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伊川擊壤集


    伊川擊壤集卷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伊川擊壞集。宋邵雍撰。二十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參校版本:《四庫全書》文淵閣本(簡稱文淵閣本)。
    文献引用:伊川擊壤集.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565
    伊川擊壤集卷之六

    伊川邵雍堯夫



    代書寄劍州普安令周士彥屯田

    作官休用歎奚為,未有升高不自卑。君子屈伸方為道,吾儒進退貴從宜。

    即今彭澤歸何地,他日東門去未遲。痛恨伊嵩景無限,一名佳處重求資。

    二蜀至三吳,中間萬里餘。去年方北望,今歲復西驅。

    劍閣離天日,秦川限帝都。臨風相憶處,能飲一盃無。

    又一絕

    正當老輩過從日,況值高秋搖落天。一把黃花一罇酒,故人西去又經年。

    和趙充德秘丞見贈

    人言人事危冠冕,吾愛吾生遠市朝。野面不堪趨魏闕,閑身唯稱訪楊寥。

    殊無紀律詩千首,富有雲山酒一瓢。預惜軒車又東去,自玆風月恐難招。

    和王不疑郎中見贈

    二十年來住洛都,眼前人事任紛如。形同草木何勝野,心類鐘彝不啻虛。

    已沐仁風深骨髓,更驚詩思劇瓊琚。莊周休道虧名實,自是無才悅眾狙。



    和魏教授見贈

    清世文章日月懸,無才唯幸樂豐年。遊山太室更少室,看水伊川又洛川。

    古有孟軻難語覺,時無顏子易為賢。讀書每到天根處,長懼諸公問極玄。

    和吳沖卿省副見贈

    非有非無是祖鄉,都來相去一毫芒。人人可到我未到,物物不妨誰與妨。

    失即肝脾為楚越,得之藜藿是膏粱。一言千古難知處,妙用仍須看呂梁。

    和孫傳師祕教見贈

    天津南畔是吾廬,時荷夫君枉乘車。始為退來忘檢束,卻因閑久長空疏。

    與其功業通青史,孰若雲山負素書。一片丹誠最難狀,庶幾長得類丹虛。

    依韻和陳成伯著作長壽雪會

    瓊苑羣花一夜新,瑤臺十二玉為塵。城中竹葉湧增價,坐上楊花盛學春。

    時會梁園皆墨客,誰思姑射有神人。餘糧豈止千倉望,盈尺仍宜莫厭頻。



    依韻和陳成伯著作史館園會上作

    竹達長松松遶亭,令人到此骨毛清。梅梢帶雪微微坼,水脈連冰湱湱鳴。

    殘臘歲華無奈感,半醺襟韻不勝情。誰憐相國名空在,吾道如何必可行。

    和夔峽張憲白帝城懷古

    不憤曹公跨許昌,苟非梁益莫爭王。三分區宇風雷惡,橫截西南氣勢強。

    行客往來閑指點,史官褒貶浪文章。後人未識興亡意,請看江心舊戰場。

    閑適吟熙寧元年

    為士幸而居盛世,住家瓦復在中都。虛名浮利非我有,渌水青山何處無。

    選勝直宜尋美景,命儔須是擇吾徒。樂閑本屬閑人事,又與偷閑事更殊。

    六尺眼前安樂身,四時爭忍負佳辰。溫涼氣候二八月,道義賓朋三五人。

    量力盃盤隨草具,開懷語笑任天真。勸君似此清閑事,雖老何須更厭頻。

    莫將真氣助憂傷,憤死英豪世更長。陌上雖多馬跳躍,天邊亦有鳳翱翔。

    三千賓客磨圭角,百二山河擁劍鋩。等是一場春夢過,自餘惡足更悲涼。

    南窗睡起望春山,山中霏霰煙靄間。千里難逃兩眼淨,百年未見一人閑。

    情如落絮無高下,心似遊絲自往還。又恐幽禽知此意,故來枝上語綿蠻。

    誰將造化屬東風,一屬東風事莫窮。殘臘也宜先作策,新正其那便要功。

    柳梢借暖渾搖軟,梅萼偷春半露紅。安得曏時情意在,輕衫撩亂少年中。

    桃李吟

    桃李因風花滿枝,因風桃李卻離披。慘舒相繼不離手,憂喜兩般都在眉。

    泰到盛時須入蠱,否當極處卻成隨。今人休愛古人好,只為今人生較遲。

    傷心行

    不知何鐵打成針,一打成針只刺心。料得人心不過寸,刺時須刺十分深。

    傷二舍弟無疾而化

    手足情深不可忘,割心猶未比其傷。急難疇昔爾相濟,終鮮如今我遂當。

    韡韡棣開無並萼,邕邕鴈去破初行。自玆明月清風夜,蕭索東籬看斷腸。

    二弟殯東籬下,後得渠重九詩云:衣如當月白,花似昔年黃。擬問東籬事,東籬事眇茫。語類讖。

    腸斷東籬何所尋,東籬從此事沉沉。差肩行處皆成往,吊影傷時無似今。

    清淚已乾情莫極,黃泉未到很非深。不知何日能消盡,三十二年雍睦心。



    又一首

    兄既名雍弟名睦,弟兄雍睦情何足。居常出入留一人,奉親教子如其欲。

    慈父享年七十九,四人稚子常相逐。其問同戲彩衣時,堂上愉愉歡可掬。

    慈父前年忽傾逝,爾弟今年命還促。獨子奉母引四子,日對几筵相向哭。

    不知腸有幾千尺,不知淚有幾千斛。斷盡滴盡無奈何,曏日恩光焉可贖。

    又一絕

    手足恩情重,塤箎歡樂長。要知能忘處,墳草兩荒涼。

    聽杜鵑思亡弟

    嘗憶去年初夏時,與爾同聽杜鵑啼。杜鵑今年又復至,還是去年初夏時。

    禽烏亦知人意切,一聲未絕一聲悲。腸隨此聲既已斷,魂逐此禽何處飛。

    書亡弟瓚所

    後乎吾來,先乎吾往。當往之初,殊不相讓。



    南園南晚步思亡弟

    南園之南草如茵,迎風晚步清無塵。不得與爾同歡欣,又疑天上有飛雲。

    一片世間來作人,飄來飄去殊無因。

    自憫

    天無私覆古今同,手足情多驟一空。五七年來併家難,六十歲許更頭風。

    常情不兔順世俗,私計固難專僕童。安得仙人舊查在,伊川雲水樂無窮。

    戊申自貽

    雖老仍思鼓缶歌,庶幾都未喪天和。明夷用晦止于是,無妄生災終奈何。

    似箭光陰頭上去,如麻人事眼前過。中間若不自為計,所損其來又更多。

    代書寄北海幕趙充道太博熙寧二年

    自從終鮮罷吟哦,聊為臨風一浩歌。別易會難情不己,登高望遠興如何。

    百年可惜時無再,千里相思事更多。今日罇罍真北海,況君雅重幾人過。

    依韻和王不疑少卿見贈

    不把憂愁累物華,光陰過眼疾如車。以平為樂忝知分,待足求安恐未涯。

    食罷有時尋蕙圃,睡餘無事訪僧家。天津風月勝他處,長是思君共煮茶。



    仁者吟

    仁者難尋思有常,平居慎勿恃無傷。爭先徑路機關惡,近後語言滋味長。

    爽口物多須作疾,快心事過必為殃。與其病後能求藥,不若病前能自防。

    東軒消梅初開勸客酒二首

    為愛消梅勝早梅,數枝先發日徘徊。若教嶺表臘前盡,安有洛陽正後開。

    香逐暖風初出谷,艷隨芳酒正浮醅。佳賓會取東君意,莫負乘春此際來。

    春色融融滿洛城,莫辭行樂慰平生。深思賢友開眉笑,重惜梅花照眼明。

    況是山翁差好事,可憐芳酒最多情。此時不向罇前醉,更向何時醉太平。

    清風長吟

    宇宙中和氣,清泠無比方。與時蠲疾病,為歲造豐穰。

    起自青蘋末,來從翠樹傍。得逢明月夜,便入故人鄉。

    密葉搖重幄,殷花舞靚�。兩三聲迥笛,千萬縷垂楊。

    細度絲桐韻,深傳蘭蕙香。樓臺臨遠水,軒檻近脩篁。

    盛夏驅煩暑,初晴送晚涼。輕披緑荷芰,緩透薄衣裳。

    浪走翩翻袂,波生瀲灩觴。閑愁難著莫,幽思易飛揚。

    快若乘天馬,醒如沃蔗漿。面前遊閬苑,坐上泛瀟湘。

    不可將錢買,焉能用斗量。依憑全藉德,收貯豈須倉。

    無患兼并取,寧憂寇盜攘。以玆為樂事,未始有憂傷。

    垂柳長吟

    垂柳有兩種,有長有短垂。唯玆長一種,偏與靜相宜。

    院宇深春後,亭臺晚景時。不勝煙冪冪,無奈日遲遲。

    霢霂雨初過,清泠風乍吹。章臺街左右,華表柱束西。

    起眼出牆樹,拂頭當路枝。翩翻綠羅帶,縹緲縷金衣。

    蕩颺飄晴絮,繽紛舞暖絲。絲牽寸腸斷,絮入萬家飛。

    婀娜王恭韻,婆娑趙后姿。脩妍張緒少,柔軟沈侯贏。

    濯濯青拖地,毿毿翠遶池。般添花灼灼,引惹草萋萋。

    鬱鬱籠山館,疏疏映酒旗。贈人人自泣,駐馬馬還嘶。

    影裹咿啞去,陰中轣轆歸。淒涼裝暝靄,淡薄掛斜暉。

    懊惱輕攀折,憂愁重別離。早衰緑傍道,先茂為臨溪。

    樓外蟬纔噪,橋邊鶯又啼。生憎遮望眼,死恨學�眉。

    遠客莫知數,長條曾繫誰。經霜儘憔悴,來歲卻依依。



    落花長吟

    以酒戰花穠,花穠酒更濃。花能十日盡,酒未百壺空。

    尚喜裝衣袂,猶憐墜酒鐘。多情唯粉蝶,薄倖是遊蜂。

    減卻牆頭艷,添為徑畔紅。飄零深院宇,點綴靜簾櫳。

    又恐隨流水,仍憂嫁遠風。水流猶委曲,風遠便西東。

    狼籍殘春後,離披晚照中。亭臺雖有主,軒騎斷無蹤。

    劍去擁妃子,兵來圍石崇。馬鬼方戀戀,金谷正怱怱。

    曹植辭休切,襄王夢已終。謬稱尋洛浦,浪說數巫峰。

    燕訴冤還在,鶯傳信莫通。苔錢如可買,柳線自能縫。

    悵望尤真宰,淒凉殢化工。放教成爛熳,不使略從容。

    命掃心爭忍,言收計遂窮。異香銷骨髓,絕色死英雄。

    任詫回天力,饒矜蓋世功。奈何時既往,到了事難重。

    開謝形相戾,興衰理一同。天機之淺者,未始免忡忡。

    芳草長吟

    芳草更休生,芳罇更不傾。草如生不已,罇豈便能停。

    雨後閑池閣,春深小院庭。是時簾半卷,此際酒初醒。

    密密嫩方布,茸茸緑已成。送迴殘照淡,引起曉寒輕。

    靜襯花村薄,閑裝竹塢清。溪邊微水浸,原上未春耕。

    莫遣香車輾,休教細馬行。藉餘無限意,望久不勝情。

    臺迥眉初歛,樓危眼乍明。低低暮雲碧,隱隱遠山青。

    翠接鴛鴦浦,萋連楊柳汀。江潭夜帆落,海渚晚舟橫。

    戍壘角一弄,牧童笛數聲。沙頭雙鷺下,渡口亂鴻驚。

    蓊鬱出征地,芋綿奉使程。遠披來往路,遍遶短長亭。

    苒苒秦皇墓,離離漢帝城。荒涼故銅雀,破碎舊金陵。

    霧鏁前朝事,煙昏後世名。枯猶藏狡兔,腐亦化流螢。

    縱剗奚由盡,纔燒又卻榮。徒能蔽京觀,仍願且升平。

    春水長吟

    春在水自渌,春歸泳遂休。清非不逮渌,春奈勝于秋。

    渌向陽中得。清於冷上求。加於清一等,用是渌為優。

    薄薄冰初浮,微微雨乍收。渺瀰新島嶼,瀲灧舊汀洲。

    荷芰低猶卷,菰蒲嫩已抽。蘋蘩雖漸出,藻荇未全稠。

    日暖鴛鴦浴,煙晴翡翠遊。波平躍雙鯉,風靜戲羣鷗。

    西蜀遨爭舉,東甌褉競修。武陵花再識,漢曲珮還投。

    臺下溶溶過,堤邊漫漫流。檻前纔泚泚,天外更悠悠。

    泛濫情懷惡,潺湲意思幽。遠山遮不斷一作住,別浦去難留。

    二月溪橋畔,三吳野渡頭。依前橫兩槳,特地送孤舟。

    畫手方停筆,騷人正倚樓。長江飛絮外,只是動離愁。

    花月長吟

    少年貪讀兩行書,人世樂事都如愚。而今卻欲釋前憾,奈何意氣難如初。

    每逢花開與月圓,一般情態還何如。當此之際無詩酒,情亦願死不願甦。

    花逢皓月精神好,月見奇花光彩舒。人與花月合為一,但覺此身遊蘂珠。

    又恐月為雲阻隔,又恐花為風破除。若無詩酒重收管,過此又卻成輕辜。

    可收幸有長詩篇,可管幸有清酒壺。詩篇酒壺時一講,長如花月相招呼。

    有花無月愁花老,有月無花恨月孤。月恨只憑詩告訴,花愁全仰酒支梧。

    月恨花愁無一點,始知詩酒有功夫。些兒林下閑疏散,做得風流罪過無。



    同府尹李給事遊上清宮

    洛城二月春搖蕩,桃李盛開如步障。高花下花紅相連,垂楊更出高花上。

    閑陪大尹出都門,邙阜真宮共尋訪。不見翠華西幸時,臨風盡日獨惆悵。

    乞笛竹栽於李少保宅

    浪種閑花占地生,未嘗容易暫留情。奈何苦愛凌霜節一作物,配是猶存鏤管名。

    待鳳至時當有實,學龍吟處豈無聲。幽人願乞數枝種,得自君家又更榮。

    思山吟

    看即青山與白雲,尋思沒量大功勳。未知樂處緣何事,豈止飢時會茹葷。

    千首拙詩難著怨,一罇芳醑別涵春。壺中日月長多少,能老紅塵幾輩人。

    秪恐身閑心未閑,心閑何必住雲山。果然得手情性上,更肯埋頭利害間。

    動止未嘗防忌諱,語言何復著機關。不圖為樂至于此,天馬無蹤自往還。



    恨月吟

    我儂非是惜黃金,自是常娥愛負心。初未上時猶露滴,恰纔圓處便天陰。

    欄干倚了還重倚,芳酒斟迴又再斟。安得深閨與收管,奈何前後誤人深。

    愁花吟

    三千宮女衣宮袍,望幸心同各自嬌。初似綻時猶淡薄,半來開處特妖饒。

    檀心未吐香先發,露粉既垂魂已銷。對此芳罇多少意,看看風雨騁麤豪。

    和張子望洛城觀花

    造化從來不負人,萬般紅紫見天真。滿城車馬空撩亂,未必逢春便得春。

    落花短吟

    滿園桃李正離披,更被狂風非意吹。長是憂愁初謝處,卻須思念未開時。

    奈何紅艷易消歇,不似青陰少改移。九十日春都去盡,罇前安忍更顰眉。

    芳草短吟

    花間水畔緑如茵,興廢曾經漢與秦。占了山川無限地,愁傷今古幾何人。

    嚴霜殺盡還逢雨,野火燒殘又遇春。不那路傍多此物,農家長是費耕耘。



    垂柳短吟

    臨溪拂水正依依,更被狂風來往吹。薄暮不勝煙冪冪,深春無奈日遲遲。

    誰家縹緲青羅帔,何處蹁驅金縷衣。猶恐離人腸未斷,滿天仍著亂花飛。

    春水短吟

    雪消冰泮泳盈溝,翡翠鴛鴦得志秋。長恨遠山遮不斷,又疑別浦去難留。

    遶堤楊柳輕輕拂,近岸新蒲細細抽。滿眼煙波杳無際,三吳特地送孤舟。

    清風短吟

    清風興配未全衰,豈謂天心便棄遺。長具齋莊緣讀易,每慙疏散為吟詩。

    人間好景皆輸眼,世上閑愁不到眉。生長太平無事日,又還身老太平時。

    暮春寄李審言龍圖

    年年長是怕春深,每到春深病不任。傷酒情懷因小會,養花天氣為輕陰。

    歲華易革向來事,節物難迴老去心。唯有前軒堪靜坐,臨風想望舊知音。

    初夏閑吟

    緑楊深處囀流鶯,鶯語猶能喜太平。人享永年非不幸,天生珍物豈無情。

    牡丹謝後紫櫻熟,芍藥開時班等生。林下一般閑富貴,何當更肯讓公卿。



    代書答開封府推官姚輔周郎中

    世態其如與願違,必須言進是無知。遍將底事閑思處,不若西街極論時。

    設有奇才能動世,奈何雙鬢已如絲。天邊新月從來細,不為人間愛畫眉。

    來書云:願先生自愛,恐不容久居林下矣。



    伊川擊壤集卷之六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