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墨子


    墨子卷十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墨子。舊題墨翟撰。十五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清部。參校版本:一、《墨子閒詁》,孫話讓撰中華書局一九八六年版(簡稱《閒詁》);二、《墨子校注》,吳毓江撰,孫啟治點校,中華書局一九九三年版(簡稱《校注》)。
    文献引用:墨子. 道藏, 太清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5272
    墨子卷之十四

    備城門第五十二



    禽滑釐問於子墨子曰:由聖人之言,鳳烏之不出,諸侯畔殷周之國,甲兵方起於天下,大攻小,強執弱,吾欲守小國,為之奈何?子墨子日:何攻之守?禽滑釐對曰:今之世常所以攻者:臨、鉤、衝、梯、煙、水、亢#1、爰#2、空洞、蟻傳、輯輥、軒車,服#3問守此十二者奈何?子墨子曰:我城池修,守器具,推粟足,上下相親,又得四鄰諸侯之救,此所以持也。且守者雖善,則#4若不可以守也。若君用之守者,又必能乎守者,不能而君用之,則猶若不可以守也。然則守者必善而君尊用之,然後可以守也。

    故凡守城之法,備城門為縣#5沉機,長二丈,廣八尺,為之兩相如;問扁#6數令相接三寸,施士扁上,無過二寸。塹中探丈五,廣比扇,塹長以力為度,塹之未#7為之縣,可容一人所。容至,諸門戶皆令鑿而慕孔。孜#8之。各為二幕二,一鑿而繫繩,長四尺。

    救車火,為姻矢射火城門上,鑿扇上為棧,塗之,持水麻升#9;草#10盆救之。門扇薄植,皆鑿半尺,一寸一濛#11弋,弋長二寸,見一寸,相去七寸,厚塗之以備火。城門上所鑿以救門火者,各一垂水,火三石以上,小大相雜。

    門植關必環錮,以錮金若鐵鑠之。門關再重,鑠之以鐵,必堅。梳關,關二尺,梳關一莧,封以守印,時令人行貌封,及視關人桓淺深。門者皆無得挾斧、斤、鑿、鋸、椎。

    城上二步一渠,渠立程,丈三尺,冠長十尺#12;辟長六尺。二步一答,廣九尺,表#13十二尺。

    二步置連挺、長斧、長椎各一物;槍二十枚,周置二步中。

    二步一木弩,必射五十步以上。及多為矢,節毋以竹箭,楛、趙、披、榆,可。蓋求齊鐵夫,播以射銜及攏樅。

    二步積石,石重中鈞以上者,五百枚。毋百,以亢疾犁、壁,皆可善方。

    二步積笠,大一圍,長丈,二十枚。

    五步一罌,盛水有奚,奚蠡大容一斗。

    五步積狗屍五百枚,狗屍長三尺,喪以弟,瓷亦端,堅約弋。

    十步積搏,大二圍以上,長八尺者二十枚。

    二十五步一#14,鼇有鐵糟容石以上者一,戒以為湯。及持沙,毋下千石。

    三十步置坐候樓,樓出於蝶四尺,廣三尺,廣四尺,板周三面,密傳之,夏蓋亦上。

    五十步一藉車,藉車必為鐵纂。

    五十步一井屏,周垣之,高八尺。

    五十步一方,方尚必為關籥守之。

    五十步積薪,毋下三百石,善蒙塗,毋令外火能傷也。

    百步一攏樅,起地高五丈,三層,下廣前面八尺,後十三尺,亦上稱議衰殺之。

    百步一木樓,樓廣前面九尺,高七尺,樓軸居玷,出城十二尺。百步再#15,再十壅,以木為擊連。水器容四斗到六什#16者百。

    百步一積雜稈,大二圍以上者五十枚。百步為櫓,櫓廣四尺,高八尺。為衝術。

    百步為幽牘,廣三尺高四尺者千。

    二百步一立樓,城中廣二丈五尺二,長二丈,出樞五尺。

    城上廣三步到四步,乃可以為使鬧。俾倪廣三尺,高二尺五寸。陛高二尺五,廣長各三尺,遠唐各六界一城上四隅童異高五尺四尉舍焉。

    城上七尺一渠,長丈五#17,貍三尺,去喋五寸,夫長丈二尺,臂長六尺。半植一鑿,內後長五寸。夫雨#18鑿,渠夫前端下蝶四寸而適。貍渠、鑿坎,覆以瓦,冬日以馬夫寒,皆待命,若以瓦為坎。

    城上千步一表,長丈,棄水者操表搖之。五五十步一廁,與下同國。之廁者,不得操。

    城上三十步一藉車,當隊者不用。

    城上五十步一道陛,高二尺五寸,長十步。城上五十步一樓亂,釩勇勇必重。

    士#19樓百步一,外門發樓,左右渠之。為樓加藉慕,棧上出之以救外。

    城上皆毋得有室,若也可依匿者,盡除去之。

    城下州道內百步一積籍#20;毋下三千石以上,善塗之。

    城上十人一什長,屬一吏士、一帛尉。

    百步一亭,高垣丈四尺,厚四尺,為閨門兩扇,令各可以自閑#21。亭#22尉,尉必取有序#23忠信可任事者。

    二舍共一井爨,灰、康、枇、杯馬夫#24,皆謹收藏之。

    城上之備:渠譫、籍車、行棧、行樓、到,頜皋、連挺、長斧、長椎、長玆、距、飛衝、縣口、批屈。樓五十步一,蝶下為爵內#25,三尺而一為薪皋,二圍長四尺半必有潔。

    瓦石:重二升以上,上。城上涉#26,五十步一積。鼇置鐵錯焉,與涉同處。

    木大二圍,長丈二尺以上,善耿卞#27本,名曰長從,五十步三十。木橋長三丈,毋下五十。後使辛急為壘壁,以蓋瓦後之。

    用瓦木罌,容十升以上者,五十步而十,盛水,且用之。五十二者十步而二。

    城四面四隅,皆為高磨撕,使重室乎#28子居卞上候適,視卞攏狀,與卞進左右所移處,失候斬。

    適人為內#29而來,我函使穴師選本#30,匝#31而穴之,為之且內弩以應之。

    民室杵木瓦石,可以蓋城之備者,蓋上之。不從令者斬。

    昔築,七尺一居屬,五步一壘。五築有銻。長斧,柄長八尺。十步一長嫌,柄長八尺。十步一闌,長椎,柄長六尺,頭長尺,斧亦兩端。三步一#32。凡守圍城之法,厚以高,壕也#33深以廣,樓撕循,守備繕利,薪食足以交#34三月以上,人眾以選,吏尺#35和,大臣有功勞於上者多,主信以義,萬民樂之無窮。不然,父母墳墓在焉;不然,山林草澤之饒足利;不然,地形之難攻而易守也.。不然,則有深怨於適而有大功於上;不然,則賞明可信而罰嚴足畏也。

    城下里中家人,各葆亦左右前後,如城上。城小人眾,葆離鄉老弱國中及也大城。

    寇至,度必攻,主人先削城編,唯勿燒寇在城下,時換吏卒署,而毋換亦養,養毋得上城。寇在城下,牧#36諸盆審,耕積之城下,百步一積,積五百。

    城門內不得有室,為周官桓吏,四尺為倪。行棧內閉,二關一蝶。

    除城場外,去池百步,牆垣樹木小大盡壞代#37;除去之。寇所從來若呢道、俱近,若城場,皆為扈樓。立竹箭天中。

    守堂下為大樓,高臨城,堂下周散,道中應客,客待見,時召三老左葆官中者,與計事得。

    為之奈何?子墨子曰:問穴士之守邪?備穴者城內為高樓,以謹#38。

    此十四者具,則民亦不宜上矣。然後城可守。十四者無一,則雖善者不能守矣#39。

    守法:五十步丈夫十人、丁女二十人、老小十人,計之五十步四百人。城下樓本#40,率一步一人,二十步二十人。城小大以此率之,乃足以守圍。

    容#41馮面而蛾傅之,主人則先之知,主人利,客適。客攻以遂,十萬物之眾,攻無過四隊者,上衛廣五百步,中術三百步,下衛五十步。諸不盡百五步者,主人利而客病。廣五百步之隊,大#42夫千人,丁女子二千人,老小千人,凡千人#43,而足以應之,此守衛之數也。使老小不事者,守於城上不當衛者。

    城持出必為明填,令吏民皆智知之。從一人百人以上,持出不操填章,從人非亦故人,乃亦積章也,千人之將以上止之,勿令得行。行及吏卒從之,皆斬,具以聞於上。此守城之重禁之,夫姦之所生也,不可不審也。候望適人。適人為變,築垣聚土非常者,若彭有水濁非常者,此穴土也,急童城內內#44亦土直之。穿井城內,五步一井,傅城足,高地,丈五尺,地#45,得泉三尺而止。令陶者為罌,容四十斗以上,固順之以薄鞍革,置井中,使聰耳者伏罌而聽之,審知穴之所在,鑿內#46迎之。

    令陶者為月明,長二尺五寸六圍,中判之,合而施之內中,偃一,覆一。柱之外善周塗,亦傳柱者勿燒。柱者勿燒柱善塗亦竇際,勿令泄。兩旁皆如此,與內俱前。下迫地,置康若疾#47亦中,勿滿。疾康長五寶,左右俱雜相如也。穴內口為鼇,令如窯,令容七八負艾,右左竇皆如此寵用四麋。穴且愚,以頡皋衝之,疾鼓棄尊之,必令明翟#48素事者勿令離寵口。連版以穴高下、廣陝為度,令穴者與版俱前,鑿亦版令容予#49,參分亦疏數,令可以救竇。穴則遇,以攸#50當之,以予救竇,勿令塞竇,竇則塞,弓版而郵,過一竇而塞之,鑿亦寶,通亦煙,煙通,疾鼓棄以黑之。徒#51穴內聽穴之左右,急絕亦前,勿令得行,若集客穴,塞之以柴塗,令無可燒板也。然則內士之攻敗矣#52。

    斬艾與此長尺,乃置窯鼇中,先壘室一壁迎穴為連。

    鑿井傅城足,三丈一,視外之廣陝而為鑿井,慎勿失。城卑內高從內難。鑿井城上,為三四井,內新斬井中,伏而聽之。審之知穴之所在,穴而迎之。穴且遇,為頡車,必以堅杖#53為夫,以利斧施之,命有力者三人用頡車衝之,灌以不潔十餘石。

    趣狀#54此井中,置艾亦上,七分,盆蓋井口,毋令煙上泄,旁亦祟口,疾鼓之。

    以車輸輾。一束樵,梁#55麻索塗中以束之。鐵鎖,縣正當寇內口。鐵鎖長三丈,端環,一端鉤。

    儼穴高七尺,五寸廣,柱問也尺,二尺一柱,柱下傅烏,二柱共一負十一。兩柱同質,橫負士,柱大二圍半,必固亦負士,無柱與柱交者。

    穴二窯,皆為穴月屋,為置吏、舍人,各一人,必置水。塞穴門以車兩走,為蓋,塗亦上,以穴高下廣陳#56為度,令人穴中四五尺,維置之。當內者客爭伏門,轉而塞之為窯,客#57三負艾者,令亦麥人伏尺。伏付實一旁,以二棄守之,勿離。內予以鐵,長四尺半,大如鐵服說,即刃之二予。內去竇尺,邪鑿之,上穴當心,亦予長七尺。穴中為環利率,穴二。

    鑿井城上,俟亦身井且通,居版上,而鑿亦一褊,已而移版,鑿一褊。頡車為兩夫,而旁貍亦植,而敷鉤亦兩端。諸作穴者五十人,男女相半#58。

    城上為爵穴,下蝶三尺,廣亦外,五步一。爵穴大容直,高者六尺,下者三尺,疏數自適為之。塞外塹,去格七尺,為縣梁。城筵陝不可塹者,勿塹。城上三十步一聾鼇,入#59壇苣長五節。冠在城下,聞鼓音,墦苣,復鼓,內苣爵穴中,照外。

    諸藉車皆鐵什,藉車之柱長丈七尺,亦貍者四尺;夫長三丈以上,至三丈五尺,馬頰長二尺八寸,試藉車之力而為之困,失四分之三在上。藉車,夫長三尺,四二三在上,馬頰在三分中。馬頰長二尺八寸,夫長二十四尺,以下不用。治困以大車輪。籍車桓長丈二尺半,諸藉車皆鐵什,復車者在之。

    寇闔池來,為作水甬,深四尺,堅慕貍之。十尺一,覆以月#60而待令。以木大圍長二尺四分而早鑿之,置炭火亦中而合慕之,而以藉車投之。為疾犁投,長二尺五寸,大二圍以上。涿代#61,代長七寸,我#62問六寸,刻亦未。狗走,廣七寸,長尺八寸,蚤長四寸,犬耳施之。

    子墨子曰:守城之法,必數城中之木,十人之所舉為十挈,五人之所舉為五挈,凡輕重以挈為人數。為薪燕挈,壯者有挈,弱者有挈,皆稱亦任。凡挈輕重所為,吏人各得亦任。城中無食則為大殺。

    去城門五步大塹之,高地三丈下地至,施賊亦中,上為發梁,而機巧之,比傅薪土,使可道行,旁有溝壘,毋可瑜越,而出佻且比,適人遂人,引機發梁,適人可禽。適人恐懼而有疑心,因而離。

    備高臨第五十三

    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適人積土為高,以臨吾城,薪土俱上,以為羊黔,蒙櫓俱前,遂屬之城,兵弩俱上,為之奈何?

    子墨子曰:子問#63?羊黔者將之拙者也,足以勞本#64,不足以害城。守為臺城,以臨羊黔,左右出巨,各二十尺,行城三十尺,強弩之,技機藉之,奇器□□之,然則羊黔之攻敗矣。

    備矣臨以連弩之車,杖#65大方一方一尺,長稱城之薄厚。兩軸三輪,輪居筐中,重下上筐。左右旁二植,左右有衛植,衛植左右皆圓內,內徑四寸。左右縛弩皆於植,以弦鉤弦,至於大弦。弩臂前後與筐齊,筐高八尺,弩軸去下筐三尺五寸。連弩機郭同銅,一石三十斤#66。引弦鹿長奴,筐大三圍半,左右有鉤距,方三寸,輪厚尺二寸,銅距臂博尺四寸,厚七寸,長六尺。橫臂齊筐外,蚤尺五寸,有距,傳六寸,厚三寸,長如筐,有儀,有訕勝,可上下。為武重一石以材大圍五寸。矢長十尺,以繩口□矢端,如如戈射,以屠廳卷牧。矢高弩臂三尺,用弩無數,出入六十枚,用小矢無留。十人主此車。遂具寇,為高樓以射道,城上以答、羅,矢。



    第五十四闕

    第五十五闕

    備梯第五十六



    禽滑釐子事子墨子三年,手足胼胝,面目薰黑,役身給使,不敢問欲。子墨子其哀之,及#67管酒槐脯,寄于大山昧棻坐之,以樵禽子。禽子再拜而嘆。子墨子曰:亦何欲乎?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守道?子墨子曰:姑亡,姑亡。古有亦衛者,內不親民,外不約治,以少問眾,以弱輕強,身死國亡,為天下笑。子亦慎之,恐為身薑。禽子再拜頓首,願遂問守道。曰:敢問客眾而勇,姻資吾池,軍卒並進,雲梯既施,攻備已具,武士又多,爭土#68吾城,為之奈何?子墨子曰:問雲梯之#69邪?雲梯者重器也,亦動移甚難。守為行城,雜樓相見,以環亦中。以適廣陝為度,環中藉慕,毋廣亦處。行城之法,高城二十尺,上加蝶,廣十尺,左右出巨各二十尺,高、廣如行城之法。為爵穴輝獵,施答亦外,機、衝、錢、城,廣與隊等,雜亦問以鐫、劍,持衝十人,執劍五人,皆以有力者。令案目者視適,以鼓發之,夾而射之,重而射,披機藉之,城上繁下矢、石、沙、炭以雨之,薪火、水湯以濟之,審賞行罰,以靜為故,從之以急,毋使生慮。若此,則雲梯之攻敗矣。

    守為行蝶,蝶高六尺而一等,施劍亦面,以機發之,衝至則去之,不至則施之。爵穴三尺而一,羨華投必遂而立,以車推引之。

    楊城外,去城十尺,鋸厚十尺。伐楊,小大盡本斷之,以十尺為傳,雜而深埋之,堅築,毋使可拔。二十步一殺,殺有一鬲,鬲厚十尺,殺有兩門,門廣五尺。鋸門一,施淺埋,勿築,令易拔。城希鋸門而直桀。

    縣火,四尺一鉤機,五步一鼇,門#70有鑪炭。令適人盡入,輝火燒門,縣火次之。出載而立,亦廣終隊。兩載之問#71載之門一火,皆立而持#72鼓而撚火,即具發之。適人除火而復攻,縣火復下,適人甚病,故引兵而去。則令吾死#73左右出穴門擊遺師,令賁士,主將皆聽城鼓之音而出,又聽城鼓之音而入。因素出兵施休#74;夜半城上四面鼓噪,適人必或,有此必破軍殺將。以白衣為服,以號相得,若也,則雲梯之攻敗矣。



    第五十七闕

    備水第五十八



    城內塹外周道,廣八步,備水謹度四旁高下。城地中褊下,令耳亦內,及下地,地深穿之令漏泉。置則瓦井中,視外水深丈以上,鑿城內水耳。

    並船以為十臨,臨三十人,人擅弩計四有方,必善以船為輯輥。二十船為一隊,選材士有力者三十人共船,亦二十人人擅有方,劍甲襲瞥,十人擅苗。先養材士為異舍,食亦父母妻子以為質,視水可決,以臨輯輥,庾外隄,城上為射攜疾佐之。



    第五十九闕

    第六十闕

    備突第六十一



    城百步一突門,突門各為窯鼇,竇入門四五尺,為亦門上瓦屋,毋令水潦能入門中。吏主塞突門,用車兩輸,以木束之,塗亦上,維置突門內,使度門廣狹,令之入門中四五尺。置窯鼇,門旁為稟,充鼇狀柴艾,寇即入,下輔#75而塞之。鼓稟而黑之。



    備穴第六十二



    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古人有善攻者,穴土而入,縛#76柱施火,以壞吾城,城壞,或中人。大蜓,前長尺,蚤長五寸。兩蜓交之置如平,不如平不利,兌亦兩末。穴隊若衝隊,必審如攻隊之廣狹,而令雅#77穿亦穴,令亦廣必夷客隊。

    疏束樹木,令足以為柴搏#78,毋前面樹,長丈七尺一以為外面,以柴搏從橫施之,外面以強塗,毋令土漏。令亦廣厚,能任三丈五尺之城以上。以柴木土稍杜之,以急為故。前面之長短,豫蚤接之,令能任塗,足以為喋,善塗亦外,令毋可燒拔也。

    大城丈五為閨門,廣四尺。

    為郭門,郭門在外,為衡,以兩木當門,鑿亦木維敷上蝶。

    為斬縣梁,醉穿,斷城以板橋,邪穿外,以板次之,倚殺如城報。城內有傳壤,因以內壤為外。鑿亦問,深丈五尺,室以樵,可燒之以待適。

    令耳屬城,為再重樓。下鑿城外蝶內深丈五,廣丈二。樓若今耳,皆令有力者主敵,善射者主發,佐皆廣矢。

    治倨諸,延蝶,高六尺,部廣四尺,皆為兵弩簡格。

    轉射機,機長六尺,狸一尺。兩杖合而為之輥,輥長二尺,中鑿夫之為道臂,臂長至桓。二十步一,令善射之者佐,一人皆勿離。

    城上百步一樓,樓四植,植皆為通為,下高丈,上九尺,廣、喪各丈六尺皆為寧。三十步一突,九尺,廣十尺,高八尺,鑿廣三尺,表二尺,為寧。

    城上為鑽火,夫長以城高下為度,置火亦未。

    城上九尺一弩、一戟、一椎、一斧、一艾、皆積參石、羨華。

    渠長丈六尺,夫長丈#79;臂長六尺,亦狸者三尺,樹渠毋傑蝶三尺#80。

    藉莫長八尺,廣七尺,亦木也廣五尺,中藉直為之橋,索亦端;適攻,一令#81人下上之,勿離。

    城上二十步一藉車,當隊者不用此數。

    城上三十步一�#82鼇。

    傅火#83者必以布麻什#84、革盆,十步一。柄長八尺,什大容二什以上到三十#85。敝裕、新布長六尺,中拙柄,長丈,十步一,必以大繩為箭。

    城上十步一欽。

    水瓶,容三石以上,小大相雜。盆、蠡各二財。

    為卒乾飯,人二斗,以備陰雨,面使積燥處。令使守為城內爍外行餐。

    置器備,殺沙礫鐵,皆為坏斗。令陶者為薄瓶,大容一斗以上至二斗,即用取,三祕合束。

    堅為斗城上隔。棧高丈二,刻亦一未。

    為閨門,閨門兩扇,令可以各自閉也。

    救閩池者,以火與爭,鼓稟,馮壇#86外內,以柴為墦。

    靈丁,三丈一,火耳施之。十步一人,居柴內弩,弩半,為狗犀者環之。牆七步而一#87。

    寇至吾城,急非常也,謹備穴。穴疑有應寇,急穴,穴未得,慎毋追。

    凡殺以穴攻者,二十步一置穴,穴高十尺,鑿十尺,鑿如前,步下三尺,十步擁穴,左右橫行,高廣各十尺殺。

    俚兩罌,深平城置板亦上,珊板以井聽。五步一密,用攔若松為穴戶,戶穴有兩漢華,皆長極亦戶,戶為環,壘石外埠,高七尺,加爍亦上。勿為陛與石,以縣陛上下出入。具鑪稟#88,稟以牛皮,鑪有兩瓶,以橋鼓之百十,每亦黑四十什,然炭杜之,滿鑪而蓋之,毋令氣出。適人疾近五百穴,穴高若下,不至吾穴,即以伯鑿而求通之。穴中與適人遇,則皆圍而毋逐,且戰北,以須鑪火之然也,即去而入壅穴殺。有獵竄為之戶及關籥獨順,得往來行亦中。穴壘之中各一狗,狗吠即有人也。

    五十人。攻內為傳士之口,受六參,約臬繩以牛亦下,可提而與投,已則穴七人守退,壘之中為大麻一,藏穴具亦中。難穴,取城外池脣木月散之什,斬亦穴,探到界#89。難近穴為鐵鈇。金與扶林長四尺,財自足。客即穴,亦穴而應之。

    為鐵鉤鉅長四尺者,財自足,穴微#90,以鉤客穴者。為矩#91矛、短戟、短弩、�矢,財自足,穴徹以鬥。以金劍為難,長五尺,為銎、木�;�有慮枚,以左客穴。

    戒持罌,客三十斤#92以上,狸穴中,丈一,以聽穴者聲。

    為穴,高八尺,廣,善為傅置。具全牛交稟,皮及法,衛穴二,蓋陳靃及艾,穴徹試熏之以。

    斧金為斫,�長三尺,衛穴四。為壘,衛穴四十,屬四。為斤、斧、鋸、鑿、钁、財自足。為鐵校,衛穴四。

    為中櫓,高十丈半,廣四尺。為橫穴八櫓,�具�枲,財自足,以燭穴中。

    蓋持醯,客即熏,以救目,救目分方�穴,以益盛醯置穴中,丈盆毋少四斗。即熏,以自臨醯上及以沺目。



    備蛾傅第六十三



    禽子再拜再拜曰:敢問敵#93人強弱,遂以傅城,後上先斷,以為�程,斬城為基,掘下為室,前止不止,後射既疾,為之奈何?子墨子曰:子問蛾傅之守邪?蛾傳者,將之忽#94者也。守為行臨射之,校機藉之,擢之,太氾迫之,燒答覆之,沙石雨之,然則蛾傅之攻敗矣。

    備蛾傅為縣脾,以木板厚二寸,前後三尺,旁廣五尺,高五尺,而折為下磨車,轉徑尺六寸,令一人操二丈四方,刃其兩端,居縣脾中,以鐵環敷縣二脾上衡,為之機,令有力四人下上之,勿難#95。施縣脾,大數二十步一,攻隊所在六步一。

    為景,答廣從丈各二尺,以木為上衡,以麻索大褊之,染其索塗中,為鐵鑠,鉤其兩端之縣。客則蛾傳城,燒答以覆之,連篁,抄大皆救之。以車兩走,軸問廣大以圉,犯之。蝕其兩端。以束輪,褊褊塗其上。室中以榆若蒸,以棘為旁,命日火拌,一曰傅湯,以當隊。客則乘隊,燒傅湯,斬維而下之,令勇士隨而擊之,以為勇士前行,城上輒塞壞城。

    城下足為下說纔代#96,長五尺,大圉半以上,皆刻其末,為五行,行問廣三尺,狸三尺,大耳樹之。為連受,長五尺,大十尺。挺長二尺,大六寸,索長二尺。椎,柄長六尺,首長尺五寸。斧,柄長六尺,刃必利,皆葬其一後。答廣丈二尺,□□丈六尺,垂前衡四寸,兩端接尺相覆,勿令魚鱗三,著其後行。中央木繩一,長二丈六尺,答樓不會者以牒塞,數暴乾,答為格,令風上下。蝶惡疑壞者,先貍木十尺一枚一,節壞,斯植以押慮盧薄於木,盧薄表八尺,廣七寸,經尺一,數施一擊而下之,為上下銬而斯之。

    經一鈞、禾樓、羅石、縣答,植內毋植外。

    杜格,貍四尺,高者十尺#97,木長短相雜,兌其上,而外內厚塗之。

    為前行行棧、縣答。隅為樓,樓必曲裹。土五步一,毋其二十晶。爵穴十尺一,下壤#98三尺,廣其外。轉脯城上,樓及散與池革盆。若轉,攻卒擊其後,煖失治。車革火。

    凡殺蛾傅而攻者之法,置薄城外,去城十尺,薄厚十尺。伐操之法,大小盡木斷之,以十尺為斷,離而深貍堅築之,毋使可拔。

    二十步一殺,有填,厚十尺。殺有兩門,廣#99五步,薄門板梯貍之,築#100,令易拔。城上希薄門而置搗。

    縣大#101,四尺一椅,五步一鼇,鼇門有鑪#102炭。傳令敵人盡人#103,車火燒門,縣火次之,載#104而立,其廣終隊,兩載之問一火,皆立而侍鼓音而燃,即俱發之,敵人辟火而復攻,縣火復下,敵人甚病。

    敵引哭而榆,則令吾死士左右出亢門擊遺師,令賁士、主將皆聽城鼓之音而出,又聽城鼓之音而入。因素出兵將施伏,夜半,而城上四面鼓噪,敵之#105必或,破軍殺將。以#106衣為服,以號相得。



    墨子卷之十四竟

    #1『亢』《閒詁》作『穴』。

    #2『麥』《閒詁》作『突』。

    #3『服』《閒詁》作『敢』。

    #4『則』下俞曲園據下句補『猶』字。

    #5『縣』下畢沅據《太平御覽》增『門』字。

    #6『問扁』二字畢沅據下文改為『門扇』。

    #7『未』《閒詁》作『末』。

    #8『孜』畢沅以意校作『孔』

    #9『升』王念孫校作『斗』。

    #10『草』王念孫校作『革』。

    #11『濠』王引之校作『涿』。

    #12『尺』《閒詁》作『丈』。

    #13『表』舉沅據《漢書》注校作『裹』。

    #14『一』下舉沅據《太平御覽》補『寵』字。

    #15『再』畢沅據《太平御覽》改作『井』。

    #16蘇時學云:『什』當作『斗』。

    #17『五』下王念孫據《模守篇》補『尺』字。

    #18『雨』畢沅據意改作『兩』。

    #19『士』畢沅據意校作『土』。

    #20『籍』王引之校作『薪』。

    #21『閑』《閒詁》作『閉』。

    #22『亭』下王念孫據《太平御覽》補『一』字。

    #23『有序』王念孫校作『有重厚』。

    #24『夫』畢沅據《太平御覽》校作『矢』。

    #25『內』畢沅據意校作『穴』。

    #26『涉』舉沅校作『沙』。

    #27『卞』舉沅據意校作『開』。下同。

    #28『乎』字畢沅疑衍。

    #29同注#25。

    #30『本』王念孫校作『士』。

    #31『匝』王念孫校作』迎』。

    #32自『城四面四隅』至此,《閒詁》移至『各為二幕二,一鑿而系繩,長四尺』以下,『大鋌,前長尺』以上。

    #33『也』王引之校作『池』。

    #34『交』畢沅據意校作『支』。

    #35『尺』畢沅據意校作『民』。

    #36『牧』畢沅以意校作『收』。下同。

    #37『代』畢沅以意校作門伐』。

    #38自『為之奈何』至此,《閒詁》移至《備穴篇》叫禽子再拜……或中人一以下。

    #39自『此十四者無一』至此,《閒詁》移于『不然,則賞明可信而罰嚴足畏也』之復。

    #40『本』王念孫校作『卒』。

    #41『岩』畢沅以意校作『客』。

    #42『大』《閒詁》作『丈』,是也。

    #43王引之以意校作『凡四千人』。

    #44同注#25。

    #45王引之云,『地』上脫『下』。

    #46『內』《閒詁》作『穴J,下同。

    #47『疾』王引之校作『灰』。

    #48『翟』畢沅以意校作『習』。

    #49『予』畢沅以意校作『矛』。下同。

    #50『攸』畢沅以意校作『版』。

    #51王引之云,『徒』當為『從』,兩字隸書相似而訛。

    #52自『侯望適人』至此,《閒詁》移至《備穴篇》。

    #53畢沅云,『杖』及『材』字之誤。

    #54『狀』舉沅以意校作『伏』。下同。

    #55蘇時學云,『梁』乃『染』字之誤。

    #56『陳』《閒詁》作『陝』。

    #57『客』舉沅以意校作『容』。

    #58自『新艾與此長尺』至此,《閒詁》移至《備穴篇》,上接『穴壘之中各一狗,狗吠即有人也。』

    #59『入』王引之校作『人』。

    #60『月』王念孫據上文校作『瓦』。

    #61『代』畢沅以意校作『弋』。

    #62『我』《閒詁》作『戈』。

    #63此句王念孫據《墨子》文例補為『子問羊黔之守邪?』

    #64同注#40。

    #65俞曲園云,『杖』當作『材』。下同。

    #66『斤』《閒詁》作『釣』。

    #67『及』畢沅以意校作『乃』。

    #68『土』畢沅據《太平御覽》改作『上』。

    #69『之』下王念孫據《墨子》文例增補『守』字。

    #70畢沅據《備蛾傳》於『門』上增『麾』字。

    #71『問』下畢沅據《備蛾傳》刪『載之門』三字。

    #72『持』王念孫據《備蛾傳》校作『待』。

    #73『死』下畢沅據《備蛾傅》補『士』字。

    #74『休』舉沅校作『伏』。

    #75『輔』王念孫據上文校作『輸』。

    #76『縛』王念孫校作『縛』。

    #77『雅』畢沅據下文校作『邪』。

    #78『搏』《閒詁》作『搏』。

    #79『丈』下王引之據他篇補『二尺』二字。

    #80『樹渠毋傑爍三尺』王引之據《備城門篇》及《榛守篇》校作『樹渠毋傳爍五寸』。

    #81《閒詁》倒『一令』二字。

    #82『�』《閒詁》作『�』

    #83『傳火』二字王念孫校作『持水』。

    #84『什』王念孫校作『斗』。下同。

    #85俞曲園云,『十』字乃『斗』字之誤。

    #86『壇』《閒詁》作『垣』。

    #87自『大鋌,前長尺,蚤長五寸』至此,《閒詁》移於《備城門篇》『……斧亦兩端。三步一』下。

    #88『�』《閒詁》作『棄』。下同。

    #89『界』王引之云當作『泉』。

    #90『微』《閒詁》作『徹』。

    #91『矩』《閒詁》作『短』。

    #92『斤』王念孫校作『斗』。

    #93『敵』《閒詁》作『適』。

    #94『忽』洪頤煌校作『忿』。

    #95『勿難』俞曲園據《備城門篇》和《備穴篇》校作『弗離』,是也。

    #96『代』王引之據《備城門篇》校作『代』。

    #97『尺』《閒詁》作『丈』。

    #98『壤』蘇時學據《備城門篇》校作『爍』。

    #99『廣』前畢沅據《備梯篇》補『門』字。

    #100『築』前畢沅據《備梯篇》補『勿』字。

    #101『大』《閒詁》作『火』。

    #102『鑪』《閒詁》作『爐』。

    #103『人』畢沅以意改作『入』。

    #104『載』上畢沅據《備梯篇》補『出』。

    #105『之』字畢沅據《備梯篇》改作『人』。

    #106『以』下畢沅據《備梯篇》補『白』字。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