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伊川擊壤集


    伊川擊壤集卷三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伊川擊壞集。宋邵雍撰。二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四庫全書》文淵閣本(簡稱文淵閣本)。
    文献引用:伊川擊壤集.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562
    伊川擊壤集卷之三

    伊川邵雍堯夫



    賀人致政

    人情大率喜為官,達士何嘗有所牽。解印本非嫌祿薄,掛冠殊不為高年。

    因通物性興衰理,遂悟天心用捨權。宜放襟懷在清景,吾鄉況有好林泉。

    初秋

    夏去暑猶在,雨餘涼始來。諧前已流水,天外尚驚雷。

    曲几靜中隱,衡門閑處開。壯心都已矣,何事更裝懷。

    偶書

    堪笑又堪嗟,人生果若何。宜將萬端事,都入一聲歌。

    世態逾翻掌,年光劇逝波。靜中真氣味,所得不勝多。

    傷足

    災由無妄得,為患固非深。乖已攝生理,貽親憂慮心。

    乍然艱步履,偶爾阻登臨。逾月方能出,難忘樂正箴。

    閑行

    園圃正蕭然,行吟遶澤邊。風驚初社後,葉墜未霜前。

    衰草襯斜日,暮雲扶遠天。何當見真象,止可入無言。



    晨起

    山高水復深,無計奈如今。地盡一時事,天開萬古心。

    輕煙籠曉閣,微雨散青林。此景雖平淡,人間何處尋。

    月夜

    雨霽風自好,秋探天未寒。移牀就堦下,看月出林端。

    有酒欲共飲,無賓可同歡。他時遇良友,此景復求難。

    盆池

    三五小圓荷,盆容水不多。雖非大藪澤,亦有小風波。

    粗起江湖趣,殊無鴛鷺過。幽人興難遏,時遶醉吟哦。



    遊山二首

    洛川多好山,伊川多美竹。遊既各有時,雖頻無倦目。

    貪清非傷廉,瀆幽不為辱。麋鹿不害人,心無害麋鹿。

    二室多好峰,三川多好雲。看之不知倦,和氣潛生神。

    一慮若動蕩,萬事從紛紜。人言無事貴,身為無事人。

    龍門道中作

    物理人情自可明,何嘗慼慼向平生。卷舒在我有成筭,用捨隨時無定名。

    滿目雲山俱是樂,一毫榮辱不須驚。侯門見說深如海,三十年來掉臂行。



    名利吟

    名利到頭非樂事,風波終久少安流。稍鄰美譽無多取,纔近清歡與賸求。

    美譽既多須有患,清歡雖賸且無憂。滔滔天下曾知否,覆轍相尋卒未休。

    三十年吟

    三十年間更一世,其間堪笑復堪愁。天生天殺何嘗盡,人是人非殊未休。

    善偶鴛鴦頭早白,能啼杜宇血先流。須知卻被才為害,及至無才又卻憂。

    答人放言

    經時不見意何如,重出新詩笑語初。物理悟來添性淡,天心到後覺情疏。

    已全孟樂君無限,未識蘧非我有餘。大率空名如所論,此身甘老在樵漁。

    遊洛川初出厚載門

    初出都門外,西南指洛陬。山川開遠意,天地掛雙眸。

    村落桑榆晚,田家禾黍秋。民間有此樂,何必待封侯。



    宿延秋莊

    驅車入洛川,下馬弄飛泉。乍有雲山樂,殊無朝市喧。

    非唯快心志,自可忘形言。借問塵中友,誰為得手先。



    宿壽安西寺

    好景信移情,直連毛骨清。為憐多勝槩,尤喜近都城。

    竹色交山色,松聲亂水聲。豈辭終日愛,解榻傍虛楹。

    過永濟橋二首

    山背錦幈開,河臨永濟迴。土田平似掌,桑柘大如槐。

    斜日射虹去,低雲將雨來。無涯負清景,長是愧非才。

    一水一溪門,溪門雲復屯。珍禽囀喬木,幽鹿走荒榛。

    雨腳拖平地,稻畦扶遠村。高城半頹缺,興廢事休論。

    至福昌縣作

    清景幾人愛,愛之當遠尋。及臨韓嶽近,始見洛川深。

    縣在雲山腹,民居水竹心。無機類閑物,愈覺少知音。

    燕堂即事

    川上數峰青,林間一水明。閑雲無定體,幽烏不知名。

    遊侣既非約,歸期莫計程。錙銖人世事,休強作威獰。



    上寺看南山

    疊疊是峰巒,西連梁雍寬。與其行裹看,不若坐中觀。

    包括經唐漢,並吞歷晉韓。消沉事難問,唯爾尚巑岏。



    縣尉癬宇蓮池

    縣尉小齋前,水清池有蓮。豈唯觀菡蓞,兼可聽潺湲。

    宛類江湖上,殊非塵土邊。古人用心處,料得不徒然。

    女几祠

    西南有高山,山在杳冥間。神仙不可見,滿目空雲煙。

    千年女几祠,門臨洛水邊。但聞霓裳曲,世人猶或傳。

    故連昌宮

    洛水來西南,昌水來西北。二水合流處,宮牆有遺壁。

    行人徒想像,往事皆陳跡。空餘女几山,正對三鄉驛。

    川上懷舊

    去秋遊洛源,今秋遊洛川。川水雖無情,人心剛悄然。

    目亂千萬山,一山一重煙。山盡煙不盡,煙與天相連。

    田夫忙治禾,水禽閑求魚。一者皆苦食,動靜何相殊。

    事過見休慼,時來知卷舒。回顧此二物,易地還何如。



    為今日之山,是昔日之原。為今日之原,是昔日之川。

    山川尚如此,人事宜信然。幸兔紅塵中,隨風浪著鞭。



    地迥川原闊,村孤煙水閑。雷輕龍過一作換浦,雲亂雨移山。

    田者荷鋤去,漁人背網還。伊予獨霑濕,猶在道途間。

    燕堂暑飲

    燕堂通高明,簷依斷崖嶔。涼風來松梢,清泉飛竹陰。

    佳果間紅緑,旨酒隨淺深。卻思闌闠間,鬱蒸不可任。

    燕堂閑坐

    天網疏難漏,世網密莫通。我心久不動,一脫二網中。

    高竹漱清泉,長松迎清風。又云,瀟灑松間月,清泠竹外風。此時逢此景,正與此心同。

    立秋日川上作

    富貴固難愛,貧寒易得愁。休將少時態,移作老年羞。

    既有非常樂,須防不次憂。誰能保終始,長作國公侯。

    辯熊耳

    昔禹別九州,導洛自熊耳。熊耳自有兩,未審孰為是。

    東者近成周,西者隔丹水。書傳稱上洛,斯言得之矣。



    登女几

    予看山多矣,未嘗逢此奇。巨崖如格虎,險石若張旗。

    雲意閑舒卷,巖形屢改移。丹青難狀處,四面盡如斯。

    川上南望伊川

    山留禹鑿門,川閣堯水痕。古人不復見,古跡尚或存。

    歲月易凋謝,善惡難湮淪。無作近名事,強邀世俗尊。

    牧童

    隨行笠與蓑,未始散天和。暖戲荒城側,寒偎古塚阿。

    數聲牛背笛,一曲隴頭歌。應是無心問,朝廷事若何。

    夢中吟三鄉道中作

    夢中說夢猶能憶,夢覺夢中還又隔。今日恩光空喜歡,當年意愛難尋覓。

    水成流處豈無聲,花到謝時安有色。過此相逢陌路人,都如元未曾相識。

    秋懷三十六首

    秋月夜初長,星斗爭煌煌。庭除經小雨,枕簟生微涼。

    照物無遁形,虛鑑自有光。照事無遁情,虛心自有常。



    晴窗日初曛,幽庭雨乍洗。紅蘭靜自披,緑竹閑相倚。

    榮利若浮雲,情懷淡如水。身非天外人,意從天外起。



    明月生海心,涼風起天末。物象自呈露,襟懷驟披豁。

    悟盡周孔權,解開仁義結。禮法本防姦,豈為吾曹設。

    疏雨滴高梧,微風挼弱柳。此景歲歲同,世人自白首。

    俗慮易縈仍,塵襟難抖擻。浮生己夢中,其間強為有。

    清湍文鴛鴦,寒潭繡鸂鶆。長天淨如水,不廢秋江碧。

    男子一寸心,壯士萬夫敵。菡蓞香風中,扁舟會相憶。

    昨日思沃漿,今日思去扇。豈止人戈矛,炎涼自交戰。

    利害生乎情,好尚存乎見。欲人為善人,必須自為善。

    甘爪青如藍,紅桃鮮若血。不忍以手拈,而況用齒齧。

    其色已可愛,其味又更絕。食此無珍言,哀哉口與舌。

    國命在乎民,民命在乎食。聖人雖復生,斯言固不易。

    虛惠豈足尚,教人以姑息。虛名豈足高,教人以緣飾。

    周詩云娶妻,周易云歸妹。七夕世俗情,乞巧兒女態。

    日暮雲雨過,人謂牛女會。蕾買雨自無蹤,牛女豈相配。



    清風無人兼,自可入吾手。明月無人并,自可入吾牖。

    中心既已平,外物何嘗誘。餘事豈足論,但恐罇無酒。



    青蕉葉披敷,碧蘆枝偃亞。風雨蕭蕭天,更漏沉沉夜。

    彼物固無嫌,此情又何訝。但念征路人,天涯尚留掛。

    淡煙冪疏林,輕風裊寒雨。日暮人已歸,羣雞猶啄黍。

    此心固不動,此事極難處。一言以蔽之,尚恐費言語。

    八月炎涼均,氣味亦自好。臨虛喬木低,遠望行人小。

    有跡事皆妄,無心物都了。何須更問辛,願君自食蓼。

    黃黍秋正熟,黃雞秋正肥。此物劇易致,古人多重之。

    可以迓賓友,可以奉親闈。有褐能卒歲,此外何足為。

    稻徐天所生,麴孽人所製。釀之命為酒,飲之可成醉。

    剛者使之柔,懦者使之毅。善移造物權,其功亦不細。

    秋色日漸深,老心日益懶。倦即下堦行,閑來弄書卷。

    廣陌多風塵,見說難閑眼。侯門已是深,帝閽又復遠。

    塞鴻猶未來,梁燕已辭去。雲山千萬重,相逢在何處。

    岌業都城門,繚遠長亭路。風土敗人衣,纔新又成故。



    斷續蟬聲外,稀疏鷹下前。年光空去也,人事益蕭然。

    洗竹留新笋,翻書得舊編。誰知養心者,肯與世爭權。



    中秋光景好,中州煙水奇。天重初寒候,人便半醉時。

    榻緣明月掃,襟待好風吹。一點胸中事,人間都不知。

    良月滿高樓,高樓仍中秋。午夜冷露下,千里寒光流。

    何人將此鑑,拂拭新磨休。昭一破萬古心,白盡萬古頭。

    寒露綴衰草,淒風搖晚林。烏聲上復下,天氣晴還陰。

    節改一時事,人懷千古心。誰云子期死,舉世無知音。

    風柳散如梳,霜雲淡如掃。高樓破危空,低煙裊寒早。

    此際興不盡,何以戰秋老。止可將酒瓶,同向西風倒。

    池荷日取敗,籬菊日就榮。其于品彙間,自與節氣爭。

    盛衰不同時,賢愚難並行。安得松桂心,四時長青青。

    人老秋更老,山深水復深。高木已就脫,慧禽空好音。

    筋骸非曩日,道德負初心。賴有餘編在,時時尚可尋。

    九月氣乍肅,衰柳猶有蟬。霜外疏鐘斷,風餘清籟傳。

    千山亂遠目,一鶚摩高天。自非出世人,而敢危行言。



    飽霜梨多紅,久雨榴自罅。此果世稱珍,厥味是可詫。

    地有百物備,天無一言掛。我患尚有言,不得同造化。

    惟南有美橘,惟北有美栗。厥包或頗同,厥味信不一。

    天地豈無情,草木皆有實。物本不負人,人自負于物。

    蛺蝶遶寒菊,蟋蟀鳴空堦。門前有犬臥,盡日無客來。

    清波靜中流,白雲閑處堆。何以發天和,時飲酒一盃。

    紅葉戰西風,黃花笑寒日。天道有消長,人事無固必。

    靜勝得遺味,夢去知餘失。利害不相沿,是非然後出。

    九日登高會,尋幽講雅歡。俗風追故事,天氣薦輕寒。

    白酒連醅飲,黃花帶露觀,消沉浮世事,何足重汍瀾。

    山橫暮靄中,烏逝孤煙外。殘菊憂霜摧,幽蘭懼風敗。

    患難人不喜,富貴人所愛。我心自不有,愛憎豈能賣。

    水寒潭見心,木落山露骨。始信天無涯,萬里不隔物。

    脫衣掛扶桑,引手探月窟。不負仁義心,區區五十一。



    草緑露霑衣,草衰風切肌。物情非作異,人意強生疑。

    岐動楊朱泣,絲添墨子悲。知之何太晚,徒自淚淋漓。



    萬里晴天外,一片霜上月。長松挺青葱,羣卉入消歇。

    有齒日益衰,有髮日益脫。獲罪固已多,此心難屑屑。

    草枯山川貧,木落天地瘦。土口風大行,雲罅日微漏。

    既往不復追,未來尚可救。餘事不忍言,言之必成咎。

    飲酒不甚多,數盃醺心顏。未醺不可止,既醺勸亦難。

    誰雲萬物廣,豈出天地關。誰云萬事廣,豈出人情間。

    和陝令張師柔石柱村詩

    君為陝縣令,我實康公孫。始祖有遺烈,託君訪其存。

    夫君有詩來,題云石柱村。石柱之始立,於古無所根。

    就勒分陝銘,惟唐人之言。既歷年所多,首尾無完文。

    難以從考正,將焉求其源。我患讀書寡,知識無過人。

    經書史傳外,不能破羣昏。從長卿公羊,宜自陝而分。

    從君陳畢命,宜成周而云。二者兼取之,於義自或尊。

    分政東西郊,可以陝洛論。此說如近之,庶幾緩紛紜。

    甘棠之蔽芾,石柱之青新。當時之盛事,予不得而親。

    二南之正化,二公之清芬。千載之美談,予可得而聞。

    棄經而任傳,儒者固不遵。作詩以明之,馳此庸報君。

    放言

    既得希夷樂,曾無寵辱驚。泥空終是著,齊物到頭爭。

    忽忽閑拈筆,時時自寫名。誰能苦真性,情外更生情。



    伊川擊壞集卷之三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