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


    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撰人不詳,約出於南北朝。係摘錄《九真中經》改編而成。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靈圖類。
    文献引用: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 道藏, 洞玄部靈圖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88
    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

    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為真,當存日君,駕龍驂鳳,乘天景雲,東遊希林,遂入帝門,精思乃得,要道不煩,名上清靈,列位真官,乃執鬱儀文。

    太上隱書中篇曰:子欲升天,當存月夫人,駕十天龍,乘我流鈴,西到六嶺,遂入帝堂,精思乃見,上朝天皇,乃執結璘章。

    右奔日月隱道,太上上清太極九皇四真人之所寶祕,玄虛元君之玉章也。自非有金閣玉名,及錄字東華,皆不聞見二篇目矣。行之者,先清齋百日,絕交人事,乃可為之也。久久行之,上奔日月,得給玉童玉女各五十人。太上鬱儀赤文、結璘黃章,乃太上玉帝君之靈祕篇也。藏之於九天之房,丹瑤之臺,非勤心好真,宿有飛玄天仙之骨錄者,莫得而見聞也。聞其篇目,皆不可妄言稱及。妄言稱及,犯者受考三官,天地不赦。初令三百年得宣傳一人,却後七百年,復得傳一人。若神真冥告有宜授者,傳之也。傳受之法,皆師友相授,以崇玄科也。非其人,不遵法度,為泄宣天文也。漏慢違誓,死為下鬼,乃七祖受考風刀之罪。自非同氣,寧當閉口。西玄山洞臺中,有此二經,刻以玉簡,書以金字。及王屋清虛天,皆有而不備具也。中官仙人、泰清諸官,並不知此書是何事也。峨媚山北洞中石室戶樞,刻石書字曰:鬱儀引日精,結璘致月神,得道處上官,位稱大夫真。凡二十字,下仙見之,甚自不解其意義是何等事也。如此仙人,自有不見其篇目錄者多矣。其金液九丹,蓋小術也,皆不得飛行上清。欲行此道,不必賢愚,但地上無此文耳。真官玄法,啟誓乃傳,有得而行,位為上真,乃乘八景瓊輪,遊行九晨。故祕言曰:子得鬱儀結璘,乃成上清之真,不修此道,不得見三元君。

    太素真人曰:子存日精五帝君,口含太上鬱儀文,須此道成,乃見日中君,無此徒勞自煩冤。又曰:子存月精五帝夫人,口含太上結璘章,須此道成,乃見月夫人,無此徒勞自悼傷。

    右二條,太素真人受太帝君訣言。太上隱書云:存時執之。帝君云含之。

    太素真人教裴君,存時含一文,執一文,並行之也。

    太素真人傳清靈真人裴君二事,太上鬱儀結璘文章,以致於日月之精神,上奔日月,通天光飛太空之道也。皆乘雲車羽蓋,駕命羣龍,而上升皇天紫庭也。

    內視中方曰:子欲步空,當存日月,子欲登清靈,當存五星,密室密行,不出戶庭,此之謂也。

    素奏丹符曰:大哉鬱儀,妙乎結璘,非上真不見,非上仙不聞,以致日月五精之神,乘龍步空,足攝景雲,逐與五帝,上入天門,有人聞之,慎勿妄言,去世可出,誓金乃傳,要付弟子,有心之人,妄道篇目,玉童上言,泄則被考,身終不仙,玉童玉女,去而不還,書文必失,獲刑三官,子其慎言,言為罪源。

    日宮

    玉堂宗旨云:當於朔旦平坐,清齋靜定,叩齒三十六通,先存自己丹田為大海,日從海出,本身坐頂門,身如山石,呪曰:

    陽生元海,自下而升,混混陽精,逐散羣陰,中有大神,鬱儀之君,降此真氣,濯我身形。



    玉堂宗旨云:誦呪畢,咽津九過,次存日升,金光照映我真形,我朝日宮,呪曰:

    金輪呈瑞,洞煥陽明,炎光奔飛,萬里流精,魔爽滅焰,塵垢蕩清,沖虛飛步,馭氣高升。



    玉堂宗旨云:誦呪畢,咽液九過,次乘火龍,奔日宮,呪曰:

    火龍前驅,透頂光飛,神入無何,朝拜鬱儀,瞬目上御,混合靈輝,一真逐本,燒滅彭尸。



    玉堂宗旨云:誦呪畢,咽液九過思入日宮,與身為一,良久忘形,融融如春,行之一年辟病,役使鬼神,去來自然;二年通仙,三界侍衛;三年魔王保舉;九年功成,五帝下友,詔子為真人,得長生矣。

    太上玉晨鬱儀奔目赤景玉文

    靈書紫文曰:採服飛根,吞日氣之法,昔授之於太微天帝君,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玉胞經。其法常以日初出之時,東向叩齒九通,畢,微祝日魂名,日中五帝字曰:

    日魂朱景照韜綠映迴霞赤童玄炎飈象。

    右呼此十六字,握固,存日中五色流霞來接一身,日光流霞俱入口中。

    上清紫書曰:吞月精法,月初出時,西向叩齒十通,微祝月魄名,月中夫人字曰:

    月魄曖蕭芳艷翳寥婉虛靈蘭鬱華結翹淳金清瑩炅容臺標。

    右呪此二十四字,畢,暝目握固,存月中五色精光俱入口中,又月中有黃氣,大如目瞳,名曰飛華玉胞之精。能修此道,則奔日月之仙也。

    凡行鬱儀奔日之道,旦旦常當伺視日初出之時,無日當靜室中,對日東向,叩齒九通,臨目閉氣九息,又咽日光暉九徧,存光霞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微呼曰:

    日中青帝,諱圓常元,字照龍韜,衣青玉錦帔,蒼華飛羽裙,建翠芙蓉晨冠。

    日中赤帝,諱丹靈峙,字綠虹映,衣絳玉錦帔,丹華飛羽裙,建丹芙蓉靈明冠。

    日中白帝,諱浩鬱將,字迴金霞,衣素玉錦帔,白羽飛華裙,建皓靈芙華冠。

    日中黑帝,諱澄潧渟,字玄綠炎,衣玄玉錦帔,黑羽飛華裙,建玄山芙蓉冠。

    日中黃帝,諱壽逸阜,字飈暉象,衣黃玉錦帔,黃羽飛華裙,建黃芙靈紫冠。

    月中夫人魂精內神,名曖蕭臺標。

    凡三過,仍閉目握固,存見日中五色流霞,皆來接一身,下至兩足,又存令五色氣上至頭頂,於是日光流霞五色,俱來口中。又日光流霞之中,自復有紫氣大如目瞳者,累重數十,焆煥在五色光中,名之曰飛根水母也,並俱與五氣來入口中,向日吞霞,作四十五咽氣。畢,又叩齒九過,微祝曰:

    赤鑪丹氣,圓天飛精,剛以受柔,炎水陰英,日辰元景,號曰大明,九陽齊化,二烟俱生,凝魂和魄,五氣之精,中生五帝,乘光御形,採飛以虛,啜根以盈,首巾龍華,帔朱帶青,轡烏流玄,霞映上清,賜書玉簡,金閣刻名,服食朝霞,與道合靈,飛仙太微,上升紫庭。

    祝畢,存青帝君從日光中來下,在我之左;存赤帝君從日光中來下,在我之右;存白帝君從日光中來下,在我之背,存黑帝君從日光中來下,在我之左手上;存黃帝君從日光中來下,在我之右手上。五帝都來,存服色極令髣髴。於是叩齒五通,咽液九過,微祝曰:

    赤鑪丹景,圓華九明,大暉啟晨,煥曜朱精,五帝肇霞,映洞萬生,觀落上真,空無條平,運氣練釆,流蕩五形,使我神化,六腑敷靈,同與帝君,太乙無英,驂乘絳雲,陽燧九軿,上奔日中,與帝合靈,壽均天地,二晨相傾。畢,又叩齒三通,咽液三過,又微祝曰:

    月魄精神,曖蕭臺標,使我得到,日窟之天,東蒙長丘,得授揮神之章,帶九有之符,食青精之飴,飲雲碧之腴,宴八極之域,登明真之臺,坐希林之殿,詠玉晨之辭。祝畢。

    右存陽燧絳雲之車,駕九赤龍,來從日光中到我之前,仍存五帝共乘而奔日也。自忘形良久,咽液十四過訖,乃閉目極念,存思自有髣髴,便向日再拜。能久行此道者,必得乘景奔日,此鬱儀之道畢矣。若道士休粮山中,長齋五嶽,絕塵人間,遠思清真,可每日服日根之霞,吞太陽之精,則立覺體生玉澤,面有流光也。如其外累人事,未獲靜形,浮游世路,心拘縈網者,要以月朔三日、五日、七日、九日、十三、十五、十七、十九、二十五日,按而為之,如上法,一月之中十過也。其日是日魂下接,飛根盈滿,水母羣夢之時也。

    右凡行之十八年,上清當練之以金真,瑩以玉光,位為真皇,飛行太空,乘華三素,以映天下。

    太上服日氣開明靈符



    右月晦夜半,朱書青紙上,東向服之,以先告日魂也。臨服符時,閉氣,左手執符,心呪曰:

    太微丹書,名曰開明,致日上魂,來化某形,平旦嚴裝,發自圓庭,飛華水母,日跟金精,紫映流光,號為五靈。呪畢,乃服符。



    月宮

    復於望日,存自己如崑崙山,身坐山頂,山下大海,月輪初生,咽津三過,叩齒三通,呪曰:

    真景初生,陰中至陽,水泛玄輪,金露微芒,津源暢通,輝映瓊房,氣增光盛,服御飛翔。



    誦畢,咽津九過,次存月光如半規,金光照映我身,呪曰:

    景散天池,金水半規,光明幽夜,照我玄珠,飲泛晶漿,香透靈軀,數周真會,乘景冲飛。



    誦呪畢,咽津九過,叩齒,存月圓,真水成橋,下接山石,我身乘彩鳳入月中,呪曰:

    天源周流,光透重樓,霄映十方,五液蕩幽,沖虛攝景,真身飛浮,一真上朝,陽九無憂。



    誦畢,咽津九過,思入月宮,與身為一,良久忘形,覺金光四散,普天光明。行之一年無病,役鬼神去來自然;二年通真,三界侍衛;三年魔王保舉;九年功成,五夫人下詔子形,而得飛仙矣。

    太上玉晨結璘奔月黃景玉章

    靈書紫文曰:採服陰華,吞月精之法,昔授之於太微天帝君,一名黃氣陽精藏天隱月經。行結璘奔月之道,當伺視月初出之時,無月當於靜室中,乃對月西向,叩齒十通,

    臨目閉氣九息,又咽月光九過。當存月光,使入口中,即而吞之。畢,微呼曰:

    月中青帝夫人,諱朱隱娥,字芬艷嬰,衣青華瓊錦帔,翠龍鳳文飛羽裙。

    月中赤帝夫人,諱翳逸寥,字婉筵虛,衣丹蘂玉錦帔,朱華鳳落飛羽裙。

    月中白帝夫人,諱靈素蘭,字鬱連華,衣白琳四出龍綿帔,素羽鸞章飛華裙。

    月中黑帝夫人,諱結連翹,字淳屬金,衣玄琅九道雲錦帔,黑羽龍文飛華裙。

    月中黃帝夫人,諱青營襟,字炅定容,衣黃雲山雲錦帔,綠羽鳳華繡裙。

    右夫人頭上,並頹雲三角髻,餘髮垂之至腰。

    日中五色魂精內神,名珠景赤童。

    凡祝三過,仍瞑目握固,存見月中五色流精,皆來接一身,下至兩足,存令五氣上至頭頂,於是月光五色流精,俱來入口中。又月光流精之中,自復有黃氣大如目瞳者,累重數十,相隨在月精光五色之中,名曰飛黃月華之精也。並俱與五氣來入口中,向月吞精,作五十咽。畢,咽液十過。畢,又叩齒十通,微祝曰:

    黃精玄暉,元陰上氣,散鬱寒飈,條靈斂胃,虛波瀾穎,遊翟淳器,月精夜景,玄宮上貴,五君夫人,各保母立,萬方,和魂制魄,五胎流通,乘霞飛精,逸虛於東,首結靈雲,景華招風,左帶龍符,右腰虎章,鳳羽朱帔,玉珮金璫,騫樹結阿,號曰木王,神蟇控根,有虧有光,明精內映,玄水吐梁,賜書玉札,刻名雲房,服食月華,與真合同,飛仙紫微,上朝太皇。

    祝畢,存青帝夫人從月光中來下,在我之左;存赤帝夫人從月光中來下,在我之右;存白帝夫人從月光中來下,在我之背;存黑帝夫人從月光中來下,在我之左手上;存黃帝夫人從月光中來下,在我之右手上。五帝夫人都來,存服色,極令髣髴。於是叩齒九通,咽液九過,微祝曰:

    黃精啟暉,元陰內章,映觀太玄,開洞萬方,散蔚寒飈,七晨懸琅,迴陰三合,天地吐光,紫曜遊落,浮華九空,圓明賦釆,六氣化通,五帝夫人,攝雲把風,靈帔鬱羅,佩瓊帶璫,羽裙拂霄,逸雲扇東,騫樹敷晨,蓋條秀蓬,雲蟇練摩,扶養木王,洞根萬里,廕遏五躬,魂和神化,六玄靈充,還老歸嬰,玉映反童,帝君合化,併景桃康,時乘流鈴,飛雲十龍,上奔明月,位為保皇,壽合二象,天地無窮。祝畢,又叩齒七通,咽液七過,微祝曰:

    日魂精神,名珠景赤童,使我西到,六嶺之門,入協晨玉宮,八絃素丘,八景上房,得帶十明之符,佩流星夜光之章,坐太和之殿,登七靈之臺,飲月華雲腴,食黃琬紫津之飴,詠高上靈篇,吟玉晨真詞。祝畢。

    右存流鈴飛雲之車,駕十黃龍,來從月光中到我之前,仍存與五夫人同乘,而奔月也。自入己形,良久,咽液三十過訖,乃開目極念,存思自有彷彿,便向月再拜。能久行此道者,必得乘景奔月,此結璘之道畢矣。施行要訣,如服月光,能夕夕服之,則立覺體生光照,目有飛精也。

    要法月二日、四日、六日、八日、十日、十四、十六、十八、二十二、二十四、二十六,一月之中,凡十一過,亦足成仙也。此日之夕,是陰精飛合,三氣盈溢,月水結華,黃神下接之時也。行之十八年,上清當鍊魂易質,映以玉光,乘玄轡景,飛行太空。

    紫微服月精太玄陰生符



    右月晦夜半,黃書青紙上,東向服之,以先告月魂也。是時當先服開明靈符也。臨服月符,閉氣,右手執符,心呪曰:

    紫微黃書,名曰太玄,致月華水,養魄和魂,方中嚴事,發自玄關,藏天隱月,五靈夫人,飛光九道,映朗泥丸。呪畢,乃服符。

    又曰:能知月魄名,終身無灾,萬害不傷。太上藏日月帝夫人諱字於太素宮,有知之者神仙。

    又曰:能知日魂名,終身無疾,萬禍不犯。太上藏日月魂名於紫虛玉宮,有知之者通神使靈。

    存奔日月道者,任所便耳,不必盡為之也。欲得靜室隱止,唯令見日月之始暉處也。若不絕人事,與外物相干者,不得行此道也。夜常燒香,存五帝、五夫人名字,心呪曰:願與帝君太一五神,合景如一。

    於是二十四年行之,亦白日升天,亦不必行奔存之道。�存在我之左右,并心呪。舊說勿令耳聞。若已得仙道,備練精思者,二年存之,便有彷彿,三年形見,五年得奔日月也。自非已成仙人,始欲精思者,故為不速。能久修之,上屬二景,為上清真人,七百年付一人焉。



    太上玉晨鬱儀結璘奔日月圖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