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清庵瑩蟾子語錄


    卷一答問錄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清庵瑩蟾子語錄。六卷。元李道純撰,門弟子柴元臯等編次。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清庵瑩蟾子語錄.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09
    清庵瑩蟾子語錄卷之一

    門弟子嘿庵柴元臯編

    答問錄

    大顛《心經注》云:有僧問岑和尚:二鼠侵藤如何淘汰?岑曰:今時人須是隱身去。敢問何謂隱身?師曰:何須待零落,然後始知空。須是只今件件不着,事事不染,我不見一切物,則一切物亦不見我,是謂隱身也。

    問曰:欲言言不及,山東河北好商量。此意如何?師曰:此事若以言說,說不能盡。末後一句至廣至大,都包盡了,更有何說。只這言不及已自說了。

    問曰:要識此經麼?曰:西瞿耶尼、北鬱單越。何故偏指此二句?師曰:我不如是道。若有人問我如何是此經,我只向他道東西十萬,南北八千。

    問曰:是大神呪,是大明呪,是無上呪,是無等等呪。此四句,三教書中比得甚麼?師曰:比得道書妙中之妙,玄之又玄,無上可上,不然而然。又比得儒書中真觀真明真勝一。雖然,最上一着,又在言句之外。

    問曰:罔明菩薩初地出家,如何出得女子定?文殊菩薩是七佛之師,如何出不得?師曰:臭庵云:犬迎曾宿客,鴉護落巢兒。說得好分曉,休更疑惑。

    師問予曰:因出不得女子定,文殊召罔明,參不二法門。文殊云:不得動,動着三十棒子。作麼會?予方擬議間,因定庵動身偶觸其機,遂舉似。師然之。

    師曰:井底泥蛇舞柘枝,窗間明月照梅梨。作麼生會?予擬議良久曰:吹出竅中一曲,爍破眼裹空花。師曰:不是。予又曰:腦蓋撞開惟有我,眼睛突出更無他。師曰:較些子。

    問曰:昔兩僧捲簾公案,其間一得一失,謂何?師曰: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

    問曰:僧問夾山:如何是法身?山云:法身無相。僧云:如何是法眼?山云:法眼無瑕,道吾聞之,不許後叅。船子回來,再舉此話,亦依前答道:吾云今番有師子。敢問吾師:一般問一般答,如何不許前,卻許後?師曰:雲月是同,溪山各異。師曰:問洞山有寶鏡,三昧五位顯。訣云:正中偏,偏中正,正中來,偏中至,兼中到。五事如何叅?答曰:正不得中,莫見其偏;偏不得中,莫顯其正;正者來歸中,偏者亦至中,偏正合一皆中,則兼到矣。到此偏正兩忘,惟中獨存是也。帥曰:欠些子。若於動靜中會意始得。

    一日,師與四人同坐次,師曰:川老云是心非心不是心,如何說?衆答皆不當。〔予〕答曰:是心也不是,非心也不是。師曰:如何即是?予一喝。師曰:牢收取。師曰:如何是道?予拍臺下。又曰:如何是道中人?予又拍一下。師曰:欠些箇。予隨聲一喝。師曰:早遲八刻。

    問曰:三十輻共一轂,如何說?師曰:輻與轂只是器之體,輻來輳轂,方成車之用。比得三十日共一月,以成明之用。又比得萬法歸空,以成性之用。皆同也。

    問曰: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此說譬之者多,請師為我正之。師曰:生之徒,水火既濟也。死之徒,水火相違也。水成數六,火成數七,六與七合十三數。古人道:七六十三兮,月宮春色者是也。或謂七情六欲合十三者,稍通。或以八卦五行言之者,非也。豈不聞下經有云:堅強死之徒,柔弱生之徒乎。堅強為忿欲使也,柔弱謂懲忿窒欲也。忿欲起則上炎下濕,水火違也。忿欲絕則陽降陰升,水火濟也。復何疑哉。

    問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其崇籥可以建天地造化之妙歟?願師明以告之。師曰:橐是沒底囊,籥是三孔笛,總謂之鼓風韝。此喻天地至虛無窮,妙義悉具其中,又喻人之虛靈不昧也。不屈,言其舒徐通暢之義也。動而愈出,應變無窮也。

    問曰:朝屯暮蒙,如何說?師曰:乾坤坎離為匡廓,六十卦運化於其中,始於屯蒙,終於既未,以為火符之則。丹書以乾坤為鼎器,坎離為藥物,諸卦為化機者是也。六十卦共三百六十爻,象一年三百六十日之數,自冬至後起屯蒙,大雪盡日是既未也。以一月言之,初一日起屯蒙,月晦日是既未。以一日言之,子時起屯蒙,亥時是既未。若以工夫言之,頃刻之工夫,奪一年之節候,自起手便是屯蒙,收拾便是既未。所謂朝屯暮蒙,只此總名也。達是理者,一剎那間周天數足,諸卦悉在其中矣。祖師謂:無爻卦內定乾坤者是也。

    問曰:寶瓶裹面養金鵝,如何說?師曰:以無為言之,是兩則公案。以有為言之,是一段工夫。且先以無為向公道。僧問趙州:狗子有佛性也無?州云:有。僧曰:為甚有?州云:無。僧云:為甚無?州云:為伊了無。又古德云:瓶中鵝子成鵝了,如何出得瓶去?此兩則公案,今人多有過不得底,如有人下得一轉語,叅學事畢。又以有為言之狗者,無中有也,陰中陽也。又狗乃司寇帳中狗者,防內盜也。寶瓶裹面養金鵝,水中金也,爐中丹也。養金鵝,則是養聖胎也。聖胎成,如瓶中鵝子也。瓶破鵝出,世俗之常理也。鵝出而瓶不破,此脫胎之妙也。故祖師云:錦帳之中藏玉狗,寶瓶裹面養金鵝。其金丹之妙歟。

    問曰:休妻謾遣陰陽隔,其說如何?師曰:紫陽云:未得真鈆莫隱山。此一句頗同今時學道底人,被謬師所惑,傳得箇工法,便道他得道了也。休妻棄子,入山隱遁,及至行功無驗,便生退悔,或還俗歸家者,或再取妻者,如此之人極多。又有下愚無學之人,不達聖人之理,卻言休妻不是道,反指婦人為鼎器,或謂婦人身中有藥,或指產門為生身處,此大亂之道也。殊不知祖師當來指示世人,若不能絕欲,徒爾休妻。又見學者錯會其意,故復云:自然有鼎烹龍虎,何必擔家戀子妻。今之無學,只着在前句上,全不思後句,真罪人也。

    問曰:我師嘗謂修丹者,不可着在年月日時上,如何卻又道採藥須知昏曉?師曰:此即與屯蒙同一意也,其用處稍異。立春立秋,乃年中昏曉;上下兩弦,月中昏曉;寅申二時,日中昏曉;陰陽交會之時,乃身中昏曉也。通乎晝夜之道,則知陰陽推盪之理。推幽明之故,則知死生之說。佛仙聖之人大要,盡在是矣。

    問曰:視之不見名曰希,聽之不聞名曰夷,搏之不得名曰微。與視不見我,聽不得聞,離種種邊,名為妙道,是同是異?師曰:大槩相似,其理實不同。前是體,後是用。《中庸》曰:戒慎乎其所不覬,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常慎其獨。即視不見我處,聽不得聞處,離得種種邊,方謂之妙道也。若謂視之不可見,聽之不可聞,搏之不可得,曰希曰夷曰微,又有甚種種邊可離也。

    印愚樂問曰:一年十二月,有箇子月,一日十二時,有箇子時。不知人身中子時在甚處?師曰: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其斯之謂歟!答曰:癸生之時,時動必潰,此說如何?師曰:然。

    印又問曰:元始懸一寶珠,去地五丈。〔如何說〕?師曰:相公如何說?印曰:五者,陽數也。師曰:非也,去地五丈,則是離五濁辱也。在虛玄之中,則是潛神入妙也。答曰:五濁之上,即玄牝之門歟。師曰:雖然,不下實工夫,不曾親見得,徒說得有此象,又濟得箇甚麼事。

    問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何譬之至賤也?師曰:天地聖人不以仁為仁,故視萬物百姓至微,而譬之自生自殺也。雖自生自殺,實歸根,復命也。《易·擊》云:顯諸仁,藏諸用,皷萬物不與聖人同憂。即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義也。乾以美利利天下,不言所利,大矣哉。即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也。

    問曰:[老子云石〕嬰兒之未孩。孟子云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是同否?師曰:同。此言其大朴未散,其復不遠也。

    問曰:老子云: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恍兮惚,其中有物;惚兮恍,其中有象;窈兮冥,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如何三者之中,獨言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耶?師曰:聖人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則這先天地生,便是道之顯象也。象因天地而顯,天地因有物而混成,物因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所以二五之精,道之體也。象與物,道之用也。

    問曰:戒慎乎其所不覩一節,以視不見我四句,譬喻得甚切。若只以儒家話引喻得切更好,願師着一語。師曰:前兩句如在無人之境,而常存乎誠也。後兩句如與人對面,常防其有不測之意也。且如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誠之不可揜,非見隱顯微之密乎?上天之載,雖無聲無臭之可聞知,然天理昭昭,誠不可揜也。

    問曰:憂悔吝者存乎介,如何說?師曰:介謂我心匪石不可轉也。凡舉心動念處,先存乎介,介然大定,則毫毛之動悉皆先兆,奚悔吝之有?只要先覺為上。

    問曰:先甲三日、後甲三日,與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同否?師曰:不同。蠱者,亂也。覺之於未然,不至於亂。覺之於已然,而後治之,亂亦可救也。苟不覺,亂之甚也。甲者,首也。覺於三日之先,謂之先甲;覺於三日之後,謂之復甲。後於三日之遠,非覺也。先庚、後庚,在巽九五,巽為風,天之命令也。令有改更,則民不信,巳日乃孚。若於未更前三日,先告誠利害,然後有所革變,則民從而信之也。又於已更三日之後復告誡,使其樂然為善也。甲至戊己為中,庚過中也,過中則變,故曰庚。所謂庚者,更革之義也。

    師曰:非道不可言,即道如何說?速道速道。予舉似,師然之。師曰:不可道、不可名,公作何說?答曰:說則說矣,恐所以見淺近,願師言之。師曰:從自然出者,不可道之。道本無名,喚是不可名之名。從道中出者,是可道之道;才可名道,是可名之名。不可道不可名,是天地之始。可道可名,是萬物之母。欲見其始,常無欲以觀其妙。欲見其母,常有欲以觀其徽。妙玄妙,始於無始也;徼邊徼,見於可見者也。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也。

    師曰:吾昔日侍坐於適庵師之前,師令我對一對句曰:精關神關與氣關三關一輳。吾對曰:天籟地籟與人籟萬籟俱嗚。師改嗚字作澄字。公對箇甚麼?答曰:文火武火加慧火總火全功。師又曰:吾有一對:以先覺而覺後覺。對箇甚?答曰:由外觀而觀內觀。師曰:改由字作反字,更好。

    冬至夜,師曰:一陽來復先王以至日閉關。對箇甚麼?對曰:六畫備坤君子故及時修業。師然之。

    一日,師對衆云:先聖易心即是後人心易。各請一對。〔予〕答曰:吾身神炁本是元始炁神。詹宰云:太初真性豈非今日性真。師曰:吾自有一對,諸人諦聽。師曰:小生經藏元同老子藏經。諸人莫能及。

    師曰:肺屬金,金本沈也,為甚卻浮?肝屬木,木本浮也,為甚卻沈?諸人皆無答。師曰:肺因受炁而有乙,木在內,故浮;肝因受炁而有庚,金在內,故沈。以卦言之,兌為金,金性本沈,因金生北一之水為坎,坎中真火上炎,故浮。震為木,木性本浮,震下實因木生南二之火為離,離中真水下降,故沈。以藥物言之,鈆屬金,本沈,見火即升,故浮。汞屬木,本浮,見水則墜,故沈。以法象言之,月屬坎,本沈,進火故浮。日屬離,本浮,退符故沈。古人云:潭底日紅陰怪滅,因水而沈也;山頭月白藥苗新,因炁而浮也。總而言之,金空即浮,木實即沈,此之謂也。

    師曰:主中主,賓中賓,賓中主,主中賓。諸人作麼會?眾皆不解此機。詹宰曰:身外身是主中主,夢中夢則賓中賓,情中性是賓中主,性中情是主中賓。師曰:較些子。〔予〕答曰:我惟有我,他又去說他,他來使我,我又役他,即此意也。師曰:未徹在。答曰:又心外無心主中主,念中起念賓中賓,未動先覺賓中主,動後方覺主中賓。師曰:不若以動靜言之最親切。靜中極靜主中主,動而又動賓中賓,動中守定賓中主,靜中散亂主中賓。

    師曰:乾有四德,坤有幾德?答曰:坤亦有四德。師曰:未盡善。夫坤元亨利,與乾同,貞之一字不同,順承而後方貞,故曰牝馬之貞也。牝馬柔順,健行之謂也。

    師曰:屯有幾德?答曰:元亨利貞與乾同其辭,其德則不同也。師曰:何謂不同?吾思之未及對。師曰:若同德則非屯難也。所謂元亨者,元有大亨通之義也。利貞者,利在正固也,苟非正固,則不足以兔屯難矣。何亨之有?若能固守元有之亨,則能濟屯難而已。

    師曰:西南得朋,東北喪朋,何謂也?吾思之未及答。帥笑曰:公未知之。蓋陰類又得陰朋,隂炁愈盛,則愈迷亂矣,故曰失常。至東北之陽位,又喪其陰朋,是以安貞吉也。陰既從陽,有生成之理,故曰得常。茍以剛志斷之,念從何起?念情絕,則喪其朋也,亦謂之得常。非天下之至明,其孰能與於此。

    帥曰:謙六爻皆吉,何也?答曰:由其謙下之致也。帥曰:然諸爻皆言謙,第五爻不言謙,何也?

    蓋五為君,不過於謙,則不失其權也。故有利用侵伐無不利之说也。所以修真之土,須要剛柔兼濟,不可過於柔也。

    帥曰:先天而弗違,後天而奉天時。何也?答曰:未生以前為先天,故無所違;既生以後為後天,故有所奉。帥曰:只當以先覺喻先天出乎自然,後覺喻後天出乎不得已。出乎自然,天理弗違;出乎不得已,我不敢違乎天。故曰奉天時也。

    帥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發

    而皆中節謂之和。我試問公輩:欲發未發,作磨生會?良久應之。師曰:是已發也。予默然。師曰:是未發也。再一答。師許之曰:留取自受用,恐瞎卻後人眼,自悟者始得用也。



    清庵塋蟾子語錄卷之一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