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還真集


    還真集卷中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還真集。元王玠(字道淵)撰。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還真集.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75
    還真集卷中

    混然子撰



    還丹祕要論

    夫還丹者,乃返本還元之道也。人禀父精、母血而生,初為赤子之時,元精、元炁、元神,無不純全。及其年漸長成,蓋因眼、耳、鼻、舌四門所誘,一靈真性被色聲香味所觸,習染呆深。是以日復日、歲復歲,元精化為交感精,元炁化為呼吸氣,元神化為思慮神,此三元分泄,難復天真。故祖師垂言立教,載諸丹經,示人以修補之法。精損則以精補,氣損則以氣補,神損則以神補,是用返本還元之道以復之。且復者何也?以全精為深根,以全氣為固蔕,以全神為妙合。世人能全此三者,實為身中真藥物也。然雖如是,若不知其運用符火烹煉之法,猶屬於陰,終不得其形神俱妙之道。豈知人道乃與天地符合,一息工夫奪天地一年造化。以乾坤為鼎器,以日月為水火,以烏兔為藥物,以陰陽為化機,以龍虎為妙用,以子午為冬夏二至,以卯酉為春秋二分。此皆法象譬喻,其實無出身、心、意三字。身係乎精,心係乎氣,意係乎神。返者,返此三者而逆行也。還者,還此三者而復真也。三全合真,乃曰還丹。

    恐學人執著一偏之見,不悟斯理,余不畏天譴,只得漏露天機。凡入室作丹,須要心空性寂,神炁混合于中田。遇一陽初動之時,乃身中冬至時也。於此時則當閉關,飛戊土塞于海淵之底,潛龍不可便用。直俟見龍在田,撥轉頂門關捩,徐徐從太玄宮提起,一舉三時,飛龍直透三關,再舉三時,度上南宮交媾。此乃取坎中之陽,去補離中之陰。自子至巳,六陽會乾。繼此已往,陽無終極之理,一陰生于五陽之下,坤陰用事,以己土從離退陰符,下金闕鵲橋,入重樓絳宮,送歸土釜。自午至亥六陰符。陽復坤之位,巽戶雙,開,真火煅鍊,結成空炁金胎,謂之還丹矣。如是採藥依時,運符合則,勤鍊勤烹,無質生質,十月功圓,脫胎換鼎,移神上居泥丸,天門迸破,調護出神。於斯時,正要腳踏實地,不可毫髮差失。直待神通圓滿,變化自在,貫石透金,隨機應現,逍遙雲際,快樂無窮,得為出劫真仙,皆由人决烈修鍊而至此也。

    丹家妙用,以有為為首,無為為終,性依命立,命從性修,性命混成,太虛同體,有何生死之可繫耶。此乃聖聖相傳不易之大法。捨此別求他妙,即為外道。有等或絕念守空,或休糧絕粒,或貫想默朝,或吞霞嚥氣,或摩擦導引,或想火燒臍,或擇美婦為爐鼎,金鎗不倒為戰勝,或取女癸為丹頭,以雌雄劍為妙用,或按子午時入室打坐,或以卯酉月不行火候,如此小道,何啻千門。此皆傍門小徑,何足與言道也。祖師云:道法三千六百門,人人各執一為根。中間些子玄微處,不在三千六百門。斯言盡矣。學人慎勿執著而自迷也。豈不聞古人云:起頭不遇作家,到老番成古董。修真之要,在乎窮理盡性,格物致知,而後歸根復命,方可以證其大道也。若不求真師指點,縱有顏閔之才,亦不得也,學者味之。

    性命混融論

    性者,人身一點元靈之神也。命者,人身一點元陽真氣也。命非性不生,性非命不立。父母未生已前,靈含空氣而已,朗朗澈澈,無欠無餘。父母已生之後,一元真炁居身兩腎中間,空玄一竅之內,命於此立,性亦寄體于此。立性立命,故曰天心,是曰天命之謂性。性乃為人一身之主宰,命乃為人一身之根本。日用之間,應萬事者係乎性,為百事者屬乎身。性所以能發機變,命所以能化陰陽。性應物時,命乃為體,性乃為用;命運化時,性乃為體,命乃為用。體用一源,顯微無間,方可謂之道,缺一不可行也。

    夫修還丹之道,不過以神氣混合,而復本來性命之全體。性體為乾,命體為坤,乾元屬金,坤元屬土。乾金居坤土而藏,子母相守,以性為子,以命為母。丹經所謂讓他為主我為賓,此所以借身為主之用。《易》曰:大哉乾元,萬物資始。性也;至哉坤元,萬物資生。命也。《道德經》乃曰:常無欲以觀其妙。性體乎乾;常有欲以觀其徼。命用乎坤。乾坤為易之門戶,實為性命體用之根宗也。性命即神氣也,神氣即鉛汞也,鉛汞即坎離也,坎離即日月也,日月即水火也。水火既濟,妙合而凝,此乃性命混融之道也。當性命混融之時,心空朗澈,無形無名,無體無用。當性命發越之際,陽動陰分,有形有名,有體有用。於此當行靈寶度人之經,則體用遂分內外。內則性居中宮而斡運,曰體;外則情運斗柄以循還,曰用。存之以誠,用之以真,自然丹結於鼎,養成聖胎。如嬰兒之在母腹,十月氣足,脫胎神化,身外有身,真人出現,至此性命雙修之大事畢矣。

    凡諸學道至人,叅禪高士,不可執著,必以性命雙修方成大事。呂祖師曰:只修金丹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明真性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斯言盡矣。苟有只修性而不修命,身死之後,性為陰靈,不能現神通。只修命而不修性,身雖長生,終住於相,不能超劫運。皆屬孤陰寡陽,墮於偏枯之學。且性命雙修果何也?豈不聞了性則通聖,此心通於他心,智慧廣大,無有來而不知也。了命則長生,此身歷,劫不壞,能變諸相,無所往而不化也。性命雙全,方為了道,形神俱妙,方證金仙。有何疑哉,有何疑哉。

    懲忿窒慾論

    夫懲忿室慾者,聖賢修身慎行之要也。懲忿者,戒心也。窒慾者,止念也。戒其心則忿不生,止其念則慾不起。忿不生而心自清,慾不起而情自靜。心清性靜,則道自然而凝矣。是以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豈知忿若不懲,則心火上炎,性天雲蔽。慾若不窒,則陽精下奔,苦海波翻。故自流浪于生死之場,沈熾于愛慾之地,則嚮來所禀天地真一之氣,潛奔而寓于坤矣。繼此以往,坤乘乾之一陽而為坎,乾因坤破虧一陽而為離。離積陰而生忿,坎積陽而生慾。審玆忿從氣起,慾從精生。氣動,忿則生貪嗔;精動,慾則著痴愛。前則與物相刃相靡,內則自身精神耗散,墮於冥途,永失真道,良可悲哉。

    余於是述先聖之言,以為後來學人之證鑒。太上曰: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易卦乃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瞿曇曰: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又曰:凡所有相,即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孔子曰: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又曰:正其心,誠其意,無終食之間違仁。顏子不遷怒,不二過,克己復禮,三月不違仁。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故君子必慎乎其獨。子思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孟子故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塞乎天地之間,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此皆以懲忿窒慾,保合太和之道也。在丹家則為取坎填離,水火既濟之理;在禪家則為回光返照,轉物情空之理;在儒家則謂克己復禮,正心誠意之理。以此論之,三教道同而名異,其實不離乎一心之妙也。是以天地無二道,聖人無兩心。學人莫以懲忿窒慾四字容易看過,此乃是修真一箇樞紐,其要宜乎損者也。損於外而益於內,內安而氣和,氣和而神和,神和而道沖矣。至此超陰陽,出生死,脫脫灑灑,了無罣得,登蓬島,遊洞天,變化自在,豈不玄哉。







    夢說

    夢之為言,因氣化而有也。陽御於陰,乃魂制魄,神或有夢,朗然清見也。陰御於陽,乃魄制魂,神被物欲所蔽,故夢遊昏亂,闇然不明也。昔者神農氏憂民疾苦,夢遊天庭,天皇賜與嘗草之書。軒轅氏慕道,夢遊華胥大庭之國。莊周論道,故夢化為蝴蝶。孔子贊《周易》,故夢見於周公。此聖人之心與道冥合,因感而有夢,陽神爍於群陰,明明朗朗,雖夢非夢,乃出神之妙也。是故凡夫之夢,與此懸隔。凡夫之心,貪著其事,流吹慾海,沉滯愛河。豈知一點元神,晝則居于首,眼貪觀於色,神即染之於色,此眼中之夢也。耳貪聽於聲,神即染之於聲,此耳中之夢也。鼻貪嗅於香,神即著之於香,此鼻中之夢也。口貪食於味,神即染之於味,此口中之夢也。夜則神歸棲於心,纔睡着時,陰魄裹魂,夢寐昏濁,無所不見,顛顛倒倒,隨念幻化,此所以開眼有夢,而瞑目即有夢也。蓋因心田不清,神不守室,日積月增,精神耗散,故墮於六趣而入於夢幻之境。古人所謂生死之根,只是箇念頭,造化即夢幻,是生死根也。是以大修行人無夢,白日脫灑灑,夜間亦脫灑灑,神守於氣,氣抱於神,混融一片,超出陰陽之外,何夢之有。學道人若能知夢裡是夢,做得主宰,便是出生死之外,不被陰陽之所蔽也。學者味之。



    性說

    性也者,先天一點至靈,人身中元神是也。此靈在父母未生以前,不曾添些;居父母已生之後,亦不曾减些。本自圓成,亦無餘欠。是故人之生也,性無有不善,而於氣質不同,禀受自異。故有本然之性,有氣質之性。本然之性者,知覺運動是也。氣質之性者,貪嗔痴愛是也。是以上智之人,了悟本性,寸絲不掛,萬法昭然;中智之人,半明半惑,操之則存,舍之則亡;下智之人,神無所守,隨念生情,貪著其事。三者觀之,性有差等。或云:佛曰蠢動含靈,皆有佛性,何以人之性卻有差等?吁,虎狼之父子,蜂蟻之君臣,并非無佛性也,乃形質之異也。人與萬物之性同,人與萬物之形異。性如空中之月,形猶地上之水。萬水澄清,一月普明,萬水濁渾,一月普昏。非月之有明有昏,乃水之有清有濁。人為聖為哲為賢,得炁之清者也。人為愚為昧為惡,得氣之濁者也。佛乃曰: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是也。此一點靈明,無形無相,無古無今,貫石透金,本無所說。人於此處叅得透、見得徹,不被一切境界所移,內觀於心,綿綿無間,打成一片,獨立虛空,自有金剛衛門,諸魔消散,與古佛同日而語矣。學道人若不明真性內守靜默之工,縱然能記大藏之經,廣口利舌,到頭空喪精魂,無益於身。一切有為之法,有成便有敗,著相求真?都是虛妄。若只以無為之法行之,饑則餐,渴則飲,尤恐墮於頑空。這一箇○如盤走珠,圓陀隨地,活潑潑地,有也不是,無也不是,著在一物上也不是。大眾到此作麼生會。咦,雨過江空山色靜,一聲啼烏月明中。



    回風混合歌九章

    其一

    天皇南來居紫宮,三關牢鎖呼黃童。東方鞭起海潛龍,龍翻赤浪騰太空。

    六丁擲火當前衝,猛馬突上崑崙峰。流鈴萬里回陰風,神兵野戰如虎雄。

    三彭命在破竹中,六賊勦滅勢力窮。一洗遂定中興功,流精洞煥陽明紅。

    乾坤六合歸混同,君臨大寶御九重。萬方臣宰來朝宗,民安國泰德澤濃。

    禾生大有歌年豐。

    其二

    九華仙子登黃庭,尾閭日出生金精。精光化作月窟冰,西來一派流泉清。

    華池澆灌黃芽生,深根真氣頻燻蒸。琪枝玉葉開瓊英,春風吹動天香馨。

    神清朗朗居杳冥,含真抱朴如孩嬰。箇內消息無限情,乾坤日月晝夜明。

    胎凝十月聖體成,天門劈破雷一聲。真人出現誰敢爭,乘雲跨鶴朝玉京。

    其三

    東方赤子號木郎,半夜抱出海底陽。龍飛駕輦昇扶桑,紅輸直上天中央。

    光明照耀雲錦裳,時同蘂女回洞房。兩情懼合春心芳,真精一滴生玄黃。

    身居混沌含清光,滿口馥郁流瓊漿。飲之宴之百體康,返老回童天地長。

    其四

    乾金色玄坤土藏,巽風鼓動爐火光。一時鍛鍊成金剛,鑄為慧劍名干將。

    摩孿三尺如秋霜,鬼精喪膽龍虎降。七星夜夜生光芒,橫拈倒用神無方。

    其五

    金胞空炁包乾元,生門之後密戶前。圓中高起不倚偏,中分寸二存玄玄。

    陽君主握天地先,周流四德頻迴旋。崑崙一道西流泉,倒瀉千尺銀河懸。

    露珠灑入金谷園,蟠桃花發三千年。採而食之鎮丹田,長生不老人中仙。

    時來直上九華巔,白雲黃鶴來翩翩。

    其六

    日出窿穹照八荒,曲江高處金烏翔。中皇老人坐玉堂,手把紫簫吹洞章。

    一聲吹動海水揚,二聲吹落月色光。三聲合吹天混茫,鈞天一片聞宮商。

    此時獨飲醍醐漿,五臟歷歷生清凉。四肢如醉形質忘,不知身在無何鄉。

    其七

    東華初曉曙光分,五老朝元謁紫宸。手把三花獻帝君,一團和氣回陽春。

    中天日月光輝新,四方有慶皆來賓。蕭罷九成鸞鳳馴,東熙至拾風俗淳。

    河海靜默山藏雲,萬民樂業清乾坤。

    其八

    青天雲起轟震雷,海風吹雨從東來。冥冥晝霧密不關,霏微酒落空中埃。

    一時雨霽收陰霾,天清地朗山崔鬼。松間露滴清幽齋,蟾光皎潔照靈臺。

    刀圭飲罷凝真胎,真胎養就躋聖階。壺天好景多滿懷,隨身到處皆蓬萊。

    其九

    朝陽觸石生紫雲,隨風飄蕩朝崑崙。羽蓋垂蔭浮氤氳,流精玉光白色新。

    重樓直下戊己門,空中雪落飛紛紛。靈苗秀發琪花春,深根固蒂命長存。

    形神俱妙道合真,逍遙永作蓬萊人。

    修真歌授混神子

    修真先要尋真土,立鼎西南作丹母。牝戶玄門左右開,調息綿綿氣歸祖。

    神居混沌空玄中,無南無北無西東。四象五行俱輻輳,回光返照觀真空。

    真空朗朗絕纖翳,青天一片秋無際。月照天壇玉露寒,箇內乾坤真得意。

    一陽初動天癸生,雷轟日午打三更。跨虎擒鉛出水府,乘龍捉汞回朱陵。

    鉛汞爐煎真火爇,鍊出金剛硬如鐵。黍珠一粒落黃庭,太乙含真聖胎結。

    春風滿地黃芽深,刀圭飲罷歌瓊朴。醉吹一曲無孔笛,妙聲飛出均天音。

    此時得趣真堪悅,這箇家風實清絕。瞽者善視聾善聽,啞子喫蜜向誰說。

    不出門庭知萬邦,來往遊遍神無方。大象希形藏恍惚,日月晝夜常輝光。

    逍遙自得長生樂,打破虛空脫胎殼。通天徹地超死生,赫赫神光照遼廓。

    三千行滿八百功,全忠盡孝回光風。上感天帝丹詔下,乘雲白日登天宮。

    混然歌

    混然道士人不識,三家村裹藏蹤跡。無去無來每獨存,無形無名赤歷歷。

    一點光明是道經,朗朗玄玄隱空寂。時因順化出頭來,混沌剖開居太拯。

    動之主陽靜主陰,生地生天由一息。一生于二二生三,萬象森羅同闔闢。

    乾旋坤轉不停機,日月回輸雙合璧。混然道士何所為,每日逢人說周易。

    易中造化不難知,白日青天轟霹靂。虎吼東山風萬林,龍捲西江浪千尺。

    一時龍虎同歸來,八極無塵天色碧。混然此時獨樂哉,洗足空玄坐中席。

    月光照我肌骨清,九華天上流香液。飲之宴之命長存,醉吹一曲無孔笛。

    大音放之滿十方,希聲收之藏于密。固蒂深根道自生,出死超生常混一。

    綿綿默默不離渠,十月含胎守勿失。時來打破上頭關,萬道霞光照蓬華。

    上居泥丸朝聖尊,三島群真會瓊室。劫外逍遙一散人,自與塵凡不伺日。

    世人若解混然歌,方是修行叅學畢。

    中陽歌

    竹間先生性幽雅,生居坤上乾之下。渾包太極號中陽,一點光明世無價。

    不居後,不居前,大如黍米空中懸。化生諸天森萬象,斗標晝夜頻周旋。

    不居下,不居上,去地金烏飛五丈。口中銜出一輪紅,照見普賢騎白象。

    天門闔,地戶闢,一氣週流箇消息。龍吟雲起海波騰,虎嘯風生日光夕。

    是時兩物同歸來,雲散風收空色碧。人門遏,鬼戶塞,一滴金精從此得。

    冶爐掄火鑄成劍,摩罕如冰光赫赫。野戰防危國土平,斬除三尸并六賊。

    三尸滅,六賊亡,混融一片成金剛。超凡入聖出浩劫,不居地府昇天堂。

    到此時,實堪悅,六月炎天飛白雪。醍醐飽喫上方齋,滿口玉漿流不絕。

    血化白,骨化瓊,一身鍊得如毛輕。靈胎養就十月足,頂門進破生光明。

    也不生,也不死,曠劫至今無姓字。一神變化千萬神,元來卻是中陽子。



    悟真歌

    悟真先生學莊老,真機頓悟回頭早。自得仙師半句傳,鐵壁銀山盡推倒。

    祖性圓明是本宗,也非有象也非空。穿金透石出浩劫,寂然不動感而通。

    是以修丹用玄牝,鍊汞燒鉛固爐鼎。二六時中內靜觀,包含萬象居仙境。

    若遇陽生急採之,回風混合運靈旂。海底黃童抱日出,青龍倒跨上南離。

    白虎牽來下金闕,羽蓋精光流不絕。直過重樓入絳宮,產箇圓珠似明月。

    十方大象回天威,滿洞漫空白雪飛。鬼哭神哀絕蹤跡,乾坤大地成玻瓈。

    當此之時政堪悅,即此便是還丹訣。啞子喫蜜自家知,了了無生亦無滅。

    嬰兒養就十月胎,頂門迸破天仙來。三千行全功八百,乘鸞白日登蓬萊。

    還丹歌

    異人授我還丹訣,九轉還丹深有說。玄關一竅天地根,強作丹爐名偃月。

    不偏不倚正當中,八卦五行環拱列。神仙指此作丹基,只要元神歸氣穴。

    神氣混合鎮丹田,朗朗虛靈照幽徹。一身四大屬於陰,陰濁奪陽陽不潔。

    降本流末而生形,於此人生有損缺。知之修鍊得長生,不知修鍊隨形滅。

    我今授子還丹歌,歌中盡把天機泄。乾坤闔闢易之門,日月循還機不歇。

    觀天之道執天行,要識身中冬至節。冬至陽生急採鉛,牢把三關宜猛烈。

    便收戎馬走歸欄,鎖定�猴休縱劣。離宮鼓起崇籥風,吹下火光燒海熱。

    須臾潛龍見在田,雷震龍飛金電掣。黃河捲浪通天門,化作甘霖洗妖孽。

    金公跨虎下西山,奪得龍珠心獨悅。送歸土釜牢封藏,一戰功成寧抱拙。

    天無浮翳炁朗清,自然鼎內還丹結。洞中春暖長黃芽,巖上空清飛白雪。

    聖胎養就十月工,神水華池流不絕。箇中消息理幽微,軟之如綿硬如鐵。

    凡骨鍊作為寒瓊,赤血鍊成為白血。脫胎換鼎出陰符,打破虛空光景別。

    陽神變化大方明,獨步紅雲上金闕。

    步虛詞五章

    其一

    棲玄一真子,日日朝崑崙。雲營歌玉韻,龍漢飛金輸。

    法雨灑碧落,天花散繽紛。神人肅清聽,中有長生君。

    其二

    棲玄一真子,稽首朝虛皇。吹簫嗚九鳳,驅駕騰六釀。

    玉京神普集,金室霞生光。明真出霄漢,平步登仙堂。

    其三

    棲玄一真子,稽首朝三清。青女持玉節,黃童擁靈旌。

    身登十二樓,日月交輝明。神丹賜一粒,服之壽延齡。

    其四

    棲玄一真子,學道得長年。三花結真蒂,四德頻回旋。

    烏母孕靈秀,龍羅混太玄。玉液灌五臟,行滿登雲天。

    其五

    逍遙一真子,實飄雲外身。三天啟靈運,八極旋星辰。

    玄谷振玉珮.瑤池宴餘春。一醉脫塵鞅,千載蟠桃新。



    還真集卷中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