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三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真太上太霄琅書。撰人不詳,約出於南北朝。原本十卷,現存九卷。卷一為經文,卷二缺,卷三至十為注訣、科儀及修持法術。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洞真太上太霄琅書.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6134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之三



    三乘要用



    《高上太真玉帝四極明科》,上宮二十四條;

    七條諸官有過退削進號之目,十七條黃赤三洞五嶽篇錄格制威儀。

    下宮二十四條。

    二十二條起左乙訖飛霄六十六卷目訣,二條有經受經法,遇得聖文法訣也。

    次太玄都左宮女青四極三十一卷獨立寶經明科,律文二十四條;

    三十九章訖靈飛六甲五十六巷目訣。

    右宮二十四條;

    三條三科目訣,六條洞玄三皇五嶽威神策高仙符金液經方品格目訣,十五條法服誦經齊戒威儀也。

    中宮二十四條。

    七條於世供養奉師投禮訣,九條出入存念禁解忌穢臥息便曲救月蝕訣,八條受經對齋治寫傳授信物三分不得遊遨。

    次太上九真明科三品律,上品九條;

    起傳大洞真經訖六甲八條,一條傳方丈諸符訣。

    中品九條;

    誡罪篇目。

    下品九條。

    贖罪條目。

    三科難尋,按此要用也。

    凡三乘所用,大同小異,心業所果,大異小同。自非通玄,並未能辯,即急所行,三科為要。要用之法,精自揣量,己所不堪,慎勿強冒,他所未任,亦莫苦勸,勸苦有相咎之灾,冒強致黜退之考。精心鍊身,以善改惡,自試試人,歷依妙訣,居止冠衣,供養啟告,叅受施行,傳授取與,唯令恰恰,不負幽明人鬼,无負心身所能,不怠於己,不累於人,不違師友,不辱道真,不畏讒嫉,不愧親疏,不疑遠近,不惑尊卑,不慙信誓,不謝古賢,賢聖必齋,魔邪降伏,三乘之人,小有優劣耳。



    四極明科旨訣第二



    四極科序云:夫有金名,得受四極,依科條奉,四界司迎,當絕陰陽,勿與俗交,生死之穢,觸忤真靈,啖食五葷,炁衝胃府,損精喪神,裸身三光,輕慢玉晨,自收其咎,禍滅兆身。不得妄與常學談說經文,評論玄古,意通至真,宣傳非所,泄露道源,妄示世人,殃及七祖。

    八節、本命,清齋燒香,悔過帝君,拔罪九陰,解散七玄。立春、春分,燃九燈中庭;立夏、夏至,燃三燈;立秋、秋分,然七燈;立冬、冬至,然五燈,本命十二燈。夜半出燈下向王,本命向太歲,叩齒二十四通,微呪曰:

    高上太真,萬聖帝皇,五帝玉司,總仙監真,今日吉良,八節本命,開陳陽罪陰考,絕滅九陰,至於今始,拔擢七玄,免脫火鄉,永離刀山,三塗五苦,不累我身,得同天地,長保帝晨,五願八會,靡不如言。畢,解巾叩頭百二

    十,額向地而已,勿令痛。竟,復巾,仰天心念:我身今日上享天恩賜,反形骸受生飛仙。畢,叩咽二十四炁止。如此三年,宿愆並除,身與真同,不履五苦,脫過火鄉,克得真人遊宴兆房。

    上宮科云:凡受上清,不得增損天文,破壞道經,貼拭字體,虧忽靈文。三犯廢功斷事十年,更清齋首謝,然後得還修行;五犯左官所執,七祖、己身並充刀山。受經寫一通,凡下供養,別室安狀,牀高五尺五寸,以法天地之數,廣長四尺九寸,以應四時之名。故經有四時之號。朝夕燒香,禮拜經前,以祈神明。不得使雜俗之徒,染穢履殗,入室觸禁。受經清齋,別室燒香,不交人事,淨染紙筆。東向起經,起經之時,不得口詠章文。皆當比字三校,不依古典,脫失言句,皆滅筭十紀。失行考屬右官,見世風刀,求死莫度。不得宣泄太一帝君之名,以語非學之人。北向後同。

    下宮科云:凡有上經,皆骨相合仙,當棄家放妻,遊於五嶽,長齋山林,精思苦念,正中而飡,素水簞瓢,不勞苦寒,晨夕无怠,乃感帝皇玉司右別,三元詣房,三年策駕,上昇太清。若有輕慢,穢忽靈文,宣傳泄露,使世見聞,違盟負誓,殃及七玄、己身,刀山食火啖炭,役負蒙山之石,以填積夜之河。受上清寶經,或因緣遇會,未能棄家入山,故在世間,心崇意敬,志向玄靈,盛起一通,別室供養,朝夕燒香,出入禮拜,如奉君父,有事啟乞,无不從心,天遣玉童玉女,侍衛此經,察子之心。歸情宗奉,神自感真,隨願所欲,禳灾卻患,萬魔伏滅,千精喪形,富貴吉昌,官位興隆,求道得道,求官得官,子孫熾盛,金寶如林,七年如法,當有真人降子之房,與神交接,授子要言,不學自成,不勞而仙。故上士學道,處於三運者也。若遇而不受,亦其運也,受而不信,將其命也,信而不寶,真其罪也。三者既備,考延七玄,己身被苦,左右二官罰以風刀,三塗五苦,九厄八難,萬劫得生不人之道。



    獨立明科旨訣第三



    右宮科曰:高上太真玉皇帝君、玉清真人、萬仙眾聖、得道靈人,皆佩太真明科。凡學之士受九真明科,太上大道君受四極明科,即是四明高聖玉訣。

    脩上清道經,入室之日,鹿皮帔巾,亦葛巾,紫表青裹,帔廣四尺九寸,長五尺五寸,表二十四條,裹十五條,領帶同紫,亦可玄冠,女子太洞,皆元君夫人,紫紗褐,用二丈四尺,兩半三十六條,身二十三條;青紗裙,四十五尺,八幅,幅四尺九寸,合三十二條,餘作裙襻。男女並存玉童玉女,各十二人,典掌法服。其入室時,於戶外叩齒三通,閉眼,存室內紫雲之氣欎來冠身,玉童侍左,玉女侍右,金光寶芝,洞明內外,呪曰:

    天朗炁清,三光洞明,金房曲室,五芝寶生,玄雲紫蓋,來映我形,玉童玉女,為我致靈,九帝齊景,三元同軿,得乘飛蓋,昇入紫庭。畢,引炁三十九咽,後入室禮拜行事。誦黃庭別有訣。

    入室誦經,五帝束帶,四司陪位,不得臨經住音,與外人交言,越略一句,更卻百言,至五句卻五百言,始就誦失一句,便誦一篇。當目注經文,心念神真,不得他念,以亂天音。千言以下,不得進飲,千言以上,至五千言,得一進飲,至萬言二進,萬言以上三進,不得妄進飲食。萬言疲極,得住消息,後讀竟篇,不得經宿。男女同學,亦得同室,異牀向北,男東女西,不得坐起臥息混同一席。先施金真制魔之符,然後誦經三十九章。坐方丈,掃灑內外,每令精浄,燒香明燈,斷絕外因,供養之具,几案巾裹,不得借人。

    中宮科云:有玉名青宮,受三十一卷,未能遣累絕志幽山,拘逼世務,或山資未備,亦得於世供養,朝夕禮拜,如奉君父。有夫妻之對,亦得修七經之道,上真帝景、夫人元君之胤,皆得下降。有道之人,結對景之緣,以炁相適,亦歷運所以。供養師宗,如奉神明,入室燒香,先存師所在,心拜師前,然後行事。不得綺言妄語,欺詐同學,

    誘取經書,毀謗師君,造作无端,露泄寶訣,以與不盟。

    凡有金名,得受寶經,依科盟傳,審有其人。傳付之後,弟子負違,罪及師身。男女同學,共奉師宗,入室齋戒,當隨所學深淺次弟,同德以先後次之,復同以長幼次之,上德高才為大法師。不得互爭,不相推敬。同奉盟師,心意和美,炁響相叅,體行同一,舉止齊并,每令彼此同得道真,俱受師道,白日昇天。不得更相攻伐,闘亂同根,口舌諠譁,讒訕无端,師盟既同,形色不歡,始能稱已,諍競取仙,遂成咎敵,如之冤家,為四司所糺,不得又仙。

    凡受上清,八節之日,送金鐶一雙,青繒九尺,以奉於師。師得此信,連條弟子某州郡縣鄉里姓名年月,於九尺青繒上正中,於玄嶽絕嶽之側,北向奏名青宮,叩齒二十四通,微呪曰:

    天迴炁射,八道運精,三五應期,九祚代傾,本真玄寂,輔臣帝靈,玉札已御,今奏青名,謹辭九府,五嶽司靈,記我所列,上聞玉清,三年之後,來迎某形,賜乘八景,昇上帝庭。

    畢,埋青繒於絕巖之下,如此三年,克有真降。受科不奏此名,則青宮无錄,四司所糺,同竊盜之罪。若師先化,或相去遙遠,不得輸送鐶物,自得施行,但鐶送於師,一節不送,不得又仙。

    凡修上道,夷心寂意,靜默守真,出入存念,唯道為身,清齋執科,計日成仙。不得忿怒憤激,結炁煩冤,罵詈呪詛,引喚鬼神,上觸天科,收延考官。當念十天蝖飛蠢動,已生未生,咸得道真,成就不先,願天普隆,功滿德就,計日成仙。不得心懷伐逆,手害有生,嫉人勝己,願人危顛,觸行无善,唯惡為先,此禁尤重,考結右官。當念五藏六府肅清,內夷外丹,上下齊精,寶華結絡,神秀鮮明,不得飲酒大醉,溢盈翻倒,藏府五神飛驚,願念不固,所造不成,內虛熱攻,計日腐零。如此之學,徒勞心情。常當沐浴,盥洗為急,屐履衣服,不使污穢,真靈遠離,凶邪所乘。不得妄入穢殗,哭泣悲淚,吊問死喪,出入三光,冥眸臥息,不得露結脫衣裸形,毀慢身神,恥辱真文,真靈遠逝,空尸獨在。不得妄與陰家共妺坐起,外炁不同之人共著衣服,及同被臥息,屐履之屬,更相交關。不得北向本命之上,二處便曲,觸忤玉晨,穢慢本真。行皇華之道,月蝕朔會之日,皆天炁攻伐,二象交兵,按紫書之訣,衛而救之。

    不行此法,不得修日月之法。

    凡受上經,皆先對齋,啟盟而傳。若未得啟盟,當告齋起經,起經竟,便盟而度之。不盟而付,師與得者同被左右二官所考,禁限甚重。末世求道者寡,三天促運,須賢輔正。若有骨分,得受此經,依太上三天正一之法。受經未周七年,青簿玉名玄格未定,不得便為師。太上常別遣三官司隸,四部校尉,周行天下,有犯得經而泄之人,即下女青,收其七祖,付火鄉鑊湯,

    一掠焦魂,乃履刀山萬劫,還克負石之責,己身及輕受之人,并充風刀見世之考,求死不得,掠竟乃充刀山火鄉,二十四獄,三塗五苦萬劫,還負石之役。

    年限未周,遇有玉藏合仙之人,求請是經,當度於先智法身,不得以己未傳,塞於求者之路。若勸度三人合真,其功感天,玉帝右別,告下四司,削其罪名。受經備信,信以誓心,准於豁髮歃血之誓。无信而受經,謂之越天道,无盟而傳經,謂之泄天寶。傳受之人,各慎其負。受弟子信,二分散之,一救山栖,以卹窮乏,一供己法服,一為弟子七祖立功,市香膏之屬。賚信詣師,未充科限,受後年數應傳,不得取信入己,當送仙師備充前限,然後乃得三分散之。受信不散,積聚營他,窮乏之士无極救之惠,七玄父母无拔罪之功,己身無有帝王之服,虧神越法,三犯不得又仙。

    佩符帶科,齊靜為務,不得遊遨集止凡處,數與常俗交關口舌,爭計意氣,更相忿恨,指引天地,觸神犯禁。八節、太歲、本命之日,服上真靈符十五首,以解宿�結過,消滅風刀水火之考,超出八難,九年降真。未備大經,亦得單御此符,別受盟信,上金二兩,紫文四十尺,告齋而傳。受符各以其日,入室燒香曰:東向叩齒二十四通,呪

    高靈玉真,上聖九玄,玉文固魄,保形鎮神、三鍊九試,我道自然,超度艷都,永離刀山,三塗五苦,不拘我身,上告玉司,注我名真,青籙紫簡,得道之篇,三元齊景,九帝同軒,得策紫雲,上造斗辰,福流七祖,同獲上仙。畢,服符咽液二十四過,如法三年,禍根既散,克自神仙。

    凡受上清,不見明科,萬无成也。兆欲為學,明科為先,見科而學,不勞而成。盛掃香火,恭奉神明,有犯輒悔,明燈中庭,吞咽真符,消罪保形,玉帝感徹,右別兆情,玉司无有結罪之目,玄都无有扎罰之名,天給童子,侍奉兆身,太微冠帶於七祖,南宮反形於更仙,上真妙道,勤而奉行。

    凡有四極明科之身,四司五帝列兆之名,上言青宮,高聖太帝以上靈玉童三十六人,西華玉女二十四人,奉衛兆身,禳灾卻禍、消罪除患,糺過賞功,通神致真。兆當燒香,朝夕禮拜,一月三誦科文,令常�備,不得輕忽穢慢靈文,妄向三人道說靈文,身死形殘,七祖充刀山火運之周。寶經應行七百年中,遇有其人,�而傳之。受科交賚五色錦繒各九十尺,鳳文之羅四十尺,金龍、玉魚各一枚,玉札長一尺二寸。記文如左:



    某號年太歲某月朔某日時,某州郡縣鄉里,男女官道士某嶽先生姓名,年如干歲,某月日時生,命屬某嶽某帝君,謹於玄嶽高山之巖,或某處館舍,告誓九天,上受四極明科,奉行道真,乞注紫簡,言名青宮。違盟負誓,不敢希仙。

    師北向,叩齒二十四通,上啟高靈玄虛九天大王、明皇玉帝、三十九真、上聖高玄、萬仙道君、監靈使者、侍仙玉郎、四司五帝、領真監仙。今有上學道士某嶽先生,男女姓名,修承大法,奉受寶經,凡如干卷。沉在末俗,未能騰身,抗志玄虛,遊宴靈嶽,與世不別,未見明科,或見科忽略,習用負越,上犯天靈。今依盟賚信,投情委命,求受更請寶訣,凡如干卷,并四極明科。當如明文,誓身九天,約當檢慎,閉口奉修,存神念真,以期神仙。按如年限,遇有真文,當關九天,然後而傳,不敢輕泄,妄以示人。上告萬靈,下告五嶽三河九源,咸使知聞。違盟�信,七祖、父母,及某之身,長充左右二官考,履刀山食火二十四獄,三塗五苦,萬劫敢恨。惟乞啟付,降授真靈,以玉童玉女侍衛身形,早得昇度,飛行上清,諸所禁戒,皆如盟文。

    啟畢,師左手執經科,弟子右手執信,對向天而微言曰:



    上聖高玄,萬帝虛微,下世有願,守固不移,敢告明科,以檢眾非,玉經寶訣,皆如科威,度身之此,萬炁總歸,長保天地,三景齊暉,敢有泄漏,長謝四非。

    畢,弟子置信於前,受經,北向九拜而去。此盟亦總度眾經,眾經雖各有盟,四極總統也。

    凡无玉札,用槿木淨者,度事訖,讀札,埋於絕巖之下。若館會堂壇,可送簡山中。青宮格,受經无信,埋札告於萬靈,亦不感徹,備信札,不可不投。



    九真明科旨訣第四



    中品戒罪篇

    第一、諸是後學,七祖以下有殺害人命、劫賊攻掠,謀圖姦淫,莫逆之過,九族交通,謀反无道。若志尚自勵,首寫七玄重罪,施散功德,拔出幽魂,披露#1己身於三光之下,散髻叩頭,三年不倦,自責重信,投之九江,贖解前咎。

    第二,己身先有重罪,手殺人命,及酷虐下賤,殺害眾生,劫掠百姓,謀圖姦充,九族相交,如妬賢能,伐逆師主。若苦志吐首,效功施德,披靈三光,散髮叩頭,三年陳謝,罰信投河,以贖己愆。

    第三,凡是學者,受三奇寶文,上清祕經,而輕泄目錄,以示不同,宣露妙祕,輕慢寶章。一犯至十,罰功斷罪三年,然後得更清齋修行。過此以上,皆罪結九陰也。

    第四,凡受上清,不得哭泣,臨見死尸及血穢之殗。一犯至十,罰功斷

    事一年,然後得依科自罰,拔罪太陰,更清齋行事。二十四犯,失經身喪。

    第五,凡受上清,不得舉近婦人,行陰陽之事,混染真炁。十犯至二十四過,罰功斷事三百日,然後更清齋修行,過此亡身。

    第六,凡受上清,不得心懷賊害,手行虐暴,殺生行凶,貪略姦宄#2,如賢妬能,攻毀同炁,伐敗經師。一犯至五,聽罰信謝責,斷事十年,得清齋修行所受。過此至二十四,身亡。

    第七,凡受上清,不得北向便曲,及食五辛六畜之肉,飲酒作性,虧道慢法,疑二不專。十犯至二十四,聽依科罰信,謝過太陰,斷功一年,然後聽清齋修行所受。過此身亡。

    第八,凡受上清,當依科責信,詣師告齋,然後受經。不得不告盟而妄披寶文,凡諸常人,不得輕略竊寫,及改易聖文,以意通訣,毀名古音,自作一法。一犯至三,斷功三年,按科自罰,投信九河,更清齋三十日,然後得還修行。過此至二十四、身沒鬼官。

    第九,凡受上清,當別室安高座,高四尺四寸,廣五尺,請太上之經,明燈燒香,朝夕禮願,常為供養。不可使異炁之人,冒殗履穢,及婦人叅入室內,觸忤神真,衣服屐履交關非類,臥息坐起,皆當與物有異。犯者從一至二十四,罰功斷事一年,然後更清齋修行。過此身亡。

    下品贖罪篇

    第一,犯中品第一罪,自責年竟,賚金鐶九雙,一兩金人一形,投三河。

    第二,賚真珠一斤,書刀一口,一兩金人一形,投三河。

    第三,金人一形,真珠一斤,書刀一口,沉之。

    第四,中庭夜半燃三十二燈。

    第五,香湯沐浴於庭,然二十四燈。

    第六,私寶散乞貧民,作百人食以飴飢乏。

    第七,上香十斤,送同學之人十處。

    第八,清油一斛,於中庭然燈,多少適意,唯令油盡。又上香十斤,奉有經之師。

    第九,然七燈於堂前。

    九真篇曰:凡受上法,而不承明科,虧略天禁,罪累七祖,考逮一身。既知改首,罰責自厲,還修所受,而迴又犯,其考倍先。此則骨命不合,形與真反,魂與鬼伍,皆不得重首,復修於真經也。今五品明科,悟於未悟,既知而犯,將何要哉。奉者慎之。

    凡能受法,皆願遵科,科條既眾,年月積少,短生修之,懼不能遍,顧景屏營,良可哀愍。大慈垂教,許有裁量,自計所堪,明順正典,典不可違,量不可謬,斟酌得所,有感必通矣。凡此九事,有重有輕,包羅先後,幽顯无遺,但一一行之,歷歲方竟,恐立功未周,而罪對奄至,欲併修促日,復慮建德淺微,而乖科增考。今取其元,宜可共用三年,三年之中,備行九事,精誠之至,必獲感通。三年无成,非中人以上,不足與語上,不足語上,行之徒勞耳。不徒勞者,成上真人功德,三年有成。有成斯外,大罪皆釋,期內小過,亦悉洗除,密而行之,精謹勿慢,閉口元言,驗可待矣。

    第一,建齋及解投鐶之時,皆用三元之日為勝。

    第二,建解投鐶之時,本命之日為佳。不知年者,太歲甲子可也。

    第三,建解投珠之時,六甲陰日為善,甲子之陰在癸酉,他效此。

    第四,建解皆用王相日時也。

    第五,建解取月在束井日,始終得一便好。

    第六,建解用三會之日。

    第七,建解用二十四炁之日。

    第八,建解用八節之日。

    第九,建解用成日。

    若千日之齋,其間行諸法,无有建解,當計取所行之日,依此上日,餘日不可妄用,魔好試難,明加慎之。

    凡建三年之齋,或以千日為限,先屏他事,計資衣食法物之具,同心之人,皆令素定,不得齋中營求,脫有公私,吉凶驚異,破壞齋體。即啟解之後,更精結首謝罪愆,障礙致闌,慙愧悚惕。小犯可謝,懺悔而已,大犯不得

    過三犯,三解後,不得復建。嚴慎唯謹,不可妄與他論,凶人惡鬼嫉妬,破人堅正,卻邪事則濟矣。

    凡露燈遇風雨,皆重為之,三過不佳,罪深灾重,彌加首悔,至誠洗心,限

    得九過,須知乃停。他效此。

    凡齋皆用三元謝文,隨宜增損,歷言九事,次第勿繁,解一事後,後不須言。九事之外,不須有語,九事之中,知與不知,犯與不犯,諦自思之。知犯的謝,慊敊即洗,不知慢陳,亦自被原,不犯而謝,亦无慊也。至遠而尋之,无始中來,先世今世,前身今身,莫不犯此九科,謝而解之,必不重犯,尅日得道,了然无疑。患知之而不為,為之而不精,精之而不久,久之必登聖真,仙之高者也。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之三

    #1『露』字原誤作『靈』,據《太上九真明科》改。

    #2『奸宄』,原本誤作『奸究』,據上下文改正。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