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上清靈寶大法


    卷四十玄修用門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靈寶大法。原題甯全真授、王契真慕,出於南宋。係宋元符籙道派道法總集之一。凡二十七門,六十六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上清靈寶大法.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5759
    上清靈寶大法卷之四

    洞微高士開光救苦真人甯全真授上清三洞弟子靈寶領教嗣師王契真纂



    十玄修用門



    十玄修用

    師曰:十玄者,所謂十奧也。一曰太定神光,二曰黍珠入妙,三曰中理五炁,四曰十轉回靈。此四玄之旨,各有衆真頌諱。五曰吐納正炁,六曰玄真隱諱,以元炁結秀胎官,尺寸明呼吸,已敘開圖之旨。七曰胎化法質,明洞陽之火候,周天之大數,內鍊玉字,生化胎仙。八曰本始神通,應感功德。九曰陰丹陽丹,流精玉光也。已有成規。十曰大行梵炁,乃己之元炁也。洞其奧則升騰有限,明其旨則神仙有自矣。

    神光大定

    經曰:七日七夜,諸天日月星宿,璇璣玉衡,一時停輪,神風靜默,山海藏雲,天無浮翳,四炁朗清,國地土山川林木,緬平一等,無復高下,土皆作碧玉,無有異色衆真侍座,元始天尊懸座空浮,五色獅子之上。

    師曰:此說元始天尊妙用神通,化機運感之所致。既言七日七夜,日月星宿,一時停輪,何以分其晝夜。七日七夜之數,又非止是,玉清有浮黎土,有如比威神妙化,道君所言諸天也。一時是應,三界諸方萬天,皆如是也。此之微妙聖應,天尊外化,日月不行,星宿不運,璇璣玉衡停輪,不顯晝夜,其實內運主宰功用,未嘗暫停。故玉晨明七日七夜之數,又非玉清玉京說經,比人世七日七夜之理。言一國,則諸天諸地皆統言之,則云一國地土也。緬平一等,則普同萬彙,神化無不遍及,故云無復高下。以內言之,諸天日月則目不瞬,星宿則炁不運也,璇璣玉衡則運脈不息也,神風靜默無出入息也,山海藏雲陰陽無朝交也,天無浮翳內外無物也,四炁朗清,內外上下一同也,一國地土猶一身也,山川林木猶四肢百脈,毛髮九竅,肌膚營衛,神室骨節也。土皆作碧玉,入於道定之境也。

    師曰:以內言之,乃大定神光,湛然見玉清境,有七日七夜之功,七晝七夜,日月停輪,二目不瞬,即非暝目,亦非內視,亦非臨目,是七日七夜久視,停其目瞬,照明三部,內外洞然,其一身炁朝運於百節經絡,陰陽營衛,皆係於三部息脈,其息脈乃人之一身璇璣玉衛也。四至為璇璣,三部應玉衡。既是璇璣不運,則日月駐景,星宿停輪。四至不至,則三部不息,一身氣血俱不運轉。先要在神風靜默,無吹噓出入之聲,山岳藏雲,無蔽明妄想之境。清明湛寂,天無浮翳,自然溫涼寒燠,四炁朗清,萬物皆同一色。況一身內外,皆如碧玉,無一毫之塵。漸至百真守死戶,萬真朝身形,可以舉身昇空。百日神合道妙,千日白晝騰飛上昇。其天尊空浮,乃自己神居玉清宮,又曰玉帝官。經云:自己有天尊,何勞上望天。又元真讚曰:天尊雖遠妙,近降泥丸宮。宮室皆七寶窗牖,自然分是也。五炁朝絳宮,威神之妙化,結而成獅子,天尊坐而乘之,下入丹田,左青右白,前赤後黑中黃,故有五色之稱。玄座空浮,有無化應,虛實信感。七日七夜,湛然見玉清天尊。是時太定神光,上乘至妙,功圓會遇,立政輕舉,可以力取。定中魔試,水火刀兵,王法萬種,報於絲芒之實,皆不得其道旨。七日七夜之外,所是見者,皆未來之事。或言之外,則前功并喪,無望仙冀,豈不慎口耶。

    太乙真人頌曰

    蓊冥無心,太淵潛形。蒼色混同,存化凝靈。鴻毛不動,內外含貞。龜啖紅虺,結秀真精。日月朦朧,璇璣不升。白霓青霧,往復交并。七日神通,自見玉清。

    璇璣玉衡圖



    一呼一吸。三寸四至,共得六寸一至,得一十五分,經緯天地,縱橫十五。故上帝付黃帝,即河圖數也。一呼脈再動,一吸脈再動,呼吸定息。脈五動閏以太息,則六寸一動,一寸一息,脈行六寸。

    夫大定之法神,惟先於定心。心者,百神之舍,五官之府也。心君湛然,則聲色貨利,皆不可得而撓之。以此則進道不遠矣。時人慕道雖多,達道則少。始志雖勤,怠者,皆由於心不定也。定心之法,貴斬三尸,去六賊,命魔以伐其害道之端,息炁以造其入神之妙。靜而定,定而應,神光內發,日月洞明,一炁常存,萬神不散,湛然見玉清境矣。

    法曰:兆絕慮澄心,凝神思道,運絳宮赤炁,下降玄泉,上升心血,腎精二炁交合,放丹田中,孕生嬰兒,漸長如真人形。次運肝中青炁如雲,下罩真人,被青衣、青玉冠、青圭,懽顏和悅。次運心火池中,有火龍一條躍出,乘載真人,乘五色雲炁,自夾脊大度橋,直上泥丸,與元始天尊合為一體,金樓玉殿,法座寶幢,一一周備。須臾元始運化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之道,化百寶光化,生諸天,童女官君,森然環列。元始寂定,復放寶光一條,洞照北陰之處,並化為碧玉色,自上而下,光明洞達。元始勑飛天神吏,天丁力士,持金玉簡金書勑字,徑到北酆十二河源去處,蕩除穢濁,請滅三惡,斬絕地根。自坤至艮,自艮至坤,自辰至戌,點戌亥子兌中,中震卯。存肝出青炁一條,蕩絕諸根,飛度五尸。再點申酉寅巳亥。隨訣召靈官,以開五戶,慾色愛情貪,皆令清淨。元始存洞煥一身,皆如赤明境。元始再勑諸魔王,天丁力士,飛天神王,徑下北酆,呼三尸名。見三人出,即有擲火大神,放烈穴燒滅,蕩然清淨。亦呼七魄名,有白衣七人從肺出,再呼三魂名,青衣三人,從肝出。同入火池一煅,即化為嬰兒,玉體光瑩,內具五色,有赤文羅絡形體,各鎮其宮。元始即下居赤明之境,端靜而坐,諸官君隨光而散,了然無物,一身照徹,內想不出,外想不入,真造道之境也。守而行之,則大定神光之道,可得而造矣。兆於每日清旦,靜坐寂定,存心端謹,無內外想,先淨身口,想念如前一段了。

    次叩齒三十六通,鼓動華池,灌鍊五芽,生靈液一口,咽入淵元宮。以左手剔起十二辰訣,飛子午斗,上升泥丸。以右手剔十二辰目,飛子午斗,於大丹氣枕一穴飛芒過,擡頭,兩目高奔日月,正取太陽之炁,咽入絳宮。平一炁不升降,定目不瞬,諸天日月停景。混沌一炁子中,名星宿。則炁不運行。兩手十指交叉,平心,運脈不息,以舌拄上腭,合齒生津,神風靜默。咽氣下歸丹田,山海藏雲。暝目不顧外想,內外無物,天無浮翳。再行一炁,周匝四體內外,上下一同。四炁朗清。端坐一身不側,一國地土。以一身鼓運體節上下內外。更不妄想,山川林木,緬平一等,無復高下。平坐,一心朝念,觀相一身己土,皆作碧玉,入道定之境也。運用已周,偃息下座。

    大定神光之圖

    人端坐圓光中,身上有五色光。



    訣曰:以耳對肩,以鼻對臍,收其六根,專神於目,非外非內,觀其神光。三日之外,密室之中見神光一點,孜孜定神。四日之外,漸明漸大,神光滿室,定中百物皆為未然。七日之外,見一切真靈鬼物,方入洞觀徹視之道。



    客主用旺四十五日,各主一分

    凡行徹視之道,需持二品戒行。大定三年,面朝三清,天尊賜券,白日飛昇,位補天真。若不持戒德,智慧不生,難入大乘之路。妙能體合至妙,升入玉清。此道不問開度濟生伐惡,朝修保身護命,消災去痼,須行此道。惟每日昧爽子午之時,實可行之。是時神清氣爽,萬神同集,洞達幽明,此一身晝夜運化之妙,乃宗師授於玄師皇人,口口傳授度人。若不坐應,虛負仙階,天曹地司,並無仙籍。

    黍珠入妙

    經曰:十遍週竟,十方無極天真大神,一時同室,一國男女傾心皈仰,來者有如細雨密霧,迮國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於是元始懸一寶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聖高尊、妙行真人、無鞅數衆,俱入寶珠之中。天人仰看,惟見勃勃,從珠口中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國人廓散,地還平正,無復欹陷。

    師曰:謂十遍說經已竟,十方無極大神,并天真,一時同至,感召十品慧力,經澤祥應,一國皆獲護度,咸得長生。故傾心皈仰,傾國來赴。說經之所謂如細雨密霧,不可稱量其數。所言無鞅之衆,萬天普言一國,一國並會大浮黎土,其地不能厚載。天尊經力重德,及無鞅廣衆,則地窄偏陷。來者之衆,雖已迮國一半,尚自不可禁止。是以天尊施玄妙大化,懸一寶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莫測所懸之系,去地五丈,離於濁色之表,登引天真大神上元之真九品之真,上聖高尊中元聖尊九品之聖,妙行真人下元仙真九品真人,千乘萬騎,隨天尊登引,俱入寶珠之中。其一切天人,非天真上聖真人,故難隨無為化機,不能同入空懸黍珠之妙,止仰看而已。見勃勃從珠口中入,不知所在。且如下格小仙,有芥納須彌之妙,懸壺天地之境。何況大聖天尊,敷宣大教,示現神變也。所言寶珠大如黍米,已是微妙。更去地五丈,能寶珠在空玄之中者,非天神亦無此明慧。又況見其珠口者,實天尊登引聖真,入妙有虛無之境。當時隨天尊入於寶珠之時,天人仰看,即見珠口,既俱入寶珠之中,即天人不能見寶珠之內,玄妙之化。是以國人廓散,地還平正,無復欹陷。此當時說經之境,即天尊寶珠之妙也。以至道言之,大道神通,大無不包,細無不入,聚則成變億萬無鞅之衆,俱成毫芥之妙,聚則如是,散則從無生有,遍及萬天諸國,分形兆億,無所不遍,無所不入,散則如是也。去地五丈,則離其五欲五塵,五聚五色,五香五聲五濁,在五行數外,故能入空懸之妙。黍米者,五穀之長。一國者,一身之比。欹陷者,道有傾迮,未全一體,難稱重玄之妙化。天人則萬神也,上聖天真妙行真人,則三元之神也。天尊則一身之主也。以內境妙道言之,乃玉清寶珠神化胎仙之訣。以大法言之,卻粒愈疾之法。以修誦言之,威神玄化之儀,蠲災召福之品。

    師曰:九轉十遍,功用既周,即證從有入無、空玄黍珠之妙。先召陽精,後呼陰華,比細雨密霧,而入一身。周盈祖炁,十回神化,元谷祖炁一歸,衆炁同隨,化黍珠之玄丹,鎮黃庭之靈府,丹成貫日,餌之立駕雲輿,上升玉清,位為真人。

    太玄真人頌曰

    靈盼比天,上應太玄。三日陽合,七朝陰全。十三坤位,十八運乾。望朔帶符,八八為弦。二十三夕,陰陽宗元。名曰常道,此會三田。一塵有染,失於綿聯。

    黍珠入妙之圖



    天尊妙化之圖



    中理五炁

    經曰:元洞玉曆,龍漢延康。渺渺億劫,混沌之中。上無復色,下無復淵,風澤洞虛,金剛乘天。天上天下,無幽無冥,無形無影,無極無窮。溟涬大梵,寥廓無光,赤明開圖,運度自然。元始安鎮,敷落五篇。赤書玉字,八威龍文。保制劫運,使天長存。梵炁彌羅,萬範開張。元綱流演,三十二天。輪轉無色,周迴十方。旋斗歷箕,迴度五常。三十五分,總炁上元。八景冥合,炁入玄玄。玄中太皇,上帝高真。汎景太霞,嘯詠洞章。金真朗郁,流響雲營。玉音攝炁,靈風聚煙。紫虛鬱秀,輔翼萬仙。千和萬合,自然成真。真中有神,長生大君。無英公子,白元尊神。太一司命,桃康合延。執符把籙,保命生根。上游上清,出入華房。八冥之內,細微之中。下鎮人身,泥丸絳宮。中理五炁,混合百神。

    師曰:此天尊說造道開天之本,五劫生成之始也。

    經曰:天上天下,無幽無冥,無形無影,無極無窮,溟涬大梵,寥廓無光。

    師曰:此明大道本末之體也。

    經曰:赤明開圖,運度自然。元始安鎮,敷落五篇。赤書玉字,八威龍文。保制劫運,使天長存。

    師曰:自天尊五劫閉化之後,運洞陽之火,冶鍊成文,劫號赤明,安鎮五方,保天長存。是五帝育物之道,付之五老諸真,乃中品之道也。

    經曰:萬範開張,元綱流演。三十二天,輸轉無色。周迴十方,旋斗歷箕。回度五常,三十五分,總炁上元。

    師曰:開劫之後,惟立萬法之範。功用造化,總於上元。

    經曰:八景冥合,炁入玄玄。玄中太皇,上帝高真。汎景太霞,嘯詠洞章。金真朗郁,流響雲營。玉音攝炁,靈風聚煙。紫虛鬱秀,輔翼萬仙。

    師曰:前明天地大道之本,次說人身內景之道。上清八景三部二十四神,乃萬仙之首,眾神之主。玄中太皇者,西元金母,此混合大洞玄中之玄,妙中之妙,上上之道,明者神仙,修之成上真。

    經曰:千和萬合,自然成真。真中有神,長生大君。無英公子,白元尊神。太乙司命,桃康合延。執符把籙,保命生根,上遊上清。

    師曰:正是混合五神大洞萬化之道,是付之玉晨上品者是也。

    經曰:出入華房,八冥之內,細微之中。下鎮人身,泥丸絳宮。中理五炁,混合百神。

    師曰:太乙含華如蓮,八冥細微,比經緯五炁,皆由三官混合百神,主於五神因化。

    訣曰:此二章之一章也,乃靈中之寶,上品之道,正所謂玉晨道君云,受元始無量度人上品,是斯也。造化即非身外,根本比於三天,上皇三十九帝,九霄無上高真,普天萬帝,無極高真,咸皆宗仰,朝於紫微上官,金闕七寶瓊臺之內。靈妃侍香,真人典守,四萬劫一傳。妄泄此道,削名玉清,九祖沉於火毒之獄,一身永受風刀之考,永劫不原,七玄世世蟲癩之報。非己成真人,無科可授。誤泄一言,永獲考殃。非上玄聖師下教,天真小仙豈可得明乎。

    妙行真人頌曰

    一炁朝宗,入於八冥。天門地戶,啟閉塞通。生本太微,明梁祖炁。天入作陽,天開於陰。地泄為真,納與邪功。水火同來,百神回東。歸於谷室,妄泄傾崩。

    太乙含華之圖





    心胞八脈,上通九色,內含五彩,太乙含華如白蓮,旁通九鼎靜



    五神混合圖



    十轉回靈

    經云:十轉回靈,萬炁齊仙。

    師曰:十轉之道,乃五行生成之道。十轉之法,是天尊十過說經,神化者是其理矣。

    經云:衆真侍座。

    師曰:一身真集,可議斯言。

    經云:元始天尊說經一遍,諸天大聖同時稱善,是時一國男女,聾病耳皆開聰。

    師曰:真集常善,水數生一,普天蒙恩。水生上朝,遍流山谷,沐腎增智,聾耳得開,病耳得聰。至道言之,迷者不知。音外真病耳不聽,無聲火聰亦曰聾。得水之真一,流智昇慧,開時並耳聽也。

    經云:說經二遍,盲者目明。

    師曰:一身光明之主,日月精華之根者,目也。為尋真之戶牖,見道之靈宗。上道禁經,日月為首,光明者火也。中主之瞳,熒惑之本,日月分暉也。火二生數,天一真水,浴生本始之根。上玄真火,騰飛於心,故復光返明,接景三光,是盲者目明。況生化之本甲,坼兩腎戌亥之元,系水朝元,三瞳上凝,心生火視,三光合并,二瞳主目光,曰吁員是也。至道色盲,亦由其類矣。

    經云:說經三遍,喑者能言。

    師曰:木之生數也。以至道言之,物生五行,一色有五彩,陰陽互相反覆藏其用。其喑者以常道言之,肺王音者。以五常明之,言生金也,金主聲,即天尊三遍,木之生數神化,理在西方。正金之體,以木召金,返復神變,故喑者能言是也。

    經云:說經四遍,跛痾積逮,皆能起行。

    師曰:金之生數也。跛痾者,偏枯肌血,四肢攣曲,癃痾跛蹇也。積逮之疾者,世傳逮及,積沉不愈是也。此正是筋脈舒蹤,血絡澀流,屬於木脈肝氣,羅絡之至,即四數。神仙正所謂返復五行,生成之法也?以至道言之,法身之病,金木互用則昌,金木正用則亡。正是水火互相須,金木互相愛,故四遍金之生數,而成木之神變,此之謂也。

    經云:說經五遍,久病痼疾,一時復形。

    師曰:土之生數也。一身肌血形體,皆屬於土。五遍復形,全於五行之體,故盲聾喑啞,跛痾積逮,久病痼疾,一時痊愈,復形全質,是五行生數也。

    經云:說經六遍,髮白返黑,齒落更生。

    師曰:水之成數。

    經云:說經七遍,老者返壯,少者皆強。

    師曰:火之成數。一身光內生,五臟之華外,改老者返壯,少者得之顏貌益強,皆水火之功也。

    經云:說經八遍,婦人懷妊,鳥獸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

    師曰:木之成數,生炁育物,皆得生成。聖胎凝靈,無諸耗損,八炁秀結,分形胎化,無諸耗損,木之生炁所主也。

    經云:說經九遍,地藏發泄,金玉露形,

    師曰:聖胎九轉,金之成數。形難隱諱金光,玉華照耀一身,所謂金容玉貌,瓊肌瑤醴,沐溉一身。噓呵萬物,立生金玉,吹炁成金,唾地成寶,百光千彩,映絡內外,接由五行成用金玉,發胎聖胎分形也。

    經云:說經十遍,枯骨更生,皆起成人。

    師曰:土之成數。所謂十轉回靈,萬炁齊仙,回骸起死,朽骨變仙,更生成人。此十遍之道祖,於五行生數,終於五行成數。明此道則長生,修其道則神仙,脫殼飛升,止於此矣。若功成行滿,位登高真。八十一日一轉,八百日小乘,三千日大乘。不離斯言,應出產一切神仙,萬法路徑殊途,事歸一揆。真師曰:口訣盡於文焉,是下品之道,付諸真者是也。

    法空真人頌曰

    自一至十,五行為本。陰陽周回,出入聖閫。日上扶桑,月沉玄袞。萬神朝真,得同大混。急急如律令。

    吐納正炁

    經云:引炁三十二過。

    師曰:靈寶正炁,即三十二天正真道炁。若不探納此炁,內修無功成之基,外施無感應之驗。則空尸行上道,下鬼誦靈章,徒用施為耳。

    太黃天黃炁,太明天綠炁。清明天青炁,玄胎天赤炁。元明天蒼炁,上明天黑炁。虛無天碧炁,太極天紫炁。

    師曰:步斗牛女虛危室壁之罡,取炁則八天天君,遣真仙侍衛,洞觀八天之事,所適無礙。

    赤明天白炁,玄明天綠炁。耀明天黃炁,竺落天青炁。虛元天赤炁,觀明天蒼炁。玄明天黑炁,太煥天碧炁。

    師曰:步角亢氐房心尾箕之罡,依色取炁,則八天天君,遣真仙侍衛,能洞觀八天之事,所適無礙。

    元載天紫炁,太安天白炁。顯定天黃炁,始黃天綠炁。太皇天青炁,無思天赤炁。上揲天蒼炁,無極天黑炁。

    師曰:步井鬼柳星張翼軫之罡,依色取炁,則八天天君,遣真仙侍衛,能洞觀八天之事,所適無礙。

    皓庭天碧炁,淵通天紫炁。太文天白炁,太素天黃炁。太虛天綠炁,太釋天青炁。龍變天赤炁,太極天蒼炁。

    師曰:步奎婁胃昴畢觜參之罡,依色取炁,則八天天君,遣真仙侍衛,能洞觀八天之事,所適無礙。

    服炁

    訣曰:凡服三十二天之炁,並先叩齒九通,自天門入上元綱流演圖,至二十八宿分步之。每天存金樓玉殿,天帝端坐,冠冕衣服,隨本天之色。口降本色炁,如絲芒鬱鬱然,布於兆身,各從其數,吸歸身中。凡有祈奏,依帝玄治罡風中默奏,立伺感通四維梵天中斗罡,皆取直宿日服,兼於四天並行。

    玄真隱諱

    亶婁阿薈。丁丑,豫。無惒觀音。戊寅,隨。須延明首。己卯,蠱。法攬菩曇。庚辰,臨。稼那阿奕。辛巳,觀。忽訶流吟。壬午,噬嗑。華都曲麗。癸未,賁。鮮菩育臻。甲申,剝。答落大梵。乙酉,復。散煙慶雲。丙戌,無妄。飛灑玉都。丁亥,大畜。明魔上門。戊子,頤。無行上首。己丑,大過。回蟅流玄。庚寅,坎。阿陁龍羅。辛卯,離。四象吁員。壬辰,咸。

    南閻洞浮。癸巳,恆。玉眸詵詵。甲午,遯。梵形落空。乙未,大壯。九靈推前。丙申,晉。澤洛菩臺。丁酉,明夷。綠羅大千。戊戌,家人。眇莽九醜。己亥,睽。韶謠緣邅。庚子,蹇。雲上九都。□□,解。飛生自騫。□□,損。那育郁馥。辛丑,益。摩羅法輪。壬寅,夬。霐持無鏡。癸卯,姤。攬姿運容。甲辰,萃。馥朗廓奕。乙巳,升。神纓自宮。丙午,困。

    刀利禪猷。丁未,井。婆泥咎通。戊申,萃。宛藪滌色。己酉,鼎。太眇之堂。庚戌,震。流羅梵萌。辛亥,艮。景蔚蕭嵎。壬子,漸。易邈無寂。癸丑,歸妹。宛首少都。甲寅,豐。阿繿郁竺。乙卯,旅。華莫延由。丙辰,巽。九開自辯。丁巳,兌。阿那品首。戊午,渙。無量扶蓋。己未,節。浮羅合神。庚申,既濟。玉誕長桑。辛酉,小過。栢空度仙。壬戌,中孚。玃無自育。癸亥,未濟。九日導乾。□□,乾。坤母東覆。□□,坤。形攝上玄。甲子,屯。陁羅育邈。乙丑,蒙。眇炁合雲。丙寅,需。飛天大醜。丁卯,訟。總監上天。戊辰,師。沙陁劫量。己巳,比。龍漢瑛鮮。庚午,小畜。碧落浮黎。辛未,履。空歌寶珍。壬申,泰。惡奕無品。癸酉,否。洞妙自真。甲戌,同人。元梵恢漠。乙亥,大有。幽寂度人。丙子,謙。

    師曰:此道乃元始所開之圖,是玉女玄真隱諱之道。自甲子日,屯卦為首,水雷坎上震下,陽爻三十六息,陰爻二十四息。一呼三寸,一吸三寸,乃為一息也。脈來四至,一至寸有五分,四至六寸。真炁老陽,重呼陰,重吸三十二數。二十八數,促功六十時,以元炁結絡真文於丹谷,自然玉文秀瓊,龍章八芒,以洞陽真火冶煉成赤書。欲知此道,龜山元皇之圖,此乃白日上昇之法。未明至理,依修誦品,吞服一年,自然通神。以待玄真降格指敘矣。

    胎化法質

    皇人訓曰:元始聖胎,有十月生形之數,有七首五根之道。

    經曰:上品妙首。十五歲。無行上首。二+五歲。阿那品首。三十五歲。須延明首。四十五歲。宛首。五十五歲。三界稽首。六十五歲。群魔束首。七十五歲。

    師曰:上品妙首,不待九年之功。無行上首,七年可以成真。阿那品首,九年指日飛昇。須延明首,一紀功滿神具。宛首,十八年尸解得道,六十五歲地水之仙,名注天府,故三界稽首,七十五歲長生度世,無諸魔試。故群魔束首。已下延壽天年,群魔束首也。

    經曰:上無色根,是為天根,斬絕地根,保命生根,落減惡根。

    師曰:上無色根,諸塵漏淨,入於無相無為之品,是為天根。未達此根,先斬絕地根,無諸業累苦債,即得保命生根,二道並以落滅惡根為首。又云:上法天根,中法地根,除於色根,落滅亞心根。

    師曰:既知聖胎七首五根之道,方可入元始胎化也。元始聖胎生於赤文之後,碧落之先,產於大浮黎土,心胞八脈,外應九色,鍊於九鼎,七首五根之先,赤文碧落之初,天地起於有數,要在口之呼吸之先。既有呼吸之�,運於出入之息,晝夜三千五百息,一息脈朝四至,在呼吸之問。一呼三寸,一吸三寸,呼吸之�,六寸出入。一至之脈,一寸五分,是十五分,陰陽大數。天地之體,天三地二三也。其真無入九鼎,運汞攝鉛,造化元始聖胎。每一時�長六千七百五十寸,十二時通長八萬一千寸,共計八千一百尺,為八百一十丈真�,是十二時也。每一時權機八刻二十分,十二時計九十六刻,內乾坤艮巽占四刻,通一百刻,每一時定一千一百五十息,十二時定一萬三千八百息。每一息定火一銖,二十四銖乃定一兩,三百八十四銖定火一斤,一萬三千五百息,計真火三百十五斤二兩半,八陰八陽。故天地運度定,人�血周流一晝夜,百刻中每一刻六十分,一時八刻二十分,得三百六十息。一呼一吸,天地運行有六十里。一晝一夜,運行九十六萬一千五百里。周天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半,周天一百八十二度七十五分七十五杪,度一千四百六十四里六寸,二十八宿運行,皆隨天地,旋斗歷箕進之。每刻天地運一萬八百里,每一刻六十分,一分六息。一時天地運行八萬四千四里,一時�長六千七百五十寸,十二時�行共七十萬八百九十寸。天地行而�血行,陰陽運而營衛行,日月交而內�交,內�交而產至寶,至寶聚而成大丹,圓成凝聖胎。其走漏之道八邪所攻。造化丹之基,十干之合,配於九鼎,合於九色,成於九轉也。

    元始內觀心胞八脈圖



    本始神通

    經曰:通玄究微,能悉其章。

    至學之士誦之,學士誦之。凡二條。供養尊禮,凡誦是經十過。凡二條。上學之士修誦,世人受誦。凡二條。正月長齋誦詠,七月長齋誦詠,十月長齋誦詠。凡三條。八節之日誦詠,本命之日誦詠。凡二條。誦之百遍,誦之千遍,誦之萬遍。凡三條

    六時行香,十遍轉經。

    天地否終,日月虧盈,至聖休否,末學疾傷。凡四條。修行香誦經十過。凡一條

    亦當修齋,行香誦經。

    天地運終,星宿錯度,四時失度。國主有災,疫毒流行,師友命過。凡六條。齋戒誦經,上消天災,保鎮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生死受賴。凡六條。發心修齋燒香,誦經十過。凡一條。有知其音,能齋而誦之,故誦之。凡二條。

    師曰:已上三十八條,皆元始本行神通功德,不可思議。凡闕一條,所感無應,不得為真人矣。

    修誦玄感

    師曰:誦經欲知其功德,合於上玄,有一百五十種玄感。既有玄感,則去仙登空有日。若無玄感,更宜懺謝,端潔一志,以玄感昭應為禎祥

    諸天遙唱,萬帝設禮。河海靜默,山嶽藏雲。日月停景,璇璣不行。群魔束形,鬼精滅爽。迴尸起死,白骨成人。

    上聖。十種禎祥。

    五帝侍衛,三界稽首,魔精喪眼,鬼妖滅爽,濟度垂死,絕而得生。

    志學。六種禎祥。

    伏御地祇,束縛魔靈,卻死而已。

    學士。三種楨祥。

    門戶興隆,世世昌熾,與善因緣,萬災不干,神明護門。

    供奉。五種禎祥。

    諸天齊到,億曾萬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昇朱宮。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為貴人。而好學至經,功滿德就,皆得神仙,飛昇金闕,遊宴玉京也。上學之士修誦是經,皆即受度,飛昇南宮。世人受誦,則延壽長年,後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暫滅,不經地獄,即得返形,遊行太空。

    凡誦者。十種禎祥。

    斷地逮役,度上南宮。

    正月誦之。二種禎祥。

    身得神仙,諸天書名,黃錄白簡,削死上生。

    七月誦之。三種禎祥。

    安鎮國祚,保天長存,世世不絕,常為人君,安鎮其方,民稱太平。

    十月誦之。六種禎祥。

    九宮真人。

    八節誦之。一種禎祥。

    魂神澄正,萬炁長存,不經苦惱,身有光明。三界侍衛,五帝司迎,萬神朝禮,名書上天,功滿德就,飛昇上清。

    本命誦之。十種禎祥。

    閉目靜思,身坐青黃白三色雲炁之中。內外蓊冥,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獅子、白鶴,羅列左右,日月照明,洞煥室內,項生圓象,光映十方。

    入室誦經。九種禎祥。

    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傳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

    玄局召使。六種禎祥。

    洞章萬遍。十四種禎祥。

    天地運度,亦有否終。日月五星,亦有虧盈。至聖神人,亦有休否。末學之夫,亦有疾傷。

    祈禳。四種禎祥。

    末學道淺,或仙品未充,運應滅度,身經太陰,臨過之時,同學至人為其行香,誦經十過,以度尸形如法,魂神徑上南宮,隨其學功,計日而得更生,轉輸不滅,便得神仙。

    太陰鍊尸。三種楨祥。

    天地運終,亦當修齋,行香誦經。星宿錯度,日月失昏,亦當修齋,行香誦經。四時失度,陰陽不調,亦當修齋,行香誦經。國主有災,兵革四興,亦當修齋,行香誦經。疫毒流行,兆民死傷,亦當修齋,行香誦經。師友命過,亦當修齋,行香誦經。

    修齋行道。十種禎祥。

    諸天記名,萬神侍衛,右別至人,剋得為聖君金闕之臣,諸天記人功過,毫分無失。天中魔王,亦保舉爾身得道。

    行功。五種禎祥。

    飛天神王,下觀其身,書其功勤,上奏諸天,萬神朝禮,地祇侍門,大勳魔王,保舉上仙。

    知音誦之。六種禎祥。

    無所不辟,無所不禳,無所不度,無所不成,天真自然之音也。故誦之致飛天下觀,上帝遙唱,萬神朝禮,三界侍軒,群妖束首,鬼精自亡,琳琅振響,十方肅清,河海靜默,山嶽吞煙。萬靈振伏,招集群仙,天無氛穢,地無妖塵,冥慧洞清,大量玄玄也。二十四種禎祥。

    說經一遍,諸天大聖同時稱善,一國男女聾病耳皆開聰。說經二遍,盲者目明。說經三遍,瘖者能言。說經四遍,跛痾積逮,皆能起行。說經五遍,久病痼疾,一時復形。說經六遍,髮白返黑,齒落更生。說經七遍,老者返壯,少者皆強。說經八遍,婦人懷妊,鳥獸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說經九遍,地藏發泄,金玉露形。說經十遍,枯骨更生,皆起成人。

    內誦十種,生元始聖胎禎祥。

    陰丹陽丹

    經曰:流精玉光,五色鬱勃。

    經曰:身有光明。

    經曰:上品妙首,十回度人,百魔隱韻,離合自然混洞赤文,無無上真。元始祖劫,化生諸天,開明三景,是為天根。上無復祖,唯道為身。五文開廓,普殖神靈。無文不光,無文不明,無文不立,無文不成,無文不度,無文不生。

    經曰:玉誕長桑,栢空度仙。

    師曰:流精玉光者,天之靈寶也。可以修鍊,餌之通真。故天真皇人云:太空未有一物。元始天尊挺生三炁之中,混洞赤文冶煉,方成玉字,開明三景,普殖神靈。不知今日有此,比擬元始之先,化生靈寶之炁,復採此炁,鍊而成丹,餌之成真。

    訣曰:於高山懸崖之上,人跡不及,四顧日月通處之照,營密一所,上圓下方,面相去八尺,四方一丈離地,五尺穿三十二竅,布二十八宿之形,如窗牖,使日光注照。於日直角宿之日起首,用七寶之器,圓面五寸,貯西流之水,令迎日光下降。四十五日之外,水中結成五色流精之砂,取而餌之,面生流精紫光,通神致真。欲成靈寶大丹,於三十二竅之下,置三十二器,於直宿之日取其方水,投以天華四泉。四泉者,雨露霜雪合之。使日照月耀水中,四十五日水面生浮砂,光明嗇嗇然。常須護淨,勿令塵翳。即安置壇爐八門,進火。以金十二兩作鼎,以鐵二十四兩作釜,用陽燧取火,晝夜煎之。四十五日一開,開時以月華灌潤,下凝白華,取之。及一斤,即用河上姹女丹山白魂、絳陵朱兒,各二十四銖,置鼎中,上以靈丹蔽之。陰陽煉火七時,飛於蓋之上。增及一斤,即入九轉。九年自然飛凝,結胎胞中,有絳實朱柯一粒,吞之立化飛仙。四十五日,一沐浴也。如金丹之道,火煉玉字在於丹谷,於本命日依法循竅,吞餌日月之華。具正炁品中。功滿內外感化,指日而朝玉清。玉誕則玉光之精,降育於扶桑,相空度仙於空界。亦大洞內三景妙旨,丹成濟世後可服之。

    師曰:赤文飛落,太乙含華,似蓮花為祖,百花為次。亦曰靈寶珠光丹,可愈百病,起死尸,久服。長於丙丁、戌亥、辰巳日時,左手採未開白蓮花,右手採紅蓮花,各三十二朵,火培纔乾,烈火化成灰。次於三月三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採百花各一斤同伴。次入九節莒蒲、人參、地黃、天門冬、蒼朮、乾姜、巨勝,各五兩,同治下節,以百花醴和如膏丸,如大豆大。以無灰酒下五七粒。採和有祝,具修誦品。兆日服一粒,百日遠知,一年無疾,永不得死。千日五神足,立致長生矣。

    大行梵炁

    經曰:八景冥合,炁入玄玄,玄中太皇,上帝高真。

    師曰:此西元王母八景玄妙之祖炁也,亦曰丹皇君。此元始上品至道,三界真仙莫不因此人身大梵,上應於天度,故呼吸之炁息,至炁行身中,合於太陽,煉成大藥,斯實修真之路,進道之階。

    經曰:大行梵炁,梵炁彌羅,溟涬大梵,無色之境梵行。

    師曰:人自溟涬大梵而生,卻自淇津大梵而死。若知大行梵炁,先修一十二種梵行,後別梵炁。梵炁之祖者,王母也。比亦大洞之上道也。夫人稟炁而生,亦有數之始。呼吸之息,見於三部四至之脈,一呼三寸,一吸三寸,以尺丈於璣衡,合於太陽。一日一夜一百刻,計六千分。每一刻六十分,每一時八刻,二十分共計一百四十分,晝夜計一萬三千五百息,每一刻三百六十息。一呼一吸,脈行六寸,定太陽行六十里。一晝夜太陽共行九千六萬一千五百里,隨天周行,照度三百六十五度二十五分半。一日得一度半,周天是一百八十二度六十二分七十五杪,一度計一千四百六十四里六寸四分。二十八宿行次纏度,大道梵炁,流演無窮,旋斗歷箕,回度五常。每一刻太陽之真炁流行一萬八百里,每一刻六十分,三百六十二息,定太陽流光,每一分得六息,而流光三百六十里。每一時太陽行流真光八萬六千四里,每一時炁侵六千七百五十寸,十二時炁血總行七十萬八百九十寸,日月交而陰陽交,日月行而營衛行,而大藥成於此矣。



    右古鼎九炁,炁中集有一小兒。梵炁一日一夜上朝,若稍有塵心,則失大行梵炁,不能彌羅一身,則死矣,乃死戶之首也。此乃九炁之根,真土之淵府,在西北之角,戌亥之間,與玉清連界,通於泥丸也。南接通陽絳宮,上通肺炁,下通內戶,日月之門,丹房金合。北在內腎,方三寸,傍穿十二神室,中有梵炁之主雌一真母居焉。

    西龜山圖



    西龜之山,一曰龍山,言木之道也。金母居之,言金之體也。乃九天之根本,人之九宮之根也。紐黃炁之淵府,乃梵炁之宮,土之正府也。在天西北亥子之地,嬰孩之生根也。周回千萬里,是不知其極,出常數之量度外也。高與玉清連界,上通腦也。脈通玉帝宮,東南接神虎之門,接通肺炁也,又與大胃交通矣。西北交寒穴,與腎宮便穴交炁也。南極洞陽協於心,北指勾陳,踐中皇宮也。上充玉京二十四節,重樓十二也。平三萬里,三炁之會也。湧金為牆,結玉為門,真土玉液之闕也。金臺玉殿,同前議也。十二神室,七政、九宮、三田,十二神室也。餘云上有流精紫闕金華之堂,傍通五穴,即是集五臟之精會門也。有自然紫炁之雲,交帶鳳文九色,落練四肢八脈,五臟六腑,赤華紫英,是內生五無也。其崖生紫桂嶺秀瓊林,結瑚為條,植玉為根,騫林含實,赤子白環,炁行無疵,而生此寶也。三華耀葩於朱景,反香流芳於太玄,內視接三明,五香生五炁也。八炁蓊飇,玉籟空唱,內之無器之音也。

    元綱流演

    師曰:元綱則元炁之路,九天之根。以天言之,在西北之角,與玉清連界。東南則接通陽之霞,上承清宮神虎之門。西北則寒谷之野,上通金闕神仙之庭。南極於大丹浮黎之鄉,炁協洞陽之光。北則正於勾陳,交關華蓋炁,踐廣陵中央,直充玉京,八達交風,即西龜之山,乃天之靈根也。

    師曰:考詳元綱者,乃天之根紐,炁之經纏,道源未判,元綱已肇,此乃天地之大體,妙炁之靈樞。羅絡乎三十二天之中,貫通二十八宿之分形,而上者謂之道,流於末者謂之教,行之內則配合於身,施之用則旋回有法,此乃因天地之自然,象人身之體用也。且人之幻身結形,穢濁受質,胚胎一髮,三毛無用,塵腐之物,獨我之一靈,與天地相為終始,是均稟祖炁也。故頭圓似天,足方似地,目如日月,體象乾坤,炁息周流,密應天度。人能修此以應彼,則可以與天長存,超然不泯矣。昧者不悟其真,不考其用,乃曰身中備有天地,不假外求非也。內煉之法,散而三千六百傍門,要有金丹正訣。其始也追二炁於黃道,會三性於元官,而其成也陰魄消蹤,陽神契道,隨其功業之重輕,第其資品之崇卑,效職仙曹,受書洞府,終不謂我身有天地,而外無天地,內有神形,而外無鬼神。得一末術,便以為有內而無外,何其謬哉。近者亦有如此,論之非者矣。所恨不逢師旨,揣量莫得其要。既不全內,又不專外,乃自為之說曰。謂之不內不外,是又去理遠矣。且蒼蒼在上,天也。日月星辰,天之文也。博厚無根,地也。山川河嶽,地之理也。人之一身,四肢五體,乃天地間之一物,而性靈於萬物。爾戴天履地,而言外無天地,可乎。所敘元綱之體,乃天之經常也。次則敘人一身,取法天地,配合陰陽,言其象也。天以剛健而不息,故天地以長存也。人能會道而澄神,人亦可以不泯也。此非身中自為天,亦不內不外,未免誤天下後世矣。故不得不明辯之。

    元綱者,昇神之要,諸天階之絕景。道源既判,神天居崆峒之上,非言可盡,非見聞可窮。悟其真者,因真修真,而外真自應。識其妙者,因妙得妙,而外妙自臻。惟天神之象,則元綱之位,其遠其近,舉可知也。人之有元綱炁,開通骨脈

    空,達於頂上,一如天上元綱之路。人之魂魄在身,一如炁在天中,知出入則長生飛騰,不知則庸愚之夫。不學術業,未知仕宦官聯之次,而求見君也。夫元炁融聚,魂魄所養,爰有真精。真精而本根於右腎,右腎為命門,在脊骨之窮,其下有一大骨,骨中之髓透尻骨,其穴名龜尾,其神為王母,面南而治事,因帝所向而言之,則謂之西龜之山,道家託喻為名也。又為之金闕,以其居西也。右為金闕,左為玉房,言玉在山,木潤之,居東方也。又玉水之所本,陽精之化,精之所著,名曰淨霐,此元綱之炁,根本之所發也。寶圖之設高臺,起於此鬱羅蕭臺之中,尊直當於心所,謂靈臺也。上清之境,太清之上際,則心之下也。心之懸垂,其下為肝。肝之下二分,北斗七星居之。其炁達心,其原上通舌下,名曰湧泉。其炁下達右腎炁。腎之炁泄者,湧泉炁不禁,謂之交鋒。交鋒者,言斗之罡星太魒所照之地,其性肅殺,其神即欲界也。如知其道者,以舌拄上腭,直運其炁,循脊而上,以脊通頭。頭上者,玉京之要路,所謂西龜,與玉京為鄰界也。今人不知,便以為西龜在腦後。然西龜去玉京之炁四千萬重,居中,炁直達在天,則火星最低,炁先及也。又心屬火,言上達而相感,夫日月與火星齊,故遊日月,參諸一身,則兩乳與心齊。兩乳者,眼之根源也。人之二乳,藏精以養目也。故年老炁衰目昏,而乳無汁,腎無精。箕斗在天之東北,為天關鍵,艮之故也。於人則右手肩井穴也。人之血氣脈,以右為始。天道之行,以西北為始。由西行而至牛宿,則天事畢矣。然未有發生,故造化於此起矣,言重入火星也。人炁雖一周而消息係焉,言重入心中。心也,由火木水金而行者。大廢也,由心肝腎肺者氣腧也,即背脊之穴也。取脊穴而觀,則上下左右見矣。求其妙而推之,其喉環通於頂門,所以為玄玄之妙,難以言而殫,不可指而名也。無色之界,在心之下,崆峒之中,斗魁之左也。復自斗口,則以舌拄上腭,名曰天橋,則超上清而至玉清矣。如此則玉清之境頭也,上清之境絳宮也,太清之境丹田也,心為靈臺,則靈臺之說可見矣。於是而守。守之在心。於是而朝,朝之在頭,此三華離便大有妙庭也。故天中之天,無英白元之會,心也。自然成真,會於頭也。修靈寶之道於身中,至此而事畢矣。不可得而容聲矣。

    切謂元綱流演之於天,已敘於前。體合於人身,荐錄于此。學者宜深知此身之所以貴重者,可以配天地,可以煉形神,可以會神妙,乃道家因物象以設比喻,法天地以立名稱。如已育之身,而立有為之法,自有為而至於無為,以有形而升入於無形,然後壽齊天地,與道合真,其事始於身中,而不止於身中也。

    元綱流演圖

    按《真誥》中諸真論五星圖,所布常南向也。以太白在西,歲星在東,按而施之,所以爾者。五星隱伏,縱橫無常,不如北斗列象常在。故一以定位於五方,不得隨星之所在也。

    二十八宿罡式

    計一百七十八步。







    訣曰:先須存己之神,自黃庭乘五色之雲徑,從玉樓直上泥丸中,飛步七星,節節隨星步上,覺得身離地上極遠,在天雲炁中,將身橫步七星,旋身入斗口,累步六步,存身背北面南,行到火星,存紅色。過火星,向東行,存過日宮紅色。過日宮,西行,存過月宮白色。過月宮,向西南行,左轉七遍,卻從北出,循歷東南方天星,到東北角,卻折步,循歷北西南東四方天星。訖,再到東北角,卻望東,直從魁星巡一遍,徑出,向火星上行,過西方,見金星白色。過金星,向北行。至水星黑色。自水星,過東方木星青色。卻從木星,再回水宮,復西自金星過,直向中宮土星位黃色。再從土星,復向金星、水星,到木星宮,望西北角,乘雲直上,望見金闕。

    訣曰:謁三十二天,自太黃皇曾天為始,至平育賈奕天而終。然後回謁二十八宿,每宿一斗,自箕起而斗宿,旋身回至箕,卻望斗魒而去。謁五星如式。升神上境,入北斗之中,三台六星蓋頂,而行步斗一座。次六步,應三台而出。左環四十九步,犯火星。又東行八十一步,至太陽,謁孝道仙王。復右行六十四步,自北入斗,至太陰,謁孝道明王。左旋而出,左行,復右行,七返無色界中,定想見諸真仙來往,周歷十方二十八宿、三十二天。每宿丁罡十二步,次回,共三百三十六步。至箕之罡,直還,望北斗大魒之次,右旋南嚮四十九步,重入火星,經於太陰。三十六步,謁水星,東行至于太陽之側。右行六十四步,成木東,向謁木星,再回而行。借水星罡,復出太陰之傍,八十一步,成金,西向謁金星。東行達于斗口,三十五步,而入中謁土星。反行再入金水之宿,直望北方玉京金闕,乃入步而進,再拜長跪,祝曰:

    具位臣姓某,幸因宿慶,獲際真風,入靖凝神,恭朝天闕。身外之身,冒抵玉京。臣無任瞻天望聖,惶懼屏營之至。

    再拜,重啟曰:

    臣凡骨堅頑,理難升舉。幸因師授,使遂飛神。不避誅夷,敢披丹個。入事云云。臣無任祈恩,俟命之至,謹言。

    再拜,退復元路,還神入頂門。

    祝曰:

    吾今朝真,上謁青雲。欲使神人,閉債封形。舉爾以去,祕訣靈靈。

    右元綱流演之圖,乃梵行諸天之妙也。始於飛神躡斗,終於謁帝朝元。若能精思按行,出入既熟,證對不亂,可以上章奏事,役使鬼神,以致脫殼升真,混合萬炁。煉形之術,朝元之方,莫先乎此。每於三元八節、甲子庚申之日,入靖,焚香,面北平坐,臨目,靜思凝神定想,炁息綿綿,神風不鼓,聳身出頂,如蟬之蛻殼,升陸空玄,如法行事。自微至著,由想念而成真,則在乎其人矣。

    上清靈寶大法卷之四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