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劉子


    劉子卷五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劉子。北齊劉書撰,明袁孝政注。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本:《四庫全書》文淵閣本(簡稱文淵本)。
    文献引用:劉子.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353
    劉子卷之五

    播州錄事參軍袁孝政註

    託附第二十一

    夫含氣庶品,未有不託附物勢,以成其便者也。故霜瘍託於秋風,以成輕舉之勢;騰蛇附於春霧,志希凌霄之遊;蹙鼠附於蚤蚤,以攀追日之步;

    西方有此獸也,其名為之鼠。鼠前而蚤後,趁即頓,走則負蚤蚤。鼠後而兔前,高不能取食,故須之食之。今雁門廣武縣夏屋山有輩虫如兔而大,相負共行,其名為之蹙鼠也。

    碧蘿附於青松,以茂凌雲之藥。以夫烏獸蟲卉之志,猶知因風假霧,託峻附高,以成其事,何況於人而無託附以就其名乎。故所託英賢則跡光名顯,所附間蔽則身悴名朽。天之始旭,

    日初出貌也。

    則目察輕煙;歲之將暮,則蓬卷雲中。目之能見,蓬之能高,託日之光,附風之勢也。綴珊於金鐵,置之於江湖,必也沉溺,陷於泥沙,非羽質重而性沉,所託沉也。載石於舟,置之江湖,則披風截波,汎颺長澗,非石質輕而性浮,所託浮也。搏牛之虻,飛極百步,若附鸞尾,則一翕萬里,非其翼工,所託迅

    也。樓季足捷,追越奔光,

    樓季是古之能走人,追越奔女光,故言也。

    若駕疲驪,則日不涉一舍,

    二十里為一舍驢之馬者也。

    非其經遲,所託賽也。是以觀之,附得其所,則重石可浮,短翅能遠;附失其所,則輕羽淪溺,迅足成賽。夫燕之巢幕,銜泥補綴,爛若綬紋,雖陶匠逞妙不能為之,可謂固矣。然凱旋剔幙,

    軍還而為之,凱旋剔模問除去也。

    則巢破子裂,是所託危也。鶴鶉巢葦之莖,跌之以絲髮,珠圓羅縐,雖女工運巧不能為之,可謂固矣。然虻風欽至,

    虻風是未風也。

    則葦折卵破者,何也?所託輕弱使之然也。故烏有擇木之性,魚有選潭之情,所以務其翔集,蓋斯為美也。

    心隱第二十二

    二儀之大,可以章程測也;

    廿九年為程限也。

    三綱之動,可以表裹度也;雷霆之聲,可以鍾鼓傳也;風雨之變,可以音律和也。故有#1象可觀不能匿其影,有形可見不能隱其跡,有聲可聞不能藏其響,有色可察不能滅其情。夫天地陰陽之難明,猶可以衛數揆而耳目可知。至於人也,心居於內,情伏於裹,非可以籌數測也。凡人之心,險於山川,難於知天。天有春夏秋冬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探情不可而知之也。故心有剛而色柔,容強而質弱,貌愿而行慢,性憶火還切而事緩。假飭於外以明其情,喜不必愛,怒不必憎,笑不必樂,泣不必哀,其藏情隱行未易測也。日在天之外而心在人之內#2,物亦照焉。照之於外不可而偽內者也,而偽猶生焉。心在人之內,而智又在其內,神亦照焉。外#3之於內所無取徵也,而欲求其情不亦難乎。不潔在面,人皆耿之;不潔在心,人不肯愧。以面露外,而心伏內,故善飭其情,潛姦隱智,終身不可得而見也。少正卯在魯與孔子同時,

    同其時代生在魯也。

    孔子門人三盈三虛,唯顏淵不去,獨知聖人之德也。夫門人去仲尼而皈少正卯,非不知仲尼之聖,亦不知少正卯之佞。子貢曰:少正卯,魯之文人也。夫子為政,何以先之。子曰:賜也,還非爾所及也。夫少正卯心逆而檢,

    詖,佞也,善問辮論而詞論,亦佞也。一本作論注,誤也。

    行僻而聖,

    詞利急如坪烽,強也。剛如急,利也。

    言偽而辯,詞鄙而博,順非而澤。

    博言澤語。

    有此五偽而亂聖人,以子貢之明見不能見#4,知人之難也。以是觀之,佞與賢相類,詐與信相似,辯與智相亂,愚直相像,若薺危奴禮切之亂人參,蛇床之似藦蕪也。

    蓆蕪者,是今之首窮。

    俗之常情,莫不自貴而鄙物,重己而輕人。觀其意也,非苟欲以愚勝賢,以短加長。由于人心難知,非可以准衡乎。未能虛己相推,故有以輕抑重,以短凌長。是以摸母闈井,自謂媚勝西施;齊桓矜德,自稱賢於堯舜。若子貢始事孔子,一年自謂勝之,二年以為同德,三年方知不及。以子貢之才,猶不識聖人之德,望風相崇,奚屍世人而能推己耶。是以真偽綺錯,賢愚雜揉,自非明哲,莫能辨也。

    知少正卯為魯大夫作亂之課,孔子為魯司寇,語魯定公曰:勇而有謀,此亂天下也。君可殺之。定公誅少正卯也。

    通塞第二十三

    命有否泰,遇有屈伸。否與泰相翻,屈與伸殊貫。邀泰遇伸不盡截智,遭否會屈不專膚敏。何者?否泰由命,屈伸在遇也。命至於屈,才通即壅;遇及於伸,才壅即通。通之未也,非其力所招;壅之至也,豈非智所迴。勢苟就壅,則口目雙掩;遇苟屬通,則聲眺俱明。故處穴大呼,聲鬱數仞;順風長叫,響通百里。入井望天不過圓蓋,登峰眺目極於煙際。向在井穴之時,聲非卒嘎,目非暴昧,而聞見局者,其勢壅也。及其乘風蹈峰,聲非孟賁,

    古之多力人也。

    目非離婁,

    古之明目人也。

    而響徹眺遠者,其勢通也。買臣忍饑而行歌,王章苦寒而坐泣,蘇秦握錐而憤懣,班超執筆而慷慨。

    徐令之子,高祖封為定遠侯也。

    當彼四子勢屈之時,容色薰黑,神情沮忸,言為瓦礫,行成狂狷,髮露心憂,影銷貌悴,引歎而雷轉,噴氣則雲湧。如麒驥之伏於盛車,玄猿之束於籠圈,非無千里之鴃,萬仞之捷,然而不異贏鈍者無所肆其巧也。何異處穴而望聲徹,入井而欲娣博哉。及其勢伸志得,或佩錦而還鄉,或聲玉於廊廟,

    朱買臣少時貧賤探樵,後乃入漢,得為本郡太守,佩錦還鄉也。王章少時貧賤外牛衣而泣,後於漢得為京兆尹,常為廊廟之臣者也。

    或合縱於六國之內,

    蘇秦,字季子,洛陽秦州人也。少與張儀同事鬼谷先生,二人才名一等。蘇秦初時歷說六國,三年而歸,黃金用盡,名位無聞,乃歸。人問神情沮忸,嫂不為炊飯,妻不為下機,父母兄弟不與語。秦遂家中讀太公陰符之書,數月又束事趙,得為丞相。于時六國微弱,常懼秦侵,總朝於秦。秦又主縱六國以拒秦,秦人欲吞六國自以為橫。蘇秦謂趙王曰:今者天下以為橫,六國為縱。今又莫共事秦,如秦興兵,六國共擊之,六國自安,秦國無為。趙王遂許之,秦乃即說六國,與曹魏燕齊趙楚合縱,不事於秦,經二十年。其後蘇秦死,張儀相秦,又來說六國云:蘇秦為人言語反覆,以非為是,以是為非。又與六國合縱不事於秦,非久長之計也。以春秋論之,小不事大,非安國之基。於是破縱入橫,後被秦總併吞,遂至始皇焚燒詩書,坑殺學士,瀆被神明。始皇後死,葬於驪山,三世至子嬰降漢高祖於軏道者也。

    或懸旌於崑崙之外。

    班超少時貧賤,嘗為人傭顧寫書。遇漢伐匈奴,超投筆入幕,伐於西域,遂得勳效,封為定遠侯。三十年後方得還鄉,去時少壯歸時髮白也。

    當斯之時也,容彩光液,神氣開發,言成金玉,行為世則,乘肥衣輕,怡然自得,快若輕鴻之汎長風,沛若巨魚之縱大壑。何異順風而縱聲,登峰而長曬色滓切。

    視貌也。

    人猶是也,而昔如彼,今如此者,非為昔愚而今賢,故醜而新美,壅之與通也。水之性清,動壅以堤,則波繙細與韜同而氣腐;決之使通,循勢而行,從澗而轉,雖有朽骸爛貲不能污也。非水之性異,通之與壅也。人之通,猶水之通也。德如寒泉,假有沙塵,弗能污也。以是觀之,通塞之路與榮悴之容,相去遠矣。

    遇不遇第二十四

    賢有常質,遇有常分。賢不賢,性也;遇不遇,命也。性見於人,故賢愚可定;命在於天,則否泰難期。命運難遇,危不必禍,愚不必窮;命運不遇,安不必福,賢不必達。故患齊而死生殊,德同而榮辱異者,遇不遇也。春日麗天而隱者不照,秋霜被地而蔽者不傷,遇不遇也。昔韓昭侯醉外而寒,典官加之以衣,覺而問之,知典官有愛於己者,以越職之故而加誅焉。衛之膠乘,見御者之非,從後呼車,有救危之意,不蒙其罪。加之以衣恐主之寒,呼車憂君之危,忠愛之情是同,越職之愆亦等,典官獲罪,呼車見德,遇不遇也。鷓墮腐鼠非虞氏之慢,

    虞氏將姊妹登樓而宴,時有遊俠之客從樓下過。正值老鵲在天半遺一鼠,適值虞氏興樂之際,齊聲大笑。俠客謂是樓上人故墮此腐鼠,從上下之,故將欺俠客以為笑樂,俠客乃誅滅虞氏也。

    瓶水沃地非射姑之穢,事出慮外,固非其罪;而俠客大怒,虞氏見滅;邾君大怒,而射姑獲免,

    邾君是邾國之君,與射姑醉而起。鄹君守門人就射姑乞酒錢,射姑不與。守門人心生惡害,知邾君性急,乃覆一盆水於門限。邾君出見,問曰:此地何故。門人報曰:射姑尿之。邾君性急,故即呼杖殺射姑,曰:落火坑墮火而死矣。射姑免死者也。

    遇不遇也。齊之華士棲志丘壑而太公誅之,魏之干木遁世幽居而文侯敬之。

    魏文侯往干木之閒而見之。文侯曰:此非干木閒。吾聞干木不肯事寡人,寡人何敢不敬。干木廣於德,寡人廣於地;干木優於義,寡人富於財。地財不如德義,寡人以師禮事之,何況敬乎。遂致厚祿。後聞秦反,秦司馬唐沮諫曰:魏有干木其人,豐於德義,文侯敬之,爻得人心,未可侵也。遂乃止兵不侵也。

    太公之賢非有臧於文侯,干木之德非有逾於華士,而或榮或戮者,遇不遇也。董仲舒智德冠代,位僅過士;

    董仲舒是廣川人也,言書通於群籍,問無不知,仕於漢,取位至太中大夫也。

    田千秋無他殊操,以一言取相,

    胡關三老姓田名千秋,年八十。漢武帝年老心多,憚為群臣厭檮,遣江充專求巫蠱之氣。江充與太子不善,恐武帝崩太子立,遂放狂云:太

    子請銅人埋在御床下,乃使師巫詐言官中有蠱氣奏帝。帝遣江充就官,掘床下得金人,云是太子厭帝。太子博士得罪,乃謂太子曰:今者江充與師巫反得銅人,不知實有耶。無以自明,可執訌充等推問取其實。於是遂發兵襲殺江充,以火炙,師巫皆欽承江充詔桔太子。帝其時在甘

    泉官中,劉.屈釐走報曰:太子反殺江充。帝是速出令,將兵來圍太子。太子以兵拒之,戰於長安。太子奔走。一月三日田千秋上表救太子

    云:江充不仁,奸為巫枉。太子無反意。子弄父兵,以將救命。太子無罪,可命追之。帝年老思憶太子,自遣人追訪太子。太子已死,帝感千秋,拜為丞相。所為一言取相。劉屈釐領三輔之兵,左馮斕右扶風及京兆與太子戰。太子敗績,奔向城自縊而死。後知太子無逆心,遂

    起思子臺也。

    同遇明主而貴賤懸隔者,遇不遇也。莊姜適衛,美而無寵,瘦瘤適齊,醜而蒙幸。

    齊國有瘦瘤之女,在田探桑,遇齊王出遊,諸人悉來看王,唯痿瘤女不看。王使人問曰:人皆看王,女獨不看,何也。女答曰:奉父母命只

    於探朵,不令看王,所以不敢看王也。於是王曰:此女是賢女。欲以車載還國。女曰:王欲載去,不敢有辭。今若隨王去,是奔走之女,是

    以不去。王後乃將財帛往聘之。將入國,諸女及後官人皆聞王內妃探桑,看之,見是一醜痿瘤之女,盡乃笑之。後王最寵幸之者也。

    遇不遇,命也,賢不賢,性也。怨不肖者不通性也,傷不遇者不知命也。如能臨難而不懾,貧賤而不憂,可為達命者矣。

    命相第二十五

    命者,生之本也,相者,助命而成者也。命則有命不形於形,相則有相而形於形。有命必有相,有相必有命,同稟於天,相須而成也。人之命相,賢愚貴賤,脩短吉凶,制氣結胎。受生之時,其真妙者或感五行三光,或感龍跡氣夢降生。凡庶亦稟天命,皆屬星辰,其值吉宿則吉,值凶宿則凶。受氣之始,相命既定,即鬼神不能改移,而聖智不能迴也。華胥履大人之跡而生伏羲,女媧感瑤光貫日而生顓頊,慶都與赤龍合而生唐堯,握登見大虹而生舜,脩紀見洞流星而生夏禹,夫都見白氣貫月而生殷湯,大任夢見長人而生文王,顏徵感黑帝而生孔子,劉媼感赤龍而生漢祖。微子感牽牛星,顏淵感中台星,張良感狐星,樊嗆感狼星,老子感火星,若此之類皆聖賢,受天瑞相而生者也。相者或見肌骨,或見聲色。賢愚貴賤,脩短吉凶,皆有表診。故五嶽崔鬼有峻極之勢,四瀆皎潔有川流之形;五色鬱然有雲霞之觀,五聲鏗然有鍾磬之音。善觀察者猶風胡之別劍,

    風胡是秦時別劍人也。

    孫陽之相馬,

    孫陽即伯樂,善能相馬者也。

    覽其機妙,不亦難乎。伏羲曰角,黃帝龍顏,帝譽戴肩,顓項駢哥,堯眉八釆,舜目重瞳,禹耳三漏,湯臂二肘,文王四乳,武王餅齒,孔子返宇,顏回重瞳,皋陶烏喙,若此之類皆聖賢,受天殊相而生者也。舜目重瞳是至明之相,而項羽王莽亦目重瞳子。越王句踐長頸烏喙非善終之象,夏禹亦長頸烏喙。王莽之重瞳,譬駑馬有驥之一毛而不可謂之驥也。禹之長頸烏喙,猶龍有蛇之一鱗而不可謂之蛇也。爰及眾庶,皆有診相。故穀子豐下,叔興知其有後,

    穀子,魯君之子也。穀,姓也。初生兌上豐下,叔興善相,占之,曰:此人有相。後果王於魯。兌與豐,《周易》卦也。

    衛青方顆,鯨徒明其富貴;

    衛青父與公主家婢私通,生青。後長成,公主家自官大奴之見,欺於衛青,令共黑奴牧馬。鯨謂青曰:汝額方,應貴。青曰:今為奴僕,有何貴乎。後善騎射。漢家欲滅匈奴,青乃應募,征討匈奴有功,漢封為大將軍,建慕府。

    亞夫縱理,許負見於餓死;

    亞夫,姓周名亞夫,是周勃第三子也,為細柳將軍。許負相之曰:縱理入。,後主餓死。亞夫後坐事在獄,七曰不食而死,如許負之言也。

    羊紂聲豺,叔姬鑒其滅族。

    羊紛者為晉大夫。初生之時,其祖母叔姬欲往看聲,小兒啼作豺聲,姬曰:此子豺聲,叉當滅族。遂迴不看。至長果大亂晉,夏五月被晉殺之,盡滅其族也。

    命相吉凶,懸之於天。命當貧賤,雖貴猶有禍患;命當富貴,雖欲殺之,猶不能害。夏孔甲畋於箕山,大風晦冥,入于人家。主人方乳,或占之曰:後來而產,是子不祥,終必有殃。孔甲取之曰:苟以為余子,誰敢殃之。子長析薪斧,斬其左足,遂為大閤,孔甲曰:嗚呼,有疾命矣。夫漢文以夢而寵鄧通,

    文帝夢見落井而得鄧通救之。後蒙加於寵用。

    相者占通當貧餓死。帝曰:能富在我,何謂貧乎。與之銅山,專得冷鑄。後假衣食,寄死人家。子文之生,妖子棄之,

    妘本是祝融之後,不知姓也。子文即是國伯比之子也。伯比父早亡,隨母歸在舅姑之家。後長大,乃奸紜子之女,生子文。其紜子妻恥女不嫁而生子,乃棄於山中。紜子遊獵,見虎乳一小兒,歸與妻說。妻曰:此是我女與伯比私通生。此小兄我耿之,送於山中,紜子乃迎歸養之,配其女將與伯比。楚人呼子文為之穀烏菟,仕至楚相也。

    虎乃乳之,遂收養焉,卒為楚相。褒離國王侍婢有娠,王欲殺之,婢曰:氣從天來,故我有娠。及子之產,捐堵圈中,堵以氣噓之,棄馬櫃中,馬復噓之,故得不死。卒為夫餘之王。故善惡之命,若從天墮,若從地出,不得以理數推,非可以智力要。今人不知命之有限而妄覬於多貪,命在於貧賤而穿鑿求富貴,命在於短折而臨危求長壽,皆惑之甚也。



    劉子卷之五竟

    #1『有』原作『其』,據文淵閣本改。

    #2『日在天之外而心在人之內』文淵閣本作『日在天之內而光在人之外』。

    #3『外』文淵閣本作『納』。

    #4『以子貢之明見不能見』文淵閣本作『以子貢之明而不能見』。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