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重陽全真集


    重陽全真集卷五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重陽全真集。金王嚞撰。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平部。
    文献引用:重陽全真集. 道藏, 太平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985
    重陽全真集卷之五

    終南山重陽子王嚞撰



    探春令鎖庵門化馬鈺

    要知端的,默默細想,須憑因果。至今喜悅,投歸玄妙,便把門兒鎖。

    惺惺了了真堪可,有自然香火,靜中寂闃,分明一箇,師父來看我。

    美醪奇饌,信任恣飲,豐餐最好。醉經飽德,唯歌自舞,□喜樂論道。

    頻頻拈弄靈芝草,使異香來到。雲霞覆燾,鶴鸞前引,卻赴蓬萊島。

    月中仙#1自詠

    自問王三,你因緣害風,心下何處。怡顏獨哂,為死生生死,最分明據。轉令神性悟,更慵羨、人誇五袴。愈覺清凉地,皮毛無用,那更憶絲絮。

    渾身要顯之時,這巾衫青白,總是麻布。葫蘆貯藥,又腋袋經文,拯救人苦。竹攜常杖柱,侍自在、逍遙鍾呂。道余歸去路,煙霞侣。

    阮郎歸

    驀然撞著阮郎公,無何兩目紅。盈盈翳瞙礙非通,如何見寶瞳。

    真妙藥,便修崇,良醫顯行功。金篦一刮直緣空,三光本秀同。

    又詠紙衣

    蔡倫助造阮郎歸,於身顯紙衣。新鮮潔淨世間稀,隔塵勞是非。

    瓊表瑩,玉光輝,霜風力轉微。寒威戰退達天機,白雲自在飛。

    喜遷鶯贈道友

    問公為善,這大道無言,如何迴轉。猛捨浮華,搜尋玄妙,閑裹做成修鍊。認取起初真性,捉住根源方便。本來面,看怎生模樣,須令呈現。

    親見,堪相戀、請向絳銷,宮裹開瓊宴。會上明明,霞輝萬道,射透玉絲瑤霰。一粒寶珠晶瑩,衮出光同飛電。徹中央,大羅天歸去,永除遷變。

    歸朝歡

    天地初分何處寄,父母無生名甚字。須將這箇要分明,推窮此理寧論是。細細傳不二,一能仍究從前自。往來頻,不知迷迷,甚日得言賜。

    忽爾真靈前面至。認得元形歡喜示,惺惺覷著甚端嚴,輝輝返照通容易。見時唯密祕,妙玄微雅中深遽。出圓光,五般顏彩,復本總祥瑞。

    減字木蘭花辭世

    凡軀四假,便做長年終不藉。水葬魚收,教你人咱業骨骰。這迴去也,一顆明珠無有價。正是真修,穩駕逍遙得岸舟。

    又自詠

    小名十八,讀到孝經章句匝。為慶清朝,愛向樽前舞六么。

    呼盧總會,六隻骰兒三沒賽。傻得唯新、刮鼓叢中第一人。

    七年風害,悟徹心經無堅礙。信任西東,南北休分上下同。

    龍華三會,默識逍逼觀自在。要見真空,元始虛无是祖宗。

    時當五九,道用謫仙三盞酒。綵仗風流,為示農耕擊土牛。

    東君德厚,放盡山梅并岸柳。得得真修,一顆明珠出玉樓。

    青山緑水,自與今朝長是醉。緑水青山,得道之人本要閑。

    清風明月,占得逍遙無可說。明月清風,共是三人我便同。

    心低大小,細細搜尋玄裹妙。大小心低,酉上為東卯作西。

    心高火出,走了三田餳與蜜。火出心高,轉轂輪迴又一遭。

    神清氣爽,樂處清閑堪一唱。氣爽神清,鼓出從來自己聲。清神爽氣,長就黃芽緣溉濟。爽氣清神,認得前程這箇真。

    又贈王家飲店

    凉淘要結,妙手輕團如握雪。要結凉淘,瓊蘂紛紛入寶槽。

    挨刀細切,椀內銀筋挑玉屑。細切挨刀,又分隨余採碧桃。

    又化破帛

    長居海畔,非帛衣身應不暖。海畔長居,溫燠凡軀性自如。

    於公願管,轉化多人為首讚。願管公於,養就仙胎得展舒。

    浪淘沙

    唐秀才索春寒秋熱詞

    氣色做交加,四序無差。上凝下出兩相磨。暖律欺寒寒逼暖,易位難趖。

    恰似這浮華,人做生涯。得時溫燠失來邪。貧富熱寒應不定,浪裹淘沙。

    和氣欲超昇,寒色沈凝。清涼內爽亦能騰。卻被外炎相伏定,春冷秋蒸。

    陰照復陽登,陽喜陰增。人當衰處轉誇能。天欲明而仍暫暗,禍福交承。

    又歎虛飄飄

    石火不相饒,電裹光燒。百年恰似水中泡。一滅一生何太速,風燭時燒。

    公等在浮囂,悟取虛韶。福油好把慧燈挑。光焰長生明又朗,返照芝苗。

    人要悟黃芽,忽戀榮華。俗家出了做仙家。物物拈來都打破,藉甚嬰娃。

    蓬島現光華,翠霧紅霞。長春園裹看靈葩。覆燾清光仍自許,得得休誇。

    驀山溪

    玉堂三老,唯識王三操。復許辨三台,更能潤、三田倚靠。自然三耀,攢聚氣精神,運三車,依三教,永沒沈三道。須通三寶,方見三清好。真性照三峰,陡兔了、三焦做造。休論三世,諸佛現前來,得三乘,遊三昧,瑩瑩歸三島。

    修行學道,切莫憑嬰姹。只是這些兒,把塵俗、般般不惹。自然蕭索,寂寞與他依,餐殘飯,著麤衣,飽暖休相捨。

    常從坦蕩,守養身軀假。閑裹得真閑,覺清涼、惺惺灑灑。暗中功行,直待兩盈盈,靈明顯,做逍遙,師父看來也。

    水中漚起,來往相隨走。旋旋被風吹,便生滅、暫無還有。忽亡忽聚,遄速沒人知,如浮世,不堅牢,名利難長久。

    諸公早悟,休要迷花酒。養聚氣和神,更認取、三光靈秀。朝昏調攝,保護結金丹,添真瑩,放明光,永得逍遙壽。

    又贈劉哥會剃頭面

    公能力鑷,將彼姿顏接。刮削與提得,甚停當、心洽意愜。如描似畫,眉秀鬢鬚齊,添嫩貌,減衰容,又更增言捷。

    內靈和協,無質無腮頰。妙手有何述,敢把此、分明拈捻。若還會得,慧劍便磨聾,呈白刃,顯青鋼,剃出圓成曄。

    燕歸梁

    這箇修行理最深,水裹淘金見。清凈處細搜尋,唯風月,是知音。

    綿綿永永,無令歇如,撈得稱嘉吟。一從携去上高岑,方能顯,道人心。

    掛金燈劉蔣庵

    好池亭,華麗於中瑩。善修外景,裝成內景。這兩事,誰能省。謹按黃庭緝整,表裹通賢聖。水心炎炎,火焰猛勁。溉鍊出,真清淨。

    金蕉葉

    撲入塵凡世俗,這思牢、更兼愛獄。被玉杻金枷緊束,受無窮不足。百歲光陰迅速,更朝磨、夜磨催促。早離了家緣孤宿,結神仙眷屬。

    武陵春#2詠骷髏

    無事閑行郊野過,見棺函板破。裹頭白白一骷髏,獨瀟灑愁愁。為甚因緣當路臥,往來人誹謗。在生昧昧了真修,這迴卻休休。

    定風波贈馬鈺

    萬萬人中這箇人,忽然自悟說良因。恰似白蓮花一朵,尖新,泥沙脫了出迷津。邀住清明開嫩臉,朗竅明月作毗鄰。住向空中騰馥郁,靈真,此回占得四時春。

    〔浣溪沙〕

    空裹追聲枉了賢,水中捉月事同然,隔靴抓癢越孜煎。紐石作弦何日撫,鑽木待火幾時然,恰如獗地覓尋天。

    耕熟晶陽一段田,九還七返五光全,清清淨淨顯新鮮。物外閑人雲外客,虛中真性洞中仙,晴空來往步金蓮。

    浮世都憐假合身,勸人認取裹頭人,本來面目好相親。返照迴光知去處,逍遙自在樂天真,銳然穎脫出囂塵。

    江梅引

    寧海范明叔邀飯覽月桂花。

    凌晨靜至樂倍,倚欄隈,觀奇材。正是蟾宮餘影世間來。遂得睛空甘露力,潤根荄,發修條,偉又瑰。

    能綻粉苞加紅艷,按周天,四序開。蘂撒黃金,騰馥郁、道眼堪猜。豈許姿陸地、混塵埃。呼取好風同引去,上瑤臺,復靈根,月裹栽。

    金雞叫寧海軍結金蓮社

    社結金蓮都不曉,金盤獻、七珠明了。金陵河裹知多少。要現金光,須得金匙攪。牽過般密妙,金風內、好香籠罩。金枝玉葉同成俏。喚出金翁,便做金雞叫。

    又警劉公

    識得希夷方見妙,自然是、無煩無惱。妻男孫女長繚繞。愛獄恩山,把身軀緊縛抓。若要玲瓏於已俏,把慧刀、快磨頻挑。萬斤鐵索都碎了。奉報劉公,省悟我金雞叫。

    感皇恩

    丁亥年十月初一日,先生要化馬鈺,故鎖門百日,欲令鈺見家風而肯從。

    百日鎖庵門,擒顛縛傻,閑閑澄中靜養真假。箇人歎問,直想如斯瀟灑。我咱知得也,誠清雅。

    別有一般,分明好畫,頻頻親擎出暫懸掛。那滿要看,萬斛珍珠酬價。恁時傳說下,些兒話。

    瑞鷓鴣

    長春景致等長年,不夜鄉中永不眠。自在從容除我想,逍遙來往有誰權。

    唯知物外渾無物,獨看天中別有天。五彩霞光長作伴,金花圍繞大羅天。

    修行莫鍊外容紅,只要當中起赤心。從此能生木上火,自然養就水中金。

    瑤芳寶樹同相守,玉葉瓊枝共廝侵。休去他方尋伴侣,箇中真箇是知音。

    修行孰是鍊金丹,鍊就方知兩事全。七返不容開四戶,九還應是轉三田。

    氣神交結為珍寶,靈性分明作大仙。今日卻歸元本路,自然清靜永恬然。

    惜黃花

    昨朝酒醉,被人縛肘。橋兒上,撲到一場漏逗。任叫沒人扶,妻兒總不救。猛省也,我咱自呪。兒也空垂柳,女空花秀。我家妻,假作一枚花狗。我謹切隄防,恐怕著一口。這王三,難為閑走。

    豆葉黃

    奉報英賢,早些出路。卜靈景,清涼恬淡好住。開闡長生那門戶。便下手修持,真功真行,真性昭著。姹女騎龍,嬰兒跨虎。把珠玉瓊瑤,顛倒換取。正是逍遙自在處。結一粒、明明金丹,金鏡金耀攢聚。

    聖葫蘆

    這一葫蘆兒有神靈。會會做惺惺。占得逍遙真自在,頭邊口裹,長是誦仙經。

    把善因緣,卻腹中盛。淨淨轉清清。玉杖挑將何處去,緊隨師父,雲水是前程。

    憨郭郎或問難免憎愛心

    深憎憎愈甚,探愛愛尤多。兩般都在意,看如何。他歡如自喜,他病似身痾。心中成一體,各消磨。

    郭郎兒慢

    日放銀霞,甘雨滴成珠露。召清風、氣神同助。便致令、相守鎮相隨,更寶種三田,九轉靈丹聚。

    碧虛前,徧生玉芝金樹。綻瑤花、滿空無數。爛慢開,瓊蘂吐馨香,正馥郁當中,一點光明住。

    自在逍遙,清靜恣閑行走。拄靈杖、慢垂寬袖。任彩霞、繚繞緊相隨,更遠遠香風,翠霧同來誘。

    忽昂頭,驀觀瑩景添秀。見青衣、半空招手。便喚余、休更別追尋,指白雲深處,這裹神仙有。

    受恩深

    性亂因醪誤,精枯緣色妬。眼神傷敗,被財役住。鼻濁如何,只為氣使馨清去。俘世人難悟,嘮四事相牽,淪落苦處。

    達士怡然殊不顧。上淨真心,於下元陽堅固。左養取青龍,右邊白虎咆哮做。都總來攢聚,便成結金丹,大羅歸去。

    折丹桂

    氣財色酒相調引,迷惑人爭忍。因斯染患請郎中,鬼使言,你且儘。

    不須把脈休頻診,死病今番準。這迴須去沒推辭,復勾追,交帖緊。

    進來陰府心寒懔,對判官詳審。高呼鬼使急挐拏,不凌遲,更待甚。

    鑊湯浴過鐵狀寢,銅汁頻頻飲。哀聲禱告且饒些,後番兒,不敢想。

    木欄花慢

    論修行鍛鍊,只元是,這些兒。也勿取翁婆,姹女嬰子相隨。休言木龍金虎,更何須黑赤坎和離。奉報諸公入道,莫令形苦神疲。

    堪宜正好搜尋時,坦蕩准希夷。放落魄清閑,任雲任水,真靜真玆。靈然養成內寶,聚玄機密妙不難知。開闡當中一點,瑩然明照無為。

    河傳令知縣董德夫小

    德夫知縣,坐上將余便,索河傳令。堂下落花,你咱分明親見。稍知空,這攀緣,都不戀。爭如修取來生善,早悟光陰,急急同飛箭。足愛前親,好心長行方便。若回頭,隨我訪,神仙面。

    虞美人

    先生嘗云:余嘗從甘河携酒一瓢,欲歸庵,道逢一先生明云:害風肯與我酒喫否?余與之。先生一飲而盡,卻令余以瓢取河水。余取得水授與先生。先生復授余,令余飲。余飲之,乃仙酎也。

    害風飲水知多少,因此通玄妙。白麻衲襖布青巾,好模好樣真箇好精神。

    不須鏡子前來照,事事心頭了。夢中識破夢中身,便是逍遙達彼岸頭人。

    又戰公索修行

    安爐燒出清凉景,捉住風飈影。輕中盈滿得逍逼,自然心月空外顯彰照。

    當初元約惺尤省,天詔應邀請。仙音一派瑩聲招,此時還許返本上丹霄。

    恣逍遙#3

    若要修行,須搜子細。把金關、玉門牢閉。上下沖和,位交溉濟。得來後、惺惺又同猜談。

    衮入虛空,卻投根蔕。毫光在、爛銀霞際。玉色新鮮,真靈瑩膩。分明徹、淨清閱然細細。

    擺脫濁醪,憑傳清水。這滋味、香甜真美。過得重樓,全無滓穢。五門開、澆淋就中忒銳。七寶滋榮,三田溉濟。十分用、刀圭和祕。結作真晶,明明殊麗。山峰上、風月共邀出世。

    臨江仙

    每日行持都不是,今朝頓覺舒寬。和交媾聚成團。嬰兒投姹女,虎繞與龍蟠。

    四象同房搓玉線,一穿透過金丹。自然光艷出泥丸。有言言不盡,無說說非難。

    又大葫廬先生出常背此貯酒也

    每向街頭來往走,誰人識此葫蘆。長盛美酒豈須沽。時時真暢飲,日日不曾無。

    自是於、身唯了事,相隨肯暫離余。杖頭挑起趁江湖。一船風月好,千古水雲舒。

    繫雲腰#4自詠

    終南山頂重陽子,真自在,最逍遙。清風明月長為伴,響靈呶,空外愈,韻偏饒。

    蓬萊穩路頻頻往,只能訪,古王喬。丹霞翠霧常攢簇,弄輕飈,繫雲腰,上青霄。

    迎仙客

    做修持,須搜索,真清真靜真心獲。這邊青,那邊白,一頭烏色,上面殷紅赫。共同居,瑠璃宅,瓊苞瓊蘂瓊花折。玉童歌,金童拍,皇天選中,山正是仙客。

    這曲破,先入破,迎仙客處休言破。勘得破,識得破,看看把我,肚皮都龞破。

    會做麼,是恁麼,奈何子午貪眠麼。說甚麼,道甚麼,自家暗裹,獨自行持麼。

    這害風,心已破,咄了是非常持課。也無災,亦無禍,不求不覓,不肯做墨大。大仙唱,真人和,全真堂裹無煙火。無憂子,共三箇,頓覺清涼,自在逍遙坐。



    重陽全真集卷之五竟



    #1此詞牌應為『月中桂』。

    #2原本詞牌誤作『祝英臺』。

    #3此詞牌應為『殢人嬌』。

    #4此詞牌應為『繫裙腰』。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