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洞淵集


    洞淵集卷一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淵集。金長荃子著。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洞淵集.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36
    洞淵集卷之一

    龜山長荃子著



    至一書上



    重玄篇第一

    重玄照曠,謂之混冥,至妙乘光,是以無上。流衍於太極之前,固存於終滅之後。包裹天地,彌塞四夷。循未始,職未形,冥有樞,兆有彼。雜然芒乎翁乎,肅肅赫赫。化生物品,應感旱情,巍巍乎不可名象。故得之者未敢以辯飾,知之者輒敢為輕微。廉慎而保,恬愉而處,當時而大行。周盡一體,靈變無窮,神之莫測,而能精之至矣。

    純素篇第二

    純素寂然,貴精全神,養氣於澹漠,藏志於虛曠。悠悠乎天地之問,物不能雜,倚伏倪仰,不失其實。處尊顯而不悅,貧賤而不惡。水火四時,難盜其真。是謂有德而知天之所謂也。然後知大玄,知大倫,知大清,知大德,知大持,知大行,知大朴,知大智,知大寧,知大達。至矣。大玄蹈之,大倫稽之,大清居之,大德牧之,大持廣之,大行逝之,大朴成之,大智深之,大寧守之,大達貴之。十事精通,粹之極也。故日無不可也,無不妙也。泯然無思,澹然無為,是其吵畔。

    致道篇第三

    致道天成,而無極元際。汪洋汗漫,充滿六虛,遨遊乎四海之外。或觀或倚兮,無影豫章之樹。以盤以遊兮,三秀長生之苑。箕踞於希及至一之門,篤實偃然。冥伯洞庭之巨室,浮定出入。逍遙乎大方壙垠之野,其處無端。斯人也,斯倫也,物莫之傷。何往而不至,又不知其所終。故日:雖螻蟻梯稈、瓦礫屎溺、禽獸草木,無不在也。物物者無物。然而天下黎庶,日用猖狂而莫知。

    太沖篇第四

    太沖至妙,森兮汛兮,其道深深,若水之變也。動其元狀之狀,著龜筮卜,莫朕其祥。浩然泊心,玄洞萬方。蕩然有形,運轉無常。流行於善時,況漾自得。無為也,元邇也,合乎天倫。詐巧偽情,狂狂伋伋,莫可測量其用也。

    宏達篇第五

    宏達大順,無作萬物之性。其靜若空谷,其動若春風。化被群有,故志匪勇摩,言無涯異。不工乎天,不拙乎人。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其可左右而已矣。

    水鏡篇第六

    水鏡明清,其道皎然,若天之垂象焉。其應若谷也,其鑑若神也。無私無遺,含融於萬有。閒然無存,故湛澄瑩飾矣。分別美惡修短,動靜有黨乎耳。且夫手之於搏也,殆足之於驟也,殆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身之於美也,殆凡能其於府也,殆眾殆之成也,不給改也。禍之突也日溢矣,而人以為己寶,不亦危乎。故日:其返也綠功,其果也待久。是以聖人御物治世,其道有若於斯。汎然無係,豈有執守之所,形物自著,濟上潤下,昭一用不疲,而物自違也。道未嘗有封。

    適常篇第七

    適常無妄,出處有宜而盡道。執左契而從事,清而容物,世累不干乎心。綠慮而葆真,雖混囂塵,疑獨不化,入乎寥天。

    虛者篇第八

    虛者道之淵,靜者神之舍。無始首創於鴻濛,鴻濛肇判於天地,天地布列于四時,四時玄斡於五行,五行滋長於萬化,萬化復歸於太初,太初妙會於元有。元有者,謂之天門。天門者,元乎出,元乎入,元乎生,元乎死。眾不見其形,物物復情,同乎混冥,聖人藏於是。古之人其知有所至矣。

    冥真篇第九

    冥真神遊,渺邈大明之墟。以道觀之,則無遠近洪纖、清濁貴賤之差也。怛於是,則元出而陽,元入而藏。果而勿敢,而元自伐。以實致虛,立乎不測。純粹洞徹,物元所闌,入乎元問然矣,而元求其故。

    道者篇第十

    道者,天地之父母,萬物之靈樞,陰陽之綱紀,五行八卦之遊璣,賢聖之彌綸,神明之正宅,山海之淵源,社稷之大柄,動植性命之根蒂。至尊至貴,今古無窮,而常自然,巍巍乎大矣哉。以此禮天下,其鬼不神,聖人亦不傷民。是故物得者生,人得者久。居有所成,事有所承,行有所之,樂有所適。敬順而不喜,侮狎而不怒。其音不慈懣,同乎天和為然。照不照之照,辯元辯之辯。若海之束流,明受不辭,大之至也。故靜嘿而體之,湛兮而司存。

    天樂篇第十一

    天樂妙音,出乎無始,發乎太虛。非金石絲竹、匏土垠簾,非大武鄭武、折楊皇萼。桑林經首難以操,宮商律呂不可知。由是鼓之以泰和,調之以太清,振之以洞玄,動之以元為,擊之以元絃。聲徽自然,元首元尾,元常元形,嗚嗚兮八極之表,琅琅兮象帝之先,故道可載而與之俱也。清響寥空,聖功生矣。日月星辰,散行其紀,萬物循生,五德應備,蕩蕩然乃不自得。及蘿賓之月,河漢沍凝,降為白雪。當其黃鍾之夜,草木怒榮,始造陽春。是以聖人奏之,則慶雲覆,醴泉湧,停之則景風調,玉燭明。視之則不足見也,扣之則不足聞也,慮之則不能知也,逐之則不能及也。布揮誕敷而不曳行,流散徙動於元方。無息之聲,弘蔽四虛,充滿天地,鬼神潛幽,廣大光明。元方之傳,叢生胥產,逶迤而無窮者也。

    機械篇第十二

    機械妙用動應,若神器俯仰淺深,度其可否也。進退輕重,不失其宜,舉激有滋,利於物澤,配時雨,啟發理,合於神明,民詛知之也。夫何故?善通乎道者若此。

    解裹篇第十三

    解裹釋贅,廓然而自虛。泯是非,鐲利害,卻其智巧,怯其果敢焉。是故夜眠元愕懾,晝覺無怨慧。亡失憂苦不盪乎中,痛疾哀樂不謬乎心。美厚爵賞而不喜,刑威禁耿而不畏。捐其末,究其本,若夫古之真人,達其調也。墮肢體,黜聰明,病其不病,知其、不知。暢然混一,體乎天鈞,遊於形骸寵辱之外,萬物之始。奚為樂哉,奚為不樂哉。

    報珠篇第十四

    軸珠於善淵,齋心服形也。養神於玄默,發乎真智,有大美而元為不言。若日月之自明,洞曠而不遺。至道不修,德配天地,自高自厚,而萬物不能離焉,各成其理也。敦龐含弘,沖虛條達,六極鑒徹,元幽不燭,始乎炳靈,適得而幾存。

    妙契篇第十五

    妙契寥廓冥冥兮,虛凝神會,積之不足,無藏有餘。非耳目之所得,心智之可求。績之愈遠,探之彌深o

    親之非近也,觸之無慄也。瞻之不在其前,忽然不處其後。和而不唱,應物無形。萬物不能礙,好惡安危無所缺。不將不迎,匪言匪默。愚惑者一絲有膈,聖

    慧者萬善同源。用之則塞乎天地,不見其端倪。廢之則不知其所入,莫窺其朕兆。寂兮寥兮,百姓日用而未嘗知也。悲夫,積塊聚塵也遑遑,盡世疇覺之哉。運轉亡已,否泰密移,往來相接間,事之破偽,有醉於蠻觸之家者,烏能往復。

    墮強篇第十六

    墮強無好,已而不知其然。觸物元孩,是謂大成。若夫視不以朱紫鉗繡而眩目,聽不以鏗鏘笙篁而關耳,臭不以椒蘭橘柚而窒鼻,味不以芻豢醴嘐而中顆,身不以柔毛銻幕而厚適,思不以分別情慮而悖志,外不以功名富貴而役形,內不以衛學智巧而亂真。扶掃眾穢,入乎無倫,如是則然,後遂得含乎明哲,納乎聰睿。味其元味之味,言發乎忠梗金石,佩乎魔素烯給。揮斥八絃六氣之外,奮翼扶搖,盤磚洞靈,妙貫虛無。其知有所至矣,深矣高矣,不可以加矣。

    天隱篇第十七

    天隱探藏,高虛幽邃,故世莫辨焉。其道密庸,德被含生,不著其邊,韜乎其事,起伏無妄也。昏昏昧昧,若弊若缺,如谷空曠,與物反矣。元毀也,元譽也,人莫知之,是謂大全。

    哀樂篇第十八

    哀樂不入,德之至也。無取無與,性之定也。屏其思慮,忘其形智。養其素,致其虛,其德不孤。審乎真假而不與物遷,守其宗也而幾存。

    寄託篇第十九

    寄託真宅,深息於壙垠之鄉,超卓無隅。其高也無覆蓋,其大也無方位。形無形之戶牖,用無用之材梁,欲不欲之純粹,執不執之宏綱。玩不死之書,樞無生之曲。或從容輝光之野,惆儻擁腫之居。酌靈壺之旨酒,奏太古之徽音。縱橫肆任,與道周密,不為至矣哉。且民之情,鹵莽滅裂,相揉相摩,相治相繼,覆墜而不返,火馳而不顧。六鑿相攘,心元天遊。悲乎。是故室無空虛,則婦姑勃碟,義有所極。

    頓泯篇第二十

    頓泯世態,開天去人,虛室生白,吉祥止止也。明道之大賢,墨史辯聰,知巧技藝,烏可得窺此機乎。若滅若沒,默而素逝。不應乎揆務,立乎本源,而通乎自然。存亡好惡,寵辱是非,警乎悅乎,其未可制也。九竅百骸,物物混融,而不知我有。忘時忘所,忘古忘今,杳然空然,故深入太玄。

    天下篇第二十一

    天下無敵,暢道而知本,通天地之統,盡萬物之性,發乎天光。高蹈乎大方神器,獨化於玄冥之境。蕩德海之長波,清徹九淵。扇象外之真風,搏翕八表。語識遼廈,指顧幽微,智德明敏,照機若鏡。是以真聖知人知天,與造化同功,或動或止,妙用無窮。然後達死生之變,放適太虛,與物有宜,利澤施乎萬世而不衰。

    神遇篇第二十二

    神遇而遊,元處不通也。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不為而成,妙萬物之上,自然而已。以近及遠,因己知人,元形元邊,數之所不能分,精粗所不能誦。不可以言論,不可以意察。乘虛而不墜,觸實而不咳。吸風飲露,迂闊元方。元忌畏,無愛矜。越山谷而不悸,貫金石而若元。視元所障,雲霞不閡其明。聽之不亂,雷霆莫駭其聰。瓤元阿黨,元犯性。紛紛塵壤,不能撓滑。有元生化,探之又探。逆之而不怒,順之而不听。雖有勇刺,而不見創傷;雖有力擊,而莫聞摘痛。歷於形數之外,故能勝物而不累,出入往來,千變萬化,元窮極矣。與天人合德,元哀思之音。陰陽順度,珍繆熬之災。日月合明,元昏蝕之變。控御六氣,以利群生。字育常時,事絕魑魅魍魎。巫現不敢靈響,地無氛沙,居元毒螫。是以聖人雖處廟堂之上,以百姓心為心。為天下渾其心,順其性,而同其化。翕然應彼物感,孰弊弊焉,嗟其執滯之如此也。乃歎夫知其道者不易逢矣。今也若目擊而存,】

    言交臂,怡然自得,不為玄遠,夙契真風,大夢覺矣。豈不然耶。

    獨卓篇第二十三

    獨卓儼然,其道隻立。潛行乎萬物之上,其志不慄。不以博溺心,不以文滅質,莫之為而常自然。彷徨乎塵垢之外,而元所係。不知其所終,不知其所始。不雕不琢,復歸於朴。元卷元舒,冥冥四隅。恫乎其元識,曠然為至矣。

    去性篇第二十四

    去其作,靈臺無所持德,應萬變而元所觸違,是謂和同,不以人助天。若然者,莫知其極。故得混茫於太常。

    平易篇第二十五

    平易恬泰,邪氣不能襲。志謐神凝,全其生,保其質。其魂不疲,不悲悔,不惴慄,浩然固守,偷然自怡。委蛇應物,元時不適,何往而不通。至德內充,其朴自成,可以為天下寶。故益之不加多,損之不加少。淵淵乎若海,運量乎無之紀也。

    貞態篇第二十六

    貞慇有感,德至於神明。古之善為士者,聞斯行諸,孜孜可矣。俗安所習,嘗試論之。縣岔之溜以穿堅石,單締之梗能斷楨幹。水非石之鑽,繩非木之鋸。夫何故?其績綿綿,可使然也。入海求珠,不畏於波瀾。投山射弋,不懼於猛獸。蓋忘心至此也。嗚呼,振振君子,終身不兔,死於漁經獵史。淺薄頑器,綢繆嗜慾,相儻輕肥,妄生埋滅也。至於神人,以天地為一域,將億代為曠息,元知先後,不覺古今,大小混然,殊別同際。況至學契真求道之者,持不怠之誠,篤強行之志,然後形礙之可忘,至平之道暢矣。

    淵默篇第二十七

    淵默深靜,入乎元隙。中而元所伏,出而元所陽。以虛為閩,以元為家,元宗元祖,元子元孫,寂然獨立,一元所係,不知其誰何。由是精至於元倫,大至於不可圍。

    兼忘篇第二十八

    兼忘物我,至和不遷,去其與故,靜一而不變。言意不立,吹噓自然。感而通也,而元所係。息之深也,而元所忘。觀化死生為一,莫之能滑,而況堅白同異之介乎。由是亦元所遣,亦元所存,豁然洞虛,故謂之道樞。

    去窒篇第二十九

    去窒忘偶,純純如也,閑閑如也。七孔流通,方寸虛也。若木殼極株,沉埃聚沬,雖威賞元禁勸,親疏元問然。天下毀譽,警然不顧,儻然不受,如入至幽之谷,遊於萬物之不逛,而皆存焉。

    無得篇第三十

    元得可得,是謂玄式,真樂純熙,寥寥致虛。內不覺有太初,外不知有形影。無輒無家,不素不緇,非有非元。遇陽明不動,當幽陰不凝。含容萬變,一物不為。聽之無聲響,坏混希夷;用之不可既,元始元卒。自本自根,深不可識,一旦古以固存。

    鑑道篇第三十一

    鑑道精微,超然無際。彫琢群品,而不見其匠巧。垂見參羅,而罔測其樞機。燾載二儀也,故非清非濁。更遞四時,而不華不實。巢穴禽獸,此未嘗飛走。流注河漢,其難探淵源。先出渾淪也,寥寥元首。跨古騰今也,不見端倪。大則包羅元亨利貞,元挨元隅。小則緘芒秋毫,纖塵不立。千聖難窺,萬法莫載。離聲離色,勿問勿傳。故曰:寂寞恬恢,廣大深微,虛妙靈通,元為元礙。

    混同篇第三十二

    混同不殆,冥契於參寥也。觀萬物而罔有貴賤小大焉。視泰山秋毫,殊元高下,達有元一門,知臭腐化神奇。故曰:通天下一氣耳。若然者,以富貴為土梗,以蓬戶勝連欐,以華蕾勝三牲,衣裘褐也,有館敝狐貉之樂。由是忘我忘彼,孰是孰非,知生化與夢覺等情,巨細元限一域,自然而幾存焉。庶民之有廖矣,盡之也,彼直以循斯須也。

    盈虧篇第三十三

    盈虧代謝,陰陽相推,因形移易。其中有達於上玄者,萬元一全。察乎耳目之間,智態貌色,謬矣。夫見於此者,不見於彼,知其有者,不識其元。且一形者,大塊載也,眾穢聚也,五行相假,偶爾和合,四時相生相殺,迭來迭去,嬰孩少壯,耋耄老弱,豈有暫停而無變易耶。噫,芸芸黔首,忽起忽滅,代興代廢,執此操持,晝夜訢訢,認為其實,屈伸俯仰、吐納吹噓,以此為妙道,見彈而求鵲炙,何不大惑之甚。俄爾皮膚弊惡,毛髮凋敗,不成於一事,寧不悲乎。是以至人外通萬善,內削一心,觀百體四肢將為塵垢,超乎群趣之表,放任於天倪而元容私,物我全之矣。

    蒙昧篇第三十四

    蒙昧綠慮,蠡賊內訌,精神之失也。且世之人,其年雖壯,其行甚孤,輕用其事,蹙類於時,有弊不濟,憂患相接,喪而不知也。此胥靡之所,古之善為士者不然,忘懷順物,任真而不囿,澡雪其垢,塗隙如愚,完其德,就其閑,是謂知明理罄矣。

    死生篇第三十五

    死生至理,民之大事,莫過於斯。惟貪生喪德、倒置薄俗之流,嬉遊四方,情欲關肩,窮年喋喋,忘乎本矣。夫體道之人則不然,通乎物之所造,達陰陽之變化,了心智之玄同,塞乎七竅,眾態一齊,考命雖終,有不亡之理,忘彼忘此,元悅元惡,以天地為一谷,以太虛為友鄰,豈有形骸之累乎。

    任運篇第三十六

    任運達數,知足而不辱,全生保形之道也。以形為體,以德為基,不趁向於俗,不親放於利,不預謀於事,不薪惠於人,知時不知止也,道不可壅也。遙而不悶,攘而不顓覦,知古猶今也,生者勞也。隨變應化,始末非吾明乎。坦塗則亢節操而無作,物不能屈,至貧不戚,樂天知命而無傖。囊之忽遽,內樹伸舒,尸居室寄,終身不殆,可以長久。

    洞淵集卷之一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