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黃帝八十一難經纂圖句解


    黃帝八十一難經纂圖句解卷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帝八十一難經慕圖句解。宋李駉撰。七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原文參校本:《難經集注》人民衛生出版社影印本(簡稱《集注》)、《難經本義》古今醫統正脈全書本(簡稱《本義》)。
    文献引用:黃帝八十一難經纂圖句解.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329
    黃帝八十一難經纂圖句解卷之六

    盧國秦越人撰臨川晞范子李駉子埜句解

    四十七難曰:



    人面獨能耐寒者,何也?

    人頭面獨能禁耐寒如何。

    然:人頭者,諸陽之會也。

    詳見頭者諸陽之會圖。

    諸陰脈皆至頸胸中而還。

    手少陰從心系俠咽,又上肺,出腋下,下循懦內後康。足少陰從腎上貫肝膈,入肺中,循喉嚨,出絡心,注胸中。手太陰從肺系出腋下,下循燸內。足太陰從胃上膈,注心中。手厥陰循胸,出脅,下腋三寸,下循燸內。足厥陰上貫膈,布脅肋,循喉嚨後。

    獨諸陽脈皆上至頭耳。

    諸陰皆不至頭,惟諸陽至頭。

    故令面耐寒也。

    陽氣在頭面,故耐寒。

    虛實邪正第七#1

    四十八難曰:



    人有三虛三實,何謂也?

    人有三般虛、三般實如何。

    然:有脈之虛實。

    豚有虛有實。

    有病之虛實。

    病有虛有實。

    有診之虛實。

    診視有虛有實。

    脈之虛實者,濡者為虛,緊牢者為實。

    濡者陰豚也,故日虛;緊牢陽豚也,故日實。

    病之虛實者。

    有三。

    出者為虛,入者為實。

    一則陰陽者,主其內外也,今陽不足,陰出乘之,故出為虛。陰不足,陽入乘之,在外俱陽,故入為實。

    言者為虛,不言者為實。

    二則肺主聲,入心為言,故言為虛。肝主謀慮,入心即不言,故不言為實。

    緩者為虛,急者為實。

    三則陽主虛,陽即急,皮膚滿急為實。陰主靜,陰即緩,皮膚寬緩為虛。

    診之虛實者。

    有四。

    濡者為虛,牢者為實。

    則#2皮膚濡緩為虛,皮膚牢強為實。

    癢者為虛,痛者為實。

    二則身體癢癢為虛,身體几有疼處為實。

    外痛內快,為外實內虛。

    三則輕手按之則痛,為外實,病淺故也。重手按之便快,為內虛,病深故也。

    內痛外快,為內實外虛。

    四則重手按之則痛,為內實,病深故也。輕手按之乃快,為外虛,病淺故也。

    故日虛實也。

    又總言之。

    四十九難曰:



    有正經自病。

    正經虛則賸理開,勝理開則內自發來,不從外來。

    有正#3邪所傷。

    五行相剋,邪自外傷。

    何以別之?

    二者何所辮別。

    然:經言憂愁思慮則傷心。

    心為神,五藏之君,聰明寸#4智,皆由心出。憂勞太甚則傷其心,心傷神弱也。

    形寒飲玲則傷肺。

    肺主皮毛,形寒者,皮毛寒也。又主受水漿,不可玲飲,肺又惡寒,故日傷。

    志怒氣肝#5逆,上而不下則傷。

    肝主謀慮,膽主勇斷,雖在志為怒,其怒太甚,亦有所傷。

    飲食勞倦則傷脾。

    飲食自倍,腸胃乃傷,又以飲食飽,胃氣滿,脾絡常急,或走馬跳躍,或以房勞,亦能傷脾。

    久坐濕地,強力入水則傷腎。

    腰者腎之府,久坐則腎氣不得宣行,故損也。腎穴在足心,名日涌泉。居處濕地,亦損也。強力者,舉重引弩也;入水者,度水跌仆,喘出於腎,或婦人經水未過,強合陰陽。

    是正經之自病者也。

    此五者,皆正經自病,皆謂它邪。

    何謂五邪?

    問五藏外邪。

    有#6中風。

    中,傷也。肝應風,邪散於五藏為五色,春傷於風,邪氣留連,乃為洞泄。

    有傷暑。

    暑喜歸心,邪入五藏為五臭,夏傷於暑,秋為瘠瘧。

    有飲食勞倦。

    脾主味,邪入五藏為五味,正經自病,言飲食勞倦。今五邪亦言飲食勞倦。正經病,謂正經虛。又傷飲食五邪病,謂食飲傷脾而致病也。

    有傷寒。

    肺主#7燥,而其令清切。肺主聲,邪散入五藏為五聲,肺主皮毛,惡寒,冬傷於寒,春必溫病。

    有中濕。

    腎主水,主濕,邪入五藏為五液,秋傷於濕,上逆而咳,發為痿厥。

    此謂五邪。

    此五病從外來。

    假令肝病。

    且如肝不#8受病。

    何以知中風得之?

    問中風之因。

    然:其色當青。

    答巽為風,屬木,其色青。

    何以言之,肝主色。

    木之華萼,敷布五色,作五邪。

    自入為青。

    本經自病。

    入心為赤。

    肝邪入心,其色乃赤。

    入脾為黃。

    肝邪入脾,其色黃。

    入肺為白。

    肝邪入肺,其色白。

    入腎為黑。

    肝邪入腎,其色黑。

    肝為心邪,故知當赤色也。

    肝主中風,心主傷暑,今心病中風,故知肝邪往傷心也。

    其病身熱,脅下滿痛。

    心主傷暑,病則身熱,肝布兩脅,故脅滿。

    其脈浮大而弦。

    浮大心豚,弦肝脈。

    何以知傷暑得之?

    問傷暑之由。

    然:當惡臭。

    心主暑,惡臭。

    心#9主臭。

    心,火也。火之化物,主#10臭出焉。

    自入為焦臭。

    火性炎上,則生焦苦,正經自病。

    入脾為香臭。

    火之化土,其臭香。

    入肝為躁臭。

    火之化木,其臭躁。

    入腎為腐臭。

    火之化水,其臭腐。

    入肺為腥臭。

    火之化金,其腥臭#11。

    故知心病,傷暑得之也,當惡臭。

    所以心病得於傷暑,故當惡臭。

    其病身熱而煩,心痛。

    注見十六難。

    其脈浮大而散。

    心自病豚。

    何以知飲食勞倦得之?

    問飲食勞倦之由。

    然:當喜苦味也,虛為不欲食,實為欲食。

    脾主味,故知之。脾經虛則不欲食,脾經實則欲食。

    何以言之?

    問所喜味。

    脾主味。

    脾主甘,甘受味,故主味。

    入肝為酸。

    脾邪乘肝,故喜酸。

    入心為苦。

    脾邪乘心,喜苦。

    入肺為辛。

    脾邪入肺,喜辛。

    入腎為鹹。

    脾邪入#12腎,喜鹹。

    自入為甘。

    本經自病,故喜甘。

    故知脾邪入心,為喜苦味也。

    心主傷熱,脾主勞倦。今心病以飲食勞倦得之,故知脾邪入心,為喜苦味。

    其病身熱而體#13重,嗜外,四支不收。

    身熱者心,體重者脾,主四支不能收拾。

    其脈浮大而緩。

    浮大心脈,緩者脾。

    何以知傷寒得之?

    問傷寒也。

    然:當譫言妄語。

    既傷於寒,則言語當語妄。

    何以言之?

    如何言語譫妄。

    肺主聲。

    金扣之有聲,故五音出於肺。

    入肝為呼。

    木畏金,故呼。

    入心為言。

    金火相當,夫婦相見,故言故笑。

    入脾為歌。

    土母金子,子母相見,故有歌。

    入腎為呻。

    金母水子,子之見母,發嬌呻聲。

    自入為哭。

    肺主秋,秋愁也。其音商,商傷也。故自為哭。

    故知肺邪入心,為譫言妄語也。

    心主暑,肺主寒。譫言妄語,皆肺邪#14入心之所致。

    其病身熱,酒灑惡寒,甚則喘咳。

    身熱者,心病。惡寒喘咳者,肺病。

    其脈浮大而澀。

    浮大心豚,澀肺豚。

    何以知傷濕得之?

    問傷濕之由。

    然:當喜汗出不可止。

    既傷於濕,則叉自汗不止。

    何以言之?

    如何自汗。

    腎主濕。

    腎主水,水流濕,五濕皆出於腎。

    入肝為泣。

    悲哀動中則傷魂,魂傷則感而泣下,謂肺主悲,悲則金有餘,木乃畏之,水乃木之母,母憂子息,肝入為泣。

    入心為汗。

    水火交泰,蒸之為汗。

    入脾為涎。

    土夫水妻,從夫生涎。

    入肺為涕。

    北方生寒,寒生腎,今寒感皮毛,內合於肺,肺寒則涕。

    自入為唾。

    腎之脈上絡於舌,故自病為唾。

    故知腎邪入心,為汗出不可止也。

    故知自汗不止,皆腎邪入心之所致。

    其病身熱,而小腹痛,足經寒而逆。

    身熱心病,餘皆腎病,見十六難。

    其脈沉濡而大。

    大者心豚,沉濡腎豚。

    此五邪之法也。

    五邪脈之法度。

    五十難曰:



    病有虛邪,有實邪#15有微邪,有正邪,何以別之?

    問此五邪,何所辮別。

    然:從後來者為虛邪。

    心主之時,脈當洪大而長,反得弦小而急,是肝主思,木傳於心,奪心之主,是肝往乘心,故言從後來。肝為心之母,母之乘子,是為虛邪。

    從前來者為實邪。

    心主得脾豚,心主畢當傳脾。今心主未畢,是脾來逆奪其主,故言從前來。脾者心之子,子之乘母,為實邪O

    從所不勝來者為賊邪。

    火從所不勝於水,今病腎脈來乘,故為賊邪。

    從所勝來者為微邪。

    火從所勝於金,心病肺脈來乘,故云微邪。

    自病者為正邪。

    心主之時,豚反實強太過,反得虛微,為正邪。又無他邪相乘也。

    何以言之?

    又問。

    假令心#16得之為正邪。

    心主暑,今自病傷暑,故言正邪。

    飲食勞倦得之為實邪。

    從前來者,脾乘心也,故云實邪。

    傷寒得之為微邪。

    從所勝來者,肺乘心也,肺主寒,又畏心,為微邪。

    中濕得之為賊邪。

    從所勝不中者#17,腎乘心也,腎主濕,水剋火,故為賊邪。

    五十一難曰:



    病有欲得溫者。

    有病欲得溫暖之處。

    有欲得寒者。

    有病欲得寒凍之處。

    有欲得見人者。

    有病欲與人得見。

    有不欲得見人者。

    有病不欲與人相見。

    而各不同。

    所欲不同。

    其病在何藏府也?

    所沾疾病,在何藏府。

    然:病欲得#18見人者,病在府也。

    府萬物#19病在府,故欲得見人。

    病欲得溫,而不欲得見人者,病在藏也。

    藏屬陰,病在藏,故欲得溫暖,而不欲見人。

    何以言之?

    又問如何。

    府者陽。

    六府屬陽。

    陽病欲得寒,又欲見人。

    手三陰三陽應天,主暄者#20燥,故得寒又欲見人。

    藏者陰。

    五藏屬陰。

    陰病欲得溫。

    足一#21陰三陽應地,主病寒溫,故欲得溫。

    又欲閉戶獨處。

    陰主內,故欲閉戶獨處於外。

    惡聞人聲。

    陰主靜,故惡聞人聲。

    故以別其藏府之病也。

    故以所欲辯別藏府疾病。



    五十二難曰:



    府藏發病,根本等不?

    府藏發生疾病,其根本還一般否。

    然:不等也。

    答終不是一般。

    其不等奈何?

    問不同是如何。

    然:藏病者,止而不移。

    藏病屬陰,陰主靜,故止住而不移動。

    其病不離其處。

    疾病止在一處,不復離去。

    腑病者,仿佛賁向#22。

    府病屬陽,陽主動,故所嚮仿佛貴衝。

    上下行流。

    流行或上或下。

    居處無常#23。

    疾病居止不正一處,全無常所。

    藏府傳病第八#24

    五十三難曰:



    經言七傳者死。

    詳見辯疑。傳受,謂五行相生而數之,數終於五,又卻再#25數至二成七,上之五來傳於七,七之被剋,故云。

    間藏者生。

    傳受問一藏者生。

    何謂也?

    傳受同,而生死異如何。

    然:七傳者,傳其所勝也。

    傳其所剋之藏,故云七傳。

    問藏者,傳其子也。

    傳其所生之子,故云問藏。

    何以一甭之?

    又問。

    假令心病傳於肺。

    水木火土金,第五火字,隔第六土字來剋,金被火剋,故死。已下倣此。

    肺傳於肝。

    金剋木。

    肝傳於脾。

    木剋土。



    脾傳於腎。

    土剋水。



    腎傳於心。

    水剋火。

    一藏不再傷。

    且如心傳肺,肺死而不傳,故止傳一藏,而不再傳第一#26藏。

    故言七傳者死。

    第七傳者死。

    問藏者,傳其所生也。

    母能生子,藏府傳之於子者,為問藏。

    假令心病傳脾。

    心傳脾,脾得生氣,是母子相傳,故云生也。心勝肺,脾問之。

    脾傳肺。

    脾勝腎,肺問之。

    肺傳腎。

    肺勝脾#27,腎問之。

    腎傳肝。

    腎勝心,肝問之。

    肝傳心。

    肝勝木#28,心問之。

    是母子自相傳,竟而復始,如環無端,故言生也。

    母子自相傳受,周而復始,而#29有終窮,故有生生之理。

    五十四難日:

    藏病難治。

    五藏之病最難治療。

    府病易治,何謂也?

    六府受病,卻易治療如何。

    然:臟病所以難治者,傳其所勝也。

    肝勝脾,脾勝腎,腎勝心#30心勝肺,肺勝肝,故難治。

    府病易治者,傳其子也。

    木傳火,火傳土,土傳金,金傳水,水傳木,木逆相生,故易治。

    與七傳、問藏同法也。

    與前章法度同。

    藏府積聚第九二首

    五十五難曰:



    病有積有聚,何以別之?

    有積病,有聚病,何所辯別。

    然:積者,陰氣也。

    陰氣成以為積。

    聚者,陽氣也。

    陽氣成以為聚。

    故陰沈而伏。

    陰性靜,常沉藏隱伏。

    陽浮而動。

    陽性動,浮泛於上。

    氣之所積,名日積。

    氣所積而成,名日積。

    氣之所聚,名曰聚。

    氣所聚而成,名日聚。

    故積者,五藏所生也。

    積由#31於五藏生之。

    聚者,六府所成也。

    聚由於六府成之。

    積者,陰氣也。

    五藏屬陰,傳其所勝,當王時不收,留結為積。

    其始#32有常處。

    肝左脅,肺右脅,心臍上,腎臍下,脾中胱#33,各#34有常處。

    其痛不離其部。

    疼痛止在一部,不離其部位。

    上下有所終始。

    躋上臍下,各有終始。

    左右有所窮處。

    脅左脅右,各有窮極去處。

    聚者,陽氣也。

    六府屬陽,五聚乃陽氣所成。

    其始發無根本。

    發病之始,全無根本。

    上下無所留止。

    氣之所聚,回轉不定,未嘗留止於臍之上下。

    其痛無常處,謂之聚。

    疼痛無一定去處,故謂之聚。

    故以是別知積聚也。

    以藏府而別其孰為積、孰為聚。

    五十六難曰:



    五藏之積,各有名乎?

    積者,蓄也。血豚不行,積蓄成病也。各有名否。

    以何月何日得之?

    何月分、何日子得此積。

    然:肝之積,名日肥氣。

    肥氣者,如肉肥盛之狀,此是肝積,小充多有之。

    在左脅下,如覆杯,有頭足。

    生在左脅,而#35覆杯突出,有頭有足。

    久不愈。

    久不安愈。

    令人發咳逆瘤瘧,連歲不已。

    令人沾息咳逆瘠瘧,連年歲不得住。

    以季夏戊己日得之。

    季夏六月,脾土正王之月也。戊己土也,脾#36氣乃戊己日得此疾。

    何以言之?

    何綠戊己日得肥氣。

    肺病傳於肝。

    五藏受病傳於所#37勝,其初沾之肺病,肺金勝肝,故肺傳之於肝。

    肝當傳脾。

    肝木#38勝脾土,肝不受肺之邪,傳之於脾。

    脾季夏適王,王者不受邪。

    季夏乃脾土正王之時,不受肝所得之邪。

    斗肝復欲還肺。

    肝以脾王而不受邪,故復欲不與脉#39。

    肺不肯受,故留結為積。

    肺又不受,則因此留結成肥氣之積,寓#40以長大,病因成矣。

    故知肥氣,以季夏戊己日得之。

    故知六月戊已日,得肥氣之積。

    心之積,名曰伏梁。

    伏梁者,祖屋舍之梁棟,此是心積。

    起齊上,大如臂,上至心下。

    發起於齊上,有如手臂之大,又逆上至於心下。

    久不愈。

    久不安愈。

    令人煩心。

    令人心下煩閥。

    以秋庚辛日得之。

    秋弦豚#41金正王之月,庚辛金也,伏梁得於庚辛日。

    何以言之?

    何綠庚辛日得伏梁。

    腎病傳心。

    始初沾息腎病,腎水勝心火,故得於必o

    心當傳肺。

    心不受腎邪,心火勝肺金,當傳於肺。

    肺秋適王,王者不受邪。

    秋肺金所王之月,不受心所傳之邪。

    心復欲還腎。

    心以肺王而不受邪,復欲還與腎。

    腎不可#42受,故留結為積。

    腎又不受,故因此留結為伏梁。

    故知伏梁,以秋庚辛日得之。

    故知秋庚辛日得伏梁積。

    脾之積氣,名曰痞氣。

    痞,否也。否結成積,此是脾積。

    在胃院,覆大如盤。

    痞氣覆於胃院,大如盤狀。

    久不愈。

    久不安愈。

    令人四肢不收。

    脾主四肢不能收拾。

    發黃疸。

    黃疸,身體手足皆黃。

    飲食不為肌膚。

    脾胃乃飲食藏府,善食而受,謂之食#43。

    以冬壬癸日得之。

    冬乃腎水所王之月,壬癸水也,痞氣得於壬癸日。

    何以言之?

    何綠壬癸日得痞氣。

    肝病傳脾。

    始初沾息肝病,肝木勝脾土,故傳於肝。

    脾當傳腎。

    脾不受肝邪,脾土勝腎水,當傳於腎。

    腎以冬適王,王者不受邪。

    冬腎水所王之月,不受脾所傳之邪。

    脾復欲還肝。

    脾以腎平,而不受邪,復#44欲還與肝。

    肝不肯受,故留結為積。

    肝又不受,故因此留結為痞氣之積。

    故知痞氣,以#45壬癸日得之。

    故知壬癸日得痞氣積。

    肺之積,名日息賁。

    息,表#46也。責,鬲也。言肺在鬲上,其氣不行,漸長而逼於鬲也,此肺積之名。

    在右脅下,覆大如杯。

    覆於右脅,其大如杯狀。

    久不已。

    久不得已。

    令人灑淅寒熱。

    肺虛則酒淅寒,肺實則熱而悶。

    喘咳,發肺壅。

    肺寒則氣道澀,改喘咳而肺壅。

    以春甲乙日得之。

    春肝木所王之月,甲乙木也,息貴得於甲乙日。

    何以言之?

    何綠甲乙日得息貴。

    心病傳肺。

    如初沾患心病,心火勝肺金,故傳於肺#47。

    肺當傳肝。

    肺不受心邪,則金勝肝木,當傳於肝#48。

    肝以春適王,王者不受邪。

    春肝木所王之月,不受肺所傳之邪。

    肺復欲還心。

    肺以肝王而不受邪,復欲還與心。

    心不肯受,故留結為積。

    心又不受,故因此留結為息貴之積。

    故知息賁以春甲乙日得之。

    故知甲乙日得息貴積。

    腎之積,名日賁豚。

    貴,聚也,似豚狀也,此腎積之名。

    發於少腹,上至心下,若豚狀,或上或下無時。

    自小腹發起,上衝心下,其狀若豚,或時上,或時下。

    久不已。

    久不得已。

    令人喘逆。

    令人沾息喘逆。

    骨痿少氣。

    腎主骨,骨枯髓喊,發為骨痿。痿,無力也。

    以夏丙丁日得之。

    夏心火所王之月,丙丁火也,丙丁日得貴豚。

    何以言之?

    何綠丙丁日得貴豚積。

    脾病傳腎。

    始初沾息脾病,脾#49土勝腎水,故傳之於腎。腎當傳心。腎不受脾邪,腎水勝心火,故傳於心。

    心以夏適王,王者不受邪。

    夏心火所王之月,不受腎所傳之邪。

    腎復欲還脾。

    腎以心王而不受邪,復欲還與脾。

    脾不肯受,故留結為積。

    脾又不受,故因此留結為貴豚之積故

    知賁豚以夏丙丁日得之。

    故知丙丁日,得責豚之積。

    此五積之要法也。

    此是五積病源要法。



    黃帝八十一難經慕圖句解卷之六竟

    #1七:此下《集注》有『凡五首』三字。

    #2則:依上下文例,此前似脫『一』字。

    #3正:《本義》作一五』。

    #4寸:疑當作『才』。

    #5肝:此字《本義》在本句末『傷』字下。

    #6有:此前《集注》有『然』字。

    #7主:原作『永』,據文義及上下文例改。

    #8不:疑為『木』之誤。

    #9心:此上《集注》有『何以言之』四字。

    #10主:《集注》四十九難虞注作『五』。

    #11腥臭:依上文例當作『臭腥』。

    #12入:原作『與』,據文義改。

    #13體:原作『病』,據《本義》改。

    #14邪:原作『和』,據文義及《集注》呂注改。

    #15邪:此下《本義》有『有賊邪』三字。

    #16心:此下《本義》有『病,中風得之為虛邪,傷暑』十字。

    #17從所勝不中者:《集注》五十難呂注作『從所不勝來者』。

    #18得:此下《本義》有『寒而欲』三字。

    #19物:據下句注文,似當作『屬陽』。

    #20《集注》五十一難丁注作『暑』。

    #21據上句注文似當作『三』。

    #22向:《本義》作『響』。

    #23常:此下《本義》有『故以此知藏府根本不同也』十一字。

    #24第八:此下《集注》有『凡二首』三字。

    #25再:原作『又』,據《集注》五十三難虞注改。

    #26一:據文義當作『二』。

    #27脾:據前後文例當作〔肝』。

    #28木:據上文例當作『脾』。

    #29而:據文義當作『無』。

    #30肝勝脾,脾肚腎,腎勝心:原作『肝勝腎,腎勝脾,脾勝心』,與五行相剋關係不符,據《集注》五十四難丁注改。

    #31由:原作『蟲』,據下句注文改。

    #32始:此下《本義》有『發』字。

    #33脘:原作『沈』,據文義改。

    #34各:原作『名』,據文義政。

    #35而:據文義當作『如』。

    #36脾:據上文當作『肥』。

    #37所:原作『金』,據文義改。

    #38木:原作『不』,據文義改。

    #39不與脈:據原文當作『還與肺』。

    #40寓:文義未屬,疑誤。

    #41秋弦脈:據前後文例似當作『秋乃肺』。

    #42可:《集注》作『肯』。

    #43食:此下疑脫『亦』字。

    #44邪,復:原作『復邪』,據文義乙轉。

    #45:此下《本義》有『冬』字。

    #46:《集注》五十六難楊注作『長』。

    #47肺:原作『肝』,據文義改。

    #48肝:原作『肺』,據文義改。

    #49原作『肝』,據文義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