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重陽全真集


    重陽全真集卷一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重陽全真集。金王嚞撰。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平部。
    文献引用:重陽全真集. 道藏, 太平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981
    重陽全真集卷之一

    終南山重陽子王嚞撰



    七言律詩



    結物外親

    一姪二子一山侗,連余五箇一心雄。六明齊伴天邊月,七爽俱邀海上風。

    真妙裹頭拈密妙,晴空上面躡虛空。東西南北皆圓轉,到此方知處處通。

    一弟一姪兩箇兒,和余五逸做修持。結為物外真親眷,擺脫塵中假合屍。

    週匝種成清靜景,遞相傳授紫靈芝。山頭並赴龍華會,我趁蓬萊先禮師。

    先生於寧海軍裝伴哥,街市乞化。背紙一大幅,上書此二詩,以誘馬鈺同去乞覓。

    圈眼王三乞覓時,被人呼作害風兒。五般彩色於身見,一點靈光只自知。

    貼觀一收八句字,指期須顯七言詩。長街兩面諸豪富,不道蠶歸是阿誰。

    白為骸骨紅為肌,紅白裝成假合屍。昨日盡呼重陽子,今朝都看伴歌兒。

    別軀異體皆非悟,換面更形總不知。世上枉鋪千載事,百年恰似轉頭時。

    孫公求問

    於身切莫論賢愚,好對三光認太初。剔正四門通教化,弼端一性便開舒。

    清凉境介逍遙住,閑暇光陰自在居。奪得仙丹超造化,有餘真樂證無餘。

    答戰公問先釋後道

    釋道從來是一家,兩般形貌理無差。識心見性全真覺,知汞通鉛結善芽。

    馬子休令川撥棹,猿兒莫似浪淘沙。慧燈放出騰霄外,昭斷繁雲見彩霞。

    呂公欲退吏求問

    掌條行法每兢兢,恰似臨淵履薄冰。三逕好歸投侍奉,一身從妙做清澄。

    靜中煅鍊開心月,得處光明放慧燈。自有真師來度汝,玉峰山頂去昇騰。

    王公問五門

    五蘊山頭闡五門,氣神交結碧桃渾。決令見性靈兼慧,定是於真瑩不昏。

    外物青霄應久聚,空中朗月永長存。青童捧出金丹妙,唯許元初自討論。

    馬公問平等

    往來須認定盤星,出入還應辨斗清。見彼過如余口過,願人靈似我心靈。

    自通天地神尤爽,得睹烏蟾性轉馨。便是修行真妙訣,若能依此達天庭。

    張姑求問

    九葉金花永展舒,八渠瓊水任相於。七門得得俱通達,四象明明總寂虛。

    一粒神丹歸正路,二條銀線結元初。光輝燦爛知分付,果證无餘樂有餘。

    磨鏡

    磨鏡爭如磨我心,我心自照遠還深。鑑迴名利真清凈,顯出虛無不委沉。

    一片靈光開火道,萬般瑩彩出高岑。教公認取玄玄寶,掛在明堂射古今。

    和落花韻

    不謀輕舉望昇飛,碧洞無勞閉玉扉。久厭世情名與利,素嫌人世是和非。

    須知謹謹修心地,何必區區街道衣。門外落花任風雨,不知誰肯悟希夷。

    題紅白牡丹

    紅白絞綃剪作團,青羅帳上穩排安。清香遠噴无差別,異質雖殊各正端。

    塵世久遺三島種,時人休作兩般看。我今折得同歸去,步步雲霞代彩鸞。

    遲法師註道德經

    遵隆太上五千言,大道無名妙不傳。一氣包含天地髓,四時斡運歲辰玄。

    五行方闡陰陽位,二耀初分造化權。窈默昏冥非有說,自然秘密隱神仙。

    劉仙求問

    悟徹韶華六己通,能將一己會飄蓬。閑閑不用焚香火,得得何須看教風。

    好把靈明開遠近,便令性曜出西東。投真換假光輝至,步步蓮花接上宮。

    邢公問七十二歲修行可否

    便如百歲未為遲,只在心中換過時。今世不能全了達,來生應許做修持。

    臨行一點須搜正,收取三光亦復隨。只是投新遺舊舍,能除新舍得靈芝。

    示學道人

    修行只被巧心多,卻把金剛喚何矬。外貌人前誇俊雅,內容目下愈蹉跎。

    性中難以開金訣,真理焉能悟玉科。枉把妻男空棄捨,將來罪業看如何。

    贈柳蔣張夷仲

    為受張良講道經,便遊勝景得清泠。足穿水石通漣路,面瞰雲山展畫屏。

    萬戶人家三烏瑩,百般花草一般馨。我今回首公休怪,卻趁中南碧洞庭。

    春雨

    一澤如膏賀太平,天垂癮祐洽民情。行雲作蓋三光射,和氣呈祥萬彙生。

    滌出慧心尤寂靜,洗開道眼愈分明。携筇便踏雲霄路,請箇清閑倒玉輄。

    訓愚魯

    學仙英俊喜逢遭,態魯應當苦煮熬。開暗須吹心上火,發蒙難淬笑中刀。

    如能省悟從余訓,若肯歸依是我曹。吉吉吉人王譶總,無思無慮樂陶陶。

    化造鐵罐錢

    若使於身滅黑禋,八都山上認三田。靜來便是歸虛寂,鬧處那由覓妙玄。

    木上如求金上虎,水中須養火中蓮。諸公要識刀圭法,願助王風鐵罐錢。

    題逍遙軒

    逍遙逍遙這逍遙,笑煞松篁信任敲。從此白雲來洞口,不須緑水遠山腰。

    溺江才子空嗟濁,投閣詞人謾解嘲。還識這般知這箇,龜毛兔角一齊拋。

    楊公求問

    七尺堂堂假合親,衣餐恰恰比三人。莫誇骨格尋常貌,便認金容丈六身。

    覺悟四方通妙用,曉明東度結圓因。化形千尺應無礙,好向凡間轉法輪。

    送軍判弟求安樂法

    欲求要樂禀良因,須是心開離垢塵。鬧裹莫令縈損氣,靜中應許食全神。

    自然認得三光秀,決定通和四序春。外假瑩明內真樂,凡人不覺做仙人。

    上兄

    同胞誰悟水中金,己卯壬辰各自尋。顧我已歸雲水老,勸兄休起利名心。

    恩山愛海何時徹,火宅凡籠每日侵。莫為土坡牽惹住,蓬萊別有好高岑。

    修行助饑寒者,唯三事耳。乞覓上,行符中,設藥下。空如此無作用,亦未是。

    乞覓行符設藥人,將為三事是修真。內無作用難調氣,外有勤勞易損神。

    不向本來尋密妙,更於何處覓元因。此中搜得長春景,便是逍遙出六塵。

    王公求放生

    知公能作自身觀,物命於人沒兩般。只是形骸分別異,便令飛走復全完。

    仁同山嶽橫恩嶺,德洽江河注福湍。陰理無差皆盡報,捧其仙壽在仙壇。

    題麻真人觀

    躬參真聖望崑嵛,巒影嵐光鎖太虛。秀氣銳招閑客至,害風堪與彩雲居。

    黃金鑄就真靈性,白玉裝成舊始初。休說終南山色好,神仙何處不如如。

    問龍虎交媾

    莫問龍兒與虎兒,心頭一點是明師。炁調神定呼交媾,心正精虔做煦熙。

    平等常施為大道,凈清不退得真慈。般般顯現圓光就,引領金丹採玉芝。

    孫公問三教

    儒門釋戶道相通,三教從來一祖風。悟徹便令知出入,曉明應許覺寬洪。

    精神炁候誰能比,日月星辰自可同。達理識文清諍得,晴空上面觀虛空。

    任公問本性

    如金如玉又如珠,兀兀騰騰五色鋪。萬道光明俱未顯,一團塵垢盡皆塗。

    頻頻洗滌分圓相,細細磨揩現本初。不滅不生閒朗耀,方知卻得舊規模。

    木魚

    無腹無心掛殿庭,箇人敲擊響璫叮。種成因果能招飯,喚起僧尼使念經。

    水難不容垂餌線,火災猶未脫身形。忽朝月夜清風至,吹斷攀緣一任馨。

    詠慵

    自哂疏慵號可勤,夢中因筆記良因。與人還禮寧開口,見飯懷饑不動唇。

    紙襖麻衣長蓋體,蓬頭垢面永全真,一眠九載方迴轉,由恐勞勞暗損神。



    取像西風鑄作形,空中懸起顯身榮,八十一下陽爻數,一百八敲陰德名。

    遂使道家分子午,亦令釋子辨虛盈。傍人若肯長為力,便是能明自己聲。

    麥粥

    蜜團雲子白於霜,雅稱清明別有香。寶刃輕輕分玉片,銀匙旋旋瀝瓊漿。

    金童捧出瑤芳瑩,仙客嚼開雪彩光。五臟盡令更改正,從前永永得清凉。

    鼓樓

    黃昏拂曉角聲哀,急鼓同祛疫癘災。水滴按時分刻正,錚嗚應點定更迴。

    百年光景宵宵逼,一世韶華夜夜催。奉勸索詩人早悟,莫教耳內五更來。

    姜公建鐘樓

    精藍三寶實心依,結構重樓願顯明。圖使響音空外響,任教清韻世間清。

    徧聞一顆真金吼,擊動十方自己聲。大小盡能歸仰處,總令一一證圓成。

    問禪道者何

    禪中見道總无能,道裹通禪絕愛憎。禪道兩全為上士,道禪一得自真僧。

    道情濃處澄還淨,禪味何時淨復澄。咄了禪禪并道道,自然到彼便超昇。

    赴登州太守會青白堂

    青白堂中一水泉,清靈澄湛又深淵。源源滾處流無竭,潑潑來時潤有緣。

    窗外透光穿玉液,門飆撒影弄金蓮。馨香滿室靈波聚,捧出明珠上碧天。

    曉達

    搜開本有自分明,放出真光滅盡情。三寶決然鑽正覺,一靈何慮不圓成。

    得通妙用通澄湛,會認玄微認淨清。凡體化為雲外客,長生路上步前程。

    遊興慶池

    信腳閑遊興慶池,元來只是這些兒。雨翻荷葉珍珠迸,風捲筠梢珮玉枝。

    春綠夏宜紅菡舊,秋澄冬顯碧琉璃。琉璃清徹源流處,問著源流總不知。

    禪門初洪潤乞無相

    修行須是辯西東,勘破凡軀物物同。白雪嶺頭搜正覺,紅霞山上弄虛空。

    此般消息春光裹,這箇因緣月影中。休泥庭前栢樹子,自家真性是家風。

    老僧問生死

    平生已得正摩訶,玉韻金聲總處和。正覺途中登迥嶺,菩提路上出高坡。

    慧靈俞達白蓮果,真性還超祗樹柯。從此不生應不滅,定歸般若與波羅。

    善友問耕種助道

    世間凡冗莫相於,清靜精研禮念初。慧照時時頻剔撥,心田日日細耕鋤。

    增添福炷油休絕,勦剪煩苛草盡除。登瑩苗豐功行滿,登苗携去獻毗盧。

    蘇公求退吏清閑

    人人若論識清閑,除是蓬萊第一仙。無極雲霞為伴侣,半空風月作因緣。

    用通要到飄然到,使慧如遷即便遷。公把凡軀仍脫了,請來此處話長年。



    嬉遊外景日相親,每到中宵睡裹真。七魄樂隨魔鬼轉,三尸喜逐耗神津。

    心猿緊縛无邪染,意馬牢擒不夜巡。四假身軀販白晝,算來何異寐時人。

    吕善友索金剛經偈

    金剛四句首摩訶,其次須尋六字歌。仗起慧刀開般若,能超彼岸證波羅。

    識心見性通真正,知汞明鉛類蜜多。依得此中端的義,上騰碧落出娑婆。

    于公求自幼不食五轂

    此因只在玉京山,不必盤餐注貌顏。養氣每憑真水潤,頤神長似白雲閑,

    行功盈滿超中位,鉛汞相投出此間,直待外邊滓穢盡,甚時光彩始迴環。

    問清閑

    心中澄湛莫煎熬,性上恬然舉慧刀。挫碎紅塵搜得得,劈開黑洞認陶陶。

    穿峰明月為吾友,過嶺孤雲是我曹。作伴為鄰歸去後,任遊三島訪蟠桃。

    人戲言欲盜腳引

    幸中有幸遇鄉侯,豈肯將余腳引偷。你等不遭三毒苦,我咱已出九幽讎。

    心如朗月天心運,性似清風道性流。短引再蒙長引在,管教東海一靈周。

    閻都監問長生

    閻公忠顯問長生,方是高樓打一更。時刻分明全五氣,甲庚顛倒鍊三彭。

    願求當日黃金器,須出今朝赤火坑。認取蓬萊真正路,瑤臺穩坐泛瓊觥。

    宋公問修行

    剔正心靈事事通,便令生出玉花叢。三田珍寶迎朝露,一粒丹砂衰曉風。

    艷艷紅輝還沬白,明明白曜復殷紅。自无實相虛應顯,空裹依空現本空。

    修行

    這箇修行總不知,元來只是認真慈。赤衣上士遊山水,烏帽先生入火池。

    白馬嘶時金亦吼,青牛耕處玉無玼。衝天柱地霞光照,龍罩翕婆最小兒。

    大器修行不厭華,冷瓏顛傻屬吾家。清風裹面全真氣,明月前頭結寶砂。

    常把舊容常點檢,便將新相便拈拏。一通擲在青霄上,透過虛空顯像芽。

    龍吟引起虎咆哮,雪浪兼風旋旋拋。滌蕩一靈添到瑩,調和二氣便相交。

    烏龜行向海中戲,赤鳳飛來頂上巢。明月一輪光燦燦,玉峰高處照三茅。

    自從一得見天真,今日方知舊日人。離俗復為雲外客,脫塵不作土中賓。

    蓋緣往昔擒朱汞,全是當初定水銀。一點靈明歸靜界,圓光裹面轉金輪。

    玄關奪得不追尋,鍊就重陽滅盡陰。從此頻添木上火,由斯再煮水中金。

    萬般神應還誰見,一箇真靈只自欽。聚則為形散為氣,晴空來往永無心。

    胎仙舞出做神仙,都為從來得正端。何用丹田金虎繞,不須寶鼎玉龍盤。

    叱迥鉛汞應清靜,換過陰陽愈喜懽。一段紅霞生岳頂,迴光明郎照青鸞。

    斷雲飛盡月光明,返照神舟傍岸行。水火相逢開正路,木金間隔定長生。

    黑鉛赤汞分南北,白虎青龍換甲庚。依此修持真了了,空中結就玉絲棚。

    既然朗照絕搜尋,不必區區論淺深。正坐的端通子午,迥頭又復見丁壬。

    五般彩色頻頻步,一箇玄機每每侵。捉住虛空真妙景,應將此景作嘉音。

    吸呼喘息妙非麤,養就從來一顆珠。子母相隨真彩結,氣神攢聚異光殊。

    倒顛交媾分機密,上下沖和得要樞,好向深山最高處,怡然獨放月輪孤。

    從初更會捏風顛,撒向瑤池種玉蓮。生出一枝偏皎潔,拂開五葉各團圓。

    昔能已見通玄妙,今則還知得自然。既沒四時催逼去,長春境上不排年。

    修行須用九陽圖,認得陽圖事事甦。智者便知超造化,愚人枉了下功夫。

    得來勘破無中有,成後何如有若无,无有有无无有相,有中无相達天衢。

    能知下手免三塗,咄了從前這匹夫。入火肯教成燴熾,渡河難以溺漂浮。

    日中精艷長生瑩,月裹瓊林永不枯。此箇大丹歸物外,逍遙來往入虛无。

    永學道人

    虛誇修鍊鍊何曾,只向人前衒己能。難曉儒門空怯士,不通釋路卻嫌僧。

    色財叢裹尋超越,酒肉林中覓舉昇。在俗本來無一罪,蓋緣學道萬重增。

    心中端正莫生邪,三教搜來做一家。義理顯時何有異,妙玄通後更無加。

    般般物物俱休著,淨淨清清最好誇。亙劫真人重出現,這迴復得跨雲霞。

    果然慕道沒牽纏,孤僻身軀獨自眠。靜裹靜生唯得妙,閑中閑至決投玄。

    恁時放肆知恬談,度日清凉禀聖賢。休望神仙休說了,教公自坐白花蓮。

    去年寧海軍中坐,今歲文登縣裹行。兩過歲除寒復暖,二經年節暗還明。

    這般顛倒誰同曉,此箇陰陽我獨精。一兩真金纔出火,不須團打自圓成。

    好相如知莫外持,心神便是汝真師。古人公案須搜獲,自己家風要騁馳。

    細細得通前覺性,盈盈澄正舊慈悲。慈悲清淨俱雙立,頓悟全無物物縻。

    認得心花便害風,玲瓏玄妙汞鉛通。三千內用千朝法,十載中傳九轉功。

    彩艷萬重鋪潔白,明光一點吐殷紅。虛空返照虛空影,照出真空空不空。

    幾箇同流會養軀,我今獨自街癡愚。饑來蠣飯長哺啜,寒後麤衣任蓋鋪。

    詩句不能分密妙,心間難以認惺甦。豈唯得得時須守,應是還他父毋租。

    一字至七字詩

    詠茶

    茶,茶。瑤萼,瓊芽。生空慧,出虛華。

    清爽神氣,招召雲霞。正是吾心事,休言世味誇。

    一盃唯李白興,七椀屬盧全家。金則獨能烹玉蘂,便令傳透放金花。



    酒,酒。惡唇,臟口。性多昏,神不秀。

    損敗真元,消磨眉壽。半酣愁腑腸,大醉摧心首。

    於己唯恣猖狂,對人更沒慚忸。不如不飲永醒醒,無害無災修九九。



    色,色。多禍,消福。損金精,傷玉液。

    摧殘氣神,敗壞仁德。會使三田空,能令五臟惑。

    亡殞一性靈明,絕盡四肢筋力。不如不做永綿綿,无害无災長得得。



    財,財。作孽,為媒。唯買色,會招盃。

    更令德喪,便惹殃來。積成三界苦,難脫九幽災。

    至使增家豐富,怎生得免輪迴。不如不要常常樂,無害無災每恢恢。



    氣,氣。傷神,損胃。聘猩獰,甚滋味。七竅仍前,二明若沸。道情勿能轉,王法寧肯畏。鬥勝各街僂儸,爭強轉為亂費。不如不作好休休,无害无災通貴貴。

    七言長篇



    詠酒

    雲朋霞友每相親,滑辣清光養氣神。滿坐談開三教語,一盃傳透四時春。

    如知自在亭中景,便是逍遙物外身。默默昏昏風作伴,冥冥窈窈月為鄰。

    異香旋旋虛空過,翠霧層層上下伸。清靜並無生愛念,醉來舞袖復尋真。

    全真堂

    堂名名號號全真,寂正逍遙子細陳。豈用草茅遮雨露,亦非瓦屋度秋春。

    一間閑舍應難得,四假凡軀是此因。常蓋常修安在地,任眠任宿不離身。

    有時覺後尤寬大,每到醒來愈愛親。氣血轉流渾不漏,精神交結永無津。

    慧燈內照通三曜,福注長生出六塵。自哂堂中心火滅,何妨諸寇積柴薪。

    呂公求指訣

    禮念焚香作福山,不干入道道中玄。外邊假合開中寶,裹面真人認得賢。

    處處無心為煆鍊,家家有性現精研。一條白線堅還潔,一粒金丹瑩又鮮。

    兩路相隨成曲調,雙關共透顯詩篇。蓮花出水騰顏色,葉葉分明是箇仙。

    文山程法師問內事

    從來分得三光秀,撲入凡軀土底攢。結性不能超造化,於身偏會做饑寒。

    如通須是搜元有,要見還應只內觀。莫泥水升兼火降,休推虎遠與龍蟠。

    神精氣住超雙闕,日月星旋做一團。便是修行真捷徑,碧霞裹面衰金丸。

    修行

    下關牢固火能然,雅氣無侵漸至堅。一九住時添秀麗,二關通後得完全。

    既能已結成初有,復透中間認始先。直要真清真寂靜,更令役染沒縈牽。

    須臾概濟同相見,項刻沖和共自傳。穩坐明堂拈寶炷,復遊金洞赴瓊筵。

    飢寒脫了堪來往,生死捐除會倒顛。有箇青童持紫韶,請公永永伴神仙。

    述懷

    慧刀磨快劈迷蒙,到碎家綠割已空。火焰高焚端子午,水源深決潤西東。

    上中下正開心月,精氣神全得祖風。既見舊時親面目,更無今日假英雄。

    五重玉戶光生彩,一粒金丹色變紅。自在真人歸岳頂,手携芝草步蓮官。

    茶言湯語是風哥,芝草閑談果若何。不可人前誇了了,須知物外笑呵呵。

    赤龍攪海添離水,紫焰安爐養坎河。木馬還能從水虎,金翁須是娶黃婆。

    汞鉛亙昔交加作,兒女今朝嬰姹多。坐客同歸迴首度,教君也得出高坡。

    和傳長老分茶

    坐間總是神仙客,天上靈芝今日得。採時惟我識根源,碾處無人知品格。

    塵散瓊瑤分外香,湯澆雪浪於中白。清懷不論死生分,爽氣每嫌天地窄。

    七椀道情通舊因,一傳禪味開心特。蕩滌方虛寂靜真,從玆更沒凡塵隔。

    和玉長老古調

    慧觀緣空絕昇沈,瑞氣杳裊開遙岑。此地常過三山客,往來相隨九臯禽。

    重樓清泠灑甘雨,洗滌自沒凡塵侵。神水撞透紫金窟,瑩瑩寶洞尤邃深。

    洞前古梧青且緣,狀若月中蟾部林。樹下間祖西來意,口不言答提裾襟。

    既已彼此聰明了,定中達達那搜尋。無身無為亦無漏,勿論實腹并虛心。

    教君一通曉這箇,八脈嬰兒纏錦衾。有誰能令胎仙舞,唯我三疊鳴心琴。

    五言律詩

    早行

    正做真間客,前程道路通。長途無曉暗,促步任西東。

    誰識中宵月,獨知半夜風。為行平等會,不與利名同。

    詠寧海軍

    寧海軍中景,清虛道富豪。依山知飲淺,近水覺居高。

    善膳能滋味,仁人得遇遭。迴光通返照,相從喫蟠桃。

    了了修行

    慧劍空中舉,光芒射太虛。勦除馬院篇,斬斷水鄉蕖。

    兔苑金花綻,雞官玉蘂舒。黃輝白耀顯,此箇是毗盧。

    遊香嚴院

    鍾韻知金吼,魚音聽木聲。火靈香炷引,水住寶瓶盛。

    四事誰能悟,三乘教愈明。達斯玄妙理,便是證圓成。

    僧淨師求修行

    依旨念彌陀,清凉氣候和。要全三曜照,須認六波羅。

    般若常令顯,菩提每見多。真如應得悟,歡喜出娑婆。

    述懷

    一箇好門兒,關關善護持。金童齎玉鎖,玉女捧金匙。

    閉後无人見,開來只自知。常常肩與闢,出入紫靈芝。

    要見菩提相,應當識蜜多。結成三藏寶,顯現六波羅。

    物物無頭腦,般般有腳窠。介然通穎脫,玉液潤金波。

    氣壯神清爽,心閑性逸安。重樓傳玉液,雙闕鍊金丹。

    了了通三道,圓圓做一團。不無紅焰進,兼有紫光攢。

    這箇為根本,靈光要至誠。搜窮物外景,滅盡世間情。

    四序傳中氣,三光在上明。如通顛倒法,何慮不圓成。

    道在性長在,身愁心不愁。黃芽徧地長,白雪滿園收,

    姹女尤歡喜,嬰兒最樂優。刀圭第一法,此外更何求。

    會步修行路,應先上寶臺。仰瞻超廓落,俯看免輪迴。

    清淨真靈現,玲瓏慧眼開。須憑顛倒法,怎得倒顛來。

    五言長篇

    上登州知州

    方面蓬萊路,朱嬸喜色通。車行行德雨,扇動動仁風。

    前擁雙旌貴,旁馳萬騎雄。栽棠齊召伯,闡化類文翁。

    政治靈光顯,言尊性理融。位登槐府後,應與我心同。

    述懷

    功成王四父,風害第三孫。瞥地迴頭處,認得自來惛。

    擘開真道眼,跳出是非門。已作空中客,那為地下魂。

    名山三座總,好景四時溫。物物非非是,非非是勿論。

    眼暗耳雙聾,明聲總不通。勸伊休唱峪,舉事便和問,

    不去欽賢聖,何勞重害風。般般俱是妄,物物盡皆空。

    妻女千斤鐵,兒孫萬秤銅。怎知投黑暗,尚自騁般紅。

    惡業常穿積,良因怎得蒙。身邊誇體段,心下若飄蓬。

    幾箇知元本,何人憶祖宗。肯憂歸地府,曾話上天宮。

    只會貪財色,無非滅視聰。如行平等意,走入五花叢。

    藏頭七言長篇

    繼贈王子容都院

    □此華宗字子容,□風雅頌好相從。□端錦繡塵凡物,□馬豬羊世俗蟲。

    □是九條蠲出戶,□為三箇趕離胸。□生寶璧開心曜,□迸丹丸壯腎宗。

    □祖若知通造化,□神稍悟得和邕。□中莫戀超三境,□底休尋上二峰。

    □舉崑崙山頂現,□聞林屋洞天封。□光返照元初路,□下方堪擊玉鐘。



    重陽全真集卷之一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