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玄宗直指萬法同歸


    玄宗直指萬法同歸卷三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玄宗直指萬法同歸。金牧常晁撰。七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玄宗直指萬法同歸.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46
    玄宗直指萬法同歸卷之三

    建安仰山道院牧常晁撰門人一山黃本仁編



    或問金丹性命

    或問:不有師授,於理安乎?答云:無師自悟之者,世常有之。莊子云:隨其誠心而師之,誰且獨無師乎。佛曰:五口往昔之師不計數,吾今自然神曜得道,即無師也。非曰無師,謂求人不如求己也。師承不正,反受其惑,遇人豈易耳。

    或問:藥物易識,惟火候最難。如何行之為得?答云:古今丹書皆不言火候下手工夫,惟張真人、白玉蟾圖形畫像,吐露極是分明。《法華經》謂之一大事因緣,卻非小可,須是悟得端端的的了,十二時中行住坐臥,如嬰兒之在懷。神炁和平,坎離密運。內想不出,外念不生。想動則火飛,念生則候失。溫溫兮若寒鄉太陽,皎皎兮如秋空圓月。又如牝雞伏卵,幼龍養珠。兩儀混沌之初,一炁渾淪之始。儒謂喜怒哀樂之未發,釋謂受想行識之皆空。若此烹鍊,丹道可成,反此吾不知耳。

    或問兩弦。答云:人身自有二弦,且以天道言之、朔旦坤始為復,象月初生也。至于初八,坤變為臨,象月上弦也。至十五,坤變為泰,象月望也。十六乾始為姤,象月初减也。至二十三,乾變為遁,象月下弦也。至三十日,乾盡變坤,象月晦也。自此以往,坤又生震,晦又生高明,周而復始,相為無窮也。從初八至于二十有三,恰得一十六日,為之一斤,陰陽兩停,故曰二弦。丹道取象於此,為人身內象之準的也。

    或問:內象二弦,可得聞乎?答云:金半斤,銀半斤,上下交合,如月之圓,若毫髮差忽,丹道不成。此道玄妙,非心莫傳。

    或問二至。答云:以近言之,日有日二至,時有時二至,刻有刻二至,坎離子午,交感不離吾身,又不求冬至夏至。

    或問:心之與意為是一物是二物?答云:心覺也,意思者。心覺知,思亦從之。心機於意,意紐於心,二者不可得而分別。脾主於意,意好音,故音字居心為意也。脾屬土,脾好思,故田字加心為思也。凡意念、思慮、志想、恩怨等字義出於心者,並字從心,是知意依心為主也。故曰:一切惟心造。

    或問:五神混合之妙,可得聞乎?答云:魂出肝,應於眼。魄出肺,應於鼻。精出腎,應於耳。神出心,應於舌。意出脾,應於四肢。心神魂魄之見聞知覺者,眼根意則能辯色,耳根意則能聽聲,鼻根意則能覺香,舌根意財能知味。四者非意,則不能自靈其用也。故意不思則魂不揚,意不慮則精不動,意不想則魄不散,意不念則神不搖。內則精神魂魄歛於意,外則眼耳鼻舌伏於脾,象則金木水火和於土。理五炁,混百神,莫不由脾之意也。古云: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此亦修丹之妙矣。

    或問:性、神、心三者同異?答云:性者,寂然不動之真空也。神乃真空之中妙有靈通者。性之神所以感而通也。心者,性之樞神之機也。樞機靜則性神安,動則性神搖。雖曰二用,不離一體,性不自靈,神靈之也。性不自通,神通之也。安其性,存其神,心也。萬法莫不由心焉。

    或問智慧。答云:智慧非人心,不可得而有也。智即坎,慧即離。水主智,運行不息也。火主慧,光明不息也。智水慧火常運無停,其於萬物莫不均也。智則無所不通,慧則無所不照,通達照了,為之智慧,釋之智慧,即老之精神也。悟之則體同太虛,迷之則理如幽夜。凡聖同具,只爭悟不悟耳。

    或問休糧。答云:古人神炁精全,行之愈久,不待休糧,自然不食。今人不得其理,五朝七日堅然不食,行自餓法,以經久者為能。至于灰頭垢面,形瘦精枯,老弱心忪,惑以為道,自修苦行,期取樂報,不亦愚哉。

    或問:專有補精強陽飲茹為之丹基,是否?答云:人假飲食為生,但得支身命為足矣。如專事口腹,畜養三尸,供奉五鬼,此損神耗炁之術,豈延生之道也。不齋不戒,何清淨之士哉。

    一切聖賢不言醉酒飽肉能仙耳。

    或問:世之不明理者,但欲固形不死。苟學不至此則何如?答云:此一問如雪裹蓮花,古今希有。世間學道者,只學全形聚氣,寶養皮囊,期望長生,不明生死事大。及至臘月三十日,腳忙手亂,不免奔趨諸趣。經曰:鬼道常自凶,此也。學者切須究竟末後一著,莫作等閑。

    問:生死事大。末後一著,幸望指迷。曰:人禀父母之遺體,肖天地以成形,假五氣以養生,借衆緣而立命,摩頂至足,盡屬無常。故彌勒偈曰:饒君八萬劫,終是落空亡。惟有太無之始,本來元陽,劫火洞然,此物不壞,其餘假貸,孰可不死。老君有曰:吾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又曰:聖人外身而身存。則此身必竟為患,惟道可以獨存,古人為道不為身也。若能體取長生不死,澄取寂滅不生,至于不死不生之地,何患乎末後哉。

    或問:萬物無常,今古不易之理也。外有不死之道乎?答曰:古人云:有物先天地,其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老君謂谷神不死者此也。物則無常,吾道獨常,物不免死,吾獨不死。非不死之道乎。

    或問:釋氏專以究竟末後為事,有亡軀求道,殺命利生,何耶?答云:釋氏以天地未形之始,萬物實無名色,今有名色者,皆是妄想假合,因緣而生,並作實理。若能了悟實理,則此身命皆屬無常,必竟消滅,棄之如棄枯朽。但願利益一切衆生,為道不為身也。所以盡生究竟,此一事要臨行得力也。

    或曰:如子之意,則長生之道可無也。答云:長生不死,天地之真心也。上世聖人得之者多。謂無則成謗道,謂有則又難逢。吾恐世人不能不

    死,故願之早悟末後著也,免至臨時入別胎殼,非敢謂無,但慮眾生不得耳。

    或曰:生且今日不知來日,死又孰能知之?答曰:傳云知存亡者,其惟聖人乎。生死之理,非衆人所能知。但明得來處,便明得歸處。明得生處,便明得死處。陰陽無二理,生死即一條。未默斯要,何足與言道哉。

    或問:四大滅後,必竟此一著落在何處?答云:從上知識罕有議及此者,幻身四大既滅,真空四大長存。《楞嚴經》謂:清淨本然,周遍法界。少生妄想,誤了臨行,生和合因,復落胎殼。此一著子實難思議,非容易澄。

    又問:真空四大還有知覺否?答云:視之不得見,聽之不得聞,妙哉三洞,響寥寥,何鈴鈴。又曰:既有音響鈴鈴,豈得謂之真空也。答:咄哉木石,何足言道哉,詎識聖人之機也。

    或問:子始修禪,今復學仙,未審師事何人,因緣可得聞乎?答云:吾少時於子胡禪師看狗泣,歸方丈,閉門處,悟入性宗。次於《悟真篇》黍珠意,悟得命宗。兵後二十餘年,雖歷艱難,未嘗忘替。昔在途中獲遇至人,付以火候之妙也,依而行之,尅期取驗。第恨世無正眼,不能相與與揚大道,悲夫。

    或問:全真教大類於釋,何也?曰:老氏之虛無自然,無為清淨,未嘗不類於釋氏也。其存形飬命之術,乃聖不得已,於第二雲頭捺下一門,蓋引漸修之士也。上乘一脈,非聖人孰能與於此。全真乃頓俢,故纇乎釋。

    問:何謂頓修?曰:頓,直至也。不由蹊徑,不入籬門,直取上乘,乃金仙之道也。由徑而門,由門而堂,由堂而室,此名曰漸。《清静經》云:漸入真道也。

    或問:上升、不死、尸假,三者何勝?答云:神形俱妙,可以上升;存神飬炁,可以不死;亡形存神,可以尸徦。上升、不死,不可世有。坐亡尸徦,何世無之。劣勝則在人所證,未可輕議。

    問:凡尸徦者,便是道否?曰:坐亡立脫者,亦須平生修證。行符於內,言發於外。真識大道根源,臨行之際,風清月朗,可謂之道。如玄理不通,無言遺世,直然坐化,則不殊眾人,有何奇特。



    或問:釋迦臥入涅槃、何也?曰:涅謂寂滅不生,槃謂長生不死。至於不生不死之地,是謂之道。其右脇臥化嚴以棺槨者,示同世法,不與衆殊,為後世子孫作則,俾不妄作奇怪也。有道之士化去,何物生臥耳。

    或問:諸經皆曰道不離身。又曰涕唾精液氣血津,四大一身盡屬陰,則不免老死,然則道在何處?答云:父母未生前本無此身,因有形後所以眼耳鼻舌心、精神魂魄意、老病死苦、喜怒哀樂,集而名一身,分而名四大,假借和合,名之曰人。故謂之陰也。惟有本來真性,一點元陽,名曰谷神,又曰玄牝。在吾身中是以為道,長生不死者此也。

    問曰:如此則形可以棄而不取,道可以外身而有也?答云:身為本根,心為宗主。非本根則生無所立,無宗主則道無所歸。必有身心、方成此道。不明變通動靜,不識主家存亡,固執有生之形,雖棄之惜之,俱無所益。夫此道者,不在身外,不在身內,離之又非,執之又昧,須悟到神形俱妙處,可以外身而身存也。

    或問:有不用乾坤坎離、龍虎龜蛇、鼎鑪火候、鉛汞丹砂,離此諸象可以成道否?答:此問者在道謂之浮黎元始,在佛謂之空王如來,在儒謂之先天太易。其道本自現成,不假修鍊,而有能頓悟此,則世間一切經書,方便譬喻,相貌音聲之物,龍虎龜蛇之機,皆無所用其心也。入此道者,名曰上乘,其或未然,射必剖鑿混沌,明辯鉛汞,窮理盡性,歸根復命,真識無根,然後體合元始、空王、太極境界可也。不循模範,直證之者,謂之頓悟。因循器象而後證者,謂之微學。雖然復有遲速,其至一也。

    問曰:上古之世,文字未立,三教未行,依何而學道也?答云:上世不知聖智愚賢,不識仁義道德,神奇工巧、書數算計並不知會,人心賢朴,易於為道。及至羲黃創道,堯舜立法,三教峙立,百家循流,馳騁於文墨之場,趨逐乎是非之辯,執文據理,巧偽相仍。所以學者愈多,而成者愈少。是以達麼大師傳西來,印以不立文字,教外單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與中國為則。正所以體上古無文之旨也。若能頓悟直了心原,則三藏之教可以無,六部經可以棄。老君謂絕學無憂,永嘉謂絕學無為,莊子謂絕聖棄智,夫子謂子欲無言,何嘗以文字為道也。

    或問:易乃儒書,學仙者準之,何也?答云:人肖天地為形,易與天地準,故學者準之耳。

    或問:外易更有道否?答曰:易道始於乾坤坎離,此有象之道也,命宗由是立焉。其一炁未結,四象未分,此無象之道也,性宗由是有焉。有易則有所取象,無易則無所名言,無名乃易外之道也。

    或問:金丹之道,依易而行,不亦煩乎?答云:吾道在乎太易之未離,二炁之未判,何煩之有。

    問曰:儒者明易不亦仙乎?答云:儒仙只隔一紙耳。但彼儒人學而干緣,博問多聞,雖精其□□□己用,反生不信,以此異於仙也。

    或問:弟子讀金丹《叅同契》,□□荊棘林中行,簡直處乞示一言。答云:丹經不過託象以明理,借物以明心,若曉得性命之原,火候之妙,則諸象之物皆可棄,有言之道皆可忘,何必為文字所轉也。

    或曰:先生道士,言必兼釋,何也?答云:頭顱雖別,而性理未嘗不同。教門雖殊,而道釋何曾異本。分彼此者,下劣之士矣。

    或問:後世不知,恐以先生為禪耶?答云:吁有是哉,吾自仙道而正性命,學佛道以廣智慧,仙道不死,釋道不生,不死不生,是為泥丸。世人不明厥理,執乎一偏,不證大乘,運心不普,秪為自己,不念眾生。所以《楞嚴經》云:世有十種仙,皆於人中不修正覺,報盡還入諸趣也。

    或問:齋醮之法可以證聖成真否?答云:三代以前即無此事,不過祭祀之法也。在老氏謂之醮,在佛氏謂之齋,其詞無非歌詠其善。亦有三種之利也,一能發世人恭敬心,二能啟世人布施心,三能利及出家人。若賴此以證聖成真者,夢幻泡影耳。

    或問:陰陽顛倒之義云何?答云:乾兩中爻為離,坤一中爻為坎。離屬陰,卻又為日。坎屬陽,卻又為月。乾退位而寄居於坎,坤退居而寄位於離。坎離合而乾坤復命矣。自下復歸於上,謂之返。自末返歸於本,謂之還。即還返之道,謂顛倒也。故曰:聖人逆流,常人順流,逆者成丹,順者成物也。

    或問:丹書以六十卦配一月,二月配一日,逐爻消長為火候,恐此法未是簡徑乎?答云:自太極一炁坼以為乾,兩乾為坤,由乾坤變六十四卦,演為三百八十四爻,積至萬有千數,此大道降本流末也。聖人不得已,借易象以配大丹,智士泝流直上源首,一刀斬斷亂絲,當從箇一字上作工夫,始得。若按圖執象,依其末而究之,轉見白浪滔天,洪波匝地,不向身求而於外覓,何惑如之。

    或問:沐浴之義云何?答曰:火胎在子,溫養在丑,長生在寅,沐浴在卯。水胎在午,溫養在未,長生在申,沐浴在酉。自子至寅是為三陽,乃泰卦也。火生之位,斯時二炁兩停,上下和合。過卯則為壯,陽剛漸長,陰道將離,謂之沐浴。故二月榆莢落,陽中存刑故爾。自午至申,是為三陰,乃否卦也。水生之位,二炁兩停。過酉則為觀,陰柔漸長,陽道將離,亦謂沐浴。八月薺受生,陰中存德故爾。陽中含陰,陰中含陽,故曰刑德相負,晝夜始分。修丹至此,息符不運,溫養元炁,沐浴子珠,使念慮不生於靈臺,砂汞長存於金鼎,猶赤子初生,必資沐浴。使此心凈躶躶,赤灑灑,如秋空圓月、定盤明珠也。

    或問:丹書有內丹可延年,外丹可飛昇之語,外丹得非世藥乎?答云:內丹者,自己之元炁也。外丹者,天地之元炁也。然此之丹本無內外,自己元炁即天地之元炁,天地元炁即自己之元炁也。內外不可須臾離了,可離非道也。古仙恐世人止知內藥,不明大道,強立內外之名,使世人知此而明彼也。後學往往以外丹為世藥,金石草木之屬,豈能合本命元神之妙哉。

    或問:世有以採陰強陽,恣食五辛酒肉補益以求長生,可謂道乎?答云:此邪師過修,詘惑世人,以至淨之陽,就至穢之陰,以至清之神,混至濁之炁。此牛羊犬馬,非人之類也。皆地獄種子,烏得謂道。至人益之以元精,還之以元神,蓋天地自然之道,非法力造作之術耳。

    或問:內外真丹如何契合?答云:人肖天地為形,吾身齊天地而不少,吾心包天地而不多。天地之炁即吾炁,天地之精即吾精,天地之神即吾神,行住坐臥,見聞知覺,此道未始離乎左右。但世人昧此,不能自省,所以與道遼遠。若能回光返照,了悟本原,則三才萬象皆在吾胸襟之中,又烏有內外之辯哉。

    或問:有知內鍊,不明大道,何如?答云:內鍊不明大道者,但可延年而已。止是精魂不散底死人,數盡復生世間,有福者為人,福薄者為異類,蓋為不明大道之咎耳。

    或問:知大道而不修,知內藥而不鍊者,何如?答云:知而不行,如人說食終不飽,說寶不濟貧,雖知亦何益也。

    或問:有雖勤而不得正道,雖學而不遇真訣,何如?答云:世之盲修瞎鍊,曲徑傍蹊不可勝數。此等雖有勤苦之心,不明大法,各執己見,為恃己功,不肯親附良朋,尋訪真友,一生自擔閣耳。

    或問:有一種人長年說叅訪,及至白首全無受用,誰之咎歟?答云:近之學者,擔箇死尸浩浩江湖上走,只說甚處可度暑,甚處可度寒,那裹好抄化,那裹好飲食。至於內外之藥,動靜之機,何曾理會得一星子許。非道咎人,人自咎也。

    或曰:陽動陰靜,性至靜也。釋氏之學,毋乃為陰乎?答云:性者,天地之先,至靜至虛之道也。三才萬物莫不因之以出生,乃真陽之祖,真命之原,真神之根,眾妙之本也。世人往往不明其妙,謂性靜為陰,命動為陽。蓋動必以靜為體,靜必以動為用,此天地間不可逃之理也。又卻不知天地中自有箇不動之妙,為三才萬物之主也。此靜也,不逐陰陽起伏,不隨寒暑往來,不與生死俱逝,不為古今變易,非在陰陽之內,非在動靜之外,離不去乎清,合不混乎濁,釋氏之學此也。今謂為陰,是不得真妙,而輕議其非也。學乎金丹,明不至此,二乘之士矣。

    或問:傳云許旌陽以如粒丹雜他藥貨之,贖者竟無遇者。許君吁嘆,謂仙才難得。然則神仙果有度人之藥,但世人不遇乎?答云:自有元丹不鍊,太上大道不明,欲望神仙度之以丹,猶夢得飲食,醒求醉飽,夢得珍寶,醒求富貴,無以異也。丹藥不曰無之,古人以之挾老,雖可助陽,不能成功。蓋金石草木之假,又烏能合吾身之真丹哉。許仙以之賢者,令其信緣而取,試有合仙之人則教之以道,豈粒藥便得仙也。

    或問:神仙須是夙緣,非一旦可得,吾輩分不至此,恐難學耳?答云:人人分上本自圓成,箇箇胸中初無少欠,但辦肯心,必不相誤。若人直下離卻殺盜婬慾,拋卻貪嗔癡愛,厭疏世網,深發道心,求所明師,叅尋知識,忽然勘破真機,知性命之所在,則立地可仙可佛也。豈須三生四世,逐影隨形者哉。謂分不至者,心不至也,自退自屈而已。若言夙生無緣,今世又無緣,後世亦無緣,則世世與道遠矣。

    或問:除卻花苗枝葉,金丹至真至正,至要至直處,乞賜一言?答云:金丹本無多事,多事人自為之。至真者,在自己神炁也。至正者,在太無鉛汞也。至要者,在二弦交合也。至直者,在火候均調也。餘皆譬喻言說,雖多亦何庸哉。

    或問:七返九還之義云何?答云:七者,火之成數。九者,金之成數。以七合九,是為一斤。返者,返本。還者,還源。合為二八,配為兩弦。七九陽數也。金火至此,陰腎俱消,精神融會,如寶月初圓,銀河浪靜,孤舟到岸,旅客歸家,得本忘末,謂之返還也。

    或問:攢簇五行,調和四象,三花聚頂,五炁朝元,皆在吾之一身。紫陽又曰:非心胸,非口鼻,非脾胃,非丹田,非穀道,非膀胱,非泥丸。此理謂何?答云:《悟真篇》不曰:鍊精者鍊元精,非淫佚所感之精;鍊炁者鍊元炁,非口鼻呼吸之氣;鍊神者鍊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故此神炁與天地同其根,萬物同其體,得之則生,失之則死。聖人之意,如日月之炳也。然不有此身,誰知為道。不知其道,徒有此身。須是人符於道,道合於人,故曰神形俱妙,與道合真。紫陽恐世人不明是玄牝一竅,止以嚥精服氣,搬運揣摩,執著色身,保固屋宅,以為大道。所以方便言之,破後人之執。此也,身也,此道也,豈可須臾離乎哉。

    或問: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時,時中取刻,片餉之間,丹道凝結。審如此,則周天火候皆虛作也。答云:聖人之機,疾如掣電,一呼吸間,神功可驗。然須如是片餉中間可以凝結,又不可片餉中間便得金丹,須用時時究竟,日日行持,綿綿若存,用之不勤,以至歸根復命,曰靜曰常處可也。又不可止求片餉工夫,賺過一生,又不可泥文執象,徒自昧矣。

    或問:河洛之書皆一數法也。然大道無形,炁數有象,金丹亦範於數乎?答云:太極未形,則象數冥於大道,太極既肇,則象數依一而生。一者,三才萬物之本,五行八卦之先也。蓋大道無形,寄形於象,寄位於數,始自太極,降而為數,終於象數,反而為道。聖人以象數論金丹者,出乎不得已也。聖人必超出於象物之表,氣數之外,豈區區模範於象數之內哉。

    或曰:金丹之道必以數言,何也?答云:在太極之先者,不論以數。在太極之下者,必以數言之。上士則忘象數得其一,中士必因象數守其一,下士必學象數求其一。苟不以數,無以開後學之來,所以立象為權教也。

    或問:坎與離對,相尅相合;震與兌對,相尅不合,何也?答云:乾兩中爻為離,坤一中爻為坎,坎與離合,乾坤之體復全也。《易》曰:水火相射,故得為既濟。惟乾坤坎離四卦為中正之合,震巽艮兌皆為偏合。金丹以乾坤為鼎器,坎離為藥物,蓋取中正之合以為道也。遇震兌射為間隔,在卦為歸妹,艮巽在卦為之蠱,皆不正之象也。

    或問:何謂金液還丹?答云:坎一與六對為七,七者,火之成數,是為坎中之真火也。離二與七對為九,九者,金之成數,乃離中真金也。金受火鍊,化而為液,降至于腎,名之曰鉛。火受水制,化而為精,升之于心,名之曰汞。還丹之妙,在乎金火。交合之妙,在乎坎離。以心中金液下還於腎,謂之金液還丹也。

    或問:有不知大藥火候,惟積功作福,可長生上仙否?答云:三界神仙,十方諸佛,未有不積功累行,作福修因,而能證果者。五輪之中,惟人能學道。若欲長生上仙,必甩明識大道火候因緣,苟不知其妙,雖作福積功,當來止享人天福報,福盡還受輪迴,非不生不滅之道也。

    或問:佛氏教戒可謂嚴明備細,丹書止說修鍊,其於齋戒尚略,何哉?答云:智慧生戒根,不齋戒何以為道。天尊有九戒、四十九戒,西山有修真十戒,又有二十四戒,非不嚴明備細,豈特佛氏有也。學道之士,不齋則殺心不斷,不戒則慾意不斷。一戒不修,則百非亂意。一慾不遣,則眾邪煩心。六慾不除,三毒不滅,心蛇不死,意馬長馳,可謂道乎。言止在識道,不在齋戒者,鬼魔之流也。何足齒哉。

    或問:老君曰執著之者,不明道德,丹法無乃近於執著乎?答云:執死蛇頭不知變動,著五慾膠不能解脫,貪嗔癡不知回頭,殺盜淫不知醒悟,凡所有作貪福希功,此為執著,故不名道德也。金丹之道,默運水火,真合玄元,為而無用而〔無〕不用。始之於無,終之歸有;終亦不有,始亦不無。如秋月之流空,若閑雲之出岫,赤灑灑,活潑潑,此金丹之妙也。何執著之有哉。

    或問:下手工夫,願得聞乎?答云:運一心而無雜,專一炁以致柔,如斗柄之周天,若兩輪之轉轂,古仙曰:炁是添年藥,心為使炁神,若知行炁穴,便是得仙人。能調心炁,真合汞鉛,又知炁穴出處,則知下手工夫也。此道千金不傳非容易。

    或問:採藥結丹,烹鍊、固濟、溫養、防危、守城、野戰等事,能無隱乎?答云:《悟真篇》、《金丹四百字》、《還源》、《復命》、《辯惑》等論,《陰符髓》、《入藥鏡》,諸仙祖師吐前金玉,昭昭如日,各無覆藏,開發世人,不為不多矣。如覷得破,悟得徹,吾子所問諸經莫不備說,又奚待逐一開坐也。

    或問:金木間隔,其義云何?答云:金配於肺,為鼻,為魄,為香臭。木配於肝,為眼,為魂,為色象。眼役於色則魂飛,鼻役於香則魄散。木東金西,二者不能自相媒合,故曰間隔。夫欲合之,必藉戊己。金得土生,故能尅木,木受金制,則歸於土,非相制伏,故不能成丹。如眼、耳、鼻、舌、意,為自奔馳,皆名間隔,非特金木也。

    或問金丹大意。答云:即是中理五炁,混合百神,然後忘形養炁,忘炁養神,忘神養虛,大意畢矣。

    或問溫養大意。答云:即是調理中和,盡矣。

    或問火候大意。答云:以心馭炁,以精合神,前後二弦,周行無怠,火候備矣。

    或問歸真大意。答云:神形俱妙,與道合真也。

    或問保任大意。答云:保之如保王位,任之如任大臣,首末不傾,中邊不墮,雖蹈湯火、臨刀鋸,此事不失,如此謂之保任也。

    或問行持大意。答云:和而不流,如春回寒谷,運而不息,如月朗晴空。十二時中忘物,若與世遣耳。

    或問超脫大意。答云:必竟去家存主,去偽存真。古仙云:功成須是出神京,內院繁華莫戀身是也。

    或問真元。答云:真常、真靜、真空、元精、元神、元炁,斯之六者,總在一心。凡人得之,立躋聖域。

    或問:鼎器藥物火候事,如何匹配?答云:古人以天地為鼎器,坎離為藥物,以震兌巽艮四卦環為火候,借外象以配內象,毫髮不出吾一身也。

    或曰:近世學者紛然,各人秉執一說,千箇無一合同,何也?答云:無聖不說藥聖,無師不言法靈,箇箇不得正受,所以多學無一成也。

    或問:工夫到處,其境何如?答云:始若嬰兒之就母,次如美酒之將醺。又如熱之沐於清風,寒之負於和日。口忘於言,眼忘於視,鼻忘於嗅,耳忘於聲,意忘於念,身忘於生,惟覺一炁沖和,自然流運。此之覺知亦忘所覺悟,不知其所以。此工夫到處,境界若是。

    曰:如此境界,謂之神形俱妙乎?答云:我於是時,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或問:金丹之妙外有出於此乎?答云:有出此者,流入傍門,不足為道。

    或問:眼、耳、鼻、舌、身、意,非是土木,豈能十二時中令他常不動也?答云:卻不曾叫賢,每十二時中,頑如土木。只是眼見色,不逐色去;耳聞聲,不逐聲去;鼻嗅香,不逐香去;舌知味,不逐味去;身欲快樂閑逸,不逐他去;意欲思念妄想,不逐他去。六欲不能奪我心,萬境不能惑我志。心不附物,物豈礙吾。苟能如此,十二時中住在五欲林中,亦無害也。只要作得主,豈待長年盡日兀然不動哉。

    或曰:古有留形在世者,但數載同居,自後便不知其所之,何也?答云:形適足為世累。譬如龍鳳之為物,若屬世養,則必禁錮其形,牢籠其性,卒有屠尸碎骨之患。老君曰:以吾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必竟脫胎換骨,豈可舊住不移也。

    或問:毗陵和尚有曰:不能千百歲,作甚世間人。然則此說特虛也?答云:不因紫陌花如錦,爭得黃鶯下柳梢。不曰年千百歲,時人豈肯趨入此門,此古人善巧方便語也。若真得金丹之妙,則吾之命可過越拂石,齊等虛空。千百歲特一浮漚生於大海也,何足為之久哉。

    或問:坎離必以戊己為主,願聞其義。答云:乾兩中爻為離,坤一中爻為坎,四象既立,戊己便居中宮。故坎納於戊,離納於己,蓋坎離交互,不出戊己之位也。然坎水離火本自相戰,因有戊己居中生制媒合,所以水火不相射,因得交感焉。紫陽曰:坎離若還無戊己,雖含四象不成丹。是以坎離必以戊己為主也。

    或問:金木間隔,庚甲亦間隔乎?答云:金西木東,名曰間隔,因得坎離中運,木隱形於離,金隱形於坎,所以合為一家也。庚者,月出之地,三日月出庚也。甲者,月圓之地,三五圓於甲也。故庚產於坤,納甲於震,蓋震繼坤體為長男,乃大藥所產之處,火候所起之首也。故曰:藥產西南是本鄉。庚甲乃月產月圓之地,非間隔之云。

    或問:有般人不明自己,但極苦行,自焚自墜,自餓自殘,速於滅身,求成道果。此等何也?答云:身為道樹,樹立則果生,樹若早凋,果亦隨滅。愚人不明本意,只管與身做冤家,自心不了,焚身斷臂,墜巖投水,休糧自餓,自取苦痛,與道轉見遼遠。佛經云:一切諸外道,種種勤苦行,投崖赴水火,五熱炙其身。無量增邪見,正為此等說也。

    問:古人亦有焚身斷臂,割肉捐軀者,何也?答云:朝聞道,夕死可矣。彼古人皆聞道明了,所以視死如脫垢衣、去敝屣也。

    或問:外國僧道皆殺牛馬以祭,食血肉為齋。豈彼方開之,此方禁之邪?答云:眾生之肉,即吾身之肉一也。出家人能異俗者,以能齋戒,故可式範人天,護持群蠢,所以超出人天之表。彼飲血茹毛,別是一種外道,斷大慈種,長業道果,豈足言哉。

    或問:今有一等,謂魚肉暖可以補益,菜蔬冷久食之寡。學長生者直葷食耶?答云:喜魚肉者,必曰菜蔬冷。喜菜蔬者,必曰魚肉腥。然食魚肉之人是眾生食,眾生互相吞食,無有了期。學道人以殺為第一戒,可不慎歟。

    或問:人身知覺從何而生?答云:此形未生,本無知覺。因形合氣,因氣生神,因神生識,既具則喜怒哀樂之情,飢寒疾痛之苦,莫不徧知徧覺也。血氣之屬,皆是如此。

    或問:神可長生,形可不死乎?答云:形者,生神之本。養形既至不死,養神豈能有窮。神形俱妙,此上仙之道也。然留形在世者,雖有五百千齡之驗,終亦不免奪胎換鼎。形似有期,神將無極也。豈可同日語哉。

    或問:神一也,有曰陽神陰神,願聞其義?答云:陽神者,非思慮妄念之神。此神清淨圓明,周徧法界,靡所不通,故雖出之,不離根本智。如《華嚴經》謂:不離菩提樹下昇須彌頂,此不動智而周徧也。陰神〔者〕,存思想化之神。此神隨用殊致,觸處滯礙,故出之必離根本智,多與鬼神為鄰。陽神,天之道也;陰神,鬼之道也。陽為靈覺虛玄,陰為夢想顛倒。學士可不辯之。

    或問:何謂根本智?答云:根本智者,空劫以前先有此智,三才萬物莫不抱於此也。此智非離非合,非色非聲,非有非無,非出非入,一切眾生靡不均具。吾身生不加多,吾身歿不加少。不離本座,應現十方,不動身心,包融一切。混萬物而不濁,處萬機而不煩。其惟根本智乎。

    或問:丹書百千,惟言長生,罕及死事,生生屢該,生死何哉?答云:長生不死,乃太上真常之道,非古人之所虛該。然世間昧理,不明超脫之旨,往往求奇華怪,寶固屋宅。學者萬倍,成無一人。余言生死,正欲世人明生死,以止生死,非強言耳。

    或問:師百年後還如生時否?答云:身為苦本,吾棄此身如棄瘡疣,所謂度一切苦厄。然吾本來未始生滅,雖無形,何有冀也。

    曰:既不異生死,還預世間事否?答云:雖不預世間事,而願度世間心,未嘗不在也。

    或問:形不可固,死不可免,則金丹火候奚用哉?答云:天地間有形色者俱不兔死。金丹吾性神也。火候吾陰陽也。修乎金丹,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奚貴夢幻之形也哉。



    玄宗直指萬法同歸卷之三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