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爰清子至命篇


    爰清子至命篇卷下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爰清子至命篇。二卷。南宋王慶升撰。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玄部。
    文献引用:爰清子至命篇. 道藏, 太玄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684
    爰清子至命篇卷下

    結州果齊王慶升撰



    入道詩



    浮世功名水一漚,數來誰得百年留,使能久履姬姜位,澤不加民時可羞。



    一貧徹骨且安貧,顏范雖貧姓字新,任是富豪能敵國,不知身死屬何人。



    蠅利蝸名是債綠,便須還了聽於天,欠多欠少休貪債,必待豐高又不然。



    若謀富貴說榮親,養志承顏有幾人,素位而行無怫逆,過於列鼎與羅珍。



    人期上塚要焚黃,名爵思為厚夜光,九祖生天蒙帝渥,只綠一子入仙鄉。



    羲文孔子一先天,互把精微著易篇,不用陰陽真正理,旁蹊曲徑是徒然。



    乾坤大象一陰陽,高坎精華日月光,不取盈虛消息候,若非聾瞽必為狂。



    求道惟愁不遇真,得真翻惑是何人?但將德行為梯磴,何必攀綠自苦辛。



    時節因綠不偶然,既由人事亦關天,功探德厚天孚祐,玉籍標名骨自仙。



    論兵莫待一陽生,習閱攻車要不驚,或躍在淵能自試,不勞征戰屈人兵。



    好下工時便下工,百年光景一飛蓬,後生不值老來值,大藥難醫骨髓空。



    閏年為厄要先推,陽武陰差莫妄為,守待一陽來復後,斗加束北月沈西。



    夜夜工夫總一般,坎男高女共同歡,專心直待陰陽足,卻馬休兵國自安。



    九轉金丹九月圓,木金胎旺好安禪,純坤月裹純乾足,手把仙瓢酌醉仙。



    清高之士貴清虛,捕影追風釣火魚,闊論高談驚世俗,老君終是憚迴車。



    閭閻小子不明心,執著旁門學採陰,坐外三峰終作鬼,疇知仙道有浮沉。



    先天妙質罕人明,盡向虛無喚己名,太極重歸無極後,謂之皇極始長生。



    萬卷丹書名一般,金砂玉石辯應難,自非夙有神仙骨,未易教君洗眼看。



    金丹至藥匪尋常,幸藉西華泄此方,天上有之無計得,積功須及許旌陽。



    注沁園春



    七返還丹,

    《參同契》曰:九還七返,八歸六居,男白女赤,金火相拘,則水定火,五行之初。上善若水,清而不瑕,道之形象,真其難圖。變而分布,各自獨居。紫陽真人曰:七返朱砂返本,九還金液還真,休將寅子數坤申,但看五行成準。本是水銀一味,周流經歷諸辰,陰陽氣足自然靈,出入豈離玄牝。以水生於一而成於六,火生於二而成於七,木生於三而成於八,金生於四而成於九。六八為陰,故居歸而不用;七九為陽,故七返而九還。七返還丹之義以此。

    在人先須鍊己待時。

    修丹入門,三千六百,皆所以鍊己待時也,然特謂之孤陰不能純陽也。雲房曰:道法三千六百門,學人各執一為根,豈知些子神仙術,不在三千六百門。又先生傳道豈多門,諒爾根基次第陳,且教旁門安樂法,養鉛之理漸教聞。鍊己待時,先須行安樂法也。

    正一陽初動,

    紫陽真人曰:八月十五翫蟾輝,正是金精壯盛時,若到一陽來起復,便須進火莫延遲。正一陽初動者,建子之月也,其日在斗。《靈寶經》云:旋斗歷箕,以此。

    中宵漏永,

    《龍虎經》云:初九為期度,陽和准旦幕,周歷合天心,陽爻畢於己。正陰發高午,自丁終於亥,水火列一方,守界成寒暑。以陽生於子,故曰中宵漏永也。



    溫溫鉛鼎,

    鉛者,真鉛也,在坎為黑鉛,在高為紅鉛。紅鉛砂中之汞也,汞亦有二名:在高為朱汞,在坎為黑汞,黑汞鉛中之銀也。鼎爐鼎也,爐鼎貴溫而忌寒。鼎寒者,黑汞少也,可採紅鉛以益之,得鉛而汞自生。爐寒者,紅鉛少也,汞不能生鉛,宜急圖之,非徒無益,恐反害己也。

    光透簾幃,

    光者,月光也,八月十五望蟾輝,望此光也。月輪圓瑩,光透于簾幛,斯可進功也。雲房曰:閉兌垂幃寂默窺,滿空白雪亂參差,股動收拾毋令失,佇看一輪月上時。斯之謂也。

    造化爭馳,

    造化者,神真也,即《靈寶經》所謂數,落神真者也。一升一降,妙用無窮,或往或來,陰陽叵測,故日爭馳也。



    龍虎交媾。

    虎鉛也,在兌曰白虎,在坎曰黑虎,即真汞也,龍汞也,在震為青龍,在高為赤龍,即真鉛也。名雖有二,其實一物耳。無極而太極,龍虎分列也,太極歸皇極,虎龍交媾矣!

    進火工夫牛鬥危,

    老子曰:禍莫大於輕敵,輕敵幾喪吾寶。又云: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此兩者或利或害,進火之危也,如此。



    曲江上,

    曲江上,元海也,《靈寶經》謂之生門,《參同契》謂之道樞。

    望月華瑩淨,

    月為太陰,其中有兔,陰中之陽也;日為太陽,其中有烏,陽中之陰也。陰根於陽,陽根於陰,此自然之道也。此月華也,非外象之月,乃內象之月也,其離中之月乎!真人有詞曰:乾坤未裂,有物如何別,解把鴻濛擘破。說不知,知不說,妙訣真難徹,知音世所絕。要識陰陽顛倒,月中日,日中月。斯所謂月華者,即《白虎首經》至寶也。紫陽真人曰:白虎首經之寶,華池神水真金。故知上善利源深,不比尋常藥品。若要修成九轉,先須鍊已持心,依時採取定浮況,進火仍防危。甚望者,朝抱之也,瑩淨者,清而不濁也。

    有烏箇飛。

    即日中之烏,陽中之陰也。飛者升騰之義也。

    當時自飲刀圭,

    刀圭即金土之二用也,刀者金也,金·有鋒芒,其利如刀,用之以道,立可成仙。悖道輕用,直至殺身,故有刀之名焉!圭者,高己坎戊之二土也,謂之圭者,特寓言耳,非定有圭也。飲之者,即《陰符經》食其時之義也。

    又豈信無中養就兒。

    《龍虎經》曰:萬象憑虛生。又曰:鍊銀於鉛,神物自生者是也。彼元精無質,以神氣敷布而感之則潛通,凝結於密戶之中,陰陽數足,自然成胎,雖真人高明,初亦未能深信。但見脫胎入口,龍神失驚,方始奇特之。經曰:合抱之木,生於毫末;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其斯之謂乎!

    辯水源清濁,

    辮者,別也,水源產藥川源也。清者瑩淨也,濁者不瑩淨也,此事古今所共祕。下士難與之言也。

    木金間隔,

    木者,汞也,龍也,位居乎東;金者,鉛也,位處乎西。各列一方,無從交會。還丹之法,用泰之道,天炁下降,地炁上騰,則無間隔之虞,而有同鄉之慶。

    不因師指,此事難知。

    紫陽真人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師傳莫強猜。此之謂也。然授受之初,自非審觀而密試之,未易輕與也。苟妄傳於下士,爻貽大笑之辱,是以謹祕之。

    道要玄微,天機深遠。

    道之要,精微玄奧,天之機,淵深寥遠,非下士可得而與聞者也。

    下手速修猶太遲。

    速而猶遲者,以有九難;師得弟子難,弟子遇師難,天機顯露難,積功累行難,貲糧富足難,選置藥物難,丹房得地難,歲月厄閨難,修鍊無魔難。以此九難,故曰下手速修猶太遲也。

    蓬萊路,仗三千行滿,

    行,功行也,十善業也。十善業者:一曰孝,二曰悌,三曰恕,四曰忠,五曰神聖,謂之五大,又謂之道,乃大道也。六曰智,七曰禮,八曰仁,九曰義,十曰信,謂之五常,又謂之德,乃常道也。以上十行,修之於身之謂業,足以潤身之謂德,施諸事物之謂行,久有效驗之謂功,用雖異而體則一。行之則著,故總為之行日三千云者,貴乎積累也。

    獨步雲歸。

    種功累行,乃學道者當然之事,及功成行滿,則名登仙籍,蓬萊可歸也。若不積功累行,而冀鍊還丹,輕舉遠游,飛神八極之表者,未之有也。



    註北斗真形呪。

    北者,對南之方也,天一之位也,寒水所屬,貞智所配也。斗斟酌元炁也,真可變化而具眾善也。形相也,真形,心神也,凡所有相,皆為非相,獨此心神,乃百骸之主潛天而天,潛地而地,出入無時,莫知其鄉,操之則存,拾之則亡,其靜為性,其動為情。率其性,為君子,為聖賢;狗其情,為小人,為異類矣!為君子為聖賢,此相不加明;為小人為異類,此相不全滅,不明不滅,故為真也。呪其祝之語,能密持之,可以守神。

    天靈節榮,

    天靈節榮,天谷之神也,即元神也,合而為一,天靈也,列之為九,即九官真人也。散而為萬,即森羅萬象也。節榮絳官之炁,即元熙也,處心藏之後,當七節之間,行榮血於一身,是為節榮也。

    願保長生,

    守神之士,鼻引清風,自天門而入。天門者,鼻之兩竅也,上達天谷。天谷者,自門中之泥丸也,中徹絳官。絳官者,心神出入之府也,下貫密戶。密戶者,兩腎之問,混元神室也。風從天靈谷降,神從節榮官降,會於密戶,風木生心火,腎水生風木,故長生可保也。

    太玄之一,守其真形,

    左腎之神曰太一,右腎之神曰玄一,以其得天一之數也。其真形者,心神也,自絳官出,馭意馬而下降,入密戶中。誦北斗真形之呪,此乃玄靈之至道,璇璣之上法也。久久之,則太一玄一之神,左夾右補,遂得精神交媾,直臻於無漏,性盡而可至命也。此蓋守一之旨也。只此兩腎之閒,即限也,然則王嗣輔謂之中,堯舜之允執厥中,文王之艮其背,周公之艮其限,孔子之退藏於密,皆此道也。

    五藏神君,各保安寧。

    苟能守神,五藏安矣!

    急急如律令。



    爰清子至命篇卷下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