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靈寶五經提綱


    靈寶五經提綱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靈寶五經提綱。撰人不詳,約出於宋代。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威儀類。
    文献引用:靈寶五經提綱. 道藏, 洞玄部威儀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597
    靈寶五經提綱

    敷座法事

    大聖聞經,悟道天尊。

    太上微言在五經,五經垂世若丹青。丁寧試為重宣演,解脫亡靈出夜肩。

    伏以經天緯地之謂道,道出分三,垂世立教之謂經,經傳有五式,宣妙義,祈度亡靈,謹運真香,志心上啟太上無極大道虛無自然元始天尊、玉晨道君、靈寶天尊、太上老君道德天尊、昊天至尊金闕玉皇上帝、東極青玄慈父太一救苦天尊、大慈十方救苦天尊、九天生神上帝、五方五老上帝、三十六部尊經玄中大法師、三元三官大帝、九幽拔度真宰、五嶽十地陽曹陰掾、主宰真靈三界內外應感神祇,咸望慈悲,俯垂洞鑑。蓋開趨正道而出迷途,必資惠炬,度苦海而登彼岸,須藉法橋,故天尊以方便心為眾生立權實教,出五經之旨趣,為萬有之荃蹄,歷歷玄文,巍巍大範,格言妙訓,必志於道,據於德者,始能究其淵源,奧義奇辭,非出乎口入乎耳者所可窺其髣髴者也,以今奉為某求度亡,故某謹集見前清眾敷座,諷誦:

    《洞玄靈寶九天生神章經》、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

    《高上玉皇心印妙經》、

    《太上洞玄救苦拔罪妙經》、

    《太上生天得道真經》。

    特用回薦亡靈,超真解脫,當願亡者某出羣迷徑,入希夷門,玉章生神,四象五行之和合,妙經救苦,三尸六賊之消亡,空五蘊以為得道之階,净六根以證生天之實,忘心忘形忘物,識真常得性之機,鍊神鍊氣鍊精,明混合迴風之道,嘉與有情之眾,同歸無相之門,法眾虔誠,同聲讚詠。

    諷《生神章經》仰惟《九天生神章經》,乃三洞飛玄之炁,結空成梵,自然成文,所以能開天地、生人物者也。大抵人之生也,皆受九天之炁,以為胞胎魂魄,至於五臟六腑、七竅八景、三萬六千神,莫不由其融結而後得生,一有壅閼,則生生之理不具,蓋有孕重而隨殰者矣。夫九天之炁,順而委之,則結凡胎而為人,逆而修之,則結聖胎而為仙。聖凡雖異,其為道則一而已矣。又天秉陽,九,陽數也,純陽者仙,純陰者鬼,真人以陽消陰,則昇天而為仙,眾人以陰消陽,則入地而為鬼。既為鬼則受拷酆都,魂神蕩散,非藉神章以攝其遊爽,則無由自拔於長夜,而返陽明之域。是故鍊度家最重斯文者,蓋以此也。亡者某既聞靈音,所當耽咀洞慧,凝神而守真宅,鍊胎而返本初,自然魂魄和柔,九天之炁混合玄牝,而胎仙之道成,胎仙之道成,則馳騁龍駕,白日登晨,是謂與九炁合德也,可不勉乎,可不勉乎!用廣發揮,請吟一頌:



    九天妙炁自虛來,空洞凝和結聖胎。身外有身能造化,超凌三界出輪迴。

    眾和:難逢難遇《生神經》。

    諷《清靜經》仰惟《太上老君說常清靜妙經》,蓋高上老子西遊閬風時,為西王母演說,乃大道心法也。嘗試論之,天地萬物所宗者,一道也,經書萬卷,所明者一心也。道有太常,心有真妄,修道必修於大道,論心先論於真心。大道漠然無形,而能運化羣有,真心寂然不動,而能建立萬法,非心無以見道之全體,非道無以見心之妙用,道外無心,心外無道。是故古之修道者,先修其心。何以修心?曰清靜而已矣。何以致清靜?曰虛而已矣。人能使方寸之地虛,則一塵不染,一物不留,寂然湛然,常清常靜,一神獨運,妙應無窮,可以超出生死之外,是謂得道也。方寸之地苟不能虛,則百路千岐,勞勞役役於其外,七情六慾,繆繆擾擾於其中,與接為搆,日與心鬥,方且流浪生死之不眼,豈清靜之能致、道之能得耶!亡故某苟能於此有所悟,澄慮以求其清,遣慾以求其靜,忘形忘物以求其虛,積成久之,自然一點靈光通天徹地,所謂形神俱妙,與道合真,游行三界,昇入金門,左玄仙公豈欺我哉!用廣發揮,更吟一頌:



    真心清靜道為宗,譬彼中天寶月同。净掃迷雲無點翳,一輸光滿太虛空。

    眾和:難逢難遇《清靜經》。

    諷《心印經》恭惟《玉皇心印妙經》,蓋上帝金口演說,實金丹大道之準的也。嘗謂三萬六千種道,獨大道為正宗,三千六百旁門,獨金丹為正統。金丹之書,浩若煙海,求其簡要著明,未有若此經者。名以心印,不亦宜乎。大抵人身至寶,不過有三,神也,氣也,精也,修鍊者以此為丹基,故以上藥目之,丹書所稱紅鉛黑錫、水銀朱砂、金精木液、甲庚龍虎、坎離烏兔、嬰兒姹女、黃婆土釜,其名不可槃舉,皆是物也。若得回風混合之道,採之取之,交之結之,以火鍊之,又從而溫養之,始於百日立基,中於十月成胎,終於一紀功備,脫胎神化,一得永得,而金丹之道備矣。此上藥者,非惟人身有之,天地萬物莫不皆有之也,惟智人者,能以我之神,合天地萬物之神,以我之炁,合天地萬物之炁,以我之精合天地萬物之精,故能隱顯自然,與太虛同其壽量,是為得道也。大哉此藥,其妙道之至寶乎!亡故某既淪太陰,所謂上藥,今不存矣,然倘能取天地萬物之神,為我之神,取天地萬物之炁,為我之炁,取天地萬物之精,為我之精,將見迴骸起死,白骨成人,則上藥散而復聚,至寶失而復得,豈不樂哉!用廣發揮,更吟一頌:



    上藥身中神炁精,人人具足靡虧盈。能知混合迴風道,金鼎黃芽日日生。

    眾和:難逢難遇《心印經》。

    諷《救苦經》仰惟《太上洞玄靈寶救苦拔罪妙經》,本於青霄隱書,蓋鍊度之祕文也。經中綱領有四,其要在於主光明而已。一曰委炁立。蓋元始以一炁分判天地,運化陰陽,為萬物之本,周子所謂太極動而生陽,靜而生陰,陽變陰合,而生水火木金土者也。二曰順炁生。蓋天地既判,陰陽既立,則人受其中和之炁以生,周子所謂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萬物化生者此也。三曰成萬法。蓋人道既立,必有聖賢者出於其間,陳綱紀,立制度,為之正德,利用厚生而後人道不窮焉。子思子所謂修道之謂教,亦此意也。四曰主光明。蓋此光明,乃性體也,主云者,奉之如君也,人能奉此光明,常為一身之主,動靜語默皆聽命焉,自然靈臺之間,軒豁洞達,物莫能蔽,而道體全矣。《中庸》所謂尊德性,《大學》所謂在明明德,《莊子》所謂真君,皆指此也。夫此光明,人人具有,不為堯存,不為桀亡,不為顏增,不為砳减,操之則賢,捨之則愚,得之則昇天堂,失之則沈地獄,凡地獄中燒煮屠割,苦毒萬狀,皆因失此光明也。是故天尊每救罪魂,必先假以神慧,使之返照心源,自識宿命,方其悔悟之時,罪者立赦,囚者立出,眾苦消釋,身心泰然,譬如旅人,中途亡其資,饑寒流離,困路道路,一旦得寶,則百用立具,憂苦盡除矣。我天尊救苦之恩,亦如是也。亡故某於此光明,倘知樂處,精加鍊養,一朝成功,空洞之中自生別體,可以超度三界難,徑上元始天,尚何有地獄之苦哉!用廣發揮,更吟一頌:



    種種無明是苦根,苦根除盡善根存。但憑慧劍威神力,跳出輪迴五苦門。

    眾和:難逢難遇《救苦經》。

    諷《生天得道經》仰惟《太上生天得道真經》,乃元始天尊為一切天人顯示修行之捷徑也。夫傳道妙者,始於有言,終於無言,修天福者,始於有為,終於無為。若此經者,頓漸之門雙啟,始終之理畢陳,實得道之筌蹄,昇天之梯級也。推尋經意,用力工夫凡有六節。入道之初,先持齋戒,以堅信心,一也。廣建福田,精修妙行,而不染著眾緣,二也。常持正念,使內想不出,外想不入,以除煩惱業障,三也。保養真炁,使一身之中,太和充溢,內外光明,四也。减節飲食,以養真元,遣鬼尸而絕嗜慾,五也。净六根,空五蘊,以造虛妙,六也。信能行此六者,則心凝形釋,骨肉都融,可以遊行太虛,縱觀萬化,然後見道體之全真,心之妙始於有為,而終於無為,至此而自然默識也。亡故某苟能從事於斯,積學之功,日填一日,異時與羣仙携手於五城十二樓間,逍遙自在,方悔遇此經之晚也。用廣發揮,更吟一頌:



    道以無心度有情,一切方便顯修真。若歸聖智圓通地,便是生天得道人。

    眾和:難逢難遇《生天經》。

    收經回向

    臣等仰惟三清上帝、金闕眾尊、經筵所啟三界真靈,咸望洪慈,俯垂洞鑑,向來諷誦太上五經功德,總用資薦亡者某魂,開發道性,拔度苦根,當願聞《九天生神章經》,則知稟生受命之源,而修返本還元之妙。聞《清靜經》,則頓悟性宗,而空諸相。聞《心印經》,則自修命學,而鍊內丹。聞《救苦經》則主此一點光明,不沈地獄。聞《生天得道經》,則為之雙修福慧,徑陟天堂,逍遙妙有之庭,遊宴鴻濛之域,一真不昧,萬劫長存。始焉因經以指迷,至此忘言而得意,譬若乘舟度苦海,到彼岸則舟無所施,持炬照迷途,歸正道則炬將安用。是謂經功之極致,亦為法會之大成。法眾虔誠,聞經讚詠。

    舉三聞經

    聞經已後,當願眾生起心回向,常當信禮。聞經已後,當願眾生心開悟解,受持轉誦。聞經已後,當願眾生普上法橋,無有障礙。



    靈寶五經提綱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