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重陽全真集


    重陽全真集卷十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重陽全真集。金王嚞撰。十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平部。
    文献引用:重陽全真集. 道藏, 太平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4990
    重陽全真集卷之十

    終南山重陽子王嚞譔



    贈王俊

    害風故故謁華宗,三教唯公道話同。

    此際遇逢齊上下,中間會聚各西東。

    須知冬至青和白,認取春分綠間紅。

    急急三光如可悟,忙忙四假盡成空。

    圓明一點皆能有,物裹千般總被蒙。

    覺性自然通水湛,達心那入百花叢。

    般般打破仍歸妙,箇箇還迴便見終。

    飯食充饑機兩妙,面前相對玉玲瓏。

    贈道眾

    盡知長與道為鄰,搜得玄玄便結親。

    悟理莫忘三教語,全真修取四時春。

    養成元氣常充滿,結住靈神沒漏津。

    十九圓光如我願,敢邀相伴樂天真。

    詠霄

    得其真趣絕搜尋,物物般般總不侵。

    碧落湛澄非有意,白雲來往本無心。

    盈盈明月增佳致,細細清風送好音。

    舉目慵觀潘岳賦,怡顏懶撫伯牙琴。

    外除花卉遊人靜,內蘊芝苗只自臨。

    決要三田歸至寶,亦令一性上高岑。

    養成幻體如光瑩,舞正胎仙似嘯吟。

    杳默昏冥長作伴,寂虛永保水中金。

    問多夢

    捉住心猿治住神,自無夢惱內中真。

    尾閭不動全精氣,腎海長添乾水銀。

    內則愈能增覺性,外來應是養生身。

    廣行法籙頻施救,便是逍遙得岸人。

    于公求詩

    無思無慮是真修,養氣全神物物休。

    亙劫容顏須要見,元初光彩決重收。

    莫將外景心中蘊,好把靈丹性上求。

    依此自然超彼岸,都緣清淨大神舟。

    諸散人求問

    修行須藉色身修,莫殢凡軀做本求。

    假合四般終是壞,真靈一性要開收。

    聚成無相成無漏,結作丹丸作備周。

    五道光明同是伴,能超凈今大神舟。

    贈王哥

    修行學道並無師,只要心中自己知。

    淨處常常生智慧,閑居每每起慈悲。

    搬柴運水唯聞做,觀相存思各自為。

    減食忘情為慷慨,任歡取樂是修持。

    救人設藥功尤大,戒酒除葷行最宜。

    直待開門觀宿性,宿緣堪可便相隨。



    問內事

    修行事理說叮嚀,只要心中靜裹明。

    眼界不生龍自住,鼻門無閉虎長停。

    舌根退味心神悅,耳內除聲腎水清。

    南北沖和同一體,東西交媾滅三彭。

    木金廝仗盤桓處,嬰姹相隨自在行。

    結就金丹出頂上,五光射道綵雲棚。



    喫酒賭錢

    心遊閑散樂浮華,放肆開懷是產涯。

    飲酒莫教離孝順,賭錢休要壞居家。

    道門好入時時重,王法須遵可可奢。

    平等能行方便事,也教隨我伴煙霞。



    學士勸學

    宰予晝寢不堪看,惜取光陰倦睡餐。

    甕牖勤勞非取辱,茅堂修進敢求安。

    隔窗映雪心常樂,閉戶懸頭性自懽。

    大志不須持一寶,孫公正好學倪寬。



    問曉達

    搜開本有自分明,放出真光滅盡情。

    三寶決然攢正覺,一靈何慮不圓成。

    得通妙用須澄湛,會認玄微貴淨清。

    堪做無為雲外客,長生路上步前程。



    自述

    殷紅瑪瑙閴中懸,清靜玄中在眼前。

    便把瑁璃安甲室,更將琥珀頓庚田。

    四般珍寶牢收取,三耀光中謹密傳。

    此法得時空外去,彩霞深處步金蓮。



    問生死

    常常知足善縱橫,莫要深深戀火坑。

    性上分明開兩路,午前認取打三更。

    一真自顯靈光結,七竅皆通瑞氣盈。

    正合慈悲超法界,清涼路上得長生。

    友人獻酒

    登途上路不由吾,雲霧相招本性甦。

    萬里清風常作伴,一輪明月每為徒。

    山青水緑程程送,酒白粱黃旋旋沽。

    今夜一盃如有意,放開紅焰照冰壺。

    友求清靜

    黑雲散盡月偏明,照耀塵寰滅有情。

    煩惱不生全妙理,是非去徹出深坑。

    山頭別有微風至,心下重將小雪迎。

    面壁散人知此味,逍遙路上證圓成。

    榮華不著是良因,遠遠非非眼界新。

    八識精研通不夜,五門光顯照長春。

    由斯更許超三界,依此應靈出六塵。

    一朵金蓮歸上界,圓成永不墮迷津。

    贈友人

    大道無言不可聞,禪宗坦蕩乃同群。

    兩般打坐誰能悟,一炷香煙孰會分。

    奪得三光真秀氣,便消四大敢紛紜。

    團圓耀彩投空外,方得逍過似白雲。

    友人求問

    自然消息自恬然,不論金丹不論仙。

    一氣養成神愈淨,萬金難買日高眠。

    紅紅火焰三峰透,白白蓮花五葉鮮。

    勘破行功無作用,于斯堪可認玄玄。

    詠眼

    如日光明似水晶,燭人鑑物愈惺惺。

    只觀粉貌空虛景,肯覽黃庭內外經。

    眸子正安難見道,童兒端坐不瞻形。

    教公若遇金篦子,刮盡塵睛慧目明。

    自悟

    齒落髮華現老軀,本靈猶自戀癡愚。

    市中來往干人祿,山上清虛負月孤。

    擺徹水泉團火氣,撥開煙焰指冰湖。

    從玆舒展紅霞腳,踏碎純陰這轆轤。



    詠劍

    惺惺寶劍最分明,越礪磨聾對我呈。

    高舉劈開新道眼,一揮斬斷舊心情。

    朝生瑩淨渾無染,夜吐光芒更有聲。

    戰退妖魔邪氣力,盡投空外化成形。



    仲正宅

    今日清明賞水廳,堪為住宅總康寧。

    兒孫女婦渾家慶,德行荷蓮一道馨。

    退己進人唯仲正,休心積善勝看經。

    時來同處青山外,萬頃白雲作畫屏。

    昨宵夢請八神仙,便付鸞衣降玉編。

    數幅蠻牋鋪錦繡,一枝象管走雲煙。

    廣留教法開心地,善寫詞詩種福田。

    祕密天機誰得悟,害風風害獨能傳。



    聞鶯啼

    今朝三月二十八,耳邊忽聽鶯聲發。

    驚開道眼一觀瞻,羽翎新用黃金刷。

    見予轉轉弄清吟,他意還應會我心。

    恰似琴聲初調品,無情風月是知音。



    初春

    世網擘開肯染塵,名園恰似洞中春。

    問公還識逍遙客,顧我堪為自在人。

    坐上詩篇俱濟濟,醉中酴醋任頻頻。

    四時不老花芳別,唯有清香一蓋均。

    凡籠跳出垃無塵,此日誰知物外春。

    對景肯從捂紳者,將身已作散閑人。

    詩緣毛穎傳來速,酒泛芳巵轉得頻。

    認取祖宗真實地,黃芽澆灌滿園均。

    留題友人樓

    深羨孩兒樂使牛,不須裝裹急梳頭。

    清閑自是親香火,勞役誰知遠佚優。

    咫尺蓬萊人不見,逍逼紫府我先酬。

    愛河猛捨尤清淨,別駕輕軻泛十洲。

    贈友詠雪

    密布彤雲慘白沙,舞空亂目閉天涯。

    嘉祥自是封盈尺,應瑞依然結六花。

    景外畫圖歸釣叟,瑩中清淨屬仙家。

    晚來皓月開濃霧,一派流光射素霞。

    贈姪

    一首新詩贈七哥,予言切記莫蹉跎。

    遵隆國法行思義,謹守軍門護甲戈。

    飲膳共為通揖讓,言談歌出用謙和。

    先人後己唯長策,竚看歸來唱凱歌。



    上兄壽

    祥雲瑞靄生賢哲,五百時臻遇三月。

    十一日辰尤最奇,三千年見蟠桃結。

    莫辭金學酒頻添,好把玉爐香滿爇。

    仰祝遐斝無可比,有弟今朝細分說。

    若比金玉均可缺,若比江海亦不竭。

    若比鐵石俱可裂,若比松相皆可折。

    未若兄之愈眉壽,永永綿綿不可絕。

    日中已過艷陽天,嫩緑微紅是禁煙。

    恰到清明真火得,不迷濁酒道心堅。

    自知一性通長壽,何恥凡軀掛舊氈。

    燕語呢喃全姹妙,鶯啼睍睆覷嬰賢。

    三田誰識虛中寶,四假予知嶺上看。

    但把五行顛倒使,便教他日遇神仙。

    述懷

    閑閑閑得染章篇,顯出文房內四賢。

    烏帽嬰兒添硯水,朱衣姹女運陳玄。

    白顏公子傳銀筦,緑鬢佳人鋪錦牋。

    九轉鋪排真玉漾,一揮寫就寶珠圓。

    明光榮集千般瑩,彩艷團團五色鮮。

    親自擎將空外去,十分堪獻大羅仙。

    害風王喆遠山隈,信腳同雲近海垓。

    八百行成雙樹果,三千功滿一聲雷。

    更無意馬遊情色,那有心猿探世財。

    財色兩能長滅絕,色財盡許不追陪。

    永除失腳黃泉去,久得回頭道眼開。

    任處碧霞光熠耀,朗隨風月過瑤臺。



    贈李道友

    見公逸樂樂無涯,道在真全去世華。

    雅句分明謫仙子,遺風正是老君家。

    須知文苑高韓愈,壘作琴堂感伯牙。

    有箇王喬還識否,同歸蓬島跨雲霞。

    又繼韻

    雲根上起任天涯,到處臨風弄月華。

    對水雙鶴由我跨,輞川一景屬吾家。

    清虛益氣憑師教,恬淡通津愧易牙。

    占得逍遙真自在,何須服藥與餐霞。

    詠赤目

    耳中何事轉加聰,兩目如盲爛爛紅。

    恰似禪僧初入定,正如大道始行功。

    內思不出澄神住,外想俱無忘閉空。

    意馬心猿重捉住,頂門玉路自然通。

    詠碳磨

    磴大驢微力不勝,喝驢人早便生嗔。

    一心發恨嫌行慢,兩手扶鞭打得頻。

    只為不知輕與重,更交轉受苦中辛。

    伊能見麼無仁德,只此分明後世因。

    師父鎖庵化馬鈺,有治平寺無名和尚將為守靜,有頌曰:開閉深藏有甚因,無言靜坐去貪嗔。高樓畫角如春夢,釋海波清見本真。了了了時心便了,微微微處水澄清。為觀俗事愚癡子,故守禪堂不出門。師父每句復酬三句,完之為八絕,按八識。

    開閉深藏有甚因,都緣眼界絕紅塵。

    白駒點點難相染,野馬紛紛任自申。

    無言靜坐去貪嗔,耳內繁華勿我親。

    不鼓聲音唯作伴,無弦曲調自為鄰。

    高樓畫角如春夢,鼻息沖和言不用。

    此別分明善果生,這迴只把良因種。

    釋海波清見本真,舌中五味不登唇。

    三時恬淡唯清淨,一味甘甜沒價珍。

    了了了時心便了,身中一點圓光小。

    從玆默默與昏昏,又更冥冥還杳杳。

    微微微處水澄清,意盡心忘滅盡情。

    無漏無為登正覺,不增不減證圓成。

    為觀俗事愚癡子,妄想難除生與死。

    迴光返照這裹來,識心見性投玄旨。

    故守禪堂不出門,並無煩惱性中昏。

    未酬救徹眾生願,好把玄談細闡論。

    贈釋友號無名

    法師今已得清涼,一性昭然顯瑞祥。

    卻把無名為雅號,釋迦元住在何方。

    友人求問

    青春應是好看書,義理昭然覺自如。

    若赴選場須決勝,榮家顯已掛金魚。

    閻學士寫上四句續和十二句

    輪迴生死如何兔,認取亙初真正面。

    三珍五彩一齊攢,長生路上霞光現。

    欲愛貪財甚法離,真清真淨是精持。

    般般物物俱無著,一箇圓光上玉池。

    過隙光陰能久矣,人人總悟非行使。

    閑中等取真箇真,得後逍遙共歡喜。

    衰顏寧再去年時,裹面真人本不衰。

    莫戀外容著假合,嬰兒相貌示無移。



    贈釣翁

    這箇魚兒耍更顛,錦鱗潑潑躍清泉。

    金鉤三擲吞香餌,一掣神仙几案前。



    贈童子修行

    白袍青包宿世因,有緣遇我脫迷津。

    雖然未達玄中妙,已作蓬萊小道人。

    贈修行友

    跳出陰陽造化關,一心向道莫迴還。

    淨清便是神仙路,只要閑中養內顏。

    紙旗上書

    占得風來便有緣,朝朝贏得日高眠。

    飢時街上來求乞,只要人間自肯錢。

    和道友韻

    奪得真容不問年,滿爐香火五千言。

    翛然燕坐通恬淡,獨哂明靈出玉軒。



    贈劉四友

    常把鏡中人別辨,莫教珠上起塵埃。

    有緣體貌捐新業,無相身軀產舊孩。

    夢裹逢予睡沒言,須知正訪害風虔。

    公還要得頻談論,認取冰中冷處暄。

    命中福淺少因緣,只為勞生日業牽。

    若是要居閑散地,長令清淨沒憂煎。

    稍留片語輕提耳,直待一身無一事。

    此時方可共逍遙,路遇仙人談不二。

    一指長生路上遷,待公性分有因緣。

    亙初那箇分明見,何患將來不作仙。

    一想前言是沒緣,在公只要志牢堅。

    推心朴實無偏黨,未作神仙已做賢。

    尋思遭遇幸然間,怎會閑中那箇閑。

    人不堪憂方是樂,恁時與我共躋攀。

    勝如不見先生面,只要公心長作善。

    臧吉嘉祥不離身,明珠一顆分明現。

    夢裹逢師是睡仙,從公知道這因緣。

    若教足下還如此,也沒驚憂自在眠。

    佳時三月此花開,檀作斯心玉作腮。

    折得一枝冠上插,也應隨我到蓬萊。



    畫骷髏警馬鈺

    堪歎人人憂裹愁,我今須畫一骷髏。

    生前只會貪冤業,不到如斯不肯休。

    為人須悟塵勞汨,清淨真心真寶物。

    奪得驪龍口內珠,便教走入崑崙窟。

    詠月

    上弦金月下弦銀,上下金銀各半斤。

    被我合為十六兩,內中星分怎生均。

    詠矮槐

    無極真人種矮槐,清陰覆地有誰陪。

    今朝對此成歡悅,記得當時是我栽。



    遊白鹿觀

    觀有清凍號集仙,臺名白鹿昔昇天。

    我來到此君休笑,已在白雲洞裹眠。

    無何霍氏太言深,昨日天晴今日陰。

    天意若教人數得,不高不廣似人心。

    不寒不暑好風吹,金餅團團照我衣。

    武曲星臨文曲位,上元節比下元時。

    題友人池塘

    孫氏池塘似漢陂,前瞻波面靜無聲。

    轉頭卻見潺湲處,流落輪迴為不平。

    六月聞蟬

    皂衣脫了覺身輕,便作金蟬樹上嗚。

    已得清風真伴侣,誰人此日悟新聲。

    退下烏軀體便輕,高槐美蔭喜長嗚。

    逍逼枝上亭亭坐,自在風前款款聲。

    詠中秋月

    怪來天氣逼人寒,湧出金盤宿霧殘。

    不比尋常三五夜,勸君休作等閑看。



    剔燈杖

    輕微纖細燼為鄰,長在油中汙本真。

    愛把燈光頻剔撥,怎知紅焰返燒身。



    詠竹

    夜月照時金瑣碎,清風拂處玉玲瓏。

    歲寒別有非常操,不比尋常草木同。

    詠茶

    昔時曾見趙州來,今日盧全七椀猜。

    烹罷還知何處去,清風送我到蓬萊。

    以扇贈姪洗塵

    是人洗拂酒兼羊,我有霜執與七郎。

    除垢招風開道眼,教兒永遠得清涼。

    和十五夜月

    日暮雲收爽氣寒,冰輪輝映向更殘。

    清光此夜分明別,休與凡常一例看。

    題茶坊

    已喫蟠桃勝買瓜,此般風味屬予家。

    真須換假全真性,指路蓬萊跨彩霞。

    歎世

    堪歎世間名與利,朝貪暮愛沒休時。

    悟來恰似觀棋者,迷後渾如敗者棋。

    急急修行急急修,我今題寫此骷髏。

    從來世上爭名利,不到而今未肯休。



    欲東行被友偷了引相留

    腳引誰留慢慢收,元來不用這憑由。

    今朝已得前程路,便是逍遙達岸舟。

    腳引伊將誠見察,扶風真行成搜刷。

    足知王結得因緣,會要修持遵國法。

    閑意

    一輪明月一清風,內外交馳西復東。

    滾出崑崙山頂上,照吹明爽自然雄。

    對鏡

    誰知將鏡異中觀,分出南山與北山。

    我把靈臺頻自照,不須別辨好容顏。

    自詠

    從此擘開真鐵網,今朝跳出冗塵籠。

    便將明月堪拏弄,撥斷閑雲好害風。

    詠出籠鸚鵡

    畫成鸚鵡不嚶嚶,跳出牢籠離死生。

    告你蚫蝶休弄侮,如今不向此中行。

    離親詠

    心淨神清鬢不華,水雲便是我生涯。

    休交死後渾家送,贏取生前出離家。

    五月一日

    奉白金蓮社裹人,蕤蕤賓月一起良因。

    諸公若悟靈山食,暗換長生不老身。



    五月十五日

    闈家安樂吉祥先,次後心頭用火然。

    燒見本來真面目,望中觀喜看團圓。



    玉花金蓮社

    勸君莫戀有中無,無無休失無中有。

    有有養出玉花頭,頭頭結取金蓮首。

    贈釣叟

    釣罷將歸又見鼇,亦知有分列仙曹。

    嗚榔相喚知予意,躍出洪波萬丈高。

    崔千戶求聰明以詩贈之

    秀氣要清清,於中性用貞。自然開智慧,應是出聰明。為教同其閔,延年共比彭。並通三教理,遠遠得期程。

    郝昇化餘打破罐因贈二絕

    撲破真灰罐,卻得害風觀。真待悟殘餘,有箇人人喚。

    欲要心不亂,般般都打斷。子午卯酉時,須作骷髏觀。

    閑吟

    自哂這風狂,因何喜和光。隨緣消舊業,無復造新殃。

    意馬須牢繫,心猿切緊防。道修如急急,日日得馨香。



    歎骷髏

    此是這王喆,前生心性劣。脫了你骷髏,現出中秋月。



    詠清涼

    清涼何所似,不與苦寒同。半夜臨潭月,初秋過雨風。



    贈范才甫

    有姪喚作王五郎,其妻喚作我姪女。二人做取好因緣,兩箇休遭破疾苦。若便尋思這汞鉛,便令調養真龍虎。真龍虎,人不識,赤鳳山傍各一隻。守定巢窠共結成,東西換過成交易。成交易,正好行,丹田界上殺三彭。無人會得雙關義,有箇靈童打五更。打五更,傳消息,一派甘泉正好契。便是醍醐灌頂來,此中惟我知端的。知端的,休休休,姪女姪兒急急修。若還不肯聽予言,荒郊定作兩骷髏。

    金蓮社開明疏

    竊以慧燈永照,須憑玉蘂之光。性燭長明,抉得金蓮之耀。內沐三光之秀,外消四假之名。步虛躡空,探玄搜妙。洗來瑩淨之鄉,出入芳馨之路。各懷珠璧,共捧瓊瑤。顯要全神,須令養氣。稍通斯訣,請掛芳銜。



    玉花社疏

    竊以玉化乃氣之宗,金蓮乃神之祖。氣神相結,謂之神仙。《陰符經》註云;神是氣之子,氣是神之母。子母相見,得做神仙。起置玉花金蓮社,在于兩州,務要諸公得認真性。不曉真源,盡學傍門小術,此是作福養身之法,並不干修仙之道。性命之事,稍為失錯,轉乖人道。諸公如要真修行,飢來喫飯,睡來合眼,也莫打坐,也莫學道,只要塵冗事屏除,只要心中清淨兩箇字,其餘都不是修行。諸公各懷聰慧,每日齋場中細細省悟,庶幾不流落于他門。行功乃別有真功真行。晉真人云:若要真功者,須是澄心定意,打疊神情,無動無作,真清真淨,抱元守一,存神固氣,乃是真功也。若要真行者,須是修仁蘊德,濟貧拔苦,見人患難,常行拯救之心,或化誘善人,入道修行,所行之事,先人後己,與萬物無私,乃真行也。伏願諸公早垂照鑒。



    重陽全真集卷之十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