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上陽子金丹大要


    卷二虛無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陽子金丹大要。元陳致虛撰。十六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上陽子金丹大要.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54
    上陽子金丹大要卷之二

    紫霄絳宮上陽子觀吾陳致虛撰

    虛無

    道德經序

    上陽子曰:道始無名,德亦非稱。自伏羲畫卦,蒼頡創爻,玄龜龍馬,河圖洛書,文王重易,箕子洪範,皆存而不名。老子垂世,始強名之曰道。夫道之為說,先天地而位天地,始萬物而育萬物,草木根實,非道不生,胎卵濕化,非道不產。道果何物也?其可見乎,而功用若是;其可摸捉乎,而造化若是;其可思議乎,而變通若是。自老子一指出、一強名之後,千古之上,此道得老子以明;萬世之下,此道以老子為法。天以清,地以寧,三光以明,萬物以榮,聖人仙佛,以修以成。噫,道果何物,而若是其大也。孔子而佛,皆明此道,非別有一道也,後來乃分三教。儒者不明曾子、子思之相受何事,卻猜之為日用當行。釋者不能明心見性,只得念誦頑坐。道則不究金丹竅妙,以為焚修法術。皆非道也。蓋未有所授受耳。道之為物,通氣而生氣,復資氣而育天地萬物?未有非氣而自生育者。然吾所謂氣,卻非天地呼吸口鼻往來,要知是氣之名,須究外內之道。氣之在外者,曰黑鉛,即金丹之道也。釋云佛法,儒謂仁義,道曰金丹。三教大聖必用是氣,而後方能成佛作仙,即此是道,非別有一路耶。氣之在內者,曰黑汞,即修定之道也。道名踵音,儒謂中和,釋云世音,即自然之道。三教大聖必用此道,故名雖殊而道則同也。是以天下無二道,聖人無兩心。

    昔者老子西游,關令君喜知為聖人,迎之曰:子將隱矣,強為我著書。老子乃著五千餘言而去。其著書處,今京兆整屋縣終南山宗聖宮是也。此書留世,始以老子名,分上下二篇。真人鄭思遠標注八十一章之目。唐賜號曰《道德經》。古今解註,何啻數百人。唯河上公所釋,以授漢文帝者,語淡義深,今難得其真。本經中大意,第一章顯而出之,了具眼者,於此早分利鈍。夫道也者,本無名無為,且名亦既有,復不可常名,則無為而無不為矣。故三十八章曰:上德無為而無以為,下德為之而有以為;上仁為之而無以為,上義為之而有以為。熟於道德者,體無為而無不為也。無為者,無以為也;無不為者,有以為也。為是道者,慧饒顏閔,必待師傳。

    建言有之: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上陽子曰:豈古然哉,於今為然。蓋不可識財不可見,不可見則不可思議摸捉。我師緣督真人,授鍾呂王馬之的旨,南嶽一面,悉拜其授。致虛年甫四十,雖居林下,癖嗜詩書。嘗謂寂滅虛無,其說杳冥濟談。蒙師一指,芒刺脫然,眼下便見,方知腳跟元踏實地,猶如空中浮雲忽散,寶月圓明。並得所解《道德經》。焚香啟視,至此兩者同出而異名,早是性命雙題,愈覺渾身是汗。坐對老子坐,行共老子行,佛祖在腳跟底立,似三界中我的最尊,超然有何生死。則三清劍、五嶽冠、有與無、物與竅、朱裹汞、水中銀、日兔月烏、雌雄黑白,以至金剛、浮幢、燈籠、佛殿、正法眼藏、涅槃妙心、百尺竿、西江水、竹麻雀葦、棒喝照用,�河沙量佛法,莫不皆是見了悟了。日夕照覷大機大用,有時得到休歇之處,尤為快活。何以故?只為此者雙關二意,直要世人明了為期。且道同出卻不同入,同出又不同沒,只一已是強名,況復云此兩者,於下重云眾妙之門。聖人無空言,一字是一箇鐵漢點檢將來。卻似大路傍草裹有兩顆驪珠,尋常人都驀直過了。明眼人一見圓陀陀、光爍爍,收拾隨身去,豈不欣然。何哉?蓋今世人只是看經,卻不觀經。聖賢仙佛留下經書,要引世人皆為聖賢仙佛。一切常人不明其意,朝念暮謂,以為禱祈,更不於中究竟生死一件實事,抑何愚哉?猶誨人醫,指以訣云:左心、小腸、肝、膽、腎,明了的便以此而脉人之脉,不必勞誦千遍萬遍。若病而不診,只誦此語,雖感得叔和立現,復奈之何。經書亦然,若看而不觀,亦猶病之語而不診者,但了其字,觀者要了其義。了字則訛了舌頭,了義則坐斷舌頭。訛了非了,坐斷是了。不了的是人,了底是聖賢仙佛。喻如《金剛經》云:佛說非身,是名大身。六祖釋云:色身雖大,內心量小,不名大身;法身雖小,內心量大,等虛空界,方名大身。色身雖如須彌,終不為大。此欲世人早明色身、法身二事,若只口誦,不觀其義,輪迴生死,何有了期。三教聖師立言垂訓,皆欲接引方來,非各門異戶以相冰炭者。師授是經,俾之續其言外意。

    上陽子曰:大哉!五千餘言。多以天下國家、用兵治民之說,以翼其道。然以之平天下、治國家、用兵使民,無施不可。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故瑩蟾子有治道、丹道、兵機、禪機之說也。將以無為之道,奏之於吾皇,以倣陶唐無為之治也。其將以有為之道,告之于宰輔,行治平日新之德也。其將以無不為、有以為之道,訓諸學道之士,以修金丹也。得此道以無為而治天下者,漢文帝之謂矣。得此道以佐漢而定天下者,張子房之謂矣。得此道而其鬼不神者,張輔漢之謂矣。得此道而善攝生者,許旌陽之謂矣。妙哉是經,其言父則云教父,母則云物母。此其為《道德經》也。其旨意先有為而後無為,非蠢然無為也。本道德而後仁義,非毀於仁義也。先仁義而後禮,非棄於禮者也。如恍惚中有象有物,杳冥中有精有信,不貴難得之貨,此皆直指大道,顯露玄機者也。經內隱八十餘異名,如眾甫、神器、玄牝、橐籥之類,蓋深注意於道,使後之人從是而悟,因悟而入,因入而有焉,即有為者,金丹也。噫,後之人峨其冠者,不明玄牝竅妙之門,曳其裾者,不修無為有為之道。使彼之有目者視之為異端之教,彼之有口者呼之為異端之徒。而世之明敏器識之士,甘與彼之下愚,或儕或躐,奔競是非,至于老死而不知有神仙之道,惜哉。且三教聖賢之所建立者,始焉莫不各有其道,而繼之者特未善也。老子者,聖人也,太上也,巍巍尊居三清之境,以生育天地,運行日月,宰制劫運終始,萬物為心。其視天下民物,一不安者,若已有之。中下之人恣其狂愚,不知源流,妄誕詆排,謂彼之非聖人者罔譴,益彰惑之甚也。謂此之歸太上者罔福,是未得其道也。原其著此書者,其欲引道修行之士以成真人,使天下有以匡世救劫者也。如降魔斬蛟,平潮弭灾之事焉。然悟者自悟也,迷者自迷也。悟也者,因緣時節之來也。迷也者,宿昔所未種也。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兄弟也,朋友也,此大道之綱常也,萬世之不可易也。降魔也,斬蛟也,此道成之事也,適時而就其功也。老子之道,即金丹大道也。夫金丹之道,先明三綱五常,次則因定生慧。綱常既明,則道自綱常而出,非出綱常之外,而別求道也,是謂有為。故云和其光,同其塵也。乃至定慧圓明,是謂無為。故云知其雄,守其雌也。道至無為,則神仙之事備矣。知此經者,則明其道。故曰太上下知有之。不知者則辯其語。故曰夫唯無知,是以不我知。今遵師訓,因並釋之,每章就下轉語。夫如此者,特為此老垂一隻方便手,為天下人具一隻智慧眼。垂手者接濟迷途,具眼者早自明了,使人人回首,物物知歸,長生昇仙,必有真實根器的。

    至順辛未中秋後三日,紫霄上陽子觀吾陳致虛謹序。

    道可道章解

    道可道,非常道。

    上陽子曰:夫道也者,位天地育萬物曰道,揭日月生五行曰道,多於�河沙數曰道,�河者,西之界,此河四十里,沙細如麺,比數多者之也。孤則獨一無侣曰道,直入鴻濛而還歸溟涬曰道,善奪造化而頓超聖凡曰道,目下機境未兆,而突爾靈通曰道,眼前生殺分明,而無能逃避曰道。處卑污而大尊貴曰道,居幽暗而極高明日道。是道也,有大識見之眼而無睛,有大智慧之耳而無聞,有吸西江之口而無齒,有諸妙香之鼻而不嗅,有殺活舌頭而味不味,有金剛法身而在自在,有生死劍而武士不敢施用,有一字義而文人不能形容。雖黑漫漫,不許一眨,闇而日彰;任峭巍巍,辟立萬仞,放身無怖。細入剎塵曰道,大包天地曰道,將無入有是道,作佛成仙是道。佛經五千四十八卷,也說不到了處;《中庸》三十三章,也說不到窮處;《道德》五千餘言,也說不到極處。道也,果何謂也?一言以定之曰:氣也。故鄭真人曰:道乃氣之用。當知體其道者,是氣也。可道者,道有號,道有名,道有諱。比如道之號曰萬物宗,是道號也;名曰涅槃妙心,是表德也。道之號與表,皆可呼可言,故曰可道。至如道之諱,卻是生萬物之道,雖有其名,而不可以常道,故曰非常道。何謂非常道?蓋可自見而不可以人見、眾生見;可自道而不可以人道、眾生道,是云可道非常道也。何謂非常道?以其至廣大而盡精微,故不可以常道也。以其浄倮倮、赤洒洒、巍巍尊高,故不可以常道也。以其杳冥恍惚,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故不可常道也。是謂非常道者也。

    名可名,非常名。

    上陽子曰:夫名也者,事物用以稱題曰名,人神借以呼喚曰名。可名非常名者,喻如乾陽物也,曰乾則可,曰陽物則不可。又如坤,陰物也,曰坤則可,曰陰物則不可。故曰可名非常名也。又如今有人名曰谷神,小名曰芻狗,而字曰眾甫,諱與小名,上之呼下,可也,故曰可名。眾人則不可呼,若眾人呼人之小名,則其人勃然而怒矣。何以故?眾人不可呼人之小名?若於僻陋之所,人不聞見之地而言之則可,若於稠人中呼之則必自取辱焉。故曰非常名也。何謂非常名?蓋人人有一箇諱名,或可以自題,而不可托人言,是云非常名。我師曰:道以用言,在人未嘗不可行,但非泛常所行之道。名以體言,在人未嘗不可稱,但非泛常所稱之名耳。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無者,待之而後動也。有者,已動而將形也。天地始者,雌雄蟠糺而物所自暉。萬物母者,陰陽感兆而氣所自育。以無而偶有者,猶以天而配地。以母而匹始者,猶以氣而合神。是知有與無二者峙,而天地位焉。始與母二者出,而萬物育焉。我師云:人之靈明知覺者,即無也,神也。絪縕活動者,即有也,氣也。此論玄遠,安其大方眼,然後可以見不見之處,照不照之所也。

    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竅。

    一定之中而求變化曰常。未見之前而將興發曰欲。沖虛至聖曰妙,包元含靈曰竅。常無欲以觀其妙者,於一定之中而求變化,待之而後動,而於未見之前而將興發,此即觀其沖虛至聖之妙也。常有欲以觀其竅者,於一定之中而求變化,已動而將形,形於未見之前而將興發,此即觀其包元含靈之竅也。我師曰;觀其妙者,見其智慧之精微;觀其竅者,見其功用之遠大也。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

    兩者,道與名也,無與有也,始與母也,妙與竅也。皆云兩者,而當以無與有為先。同出而異名者,有無同出於一,而名乃分矣。玄者,不可見、不可聞、不可說。同謂之玄者,無與有兩者,皆不可得而見聞名說也。玄之又玄者,以其無與有兩者,愈不可見,愈不可聞,愈不可名謂。即佛云不可說不可說。轉不可說者,即此道也。眾妙之門者,言其玄乃萬物沖虛,至聖出入之所也。而我師謂:有言外意。

    上陽子曰:有物先天地,眼下甚分明。道之體者,自然也。道之用者,虛无也。虛无者,先天地也。《契》#1曰:委志歸虛元。《悟真篇》曰:道自虛无生一氣。我師云:先天一氣自虛无中來,此乃為之而有以為也。自然者,復天地也。人禀父母陰陽二氣而生而長,渾混未判,抱一無離,此乃無為而無以為也。道本無名,強名之曰道,是有名矣。既有名矣,又不可常名,既不可常名,則不可得而聞見也。是道也,是物耶?是有形也,是無形耶?乃不可常道常名,而不可聞見者也。是以從古聖人以至于今,成仙作佛者何限,雖遺千經萬論于世,而終不顯題者,唯是道之尊,德之貴也。夫人本來清靜,若腳跟下見得明了,無他障礙,何必更向經句上尋覓。蓋為世人翻著見解,訥處不能訥,知處不能知,是故聖人慈悲方便,假名託字,百般遷就而為之諱,亦只先天地一物耳。三教大聖,殊途同歸,初無差別。如孟子集義所生之道,即孔子一貫之道也。釋迦拈花以傳涅槃妙心之旨,即達麼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也。老子有無、玄牝、物母之道,即玄關一竅,大道金丹也。深山妙窟裹,代不乏人。所謂透到是處,一明一切明,一了一切了。利根上士,獲覩此經,字上求義,義裹通禪,句中得意,意外悟道,忽若智慧眼開,感得天人相與,寧不慶快。



    上陽子金丹大要卷之二竟

    #1契:當作『參同契』。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