘴病;十月申不寒,民多暴死。諸所謂風者,皆發屋,折樹木,揚沙石,起毫毛,發勝理者也。

    【音釋】

    郵乞逆切。

    大惑論第八十



    黃帝問於岐伯曰:余嘗上於清泠之臺,中階而顧,匍匐而前,則惑。余私異之,竊內怪之,獨暝獨視,安心定氣,久而不解,獨轉#3獨眩,披髮長跪,俯而視之,後久之不已也。卒然自止#4何氣使然?岐伯對曰:五藏六府之精氣,皆上注於目而為之精。精之窠為眼,骨之精為瞳子,筋之精為黑眼,血之精為絡,其窠氣之精為白眼,肌肉之精為約束,�擷筋骨血氣之精而與脈并為系,上屬於腦,後出於項中。故邪中於項,因逢其身之虛,其入深,則隨眼系以入於腦,入於腦則腦轉,腦轉則引目系急,目系急則目眩以轉矣。邪其精,其精所中不相比也則精散,精散則視歧,視歧見兩物。目者,五藏六府之精也,營衛魂魄之所常營也,神氣之所生也。故神勞則魂魄散,志意亂,是故瞳子黑眼法於陰,白眼赤脈法於陽也。故陰陽合傳#5而精明也。目者,心使也,心者,神之舍也,故神精亂而不轉。卒然見非常處,精神魂魄,散不相得,故日惑也。

    黃帝曰:余疑其然。余每之束苑,未曾不惑,去之則復,余唯獨為東苑勞神乎?何其異也?岐伯曰:不然也。心有所喜,神有所惡,卒然相惑#6則精氣亂,視誤,故惑,神移乃復,是故間者為迷,甚者為惑。

    黃帝曰:人之善忘者,何氣使然?岐伯曰:上氣不足,下氣有餘,腸胃實而心肺虛。虛則營衛留於下,久之不以時上,故善忘也。

    黃帝曰:人之善饑而不嗜食者,何氣使然?岐伯曰:精氣并於脾,熱氣留於胃,胃熱則消穀,穀消故善饑。胃氣逆上,則胃院寒,故不嗜食也。黃帝曰:病而不得臥者,何氣使然?岐伯曰:衛氣不得入於陰,常留於陽,留於陽則陽氣滿,陽氣滿則陽嬌盛,不得入於陰則陰氣虛,故目不瞑矣。

    黃帝曰:病目而不得視者,何氣使然?岐伯曰:衛氣留於陰,不得行於陽,留於陰則陰氣盛,陰氣盛則陰嬌滿,不得入於陽則陽氣虛,故目閉也。

    黃帝曰:人之多外者,何氣使然?岐伯曰:此人腸胃大而皮膚澀;而分肉不解焉。腸胃大則衛氣留久,皮膚澀則分肉不解,其行遲。夫衛氣者,晝日常行於陽,夜行於陰,故陽氣盡則外,陰氣盡則寤。故腸胃大,則衛氣行留久;皮膚澀,分肉不解,則行遲。留於陰也久,其氣不精,則欲瞑,故多臥矣。其腸胃小,皮膚滑以緩,分肉解利,衛氣之留於陽也久,故少瞑焉。

    黃帝曰:其非常經也,卒然多外者,何氣使然?岐伯曰:邪氣留於上臉,上膿閉而不通,已食若飲湯,衛氣留久於陰而不行,故卒然多外焉。

    黃帝曰:善。治此諸邪,奈何?岐伯曰:先其藏府,誅其小過,後調其氣,盛者寫之,虛者補之,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樂,定乃取之。

    【音釋】

    擷奚結切。神分方文切

    癱疽第八十一



    黃帝曰:余聞腸胃受穀,上焦出氣,以溫分肉,而養骨節,通勝理,中焦出氣如露,上注谿谷,而滲孫脈,津液和調,變化而赤為血,血和則孫脈先滿溢,乃注於絡脈,皆盈,乃注於經脈。陰陽已張,因息乃行,行有經紀,周有道理,與天合同,不得休止。切而調之,從虛去實,寫則不足,疾則氣臧,留則先後。從實#8去虛,補則有餘,血氣已調,形氣乃持。余已知血氣之平與不平,未知#9癱疽之所從生,成散#10

    之一脈,內黑肝肺,黑肝肺,十餘日而死矣。時,死生之期,有遠近,何以度之,可得聞乎?

    岐伯曰:經脈留#11行不止,與天同度,與地合紀。故天宿失度,日月薄蝕;地經失紀,水道流溢,草萱不成,五穀不殖;徑路不通,民不往來,巷聚邑居,則別離異處。血氣猶然,請言其故。夫血脈營衛,周流不休,上應星宿,下應經數。寒邪客於經絡之中,則血泣,血泣則不通,不通則衛氣歸之,不得復反,故癱腫。寒氣化為熱,熱勝則腐肉,肉腐則為膿,膿不寫則斕筋,筋斕則傷骨,骨傷則髓消,不當骨空,不得泄寫,血枯空虛,則筋骨肌肉不相榮,經脈敗漏,黑於五藏,藏傷故死矣。

    黃帝曰:願盡聞癱疽之形,與忌日名。岐伯曰:癱發於嗑中,名日猛疽。猛疽不治,化為膿,膿不寫,塞咽,半日死;其化為膿者,寫則合.豕膏,玲食#13,三日而已。

    發於頸,名日夭疽。其癱大以赤黑,不急治,則熱氣下入淵腋,前傷任陽氣大發,消腦留項,名日腦爍。其色不樂,項痛而如刺以針,煩心者,死不可治。

    發於肩及孺,名曰疵癱,其狀赤黑,急治之,此令人汗出至足,不害五藏。癱發四五日,逞媾之。

    發於腋下赤堅者,名日米疽。治之以砭石,欲細而長,疏砭之,塗已豕膏,六日已,勿�之。其廊堅而不潰者,為馬刀挾纓,急治之。

    發於胸,名日井疽,其狀如大豆,三四日起,不早治,下入腹,不治,七日死矣。

    發於膺,名日甘疽p

    色青,其狀如穀實離菰,常苦寒熱,急治之,去其寒熱,不急治#15十歲死,死後出膿。

    發於脅,名日敗疵,敗疵者,女子之病也,灸#16之,其病大癱膿,治之,其中乃有生肉,大如赤小豆。到薩翹草根各一升,以水一斗六升煮之,竭為取三升,則強飲厚衣,坐於釜上,令汗出至足已。

    發於股經,名曰股經疽,其狀不甚變,而癱膿搏骨,不急治,三十日死矣

    發於屍,名曰銳疽,其狀赤堅大,急治之。不治,三十日死矣。

    發於股陰,名曰赤施,不急治,六十日死,在兩股之內,不治,十日而當死。

    發於膝,名曰疵癱,其狀大癱,色不變,寒熱而如堅石,勿石,石之者死,須其柔,乃石之者,生。

    諸癱疽之發於節而相應者,不可治也。發於陽者,百日死;發於陰者,三十日死。

    發於經,名日兔噴,其狀赤至骨,急治之,不治害人也。

    發於內踝,名曰走緩,其狀癱也,色不變,數石其輸,而止其寒熱,不死。

    發於足上下,名日四淫,其狀大癱,不#17急治之,百日死。

    發於足傍,名曰厲癱,其狀不大,初如小指發,急治之,去其黑者;不消輒益,不治,百日死。

    發於足指,名脫癱,其狀赤黑,死不治;不赤黑,不死。不一哀,急斬之,不則死矣。

    黃帝曰:夫子言癱疽,何以別之?岐伯曰:營衛#18稽留於經脈之中,則血泣而不行,不行則衛氣從之而不通,壅遏而不得行,故熱。大熱不止,熱勝則肉腐,肉腐則為膿,然不能陷,骨髓不為焦枯,五藏不為傷,故命曰癱。

    黃帝曰:何謂疽?岐伯曰:熱氣淳盛,下陷肌膚,筋髓枯,內連五藏,血氣竭,當其癱下,筋骨良肉皆無餘,故命曰疽。疽者,上之皮夭以堅,上#19如牛領之皮。癱者,其皮上薄以澤。此其候也。

    【音釋】

    萱急饑切。血泣音澀。爺菰古括樓字。燸奴到切,又音濡。不則上府九切。夭音么,色不明也。



    黃帝內經靈樞集注卷之二十三竟

    #1也:原作『日』,據趙府居敬堂本改。

    #2小:《甲乙經》卷六第一作『少』。

    #3轉:原作『搏』,據《太素》卷二十七《七邪》改。

    #4止:原作『上』,據《太素》卷二十七《七邪》改。

    #5傳:《甲乙經》卷十二第四作『揣』。

    #6惑:《太素》卷二十七《七邪》作『感』。

    #7澀:原作『濕』,據《太素》卷二十七《七邪》改。下同。

    #8從實:原作『後虛』,據《太素》卷二十六《癱疽》改。

    #9知:原作『所』,據趙府居敬堂本改。

    #10散:趙府居敬堂本作『敗』。

    #11留:《甲乙經》卷十一第九作『流』。

    #12合:《太素》卷二十六《癱疽》作『含』。

    #13冷食:《太素》卷二十六《癱疽》作『毋玲食』。

    #14氣:原作『留』,據《太素》卷二十六《癱疽》改。

    #15不急治:原脫,據《甲乙經》卷十一第九補。

    #16不急治:原脫,據《甲乙經》卷十一第九補。

    #17灸:疑當作『久』。

    #18不:原脫,據《甲乙經》卷十一第九補。

    #19衛:《甲乙經》卷十一第九作『氣』。

    #20上:《甲乙經》卷十一第九作『狀』。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