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清庵瑩蟾子語錄


    卷六黃中解惑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清庵瑩蟾子語錄。六卷。元李道純撰,門弟子柴元臯等編次。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清庵瑩蟾子語錄.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14
    清庵瑩蟾子語錄卷之六

    門弟子損庵蔡志頭編



    黃中解惑#1

    師曰:前代祖師高真上聖,有無上正真之道,留傳在世度人,公還知否?定庵曰:弟子初進玄門,至愚且蠢,蒙師收留,千載之幸也。無上正真之道誠未知之,望師開發。師曰:無上正真之道者,無上可上,玄之又玄,無象可象,自然而然,至極至妙之謂也。聖人強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處了達,未有不由是而修證者。聖師口口,歷代心心所傳所授金丹之旨,乃無上正真之妙道也。

    定庵曰:無上正真之妙,喻為金丹。其理云何?師曰:一金者,堅也。丹者,圓也。釋氏喻之為圓覺,儒家喻之為太極。太極初非別物,只是本來一靈而已。本來真性,永劫不壤,如金之堅,如丹之圓,愈煉愈明。釋氏曰:○此者,真如也。儒家曰:○此者,太極也。吾道曰:○此者,乃金丹也。體同名異。《易》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者,虛無自然之謂也。兩儀,一陰一陽也,天地也。人生於天地之間,是謂江才之道,一身備矣。太極者,元神也。兩儀者,身心也。以丹道言之,太極者,丹之母也;兩儀者,真鉛真汞也一所謂鉛汞者,非水銀、朱砂硫黃、黑錫、草木之類,亦非精津涕唾、心腎氣血,乃身中元精,心中元神,身心不動,精炁凝結,喻之曰丹。所謂丹者,丹身也。○此真性也。丹中取出○者,謂之丹-成。所謂丹者,非假外物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也。世鮮知之,今之修舟之士,多不得正傳,皆是向外尋求,隨邪背正,所以學者多而成者少。或煉五金八石,或煉三避五假,或煉雲霞外炁;或煉日月精華,或採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塊而成丹者。或想丹田有物而為丹,或肘後飛金精,或存想眉間,或還精補腦,或運炁歸臍。乃至服牘吞津,納新吐故,八段錦,三字法,摇夾脊,絞轆轤,閉尾閭,守臍蒂,採天癸,煅秋石,曲伸導引,按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柱上腭,三田返還,閉塞行炁,大火聚於膀胱,五行鑽於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門。縱有勤功採取,終不能成其大事。經云:正法難遇多迷,真路多入邪宗,此之謂也。夫至真之要,至簡至易,難遇而易成。若遇至人點化,無不成就。

    定庵曰:弟子夙緣有幸,得遇老師,幸沾法乳,金丹之要,望賜點化。師曰:汝今諦聽,當為演說。夫煉丹者,全在奪天地造化。以乾坤為鼎器,以日月為水火,以陰陽為化機,以烏兔為藥物,仗天罡之斡運,憑斗柄之推遷,採炁有時,運符有則,進火退符,和合四象,追二炁歸黃道,會三性於元宮,返本還元,歸根復命,功圓神備,凡脫為仙,謂之丹成也。

    定庵曰:天地造化,誠恐難奪。師曰:無出一身,奚難之有。天地,形體也;水火,精炁也;陰陽,身心也;烏兔,性情也。所以形體為鼎爐,精炁為水火,情性為化機,身心為藥材。聖

    人恐學者無以取則,遂以天地喻之。人身與天地造化,無有不同處。身心兩箇字,是藥也,是火也。所以天魂地魄,乾馬坤牛,陽鈆陰汞,坎男離女,日烏月兔,無出於身心二字。天罡斡運者,天心也。丹書云: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止片時。又云:以心觀道,道即心也;以道觀心,心即道也。斗柄推遷者,玄關也。夫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今之學者多泥形體,或云眉間,或云臍輪,或云兩腎中間,或云臍後腎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宮為玄關,或指產門為生身處,或指口鼻為玄牝,都皆非也。但着於形體上,都不是。亦不可離此身,向外尋求。諸丹經皆不言,正在何處。此所以難形筆舌,亦說不得,故曰玄關二字。所以聖人只書一箇中字。示人此中字,玄關明矣。所謂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四維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釋氏云:不思善,不思惡,正於恁麼時,那箇是自己本來面目。此禪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樂未發之謂中。道教曰:念頭不動處謂之中,此道教之中也。此乃三教只用一箇中也。《易》曰:寂然不動,中之體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老子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易》云:復,見天地之心。且復卦一陽生於五陰之下。陰者,靜也。陽者,動也。靜極生動。只這動處,便是玄關也。公但向二六時中,舉心動念處着工夫,久久玄關自然見也。若得見玄關,藥物火候,抽添運用,乃至脫胎神化,並不出此一竅。採藥者,採身中真鉛真汞也。藥生有時。夫時者,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時。師云:煉丹不用尋冬至,身中自有一陽生。又云:鈆到癸生急須採,金逢望遠不堪嘗。以此尋身中癸生時,是一陽也,便可下手採之。二氣交合之後,要識持盈,不可太過,望遠不堪嘗。進火退符,無以取則,遂一年節候,寒暑往來,以為火符之則。又以一月盈虧,以明抽添之指。且如冬至陽生,復卦,十二月;二陽臨卦,正月;三陽泰卦,二月;四陽大壯卦,三月;五陽夬卦,四月;六陽,純陽乾卦,陽極陰生,五月;一陰姤卦,六月;二陰遁卦,七月;三陰否卦,八月;四陰觀卦,九月;五陰剥卦,十月;純陰坤卦,陰極陽生,周而復始。此火符進退之機。奈何學者執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進火,夏至日退符,二八月沐浴,由不知其要也。聖人見學者錯用心志,又以一年節候,促在一月之內,以朔望象冬夏二至,以兩弦比二八月,以兩日半準一月,以三十日準一年。學者又着在月上用工夫。又以月虧盈促在一日,以子午體朔望,以卯酉體二弦。學者又着在一日上做工夫。近代真師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又曰:父母未生前,焉有年月日時。此聖人誘喻學者勿錯用心。奈何泥着之徒,不窮其理,執文泥象,徒爾勞心。余今直指與公,身中癸生時,便是一陽也;陽升陰降,便是三陽也。陰陽分,便是四陽,體二月,如上弦,比卯時,為沐浴,然後進火。陰陽交,神炁合,六陽也。陰陽相交,神炁混融之後,要識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廢。故曰:丹金逢望遠不堪嘗。然後退符,象一陰,乃至陰陽分,象三陰,陰陽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時也。然後運至六陰,陰極陽生,頃刻之間,一周天也。公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漸凝漸結,無質生質,結成聖胎,謂之丹成也。

    定庵曰:下手工夫,周天火候之用,已蒙師開發,種種異名不能盡知,望師指示。師曰:異名者,只是譬喻,無出乎身心二字。下工之際,凝耳韻,含眼光,緘舌炁,調鼻息,四大不動。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謂之五炁朝元。運入中宮,謂之攢簇五行。心不動,龍吟;身不動,虎嘯;身心不動,謂之降龍伏虎也。以精炁喻之為龜蛇,以身心喻之為龍虎。龍虎龜蛇打成一片,謂之和合四象。以性攝情,謂之金木併。以精御炁,謂之水火交。木與火同源,兩性一家,東三南二同成五。水與金同源,北一西方四共之。土在中宮屬自己,五數戊己,還從本生數。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見結嬰兒,總謂三五混融也。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謂之三花聚鼎,又謂之三關。今之學者多指尾閭,夾脊、玉枕為三關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舉心動念處為玄牝,今之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為三要。心中之性謂之砂中汞,身中之炁謂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返居水中,故曰母隱子胎。外境勿入,內境勿令出,謂之固濟。寂然不動,謂之養火。虛無自然,謂之運用。存誠篤志,謂之守城。降伏內境,謂之野戰。真汞謂之姹女,真鈆謂之嬰兒。胎意謂之黃婆。性情謂之夫婦。澄心定意,性寂神靈,二物成團,三元輻輳,謂之成胎。愛護靈根,謂之溫養。溫養者,如龍養珠,如雞覆子,謂之護持。勿令差失,毫髮有差,前功俱廢也。陽神出現,謂之脫胎。歸根復命,還其本初,謂之超脫。打破虛空,謂之了當。

    定庵曰:金丹成時,還可見否?答曰:可見。再問:有形否?答曰:無形。再問:既無形,如何可見?答曰:金丹只是強名,豈有形乎?所以可見者,不可以眼見。釋氏云:於不見中親見,親見中不見。道經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期謂之道。視之不見,未嘗不見。聽之不聞,未嘗不聞。所謂可見可聞,非耳目所及也,乃心見意聞而已。譬如大風起,入山撼木,入水揚波,豈得謂之無?觀之不見,搏之不得,豈得謂之有?金丹之體,亦復如是。所以煉之初,有無互用,動靜相隨,乃至成功。諸緣頓息,萬法皆空,動靜俱忘,有無俱遣,始得玄珠成象,太一歸真也。性命雙全,形神俱妙,出有入無,逍遙雲際,果證金仙也。所以經典丹書,種種異名,接引學人,從粗達妙,漸入佳境,乃至見性悟空,真事卻不在紙上。譬如過河之舟,濟度斯民,既登彼岸,則舟船無用矣。前賢云:得兔忘蹄,得魚忘筌,此之謂也。且余今之此集,卻不可執在紙上,但只可細嚼熟玩其味,窮究本源。或一言之下,心地開通,直入無為之境,是不

    難也。更有向上關捩,未易輕述,當於言下之外求之,待公工夫好向如何,別有心傳口授,且篤力而行之。玄科深戒,乃為頌曰:

    授汝金丹一卷書,且宜篤意返求諸。

    若能宜解書中意,妙用圓通體太虛。



    鍊性指南

    性理之學,本無次序。或謂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儘有次序。或謂三事一時都了。今之學者不知孰是,我今分明說與公。中下之士,須從漸入,先窮物理,窮盡始得盡性,纔有一物不盡,便有室得處。須先一一窮盡,得見自己性,然後至於命也。上智人則不然,但窮得一理盡,萬理自通,盡性至命,一時都了。如禪家戒、定、慧一同也。下根下器人,忘情絕念謂之戒,寂然不動謂之定,默識潛通謂之慧。上根器人則不然。上根器人,戒則自定,定則自然慧通,三事一時都了。鍊金丹者,漸教起手之初,鍊精化炁,漸次鍊炁化神,然後鍊神還虛。頓教則不然,以精炁神謂之元藥物,下手一時都了。如此求之,性理之學有甚次序,若是有志氣男兒,三事一時都了。且道如何是三事一時都了?咦,一握亂絲鍋,一斬一齊斷。



    登真捷徑

    頤庵詹公者,興化賢宰也。仁風及物,心目臨民,雖混迹於紅塵,實存心於玄境,真所謂居塵出塵之士也。一日訪予於蟾窟,請益於予。略舉工夫則語扣之,其應對不俗,不容緘默。故撰此命基九事而贈之,以合九還之理。其中所述金丹造化,以禪宗奧旨引證。觀是書而熟玩其味,曲求其旨,自然絕物我之殊,無異同之見也。若夫登真躡境之要,無出乎此,故以《登真捷徑》而名之焉。都梁清庵瑩蟾子李純素撰。

    一、下手知時

    欲煉金丹,先明下手處,若不知下手工夫,萬般扭捏,千種杜撰,都不濟事。紫陽真人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明師莫強猜。須是要真師指破安手下腳處。既知下手處,又要知時節。所謂時者,一陽時也。今人多指子時為一陽時,非也。但着在時辰上,都不是,若云無時,亦非也。豈不聞呂真人云:鍊已待時。又不聞紫陽真人云:鈆見癸生須急採,經中道時至神知。以此窮之便知道,身中癸生,便是一陽時也。且道如何是癸生時?咦,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二、真鈆真汞

    下手既知時節,要識真鈆真汞。鈆汞者,不是凡鈆、黑錫、硃砂、水銀,是自己身中本來二物也。強名藥物,二物感合之妙,故喻之為鈆汞。蓋鈆性好飛,汞性好走。鈆見汞不飛,汞見鈆不走。身中藥物,亦復如是。要見藥麼。咦,雲起南山與北山。

    三、採藥入爐

    識得不為奇,會採方為妙。夫採藥物者,不離動靜中。動靜中採得來,送入無為造化爐內,用進三昧真火,鍊成紫粉,結成玄珠,取而食之,可以長生久視。結就玄珠一句,作麼生會?咦,捉住青山萬頃雲,撈取碧潭一輸月。

    四、抽鉛添汞

    會得煉藥,要識抽添。所謂抽添者,抽有餘而補不足也。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人、非人等,情常有餘,性常不足;念常有餘,心常不足;精常有餘,炁常不足。忘精養性,攝念歸心,煉精化炁已上,謂之抽添。且如抽得有餘,補了不足,未為奇特。更有向上事在,須是到不抽不添處始得。如何是不抽不添。咦,也不剩兮也不少,信手拈來正恰好。

    五、火候周天

    若到無抽無添處,正好行火候。又道:真火本無候。又道:不將火候着於火。呵呵,只這兩句子,瞎了多少人眼,開了多少人眼。我今直指與君。火者,心也。候者,念也。以心煉念,謂之火候。至於心定念息,火候用也。雖然恁麼道,卻不可著在心念上,亦不得離了心念。離了心念便是妄,着了心念便是物。在心念又不是,離心念又不是。畢竟作麼生?咦,寒來暑往,秋收冬藏。

    六、持盈固濟

    行功之際,要識持盈,不識持盈,前功俱廢。紫陽真人云: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太上云:保此道者,不欲盈。此之謂也。且道如何是持盈?咦,滿而不溢,所以長守富也。

    七、固濟鼎爐

    既識持盈,尤當固濟。固濟者,牢封土釜也。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所以火候既周,周天數足,含光默默,真息綿綿,十二時中常切照顧,直待藥熟,方得自如。且道藥熟有何效驗?咦,此夜一輸滿,清光何處無。

    八、溫養

    金丹成象,更要溫養工夫。如何是溫養?如婦人懷胎相似。二六時中,行住坐臥,兢兢業業,如牛養黃,如龍養珠,常守其中,勿令間斷,直待分胎,方得腳踏實地。還會分胎麼?咦,瓜熟蒂落。

    九、調神出殼

    分胎之后,調神出入,更要子細,如母愛護嬰兒相似。興居服食處,常要懷抱,及至會行,便要看守。若不看守,墮坑落塹,直待立事,方可離母。調神工夫,亦復如是。鍾離公曰:孩兒幼小未成人,全藉娘娘養育恩。三年九載人事盡,縱橫天地不由親。此之謂也。雖然恁麼道,不可作境會。只要時時刻刻防危慮險,直待和爐鼎一齊掀翻,方見逍遙自在,出入無拘,遨遊物外,與太虛同體。如何掀翻爐鼎?一句家破人亡(囗十力),虛空百雜碎,獨露一丹蟾。

    水調歌頭顯性理

    至道無言說,神功妙莫量。本來具足,添之無得减無妨。不在多聞廣學,只要潛通默會,定裹細叅詳。箇中端的意,元不離中黃。圓陀陀,光爍爍,現堂堂。無餘無欠,通身無象合真常。只這而今默識,便是當來彌勒,直下要承當。開放頂門眼,遍界不能藏。

    金丹秘要

    大道無言,無言不能顯其道。金丹無象,無象何以見其丹。故聖人法天象地,以道化人,立種種名,設種種象,著丹書經典,誘喻羣品。奈何今之學者,執象泥文,又生見解,異端並起,三教殊途,不能合一,蓋因不知其源也。余今以金丹造化秘要,述成三十五頌。明彰至理,直指異名,目之曰金丹祕要,以贈退庵居士,使其易為曉了。苟或因言而解義,自然抱本以歸虛,直造希夷之妙境耳。

    性命

    元始真如謂之性,先天一炁謂之命。性本神通大,因身便不靈。只今全放下,依舊放光明。

    體用

    法天象地謂之體,負陰抱陽謂之用。天地為立基,陰陽運化機。這些關捩子,料得少人知。

    龍虎

    心中元炁謂之龍,身中元精謂之虎。性定龍歸水,情忘虎隱山。性情和合了,名姓列仙班。

    鉛汞

    太一靈泉謂之鈆,朱陵火府謂之汞。欲煉南山汞,先抽北海鈆。身閑心不動,至寶便凝堅。

    鼎爐

    乾宮真金謂之鼎,坤宮真土謂之爐。鼎用乾金鑄,爐須坤土包。身心端正後,爐鼎自堅牢。

    丹竈

    一靈真性謂之丹,四大假合謂之竈。幻體為丹竈,真如是藥材。工夫常不間,定裹結靈胎。

    有無

    繫風抱影謂之有,掬水弄月謂之無。會得離交坎,方知有即無。有無成一片,煉作夜明珠。

    藥火

    以炁攝情謂之藥,以心煉念謂之火。採藥元容易,烹煎亦不難。心頭無一事,真火透三關。

    玄牝

    虛無之谷謂之玄,歸根之竅謂之牝。虛谷氣歸根,斯為天地門。自從通闔闢,金鼎鎮湯溫。

    中正

    寂然不動謂之中,感而遂通謂之正。心靜方為正,神清總是中。湛然常不動,天理感而通。

    靈寶

    百神不散謂之靈,萬炁常存謂之寶。自己身中寶,施為便有靈。誠能含畜得,放出大光明。

    清浄

    靈源浪息謂之清,性地無塵謂之淨。神水本來清,隨流便不澄。只今還不動,慧日自西東。

    抽添

    忘情絕念謂之抽,煉情養性謂之添。養性謂添汞,忘情是减鈆。形神俱妙後,無臧亦無添。

    沐浴

    揩磨心地謂之沐,洗滌塵勞謂之浴。要得狂猿伏,先將劣馬擒。纖毫塵不染,神炁合乎心。

    復姤

    陰極陽生謂之復,陽極陰生謂之姤。陰極陽來復,陽生姤又侵。學人明此趣,一定見天心。

    交合

    二物混融謂之交,三元輻輳謂之合。姹女安東室,金公住在西。黃婆相會合,匹配作夫妻。

    溫養

    真息綿綿謂之溫,含光默默謂之養。胎內嬰兒就,便加溫養功。時時常照顧,脫殼顯神通。

    返還

    炁來合神謂之返,情來歸性謂之還。欲要金歸性,先教火返心。兩般成一塊,徧地總黃金。

    收入

    入希夷門謂之收,出羣迷徑謂之放。亘古靈童子,神通妙莫量。放開周法界,收則黍珠藏。

    虛徹

    有無不立謂之虛,內外皆空謂之徹。着有終成幻,云無又不中。有無俱不立,內外悉皆空。

    靈通

    悟本知源謂之靈,廓然無得謂之通。識破娘生面,都無佛與仙。廓然無所得,一任海成田。

    圓明

    全歸太極謂之圓,爍破真空謂之明。力到丹成象,功圓寶至堅。性蟾形兆也,照破未生前。

    覺照

    掀翻萬幻謂之覺,獨露真常謂之照。一炁還元始,元神返太初。萬緣掀倒也,獨露一真如。

    全真

    純一不雜謂之全,太虛同體謂之真。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途。達得全真理,身心混太初。



    詩絕句

    贈程潔庵

    無為好向無中作,自有瓊蟾照碧崖。

    盡夜下工常不問,氣圓神備產嬰孩。

    潔庵識破世炎凉,鏟彩埋光自養恬。

    最有一般真樂處,碧潭掬水弄瓊蟾。

    庵兄潔淨元無物,只箇瓊蟾養在中。

    功備煉成三五一,光輝南北與西東。

    儒窮天理釋叅禪,道煉金丹法自然。

    惟有瓊蟾通一貫,頂門具眼法身全。

    先生本是通儒學,又得神仙正派傳。

    透得真空成大覺,瓊蟾形兆獨坤乾。

    又五吉悶絕句

    贈程潔庵

    除卻玄關竅,其他總不真。無為終贈蹬,有作枉勞辛。

    性定離交坎,心澄木併金。四般歸一處,全在潔庵成。

    肝肺非龍虎,心腎豈坎離。性情還混合,烏兔自交持。

    意要常中守,心休向外迷。潔庵常定一,胎就養嬰兒。

    河上牛郎立,橋邊織女過。一時纔會遇,兩意自諧和。

    海底生紅焰,山頭起白波。潔庵歡樂處,時聽木人歌。

    鼎立懸胎鼎,爐安太一爐。但知生樂處,便好下工夫。

    頃刻虛通實,須臾有入無。潔庵工成也,獲得夜明珠。

    無藥休輕舉,生鉛急下工。駕車須坎虎,起火仗玄風。

    二物情交合,三關路透通。性天雲起處,光照潔庵紅。

    說破無為趣,玄關奧且深。欲求天上寶,光覓水中金。

    靈地無纖翳,潔庵無點塵。瓊蟾圓皎皎,光透九天明。

    一二三四五,束西南北中。五行鑽一處,只是靠金公。

    得一萬事畢,一居何所安。更能忘卻一,即此是金丹。

    罔象先天地,無形混沌先。先天交混沌,玄外更無玄。

    存誠終入聖,致敬便通玄。動静了無得,逍遙樂自然。

    詠儒釋道三教總贈程潔庵

    儒理

    致知格物

    物物包含太極微,存誠致敬便知機。無聲無臭無蹤跡,體物昭然理莫違。

    正心誠意

    誠明靜定道之宗,動靜相因罔不同。日用平常存一正,自然天理感而通。

    人心惟危

    可歎世人太執迷,隨聲逐色轉傾危。若能返理窮諸己,性定身安神自怡。

    道心惟微

    道在凡人日用中,顯仁藏用發神功。無餘無欠時時在,爭奈凡人眼自瞢。

    惟精惟一

    天心體用妙玄機,捨妄從真便造微。精義入神惟定一,功深力到達希夷。

    允執厥中

    得造玄微篤力行,堂堂大道坦然平。縱橫妙用中心定,危者安而微者明。

    窮理盡性

    存誠至要先窮理,窮理神功在盡誠。誠極理窮天大本,性天發露太光明。

    以致於命

    樂天知命真君子,盡理窮微大聖人。只要厥中為大本,全明大本便通神。

    忠恕而已

    責人之心惟責己,恕己之心惟恕人。忠恕兩全方達道,克終克始不違仁。

    復見天心

    羣陰剥盡一陽生,牢閉玄關莫妄開。靜極極中觀一動,天心瑩徹悟元來。

    知周萬物

    世間物物全天理,自是時人鮮克知。原始返終全太極,窮神知化入無為。

    退藏於密

    先天太易理幽深,廣大精微妙莫評。玩味探玄玄在己,洗心藏退極於誠。

    常慎其獨

    觀之不見聽無聲,隱顯幽微常盡誠。應用神機人莫測,堂堂天意自昭明。

    一以貫之

    一物自有一太極,機緘造化體坤乾。窮通一貫全天理,抱本還元合自然。

    復歸於無極

    無極極中全太極,太極形而分兩儀。萬物三才皆備我,復元無極聖人基。

    釋教

    二身一體

    法身清浄本無形,有象何名圓滿身。假使化身千百億,不能合一不全真。

    三心則一

    三心本一一元無,捏聚分開只是渠。見在更能無染着,未來過去總歸虛。

    消得悟空

    莫誇口鼓學談禪,但只澄心絕萬緣。學解見知俱放下,迷雲消散月華圓。

    顯微無間

    見了還如未見時,不能含蓄返成迷。藏身韜晦無綜跡,纔是金毛獅子兒。

    不立有無

    着有着無總難通,兩下俱損又落空。無有兼資終是幻,執中方可合神功。

    戒定慧

    動中不動為真戒,真定方能合祖宗。慧既升騰周法界,情緣妄幻悉消鎔。

    無有定法

    叅禪求法性全迷,離法求玄事轉違。會得法從心上出,法空心寂見牟尼。

    虛徹靈通

    虛心靜定通玄牝,徹骨清貧入道基。靈地瑩然心月現,禪天獨露大光

    輝。

    真如覺性

    真性元來本自圓,如如不動照中天。光明瑩徹無遮障,照破鴻濛未判前。

    常樂我靜

    頤神養志慕清虛,終日逍遙任卷舒。最是定中真樂處,禪天獨露瑩如如。

    朝陽補破衲

    朝陽補衲假�么,補了肩頭又補腰。補了破時重又補,到頭爭似赤條條。

    對月了殘經

    天外銀蟾纔一半,癡人要了末後段。忽然些子黑雲來,兩眼依然似瞎漢。

    金剛經塔

    分明一座無縫塔,強被傍人硬撞開。八面四方都是眼,中間現出活如來。

    道教

    清浄無為

    清清淨淨本無言,纔有施為不自然。默識通玄關竅透,性靈神化寶凝堅。

    無上至真

    無為好用法乾坤,上下中間認本根。正定始能通此趣,真如透出爍天門。

    真元妙用

    莫著無心與有心,無心爭得悟天心。有心必竟為心累,有無俱捐覺性純。

    損之又損

    艮兌交重山澤損,戒人懲忿絕嗔癡。損之又損無懲窒,絕學無為入聖基。

    三返晝夜

    先天大道理難尋,終日乾乾抱一真。三返工夫為日用,玄關透徹出陽神。

    一得永得

    學解見知皆是垢,聲聞圓覺總為塵。洗心礦慮禪天浄,凡聖齊瞻慧日明。

    抽添鉛汞

    抽鉛只是絕塵綠,添汞工夫本性天。情性混融仙道畢,汞鉛凝結大丹圓。

    玄牝之門

    玄關牝戶道之門,闢則從乾闔則坤。迷者忙忙推口鼻,如何本命復歸根。

    出羣迷徑

    拋名奔利樂清虛,萬幻諸緣盡剪除。性海波澄舟到岸,一輪皎月出雲衢。

    入希夷門

    三關透了達真玄,真造無為本自然。舉步便超無色界,抬頭身在大羅天。

    多言數窮

    千經萬論講宗風,可歎迷途見不同。大辯高談誇俊銳,到頭終是落頑空。

    不如守中

    說妙談玄了不通,爭如默默守其中。不偏不倚玄關透,不易方能合聖功。

    九轉神丹

    立鼎燒乾四大海?安爐煉碎五須彌。金丹成象包三界,方是男兒得志時。

    可道非常道

    真常之道無言說,有說分明是背宗。若向不言中會意,不勞餘力備全功。



    清庵塋蟾子語錄卷之六竟

    #1此篇又見《中和集》卷三,題名『趙定菴問答』。不同。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