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內經素問遺篇


    卷三刺法論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內經素問遺篇。又名:素問遺篇、素問俠篇。成書年代及撰人不詳。一作宋劉溫舒撰。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元刻本、明嘉靖趙府居敬堂本《黃帝內經素問》附(簡稱明刻本)。
    文献引用:黃帝內經素問遺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293
    黃帝內經素問遺篇卷之三

    刺法論下

    黃帝日:余聞五疫之至,皆相染易,無問大小,病狀相似,□#1施救療,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

    其病相染著,如何得不相染也。

    岐伯日:不相染者,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避其毒氣,天牝從來,復得其往。

    邪毒之氣,在於泄汗,反下取之,其氣入於中,毒氣至腦中,流入諸經之中,令人染病矣。如人嚏得,此氣入鼻至腦中,欲□□#2令勿投鼻中,令嚏之即出爾,如此即不相染也。

    氣出於腦,即不邪干。

    從鼻而入腦,欲干復出,即無相染也。

    氣出於腦,即室#3先想心如日。

    即正氣存中而神守其本,即邪疫之氣不犯之。

    欲將入於疫室,先想青氣自肝而出,左行於束,化作林木。

    如春柏之蒼翠。

    次想白氣自肺而出,右行於西,化作戈甲。

    如劍戟之明白利刃。

    次想赤氣自心而出,南行於上,化作焰明。

    如赫赫之炎燥。

    次想黑氣自腎而出,北行於下,化作水。

    如波浪之黑色。

    次想黃氣自脾而出,存於中央,化作土。

    如大地之黃色。

    五氣護身之畢,以想頭上如北斗之煌煌,然後可入於疫室。

    即正氣存中,而邪疫不干。

    又一法:於春分之日,日未出而吐之。

    用遠志去心,以水煎之,飲二盞,吐之,不疫者也。

    又一法:於雨水日後三浴,以藥泄汗。

    注汗出臭者,無疫也。

    又一法:小金丹方,辰砂二兩,水磨雄黃一兩,葉子雌黃一兩,紫金半兩。

    粉作末,令細之。

    同入合中,外固,了地一尺築地實,不用爐,不須藥制,用火二十斤緞之也,七日終。

    常令火及二十斤。

    候玲七日取,次日出合子,埋藥地中七日。

    亦須吉地者佳也。

    取出順日研之三日,煉白沙蜜為丸,如梧桐子大。每日望束吸日華氣一口,冰水下一丸,和氣嚥之。服十粒,無疫干也。黃帝問曰:人虛即神游失守位,使鬼神外干,是致夭亡,何以全真?願聞刺法。岐伯稽首再拜曰:昭乎哉問。謂神移失守,雖在其體,然不致死,或有邪干,故令夭壽。

    邪未干而不病,邪欲干而有卒亡也。

    只如厥陰失守,天以虛,人氣肝虛,感天重虛,即魂遊於上。

    肝虛、天虛,又遇出汗於肝而三虛,散神游上位,左無英君下,即神光不聚,而白尸鬼至,令人卒亡者也。

    邪干□#4大氣,身□#5猶可刺之。

    目中神彩有,四肢雖玲,心腹尚溫,如口中無涎,舌不卵縮者,非感厥也,即名尸厥,故可救之復蘇。

    刺其足少陽之所過。

    足少陽之所過,丘墟穴也,在足外踝下,如前陷者中,去臨泣同身寸之五寸,足少陽之原也。用毫針,於人近體暖針至溫,以左手按穴,咒日:太上元君#6,常居其左,制之三魂。誦之三遍,次呼三魂名,爽靈、胎光、幽精。誦之三遍,次想青龍於穴下,刺之可以同身寸之三分,留三呼,可徐徐出針,親令人按氣於口中,腹中嗚者可治之。

    次刺肝之俞。

    在背第九椎下,兩傍各一寸半。用毫針,著身溫之,左手按穴,咒日:太微帝君,元英制魂,真元及本,令入青雲。又呼三魂名如前三遍,刺入同身寸之三分,留三呼;次進二分,留三呼;復取針至三分,留一呼,徐徐出,即氣及而復活。

    人病心虛,又遇君相二火司天失守,感而三虛。

    又或汗出於心,即致神魂逆於上,入泥丸也。

    遇火不及,黑尸鬼犯之,令人暴亡。

    不出一時可救之,四肢玲,氣雖閉絕,不變色,舌#7如不卵者可救。目中神彩不變者,可刺之也。

    可刺手少陽之所過。

    手少陽之所過,陽池穴也,在手表腕□陷者中,手少陽之原也。用毫針,人身溫暖,以手按穴,咒日:太一帝君,泥丸總神,丹無黑氣,來復其真。誦之三遍,想赤鳳於穴下,刺入二分,留七呼,次進一分,留三呼;復退,留一呼;徐徐手捫其穴,即令復活也。

    復刺心俞。

    在背第五椎下,兩傍各一寸半。用毫針,著身溫暖,以手按穴,咒日:丹房守靈,五帝上青,陽和布體,來復黃庭。誦之三遍,刺可同身寸之七分,留一分#8,次進一分,留一呼;退至二分,留一呼;徐徐而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人脾病,又遇太陰司天失守,感而三虛。

    重虛而汗出於脾,因而三虛,智意二神游於上位,故日失守。

    又遇土不及,青尸鬼邪犯之於人,令人暴亡。

    不出一時可救之也,四肢玲,而身溫、唇溫者,可活之矣。口中無涎,即名尸厥。

    可刺足陽明之所過。

    足陽明之所過,衝陽穴也,在足附上骨問動豚,去陷谷三寸,足陽明之原也。用毫針,著人身溫暖,以手按穴,咒日:常在魂庭,始清太寧,元和布氣,六甲及真。誦之三遍,先想黃庭於穴下,刺入三分,留三呼;次進二分,留一呼;徐徐退,而以手捫之者也。

    復刺脾之俞。

    在背第十一椎下,兩傍各一寸半。用毫針,以手按之,咒日:太始定位,總統坤元,黃庭真氣,來復遊全。,誦之三遍,刺之三分,留二呼,進至,二分,動氣至徐徐出針。

    人肺病,遇陽明司天先守黠感而三虛。,

    人虛、天虛,又汗出放肺,因而三虛,即魂遊於上,故曰失守之也。

    又過#9金不及,有赤尸鬼干人,令人暴亡。,

    不出一時可救之,雖無氣,手足冷者,心腹溫,鼻徹溫,目中神彩不轉,口中無涎,舌卯不縮者,皆可刺活也。

    可刺手陽明之所過。

    手陽明之所過,合谷穴也,在手大指次指問,手陽明之原也。用毫針,著人體溫暖,先以手按穴,咒曰:青氣真全,帝符日元,七魄歸右,今復本田。誦之三遍,想白黑於穴下,刺入三分,留三呼;次進針至五分,留三呼;復退一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復活也。

    復刺肺俞。

    肺俞在背第三椎下,兩傍各一寸半。用毫針,著體溫暖,先以手按穴,咒日:左元真人,六合氣賓,天符帝力,來入其司。誦之三遍,針入一寸半,留三呼;次進二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人腎病,又遇太陽司天失守,感而三虛。

    人虛、天虛,又感出汗於腎,感而三虛,即腎神退遊於黃庭,雖不離體,神光不聚,故失守也。

    又遇水運不及之年,有黃尸鬼干犯人正氣,吸人神魂,致暴亡。

    氣絕,四肢厥玲,心腹微溫,眼色不易,唇口及舌不變,口中無涎即可救也。

    可刺足太陽之所過。

    足太陽之所過,京骨穴也,在足外側大骨下,赤白肉際陷者中是,足太陽之原也。用毫針,著人身溫暖,以手按穴,咒日:元陽育嬰,五老及真,泥丸玄華,補精長存。想黑氣於穴下,刺入二#10分半,留三呼;乃進至三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刺足少陽之俞。

    在背第十椎下,兩傍各一寸半。用毫針,先以手按穴,咒日:天玄日晶,太和昆靈,真元內守,持入始青。誦之三遍,刺之三分,留三呼;次又進五分,留三呼;徐徐出針,以手捫之。

    黃帝問日:十二藏之相使,神失位,使神彩之不圓,恐邪干犯,治之可刺,願聞其要。

    五神失守,以明刺法,又言十二神之妙用也。

    岐伯稽首再拜曰:悉乎哉。問至理,道真宗,此非聖帝,焉究斯源,是謂氣神合道,契符上天。

    人氣動合司天,神氣相合,由乎盛衰也。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任治於物,故為君主之官。故心從形,有神託心斯存,是故心者,神之舍也。即真心失守,虛而神不守位,即妄遊諸室,五神不安,而乃令虛也。

    可刺手少陰之源。

    手少陰之源者,即是兌骨穴也。此是真心之源,在掌後兌骨之端陷者中,一名中都,用長針,口中溫暖,刺入三分,留三呼;進一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復蘇也。

    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

    位高為君,故官為相傅。主行榮衛,故治節由之,喘息而自然。有多語失節,飲玲形寒悲愴?是以肺神不守位,即虛也。

    可刺手太陰之源。

    肺之源,出於大淵,在掌後大筋一寸五分問陷者中,手太陰之所過。用長針,以口中溫針,以手按穴,刺入同身寸之三分,留三呼,動氣至而徐徐出針,以手捫穴。

    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

    勇而能斷,故日將軍。潛發未萌,故日謀慮出焉。怒而氣上,遇氣交不前,因而神失守,神光不聚,可用前法刺之,全神守者也。

    可刺足厥陰之源。

    足厥陰之源,太衝穴也,在足大趾本節後二寸陷者中,乃肝豚所過為源。用長針,便於口中先溫針,以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三呼;進二分,留二呼;徐徐出針,以手捫之也。

    膽者,中正之官,訣斷出焉。

    剛正果訣,故官為中正。直而不疑,故訣斷出焉。交動而卒怒,怒而不息,氣上而不守位,使人中正不利,欲成膈噎,神光不聚,未有邪干,先可以刺治之者也。

    可刺足少陽之源。

    足少陽之源,丘墟穴也,在足外踝下如前陷者中,去臨泣穴五寸,足少陽之所過也。用長針,於口內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同身寸之三分,留三呼;進至五分,留二呼;徐徐出針,以手捫之也。

    擅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

    擅中者,在胸兩乳問,為氣海,手厥陰包絡之所居,此作相火位,故言臣使,主其喜樂,中及驚喜怒思恐,即神失守位,使人如失志,恍恍然,神光不聚,邪來干之,可用刺法治之,正神和也。

    可刺心包胳所流。

    勞官穴也,在手掌中央動脈,手心主之所流也。用長針,於口中溫,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同身寸之三分,留二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脾為諫議之官,知周出焉。

    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中出焉謂之智,智周萬事,皆從意智也。故知周出焉,意有所著#11。欲念生他想勞意不已,智有所存,神遊失守,則神元不聚,可預治之者也。

    可刺脾之源。

    脾之源,在足內側核骨下陷者中,是足太陰之所過為源。用長針,於口內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五呼;進至三分,留五呼;即可徐徐而退針,以手捫之。

    胃為倉凜之官,五味出焉。

    包容五穀,是謂倉凜之官。榮#12養四傍,故云五味出焉。飲食飽甚汗出,食飽房室,即氣留滯注,神遊失守,邪干未至,可以預治全真。

    可刺胃之源。

    胃之源#13衝陽穴也,在足咐上,如同身寸之五分,骨問動脈上,去陷谷穴五寸,是足陽明之所過。用長針,於口中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三呼,進至二分,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

    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

    傳道,為傳不潔之道;變化,謂變化物之形。故云傳道之官,變化出焉。男子有反之過,故失守位,邪非干之,以刺法治之,即令反卻蘇也。

    可刺大腸之源。

    大腸之源,合谷穴也,在手大指次指曲骨問,手陽明之所過也。用長針,口中溫針,刺入二分,留三分#14,進至二分,留一呼,徐徐出之也。

    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

    承奉胃司,受盛糟粕,受元復化,傳入大腸,故云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受而有異,非合不合,神失守,可刺全真者。

    可刺小腸之源。

    小腸之源,腕骨穴也,在手外側腕前起骨下陷者中,手太陽之所過也。用長針,於口中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三呼;進二分,

    留一呼;徐徐出針,次以手捫其穴也。

    腎者,作強之官,仗巧出焉。

    強於作用,故日作強。造化形容,故日俠巧。在女則當俠巧,在男正日作強。人強作過失,動合於三元八正之日,故神失守位也,故預刺而可全真者也。

    刺其腎之源。

    腎之源,出於大谿,在足內踝下,跟骨之前陷者中,足少陰之所過為源。用長針,於口中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入三分,留一呼;進一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

    引道陰陽,開通閉塞,故官司央瀆,水道出焉。次瀆者,如四瀆入大海,不離其水,百川入海,只江河淮濟入海,不變其道,故日四瀆也。三焦次瀆,即精與水道不相合也,故日三焦者,上中下。上焦者,主內而不出,或非內而即內,故不守。中焦者,主腐熟水穀,或情動於中,人或非動而動,是謂孤動者,神失守位。下焦者,主出而不內,或當出而不出者,故日神失守位也。

    刺三焦之源。

    三焦之源,陽池穴也,在手表腕上陷者中,手少陽脈之所過也。用長針,於口中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三呼;進一分,留一呼;徐徐出針,以手捫之也。

    膀胱者,州都之官,精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

    位當孤府,故日都官。居下內空,故藏精液。若得氣海之氣,施化則波便注泄。氣海之不足,則閩隱不通,故日氣化則能出矣。人若滯便而合氣注膀胱,故精泄氣通#15。水道不宣通,故神失守位。即可以刺法全真者,方知此法大妙也。

    刺膀胱之源。

    膀胱之源,京骨穴也,在足外側大骨下,赤白肉際陷者中,足太陽之所過。用長針,於口中溫針,先以左手按穴,刺可入三分,留三呼;進二分,留三呼;徐徐而出針,以手捫其穴也。

    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

    失則災害至,故不得相失。失之則神光不聚,故有邪干犯之,即害天命,宜先刺以全真也。

    是故刺法有全神養真之旨,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故要修養和神也。

    神為主養之宗,故作先也。

    道貴常存,補神固根,精氣不散,神守不分。

    內三寶,即神、氣、精。一失其位,三者皆傷。三者同守,故日元和也。

    然即神守而雖不去,亦全真。

    神如去即死矣。然雖在其體,身中而未去者,亦非守位而全真也。

    人神不守,非達至真。

    神不守即光明不足,故要守真而聚神光,而可以修真,真勿令泄,人為知道。

    至真之要,在乎天玄。

    人在母腹,先通天玄之息,是謂玄牝,名日谷神之門,一名神顛,一名上部之地戶,一名人中之嶽,一名胎息之門,一名通天之要。人能忘嗜欲,定喜怒,又所動隨天玄牝之息,絕其想念,如在母腹中之時,命日返天息,而歸命迴,入寂滅,反太初,還元胎息之道者也。

    神守天息,復入本元,命日歸宗。

    人有諸疾守位之神,可入玄中之息,而歸命之真全,神之道可久覬也。



    黃帝內經素問遺篇卷之三

    #1口:明刻本作『不』。

    #2□口:元刻本作『嚏也』。

    #3室:明刻本無。

    #4□:明刻本作『厥』。

    #5□:明刻本作『溫』。

    #6君:此下疑有脫文。

    #7舌:此下元刻本有一字空格。

    #8分:疑為『呼』之訛。

    #9過:明刻本作『遇』。

    #10二:元刻本作『一』

    #11著:元刻本作『著』。

    #12榮:原作『勞』據文義改。

    #13源:原作『陽』,據元刻本改。

    #14分;疑當作一呼』。

    #15通:元刻本作『動』。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