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並序


    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題太白山見素子胡情迷。據自序當成書于唐宣宗大中二年。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靈圖類。參校版本:《正統道藏》洞真部方法類《修真十書》第十書之《黃庭內景五臟六腑圖》。
    文献引用: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並序. 道藏, 洞玄部靈圖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85
    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

    並序_太白山見素子胡恰述

    夫天主陽,食人以五氣;地主陰,食人以五味。氣味相感,結為五臟。五臟之氣,散為四肢十六部、三百六十關節,引為筋脈、津液、血髓,蘊成六腑、三焦、十二經,通為九竅。故五臟者,為人形之主。一臟損則病生,五臟損則神滅。故五臟者,神明魂魄志精之所居也,每臟各有所主。是以心主神,肺主魄,肝主魂,脾主意,腎主志。發於外則上應五星,下應五嶽,皆模範天地,稟象日月,觸類而取,不可勝言。若能存神修養,克己勵志,其道成矣。然後五臟堅強,則內受腥腐諸毒不能侵,外遭疾病諸氣不能損,聰明純粹,卻老延年,志高神仙,形無困疲,日月精光來附我身,四時六氣來合我體,入變化之道,通神明之理,把握陰陽,呼吸精神,造物者翻為我所制。至此之時,不假金丹玉液,琅牙大還,自然神化沖虛,氣合太和,而升雲漢。五臟之氣結五雲而入天中,左召陽神六甲,右呼陰神六丁,千變萬化,馭飛輸而適意。是以不悟者勞苦外求,實非知生之道。是故太上曰:精是吾神,氣是吾道,臟精養氣,保守堅貞,陰陽交會,以立其形是也。惜夙性不敏,幼慕玄門,煉志無為,棲心澹泊,覽黃庭之妙理,窮碧簡之遺文,焦心研精,屢更歲月,伏見舊圖奧密,津路幽深,詞理既玄,蹟之者鮮。指以色象或略記神名,諸氏纂修異端斯起,遂使後學之輩罕得其門,差之毫釐,謬逾千里。今敢搜羅管見,罄竭護聞按據諸經,別為圖式。先明臟腑,次說修行,並引病源,吐納除疾,旁羅藥理、導引屈伸、察色尋證、月禁食忌,庶使后來學者,披圖而六情可見,開經而萬品昭然。時大中二年戊辰歲述。

    孫思邈論曰夫人稟天地而生,故內有五臟六腑、精氣、骨髓、筋脈,外有四肢九竅、皮毛爪齒、喉咽脣舌、肛門胖囊,以此總而成軀。故將息得理,則百體安和,役用非宜,則為五勞七傷六極。有方可救,雖病無他,無法可憑,奄然永往。所以此圖之中,皆備述五臟六腑、血脈根源,循環連注與九竅應會處所並窮於此。其能留心,考而行之,則內外百病無所逃矣。夫髮宜多櫛,齒宜數叩,液宜常嚥,氣宜清煉,手宜在面。此五者,所謂子欲不死修崑崙矣。由是煉丹以固之,卻粒以輕之,去其土符,書其金格,朝天吸日,馭氣圖沖虛,此術士之用也。《元始太玄經》云:喜怒傷性,一及樂傷神。性損則害生,神傷則侵命。故養性以全氣。保神以安心,氣全則體平,心安則神逸,此全生之妙訣也。

    肺臟圖



    治肺用咽,咽為瀉,吸為補。肺,金商也,五臟之華蓋,本一居上對胸,有六葉,色如縞映紅。凡丈夫至八十、肺氣衰,魄離散也。重三斤三兩。西方白色入通于肺,開竅於鼻,在形為皮毛,肺脈出于少商。肺者,諸臟之長氣之本也,是以諸氣屬之。久臥傷氣。天氣圓於肺,蓋呼吸之精源,為傳送之官治,又為魄門上玉堂。肺者,相傳之官也,治櫛出焉,於液為涕。涕者,肺之津液,腎邪入肺則多涕。肺生於右,肺為喘咳,六腑大腸為肺之府,大腸與肺合為傳瀉行導之府。五官鼻為肺之官,肺氣通則鼻知香臭。肺病則鼻不知香臭肺合於皮,其榮毛也。皮聚而毛落者,肺先死也。為西方兌金也,金受氣於寅,生於巳,王於酉,病於亥,死於午,墓於丑,為秋日,為庚辛辰,為申酉,為金,聲商,色白,味辛,其臭腥,心邪入肺則惡腥也。其性義,其情怒,肺之外應西嶽,上通太白之精,合於大腸,上主於鼻。故人之肺風者,即鼻塞也。人之容色枯者,肺乾也。人之鼻癢者,肺有蟲也。人之多怖者,魄離於肺也。人之體黨黯者,肺氣微也。人之多氣者,肺盛也。人之不耐寒者,肺勞也。人之好食辛味者,肺不足也。人之腸嗚者,肺氣壅也。人之顏色鮮白者,肺無惡也。肺邪自入,則好哭。夫肺主商也,肺之有疾當用咽。咽者,肺之氣也。其氣義,能抽肺之疾,所以人之有怨氣填塞胸臆者,則長咽而泄之,蓋自然之理也。向若不咽,必致傷敗,賴咽而獲全乎。故肺疾當用咽瀉之,夫人之無苦而咽者,不祥也。

    修養法

    常以秋三月朔望旭旦,西面平坐,嗚天鼓七,飲玉泉三,然後暝目正心思,吸兌宮白氣入口,七吞之,閉氣七十息。蓋所以調補神氣安,息靈魄之所致也。

    相肺臟病法

    肺病熱,右頰赤。肺病色曰而毛槁,喘咳逆,胸背及四肢煩疼,或夢見美人乍來親近。肺虛則少氣,不能報息。肺燥喉乾。肺風則多汗畏風,時欲咳如氣喘,日一則善,暮則甚。肺病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又曰:肺病欲收,食酸以收之,用辛補之,苦瀉之。禁食寒,肺惡寒也。肺有病,鼻塞不通,不聞香臭,或有瘟肉,或生瘡,皮膚瘍癢,惡瘡疥癬,上氣咳嗽,涕唾膿血,宜服排風散方:

    人參七分

    防風八分

    羌活八分

    沙參五分

    天雄八分

    薯蘋十分

    丹參七分

    苦參八分

    秦荒八分

    山茱萸八分

    玄參七分

    右搗篩為末,空腹以防風湯下三錢一匕。

    治肺六氣法

    吐納用咽法,以鼻微長引氣,以口咽之,勿令耳聞。皆先須調氣,令和,然後咽之,肺有病用大咽三十遍,細咽三十遍,去肺家勞,熱上氣咳嗽,皮膚瘡癢,四肢勞煩,鼻寒胸背疼痛,依法咽,疾差止過度則損。

    月禁食忌法

    七月勿食茱萸,食之血痢。八月、九月,勿多食生薑,並肝心肺之病宜食黍桃,禁苦味。

    肺臟導引法七月八月九月行之

    可正坐,以兩手據地,縮身曲脊,向上三舉,去肺家風邪積勞。可反拳槌背上,左右各三五度,此去胸臆問風毒,閉氣為之。畢,良久閉目,三咽掖,三叩齒而止。

    心臟圖



    治心用呵,呵為瀉,吸為補。心火官也,居肺下肝上,對‘鳩尾下一寸,色如縞映絳,形如蓮花未開。丈夫至六十,心氣衰弱,言多錯忘。心重十二兩,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耳,在形為脈,心脈出於中衝。心者,生之本,神之處也。且心為諸臟之主,主明運用生,是以心臟神亦君主之官也。亦日,靈臺心之為噫。雷氣通於心,於液為汗,腎邪入心則多汗。六腑小腸為心之府,小腸與心合為受盛之府,五官舌為心之官,心氣通則舌知五味,心病則舌焦,卷而短,不知五味也。心合於脈,其榮色也,心之合也,血脈虛少而不能榮於臟腑者,心先死也。為南方,為夏日,為丙丁辰,為巳午,為火,聲徵,色赤,味苦,其臭焦,其性禮,其情樂,心之外應南嶽,上通熒惑之精。心合於小腸,主其血脈,上主於舌。故人之心風者,即舌縮不能語也人之血壅者,心驚也。舌不知味者,心虛也。多忘者,心神離也。重語者,心亂也。多悲者,心傷也。好食苦味者,心不足也。面青黑者,心冰也。容色赤好者,心無他惡也。肺邪人心,則多言。夫心主徵,心之有疾,當用呵。呵者,心之氣,其氣禮,呵能靜其心,和其神,所以人之昏亂者多呵,蓋天然之氣也,故心病當用呵瀉之也。

    修養法

    常以四月、五月弦朔清旦,面南端坐,叩金梁九,漱玉泉三,靜思,以呼吸離宮赤氣,入口三吞之,閉氣三十息,以補呵之損。

    相心臟病法

    心熱者,色赤而脈溢。心病者,顏先赤,口生瘡腐爛,心胸、肩脅、兩肋、背兩鼻臂皆痛,或夜夢赤衣人持赤刀仗火來怖之,人心虛則胸腹腰相引而痛。

    又云,心病欲濡,急食鹹以濡之,用苦以補之,甘以瀉之,禁濕衣熱食,心惡熱及水。心病證當臍上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苦煩,心病手足心熱碗。心有病,口乾舌強,咽喉口痛,咽食不得,口內生瘡,忘前失後,夢見爐冶之類,宜服五參丸:

    秦荒七分

    人參七分

    丹參七分

    玄參十分

    干薑十分

    沙參五分

    酸棗仁八分

    苦參粉八分

    右搗篩,密和丸如梧桐子,空腹人參湯下二十丸,日再服。

    六氣法

    治心臟用呵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呵之,皆調氣如上,勿令自耳聞之,然後呵之。心有病,用大呵三遍,細呵十遍,去心家勞熱、一切煩悶,疾差止,過度損。

    月食禁忌法

    四月,勿食大蒜,令人髮易白及墮。五月,勿食韭,損心氣,及有毒,並勿食心腎。心痛宜食大小麥杳、蕾,禁鹹食。

    心臟導引法四月五月行之

    可正坐,兩手作拳,用力左右五築各五六度,又可正坐,以一手向上,拓空如拓重石,又以兩手急相叉,以腳踏手中,各五六度,然去心胸問風邪諸疾,閉氣為之,畢,良久閉目,三咽液,三叩齒而止。

    肝臟圖



    治肝用噓,噓#1為瀉,吸為補。肝,木宮也,居左下少近心,左三葉,右四葉,色如縞映鉗。凡丈夫至六十,肝氣衰,肝葉薄,膽漸滅,目不明也。重四斤四兩,束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在形為筋,肝脈出於木,肝色青翠,大小相重之象也肝者,罷極之本,魂之處也,於液為氾,氾者,肝之液也,腎邪入肝,故多汨。六腑膽為肝之府,膽與肝合也。五官眼者,肝之官。肝氣通則分五色,肝實則目赤黃也。肝合於脈,其榮爪也,肝之合也,筋緩脈而不能自持者#2,肝先死也。為束方,為春日,為甲乙辰,為寅卯,為木,聲角,色青,味酸,其臭躁。心邪入肝,則惡躁。肝之外應束嶽,上通歲星之精。春三月,存歲星在肝中,亦作青氣存之。肝合膽#3上主於目,又主筋。故人之肝虛者,筋急也。皮枯者,肝熱也。肌肉斑黯者,肝風也。人之色青者,肝盛也。人好食酸味者,肝不足也。人之髮枯,肝傷也。人之手足多汗者,肝無疾也。肺邪入肝則多笑。夫肝主筋,肝之有疾當用噓。噓者,肝之氣,其氣仁能除毀痛,皆自然之理也。

    修養法

    以春三月朔旦,束面平坐,叩齒三通,閉氣九息,吸震宮青氣,入口九吞之,以補噓之損,享青龍之杞。

    相肝臟病法

    肝熱者,左頰赤。肝病者,目奪而脅下痛引小腹,令人喜怒。肝虛則恐如人將捕之,實則怒;虛則寒,寒則陰氣壯,夢見山樹園林。肝氣逆則頭痛,耳聾,頰腫。

    又曰,肝病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酸補之,辛瀉之。禁當風,肝惡風也。肝病臍左有動氣,按之牢若,痛支滿,淋沒,大小便難,好轉筋,肝有病,昏昏饒睡,眼膜視物不明,飛蠅上下,努肉漫睛,或生暈映,冷淚下,兩角赤癢,宜服升麻散:

    升麻八分

    黃苓八分

    荒蔚子八分

    梔子十分

    央明子十分

    車前子十分

    干薑十分

    苦瓠五分

    龍膽五分

    右搗篩為末,食上暖漿水下方寸七,日再服。

    六氣法

    治肝臟用噓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噓之。肝病用大噓三十遍,細噓十遍,自然去肝家虛熱,亦除四肢壯熱。眼暗,一切煩熱等數噓之,綿綿相次,不絕為妙,疾差止,過度則損。

    月食禁忌法

    正月,不食生蔥,熟者不食益佳。二月、三月,不食夢子、小蒜及百草心,勿食肝肺。肝病宜食麻子、豆、李子、禁辛。

    肝臟導引法正月二月三月行之

    可正坐,以兩手相重按臂上,徐徐緩線身左右,各三五度。

    又可正坐,兩手相叉,翻覆向胸,三五度,此能去肝家積聚、風邪毒氣。

    脾臟圖



    洽脾用呼,呼為瀉,吸為補。脾上宮也,掩大倉上,在臍上三寸,色縞映黃。凡丈夫至七十,脾氣虛而皮膚枯瘦也。重二斤二兩,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在形為頰,脾脈出干隱白。脾為五臟之樞也。脾者,肉之本意之處也,穀氣通於脾。於液為涎,腎邪入脾則多涎。六腑胃為脾之府,胃與脾合為五穀之府。五官口為脾之官,脾氣通則口知五味,脾病則口乾,不能食,不知五味也。脾合於肉,其榮曆也,夫肌肉消瘦者,脾先死也。為中央,為季夏日,為戊己辰,為辰未戊丑,為土,聲宮,色黃,味甘,其臭香,心邪入脾則惡香也。脾之外應中嶽,上通鎮星之精,季夏並四季各十八日存鎮星在脾中,亦作黃氣存之。脾連於胃,上主於口,消穀府也,如磨轉之,化其生而入於熟者也。食不消,脾不轉也,食堅物者,脾磨不化也,則為食患。故諸臟不調則傷脾,脾臟不調則傷質,質神俱傷,則傷人之速也。故人不欲食堅物者,全身之道也。人之不欲食者,脾中有不化之食。人之多惑者,脾不安。人之多食者,脾實也。人之食不下者,脾虛也。人之無顏色者,脾傷也。人之好食甘味者,脾不足也。人之肌肉鮮白滑者,脾無疾也。肺邪入脾則多歌。夫脾土#4宮,故脾之有疾當用呼。呼者,脾之氣,其氣信,能抽脾之疾,故人中熱者,則呼以驅其弊也。

    修養法

    常以季夏之月朔旦,並四季之末十八日之旭旦,正坐中官,禁氣五息,嗚天鼓十二通,吸坤宮之黃氣,入口十二吞之,以補呼之損。

    相脾臟病法

    脾熱者,鼻色赤,黃而肉燸。脾病,體上游風膚膚之,遍體悶疼,身重,喜饑,肉瘓,足不能行,喜聲,腳下痛。脾虛則腹肚脹嗚,成塘痢,食多不化。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息惰,四肢不收,微黃,不嗜飲食,診在鼻,其色黃。脾惡濕,食苦以燥之。

    又曰,脾病欲緩,急食甘即補之,苦即瀉之。禁濕,脾惡濕也。脾病當臍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苦逆氣,小腸急痛,泄下,足重經寒。脾有病,兩脅脹滿,飲食不消,時時嘔逆,不能下食,背膊沈重,氣滿衝心,四肢虛腫,宜服訶梨勒丸:

    乾地黃十分

    牡丹皮十分

    薯積八分

    澤瀉八分

    狹苓八分

    芍窮八分

    山茱萸九分

    華撥四分

    干薑五分

    訶梨勒皮七分

    右搗篩,蜜和丸如梧桐子,空腹地黃湯下二十丸。

    六氣法

    治脾臟,吐納用呼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呼之,脾病,用大呼三十遍,細呼十遍,能去脾家一切玲氣壯熱。霍亂、宿食不消、偏風麻痺、脾內結塊,數數呼之,相次勿絕疾退即止,過度則損。

    月食林眾忌法

    六月勿食茱萸,令人患赤白痢。四季勿食脾肝、羊血。脾病宜食粳米、棗、葵,禁酸味。

    脾臟導引法六月並四季行之

    可大伸一腳,以兩手向後反掣,各三五度。亦可跪坐,以兩手拒地,回顧用力,虎視,各三五度,能去脾臟積聚、風邪毒氣。

    腎臟圖



    治腎用吹,吹為瀉,吸為補。腎,水官也。左腎右命門,前對臍博#5著腰脊,色如縞映紫。凡丈夫至六十,腎氣衰,髮隨齒槁;七十,形體皆極;九十腎氣焦枯,經脈空虛。人之有腎,如樹之有根。重一斤二兩,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二陰,在形為骨故久立即傷骨損腎。腎脈出於涌泉。腎者封臟之本,精之處也。腎經於上膿,榮於中膿,衛於下膿。腎為之呻,亦為欠,兩凡一於腎。於液為唾,腎邪自入則多唾。六腑膀胱為腎之府,膀胱與腎合為津液之府。五官耳者,腎之官。故腎氣通則耳聞五音,腎病則耳聾骨痿。腎合於骨,其榮髭也,腎之合也。骨痿而不能起床者,腎先死也。為北方,為冬日,為壬癸辰,為亥子,為水,聲羽,色黑,味鹹,其臭腐,心邪入腎則惡腐也。腎之外應北嶽,上通辰星之精,冬三月存辰星在腎中,亦作黑氣存之。腎合於骨,上主於齒,齒之痛者,腎傷也。又主於耳,耳不聞聲者,腎虧也。人之骨疼者,腎虛也。人之齒多齟者,腎虛也。人之齒隨者,腎風也。人之耳痛者,腎氣壅也。人之多欠者,腎邪也。人之腰不伸者,腎乏也。人之色黑者,腎衰也。人之容色紫光者,腎無苦也。人骨嗚者,腎贏也。肺邪入腎則多呻。夫腎主羽,故腎之有疾當用吹。吹者,腎之氣,其氣智,能抽腎之疾。故人有積氣衝臆者,則強吹也。腎氣沈滯,重吹則漸通也。

    修養法

    常以冬三月,面北向平坐,嗚金梁七,飲玉泉三,北吸玄官之黑氣,入口五吞之,以補吹之損。

    相腎臟病法

    腎熱者,頤赤。腎病者,色黑而齒槁,腹大體重,喘咳,汗出惡風,腎虛則腰中痛。腎風之狀,頸#6

    多汗,惡風,食欲下膈塞不通,腹喜滿,失衣則腹脹,食寒則泄,診在形黑瘦而腹大。

    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又曰腎病欲堅,急食鹹以堅之,用苦以瀉之,鹹以補之。禁無犯熱食溫衣,腎惡燥也。腎病臍下有動氣,按之牢若,痛苦腹滿,食不消,體重,骨節疼,嗜外。腎有病,腰胯膀胱玲痛,腳疼或痺,小便餘瀝,疝痕所纏,宜服腎氣丸:

    乾地黃十分

    薯積十分

    牡丹皮七分

    澤瀉八分

    山茱萸九分

    狹苓六分

    桂心六分

    附子四分

    右搗篩,蜜丸如梧桐子大,空腹酒下三十丸,日再服。

    六氣法

    治腎臟,吐納用吹法,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吹之。腎病,用大吹三十褊,細吹十遍,能除腎家一切玲。腰疼膝玲,腰腳沈重久立不得,陽道衰弱,耳中蟲嗚及口中有瘡,是腎家諸疾,諸煩熱悉皆去之,數數吹之,相次勿絕,疾差則止,過度則損。

    月食禁忌法

    十月,勿食椒,令人口乾,成赤白痢。十一月、十二月,勿食鱗甲之物、並食腎脾。腎病宜食大豆黃卷,蒮。禁甘物。

    腎臟導引法冬三月行之

    可正坐,以兩手聳拓石,引脅三五度,亦可手著膝挽肘,左右同。縯身三五度,亦可以足前後踏,左右各數十度,能去腰腎膀胱問風邪積聚。

    右,已上五臟數,加膽名六腑,亦受水氣,與坎同道,不可同例叔之,故別膽府圖相次之。

    膽腑圖



    治膽用嘻,嘻為瀉,吸為補。膽博著肝,色如縞映青,重三兩三銖。膽合乎膀胱,上主於毛髮。故人之髮枯者,膽竭也。人之爪乾者,膽虧也。人之髮燥毛焦者,膽有風也。人好食苦味者,膽不足也。人之顏色青光白者,膽無疾也。

    修養法

    常以冬三月,端居爭思,北吸玄宮之黑氣,入口三吞之,以補嘻之損,用益膽之津。相膽腑病法膽之有病,大息口苦,嘔宿汁,心中恐人將補之。膽若實則精神不守,外起無定,若虛則傷寒,寒則恐畏,頭眩。虛損則爪髮枯燥,目中相出,膀胱連腰小腹俱痛。膽與肝合道,有病與肝臟方。

    膽腑導引法

    可正坐,合兩腳掌,昂頭,以兩手挽腳腕,起搖動,為之三五度。亦可大坐,以兩手拓地,舉身,努腰脊三五度,能去膽家風毒邪氣。

    治膽腑吐納用嘻法

    以鼻漸長引氣,以口嘻之,去膽家病,並除陰臟一切玲。陰汗盜汗,面無顏色,小腸脹滿,臍下玲痛,口乾舌澀數嘻之,疾乃愈。

    右五臟六腑圖,取其要者略之,故文不足尋者數之。

    肺咽心呵肝噓脾呼腎吹膽嘻

    右此六字,六腑之氣,非神名,人用宜知之,但為除疾,非胎息也。

    【釋音】懦奴到切,折脊脅也。咳音孩笑也。痕音加,病也。齟才與切。





    黃庭內景五臟六腑補瀉圖竟

    #1噓:原奪,據《修真十書》補。

    #2筋緩脈而不能自持者:《修真十書》作『筋緩而不能自修持者」。

    #3膽:原作『勝J,據文義文例改。

    #4土:原作『主J,據《修真十書》改。

    #5博:《修真十書》作『膊」。

    #6頸:《修真十書》作『頭」。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