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十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真太上太霄琅書。撰人不詳,約出於南北朝。原本十卷,現存九卷。卷一為經文,卷二缺,卷三至十為注訣、科儀及修持法術。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正一部。
    文献引用:洞真太上太霄琅書. 道藏, 正一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6141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之十



    行道去來



    得道未去訣第三十八



    得道之人,運應化世,未得隱淪,常以本命之日,正中夜半子午之時,說三百六十戒,誦十方徊玄品章,教未得道,同心行之。不知本命,常用甲子清齋入室,坐臥隨人,唯精唯密,必速驗矣。

    雲霧子,三月一日生於无量天,年十八,位登太真王。三元下教,朝禮玉天,遂登大有之宮,清齋明霞之館,靈瑞告感,項負圓光。虛皇道君授以琅書,獨誦帝章,掌錄萬仙,上統无崖,下攝无極,自天之下,咸隸太真。太真立科,終始琅書,虛皇玉帝受之九玄,鑄金為簡,刻玉結篇,金縷玉字,祕之九天。太真之王密施行之,周濟十方,分成十卷,三十九章,誦之得通,十卷之品,又三十九焉。凡修眾經,先習琅書,萬真臨軒,羣魔降伏。雲霧子乃不修他道,唯歌詠帝章,致三元下教,位登太真王,況能兼修諸經,又先精此法,豈不速造玉京,與太上為一乎。太華真人、三天長生君、太和真人、東華老子、南極總司禁君、西臺中侯、北帝中真、九靈玉子、太靈真妃、赤精玉童、玄谷先生、南嶽赤松子、中山王喬、紫陽真人、西城王君、中皇先生、趙伯玄、山仲宗,一十八人,正相傳習之。其餘支流後進,續有得此文者,必充三十六萬之限,保覩金闕聖君,一切无復憂患矣。



    太上智慧洞真三寶徊玄十方品章



    北方太上頌曰:

    太上發玄蘊,煥爛敷真文。落落散天寶,十方所共尊。不始亦不終,不明故无昏。仰登玉京臺,逍遙憩崑崙。超度泉曲都,魔王願欲聞。七祖受化生,解我宿世冤。入控飛玄景,出駕浮紫雲。

    東北方太上頌曰:

    重暉耀玉晨,乘景開圓明。岧岧洞真殿,晃晃七寶精。一念度八難,長與太上并。纏旋獻黃景,日華虛中生。世知浮俗道,莫聞知慧經。大矣洞真戒,玄感魔王誠。萬劫若一息,豈擊千億齡

    東方太上頌曰:

    太上體太无,散形渡弱喪。務猷宣玄衛,天真並讚揚。有緣文自表,无因經為藏。若能得此道,首即生圓光,身濟无待律,飄飄逸仙堂。

    東南方太上頌曰:

    无无竟无永,有有安入妙。天翰蔚无上,玄宗自有要。徊轉三寶輪,十方並震耀。太上觀玉京,魔王空中笑。天帝叉手唱,眾真乘虛嘯。散花正我念,八願自然超。

    南方太上頌曰:

    靈仙乘慶霄,駕龍躡玄波。洽真表嘉祥,濯足以八河。福應不我期,故能釋天羅。道德觀三界,地網亦以過。感遇靈真會,淨慧經蓮花。

    西南方太上頌曰:

    无上覺四輩,茫茫大方外。幽顯諒有由,无幽故不昧。來羅運玄輪,真仙萃華薈。時遊渺漭間,天人見无際。

    西方太上頌曰:

    靈妙寄宣迹;天人有津岸。汎舟不測淵,常恐風波渙。其緣有前力,智勢誰能筭。冉冉任玄樞,昭然實因判。挺穎應真子,靈琴空中彈。浄思恭十方,去留不我羨。

    西北方太上頌曰:

    太上敷洞文,賢賢歸大緣。蕭條三寶囿,繁華秀我因。伯史與入精,質浄生金身。終刦復始刦,愈覺靈顏新。希度禮无上,靈文降至真。道林蔚天京,下光諸地仙。從容散靈威,洋洋大法宣。

    上方太上頌曰:

    太上觀十方,晻藹融風穆。圓光�三辰,真人被天服。魔王叉手立,司迎酆京側。日月翳行曜,七寶煥无極。一切營此時,禍滅地獄息。渺乎无量尊,天人莫能測。

    下方太上頌曰:

    三寶繁十方,亹亹空中澄。宛轉隨化理,一感法輪昇。冥漠曒昧間,臺殿悉化成。空有靡不有,巍巍多山陵。太上无滯念,滅念歸幽昇。

    凡十方徊玄頌,先始北方,次東,次南,次西,次東北,次東南,次西南,次西北,上方,下方,是謂十方也。若禮拜,亦用此方一拜耳。道學之人正念心禮,則足暢玄志於天尊矣,復何必勞形於風塵哉。

    太微天帝曰:夫十方徊玄品者,出乎自然而然,虛峙九千餘刦,其文乃見,元始天王盛而撰焉。總三寶於上清,觀十方於玉京,御大魔於六天,拔苦難於泉曲,訓道學而教業,極天人之幽根,釋宿綠之滯愆,超三界而獨步,何天羅與地網而敢纏耶。儕希微乎自然,故從刦到刦,而弗休矣。煥乎其文,蔚然章矣。實難以言宣,秘而不書,口口相傳,是以單行智慧,不雜眾篇矣。

    太微天帝曰:此章品以配大戒,乃三寶之宗矣。常以本命日,說三百部戒,而頌此文,若日中及夜半時修之也。先齋而後行道,慎令不同者聞之,非小故矣。人不知本命,用甲子日,若十年以後,可正月一日行道耳。昔太真王母、東華青童、元始天王,皆太上弟子也,亦但用正月一日,日中及夜半修之耳。太極仙王,其中諸仙公、真人,多以本命辰日行之也。故列而陳之,學士詳用之焉。悉在齋室中,坐臥乃任意為之耳。太上大法,自令北向耳。夫至人則不然矣,或坐亡已淪,夢乎自然,如彈指頃已成外。若俗儒談放,自得於胸衿而已,乃精鍊乎三寶洞文也。是以世業之子,莫見其崖造,故和光於風流矣。

    太微天帝曰:正月一日,當呪天羅地網及魔界,脫我身神之道。其法,未平旦小許曰:我明遊上十方,禮見太上尊,九天之羅,敢得落我身。又曰:我將遊下十方,交通地真,提携靈仙,九地之網,敢得維我足。又曰:我將遊太上京,宴適華堂,洞觀諸天,超度三界泉曲之府,勿復留我魂。凡三,正月為之休也。

    元始天王曰:自非七世大慶,重華敷條,累葉重柯,秀挺後苗,善逸萬刦,世世有道,名刊金簡,因緣賢應仙合度,何當與戒頌相違耶。其法物同如大戒科,惟當別賚絳文之繒一百三十尺,以代落簪之盟矣,皆奉有文之子也。若仙人所授,已坦幽昧之故,則弗復須法信。若靈神相告,亦具盟物如法。夫悠悠者,胡以測人心之必然乎。學者當先自審,才志能修之,而終身必不犯明科,乃可從事於大法矣。若違科,七祖幽囚於地獄,身亦禍矣,豈仙之有哉,學士其深慎之焉。故上聖但口誦心存而已,不書其文。

    太極大法師曰:五通乃尚在三界,此故未為仙也。夫仙道无不无,有不有,能覺有无之間,湎然於其際而无際,乃能自體六通,超三界也。三界者,一慾界、二色界、三无色界。從太黃皇曾天、太明玉完天、清明何童天、玄胎平育天、元明文舉天、上明七曜摩夷天,第六天為慾界。從虛无越衡天、太極蒙翳天、赤明和陽天、玄明恭華天、耀明宗飄天、竺落皇茄天、虛明堂耀天、觀明端靖天、玄明恭慶天、太煥極瑤天、元載孔昇天、太安皇崖天、顯定極風天、始黃孝芒天、翁重浮容

    天、无思江由天、上揲阮樂天、无極曇誓天,第二十四天為色界。從皓庭霄度天、至淵通元洞天、太文翰寵妙成天、太素秀樂禁上天,第二十八天為无色界。學三寶,誦徊玄,奉大戒,能超此三界之表,洞六通智慧也。六通智慧者,洞觀、洞聽、洞彼此生死去來刦數、洞十方有无、洞經戒道俗教化、洞自然人身,是為六通大智慧也。學此內法者,皆為太極真人,登玉京,長存永無退,常為太上之賓矣。

    太極大法師曰:第九赤明和陽天,又名妙安伽婁天,又名太妙小梵天也。二十九太虛无上常融天、三十太釋玉隆騰勝天、三十一龍變梵度天、三十二太極平育賈奕天,此四天帝君,常誦習三寶經,轉迴玄,奉大戒,修齋清諍,其諸天王亦然,悉共擁護奉戒身,令得仙度矣。故說諸天,名號亦多矣。言无上大羅天,是五億五萬五千五百五十五天之上天也。四天洞叅其炁,,

    故不具說諸天也。然學太上道,案約應知太上玉京,所觀玉京臺,在乎大羅之上,渺渺乎若存若亡,若有若无,渺邈劫仞,難以言宣,故天人弗可思而議矣。

    東華青童曰:此道超三界,統六天魔之府。人生死靡不屬泉曲者,而由斯六天,配役太山地獄也。唯得道能度之耳,非大戒,亦復何緣削我之名,永劫而長存乎。非三寶洞文,而當何因為太上之賓友乎。我每侍坐,曾請事於斯語矣。

    東華青童曰:魔為數種,有天魔、地魔、人魔、鬼魔。今言六天大魔王者,是天地之大魔王,其宿世有大功德,故得為此魔王,與帝君比德,共執事於天地人,上屬太上玉京,為天帝之下官,且其餘无所不制。夫人學道,先小魔試,道成,待大魔王皆臨大試過,便保舉上玉京臺霄,泉曲幽都,死籍班下,太山除地名之錄也。其各各統職三官,魔神鬼兵直衛,討姦邪魍魎,不正之精魔王,參品仙府,受太上之任矣。並七寶宮殿,煥耀日月,人生死所經也。其政奉大戒,故欲人弘三寶焉。

    東華青童曰:夫道學无大戒寶文,子身名終不脫鬼府魔界,七祖亦何由而反胎生宮乎。是以此道至矣,大聖弘之,凡流當不可不懃慕之哉。



    已去復來訣第三十九



    凡學上道,積功累德,昔因已深,今緣又盛,業行超羣,六通八達,九成十極,與道合源,身神同昇,去世入玄。去而不去,去而更來,來以應感,和光同人。去而不去,无乎不在,在而云去,俗見去也。凡得道,鍊有鍊无,无究有竟,住此即得,得无去就,教迹示階,已得者去,未得者停,及其得者重來,為物行道,非凡所知。知者真聖,聖者復來,心迹叵測,鑽之彌堅,仰之彌高,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動止出處,默語喜嗔,取與賞罰,生殺是非,黜陟褒貶,皆以利人,制惡還善,迴洙歸源,微妙玄通,深不可識。識之大方,取其行道,屈己申物,損身濟人,誨導不倦,過誤不文,同物過誤,改之有方,有方可師,過則非過,終始垂譽,累代所執,此是已去復來,精加伏懃也。



    洞真太上太霄琅書卷之十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