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呂祖誌


    呂祖誌卷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呂祖誌。六卷。編撰人不詳。底本出處:《萬曆續道藏》,參校本:《道藏輯要》本。
    文献引用:呂祖誌. 道藏, 續道藏部.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6410
    呂祖誌卷四



    藝文誌

    五吉悶古風-篇

    又記

    數載樂幽幽,欲逃寒暑逼。不求名與利,猶恐身心役。苦志慕黃庭,慇勤求道跡。陰功暗心修,善行長日積。世路果逢師,時人皆不識。我師機行密,懷量性孤僻。解把五行移,能將四象易。傳余造化門,始悟希夷則。服取兩般真,從頭路端的。烹煎日月壺,不離乾坤側。至道眼前觀,得之元咫尺。真空空不空,真色色非色。推倒玉葫蘆,進出黃金液。緊把赤龍頭,猛將驪珠吸。吞歸臟腑中,奪得神仙力。杪號一黍珠,延年千萬億。同途聽我吟,與道相親益,未曉真黃芽,徒勞遊紫陌。把住赤烏魂,突出銀蟾魄。未省此中玄,常流容易測。三天應有路,九地終無厄。守道且藏愚,忘機要混邊。群生莫相#1輕,已是蓬萊客。

    七言古風二篇

    贈劉方處士

    六國愁看沉與浮,攜琴長嘯出神州。擬向煙霞煮白石,偶來城市見丹丘。

    受得金華出世衛,期於紫府駕雲遊。年來摘得黃巖翠,琪樹參差連地肺。

    露飄香隴玉苗滋,月上碧峰舟鶴唳。洞天消息春正深,仙路往還俗難繼。

    忽因乘興下白雲,與君邂逅於塵世。塵世相逢開口希,共論太古同流志。

    瑤琴寶瑟與君彈,瓊漿玉液勸我醉。醉中亦話興亡事,云道□無珪組累。

    浮世短景倏成空,石火電光看即逝。韶年淑質曾非固,花面玉顏還作土。

    芳樽但繼曉復昏,樂事不窮今與古。何如識箇玄玄道,道在杳冥須細考。

    壺中一粒化奇物,物外千年功力奧。但能制得水中華,水火翻成金丹龜。

    丹就人問不久居,自有碧霄元命誥。玄洲暘谷悉可居,地壽天齡永相保。

    鸞車鶴駕逐雲飛,迢迢瑤池應易到。耳聞爭戰還傾覆,眼見妍華成枯槁。

    唐家舊國盡荒蕪,漢室諸陵空白草。蚌辦世界實足悲,僅花性命莫遲遲。

    珠璣溢屋非為福,羅綺滿箱徒自危。志士戒貪昔所重,達人忘欲寧自期。

    劉方劉方審聽我,流光迅速如飛過。陰娌果決用心除,尸鬼因循為汝禍。

    八瓊秘訣君自識,莫待鉍空車又破。破車壞鉍須震驚,直遇伯陽應不可。

    悠悠憂家復憂國,耗盡三田元宅火。咫尺玄關若要開,憑君自解黃金鎖。

    贈喬二郎

    與君相見皇都裹,陶陶動便經年醉。醉中往往愛藏真,亦不為他名與利。

    勸君休戀浮華榮,直須奔走煙霞程。煙霞欲去如何去,先須肘後飛金晶。

    金晶飛到上宮裹,上宮下宮通光明。當時玉最涓涓止。奔歸元海如雷聲。

    縱此夫妻相際會,歡娛一作始終踴躍情無外。水火都來兩平問,掛候翻成地天泰。

    一浮一沉陽煉陰,陰盡方知此理深。到底根元是何物,分明只是水中金。

    喬公喬公急下手,莫逐烏飛兼兔走。何如修煉作真人,塵世浮生終不久。

    大道長生沒得來,自古至今有有有。

    五言絕句四首

    賜齊州李希遇

    少飲欺心酒,休貪不義財。福因慈善得,禍向巧姦來。

    題紫極官

    宮門一閑入,臨水憑欄立。無人知我來,朱頂鶴聲急。

    贈沈處士貞吉二首

    鶴背發長歌,清聲振林越。萬里洞庭秋,湖波弄明月。

    片月已蒼蒼,詩成天欲曙。獨鶴忽不見,閒雲自來去。

    五言律詩一十八首

    悟了長生理,秋蓮處處開。金童登錦帳,玉女下香階。處嘯天魂住,龍吟地魄來。有人明此道,立便返嬰孩。

    姹女住南方,身邊產太陽。蟾官烹玉液,坎戶煉瓊漿。過去神仙餌,今來到我嘗。一杯延萬紀,物外任翱翔。

    頓悟黃芽理,陰陽稟自然。乾坤爐裹煉,日月鼎中煎。木產長生汞,金生續命鉛。世人明此道,立便返童顏。

    宇宙產黃芽,經爐緞作砂。陰陽烹五彩,水火煉三花。鼎內龍降虎,壺中龜遣蛇。功成歸物外,自在樂煙霞。

    要覓長生路,除非認本源。都來一味藥,剛到數千般。丹鼎烹成汞,紅爐煉作鉛。依時服一粒,白日上沖天。

    姹女住瑤臺,仙花滿地開。金苗從此出,玉藥自天來。鳳舞長生曲,鸞歌續命盃。有人明此道,海變已千回。

    古往諸仙子,根元占甲庚。水中聞虎嘯,火裹見龍行。進退窮三候,相吞用八絃。沖天功行滿,寒暑不能爭。

    我悟長生理,太陽伏太陰。離宮生白玉,坎戶產黃金。要主君臣義,須存子母心。九重神室內,虎嘯與龍吟。

    靈丹產太虛,九轉入重爐。浴就紅蓮顆,燒成白玉珠。水中鉛一兩,火內汞三銖。喫了瑤臺寶,升天任每枯。

    姥女住離宮,身邊產雌雄。爐中七返畢,鼎內九還終。悟了魚投水,迷因烏在籠。耄年服一粒,立地變沖童。

    道德乾坤祖,陰陽是本宗。天魂生白虎,地魄產青龍。運寶泥丸住。搬精入上宮。有人明此法,萬載貌如童。

    要覓金丹理,根元不易逢。三才七返足,四象九還終。浴就微微白,燒成漸漸紅。一丸延萬紀,物外去沖沖。

    箇箇覓長生,根元不易尋。要貪天上寶,須棄世問琛,煉就水中火,燒成陽內陰。祖師親有語,一味水中金。

    萬物皆生玉,如人得本元。青龍精是汞,白虎水為鉍。悟者子投母,迷應地是天。將來物外客,箇箇補丹田。

    二十四神清,三于功行成。寒雲連地轉,聖日滿天明。玉子偏宜種,金田豈在耕。此中真妙理,誰道不長生。

    鈔鈔紗中紗,玄玄玄更玄。動言俱演道,語默盡神仙。在掌如珠異,當空似月圓。他時功滿後,直入大羅天。

    密室靜存神,陰陽重一斤。煉成離女液,嚥盡坎男津。漸變逍遙體,超然自在身。更修功業滿,旌鶴引朝真。

    通道復通玄,名留四海傳。交親一柱杖,和氣兩空拳。要果遺巡種,思荼逐旋煎。豈知來混世,不久卻回天。



    七言絕句四十二首

    捉得金精固命基,日魂束畔月華西。於中煉就長生藥,服了還同天地齊。

    莫怪瑤池消息稀,只綠人事隔天機。若人尋得水中火,有一黃童上太微。

    混元海底隱生倫,內有黃童玉帝名。白虎神符潛姥女,靈元鎮在七元君。

    三畝丹田無種種,種時須借赤龍耕。曾將此種教人種,不解沿池道不生。

    閃灼虎龍神劍飛,好憑身事莫相違。傳時須在乾坤力,便透三清入紫微。

    不用梯媒向外求,還丹只在體中收。莫言大道人難得,自是功夫不到頭。

    飲酒須教一百盃,束浮西泛自梯如。日精能與月華合,有箇明珠走上來。

    不負二光不負人,不欺神道不欺貧。有人問我修行法,只種心田養自身。

    時人若擬去瀛洲,先過巍巍十八樓。自是電雷聲震動,一池金水向束流。

    瓶子如金玉子黃,上升下降續神光。三元一會經年爭,這箇天中日月長。

    學道須教徹骨貧,囊中只有五三文。有人問我修行法,遙指天邊日月輪。

    我自忘心神自悅,跨水穿雲來相謁。不問黃芽肘後方,紗道通微怎生說。

    丹傳肘後千年術,口誦黃庭兩卷經。鶴觀古壇松影裹,悄無人跡戶長肩。

    獨上高峰望八都,黑雲散後月還孤。茫茫宇宙人無數,幾箇男兒是丈夫。

    天下都游半日功,不須跨鳳與乘龍。偶因博戲飛神劍,摧卻終南第一峰。

    耀倒葫蘆棹卻琴,倒行直上外牛岑。水飛石上迸如雪,立地看天坐地吟。

    吾家本住在天齊,零落白雲鑠石梯。來往八千消半日,依前歸路不曾迷。

    黃峰道士高且潔,不下蓮官經歲月。星辰夜禮玉簪寒,龍虎曉開金鼎熱。

    束山束畔忽相逢,握手丁寧語似鍾。劍術已成君把去,有蛟龍處斬蛟龍。

    朝泛蒼梧暮卻還,洞中日月我為天。匣藏寶劍時時吼,不遇同人誓不傳。

    猥仙拍手葫蘆舞,過嶺穿雲拄杖飛。來往八千須半日,金州南畔有松扉。

    養得兄形似我形,我身枯梓子光精。生生世世常如此,爭似留神養自身。

    精養靈根氣養神,此真之外更無真。神仙不肯分明說,迷了千千萬萬人。

    不事王侯不種田,日高猶自抱琴眠。起來旋點黃金買,不使人問作業錢。

    天涯海角人求我,行到天涯不見人。忠孝義慈行方便,不須求我自成真。

    莫道幽人一事無,閑中儘有靜工夫。閉門清晝讀書罷,掃地焚香到日哺。

    息精息氣養精神,精養丹田氣養身。有人學得這般術,便是長生不死人。

    斗笠為帆扇作舟,五湖四海任遨遊。大千世界須臾至,石爛松枯經幾秋。

    或為道士或為僧,混俗和光別有能。苦海翻成天上路,昆盧常點百千燈。

    過洞庭湖君山

    午夜君山骯月回,西鄰小圃碧蓮開。天香風露蒼華玲,蕾在青霄鶴未來。

    贈鳳翔府天慶觀

    得道年來八百秋,不曾飛劍取人頭。玉皇未有天符至,且貨烏金混世流。

    劍畫於襄陽雪中

    峴山一夜玉龍寒,鳳林千樹梨花老。襄陽城裹少人知,襄陽城外江山好。

    海上逢趙同

    南宮水火吾須濟,北關夫妻我自媒。洞裹龍兒嬌鬱律,山前童子喜徘徊。

    贈劍客五首

    先生先生貌獰惡,拔劍當空氣雲錯。連喝三回急急去,欽然空裹人頭落。

    劍起星奔萬里珠,風雷時逐雨聲麓。人頭攜處非人在,何事高吟過五湖。

    麓眉卓堅語如雷,聞說不平便放盃。使劍當空千里去,一更別我一更回。

    龐眉國堅惡精神,萬里騰空一踴身。背上匣中三尺劍,為天且示不平人。

    先生先生莫外求,道要人傳劍要收。今日相逢江海畔,一杯村酒勸君休。

    贈曹先生

    鶴不西飛龍不行,露乾雲破洞蕭清。少年仙子說閑事,遙隔彩雲聞嘆聲。

    與潭州智度寺慧覺禪師有序

    余遊韶彬,束下湘江。今見覺公,觀其禪學精明,性源純潔,促膝靜坐,收光內照。一袖之外無餘衣,一缽之外無餘食。達生死岸,破煩惱殼。方今佛衣寂寂兮無傳,禪理懸懸兮幾絕。扶而興者,其在吾師乎。

    達者惟心兼濟物,聖賢傳法不離真。請師開說西來意,七祖如今未有人。

    閑題一首

    獨自行來獨自坐,無限世人不識我。惟有城南老樹精,分明知我神仙過。

    松枯石老水縈迴,個裹難教俗客來。檯眼試看山外景,紛紛風急障黃埃。

    七言律詩六十首

    夾脊雙關透頂門,修行逕路此為根。華池神水頻來嚥,紫府元君往濟潯。

    常使氣沖關節透,自然精滿谷神伸。他年得赴瑤池會,須感當初指教人。調氣訣。

    混混沌沌不計年,一吸略記五千言。燒丹煉藥南山秀,服氣吞霞九海乾。

    曾經幾度鬚眉濫,數番滄海變桑田。陛下問臣年多少,先有吾身後有天。對君作。

    我家至道本無為,白雪壺中配坎離。常飲三盃無事酒,閑行數著不爭棋。

    抽鉛添汞存真體,返本還元復命基。會得兩般歸一處,到頭端的上天梯。參玄作。

    周行獨力出群倫,默默昏昏亙古存。無象無形潛造化,有門有戶在乾坤。

    色非色際誰窮處,空不空中自得根。此道非從它外得,千言萬語饅評論。

    通靈一顆正金丹,不在天涯地角安。討論窮經深莫究,登山臨水杳無看。

    光明暗寄希夷頂,赫赤高居混沌端。舉世若能知所寓,超凡入聖弗為難。

    落魄紅塵四十春,無為無事信天真。生涯只在乾坤鼎,活計惟憑日月輪。

    八卦氣中潛至寶,五行光裹隱元神。桑田改變依然在,永作人問出世人。

    獨處乾坤萬象中,從頭歷歷運元功。縱橫北斗心機大,顛倒南辰膽氣雄。

    鬼哭神號金鼎結,鸚飛犬化玉爐空。如何俗世尋常覓,不達希夷不可窮。

    誰信華池路最深,非遐非邇奧難尋。九年採煉如紅玉,一日圓成似紫金。

    得了永稜寒暑逼,服之應免死生侵。勸君門外修身者,端念思惟此道心。

    水府尋鉛合火鉛,黑紅紅黑又玄玄。氣中生氣肌膚換,精裹含精性命專。

    藥返便為真道士,丹還本是聖胎仙。出神入定虛華語,徒費工夫萬萬年。

    九鼎烹煎九轉砂,區分時節更無差。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共一家。

    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華。終期鳳韶空中降,跨虎騎龍映紫霞。

    憑君子後午前看,一脈天津在脊端。金闕內藏玄谷子,玉池中坐太和官。

    只將至妙三周火,煉出通靈九轉丹。直指幾多求道者,行藏莫離虎龍灘。

    返本還元道氣平,虛非形質轉分明。水中白雪微微結,火裹金蓮漸漸生。

    聖汞論時非有體,真鉛窮看亦無名。吾今為娘修行者,莫問燒金問至精。

    安排鼎鼇煉玄根,進退須明卯酉門。繞電奔雲飛日月,驅龍走虎出乾坤。

    一丸因與紅顏主,九轉能燒白髮痕。此道幽微知者少,茫茫塵世與誰論。

    醞酬一盞詩一篇,暮醉朝昤不記年。乾馬屢來遊九地,坤牛時駕出三天。

    白龜窟裹夫妻會,青鳳巢中子母圓。提挈靈童山上望,重重疊疊是金錢。

    認得束西術與火,自然爐鼎虎龍吟。但隨天地明消息,方識陰陽有信音。

    左掌南辰攀鶴羽。右檠北極剖龜心。神仙親口留斯旨,何用區區向外尋。

    一本天機深更深,徒言萬劫與千金。三冬大熱玄中火,六月霜寒表外陰。

    金為浮來方見性,木因沉後始知心。五行顛倒堪消息,返本還元在己尋。

    虎將龍軍氣宇雄,佩符持甲去匆匆。鋪排劍戟奔如電,羅列旌旗疾似風。

    活捉三尸焚鬼窟,生擒六賊破魔宮。河清海宴乾坤爭,世世安居道德中。

    我家勤種我家田,內有靈苗活萬年。花似黃金苞不大,子如白玉顆皆圓。

    栽培全賴中宮土,灌溉須憑上谷泉。直候九年功滿日,和根拔入大羅天。

    尋常學道說黃芽,萬水千山覓轉差。有吵有圓難下種,無根無腳自開花。

    九三鼎內烹如酪,六一爐中結似霞。不日成丹應化骨,飛昇遙指玉皇家。

    四六關頭路垣平,行人到此不須驚。從教犢駕轟轟轉,盡使羊車軋軋嗚。

    渡海經河稀阻滯,上天入地絕歌傾。功成直入長生殿,袖出神珠徹夜明。

    九六相交道氣和,河車晝夜迸金波。呼時一一關頭轉,吸處重重脈上摩。

    電激離門光海嶽,雷轟震戶動婆娑。思量此道真長遠。學者多迷溺愛河。

    金丹不是小金丹,陰鼎陽爐裹面安。盡道束山尋汞易,豈知西海覓鉛難。

    玄珠窟裹行非遠,赤水灘頭去便端。語得靈竿真的路,何勞禮月步星壇。

    古今機要甚分明,自是眾生力量輕。盡向有中尋有質,誰能無裹見無形。

    真鉛聖汞徒虛費,玉室金關不解肩。本色丹瓢推倒後,卻吞丸藥待延齡。

    浮名浮利兩何堪,迴首歸山味轉甘。舉世算無心可契,誰人更與道相參。

    寸猶未到甘談尺,一尚難明強說三。經卷葫蘆并拄杖,依前擔入舊江南。

    本來無坐亦無行,行著之時是妄情。老氏語中猶未央,瞿曇言下更難明。

    靈竿有節通天去,至藥無根得地生。今日與君無吝惜,功成只此是蓬瀛。

    解將火種種刀圭,火種刀圭世豈知。山上長男騎白馬,水邊少女牧烏龜。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裹生陽大道基。顛倒五行憑匠手,不逢匠手莫施為。

    三千餘法論修行,第一燒丹路最親。須是坎男端的物,取他離女自然珍。

    烹成不死砂中汞,結出長生水裹銀。九轉九還功若就,定將衰老返長春。

    欲種長生不死根,再營陰魄及陽魂。先教玄女歸離戶,復遣空王鎮坎門。

    虎到甲邊風浩浩,龍居庚內水溫溫。迷途爭與輕輕泄,此理須憑達者論。

    閉目存神玉戶觀,時來火候遞相傳。雲飛海面龍吞汞,風擊巖顛虎伏鉛。

    一旦煉成身內寶,等閑探得道中玄。刀圭餌了丹書降,跳出塵龍上九天。

    千日工夫不暫閑,河車搬載上崑山。虎拍白汞安爐裹,龍發紅鉛向鼎問。

    仙府記名丹已熟,陰司除籍命應還。彩雲捧足歸何處,直入三清謝聖顏。

    解匹真陰與正陽,三年功滿結成霜。神龜出入庚辛位,丹鳳翱翔甲乙方。

    九鼎先輝雙瑞氣,三元中換五毫光。塵中若有同機者,共住煙霄不死鄉。

    修生一路就中難,迷者徒將萬卷看。水火均平方是藥,陰陽差互不成丹。

    守雌勿失雄方住,在黑無虧白自乾。認得此般真妙訣,何憂風雨拓衰殘。

    纔吞一粒便安然,十二重樓九曲連。庚虎循環飧鋒雪,甲龍夭嬌迸靈泉。

    呂二上應三千日,九九中延九萬年。須得有綠方可授,未曾輕泄與人傳。

    誰知神水玉華池,中有長生性命基。運用須憑龍與虎,抽添全籍坎兼離。

    晨昏點盡黃金粉,頃刻修成玉石脂。齋戒餌之千日後,等閑輕舉上雲梯。

    九天雲靜鶴飛輕,銜簡翩翩別太清。身外紅塵隨意換,爐中白石立時成。

    九苞鳳向空中舞,五色雲從足下生。回首便歸天上去,願將甘雨救焦氓。

    嬰兒迤邐降瑤階,手握玄珠直下來。半夜紫雲披素質,幾回赤氣掩桃順。

    微微笑處機關轉,拂拂行時戶牖開。此是吾家真一子,庸愚誰敢等閑猜。

    才得天符下玉都,三千日裹積工夫。禱祈天地開金鼎,收拾陰陽鎖玉壺。

    便覺凡軀能變化,深知妙道不虛圖。時來試問塵中叟,這箇玄機世有無。

    誰識寰中達者人,生平解法水中銀。一條拄杖撐天地,三尺昆吾斬鬼神。

    大醉醉來眠月洞,高吟吟去傲紅塵。自從悟裹終身後,贏得蓬壺永劫春。

    紅爐進譏煉金英,一點靈珠透室明。擺動乾坤知道力,逃移生死見功程。

    逍遙四海留蹤跡,歸去三清立姓名。直上五雲雲路穩,紫鸞朱鳳自來迎。

    時人若要學長生,先是樞機晝夜行。恍惚中問專志氣,虛無裹面固元精。

    龍友虎戰三周畢,兔走烏飛九轉成。煉出一爐神聖藥,五雲歸去路分明。

    亦無得失亦無言,動即施功靜即眠。驅遣赤牛耕宇宙,分張玉粒種山川。

    栽培不憚勞千日,服食須知活萬年。今日示君君好信,教君見世作神仙。

    不須兩兩與三三,柢在崑崙第一巖。逢潤自然情易伏,遇炎常恐性難降。

    有時直入三元戶,無事還歸九曲江。世上有人燒得住。壽齊天地更無雙。

    本末無非在玉都,亦曾陸地作凡夫。吞精食氣先從有,悟理歸真便入無。

    水火自然成既濟,陰陽和合自相符。爐中煉出延年藥,瞑渤從教變復枯。

    無名無利任優游,遇酒逢歌且唱酬。數載未曾經聖闕,千年唯只在仙州。

    尋常水火三回進,真箇夫妻一處收。藥就功成身羽化,更拋塵室出凡流。

    杳杳冥冥莫問涯,雕蟲篆刻道之華。守中絕學方知奧,抱一無言始見佳。

    自有物如黃菊蕊,更無色似碧桃花。休將心地虛勞用,煮鐵燒金轉轉差。

    還丹功滿未朝天,且向人問度有綠。拄杖兩頭擔日月,葫蘆一箇隱山川。

    詩昤自得閑中句,酒飲多遺醉後錢。若問我修何妙法,不離身內汞和鉛。

    半紅半黑道中玄,水養真金火養鉛。解接往年三寸氣,還將運動一周天。

    烹煎盡在陰陽力,進退須憑日月權。只此功成三島外,穩乘鸞鳳謁諸仙q

    返本還元已到乾,能升能降號飛仙。一陽生是興功日,九轉周為得道年。

    煉藥但尋金裹水,安爐先立地中天。此處便是還丹理,不遇奇人誓莫傳。

    飛龍九五已升天,次第還當赤帝權。喜遇汞珠凝正午,幸逢鉛母結重玄。

    狂猿自伏何須煉,野馬親調不著鞭。煉就一丸天上藥,頓然心地永剛堅。

    舉世何人悟我家,我家別是一榮華。盈箱貯積登仙錄,滿室收藏伏火砂。

    頓飲長生天上酒,常栽不死洞中花。凡流若問吾生計,遍地紛紛五彩霞。

    津能充渴氣充糧,家住三清玉帝鄉。金鼎煉來多外白,玉虛烹處徹中黃。

    始知青帝離宮住,方信金精水府藏。流俗要求玄妙理,參同契有兩三行。

    紫詔隨鸞下玉京,元君相命會三清。便將金鼎丹砂餌。時拂霞衣鶴駕行。

    天上雙童持佩引,月中嬌女執嬸迎。此時功滿參真後,始信仙都有姓名。

    修修脩得到乾乾,方號人問一醉仙。世上光陰催短景,洞中花木任長年。

    形飛峭壁非凡骨,神在玄宮別有天。唯願先生頻一顧,更玄玄外問玄玄。

    無心獨坐轉黃庭,不遂時流入利名。救老只存真一氣,修生長遺百神靈。

    朝朝煉液歸瓊府,夜夜朝元養玉英。莫嘆老人貧裡樂,十年功滿上三清。別客。

    時人受氣稟陰陽,均體乾坤壽命長。為產本宗能壽永,因輕元祖遂淪亡。

    三宮自有迴流法,萬物那無運用方。咫尺崑崙山上玉,幾人知是藥中王。別客。

    青霄一路少人行,休話興亡事不成。金榜因何無姓字,玉都必是有仙名。

    雲歸大海龍千尺,月滿長空鶴一聲。深謝宋朝明聖主,解書丹詔詔先生。贈陳處上。

    天網恢恢萬象疏,一身親到華山區。寒雲去後留殘月,春雪來時問太虛。

    六洞真人歸紫府,千年鸞鶴老蒼梧。自從遺卻先生後,南北束西少丈夫。哭陳先生。

    羅浮道士誰同流,草衣木食輕王侯。世問甲子管不得,壺裹乾坤只自由。

    數著殘棋江月曉,一聲長嘯海山秋。飲餘回首話歸路,遙指白雲天際頭。贈羅浮道士。

    三千里外無家客,七百年來雲水身。行滿蓬萊為別館,道成瓦礫盡黃金。

    待賓袖裹常存酒,化藥爐中別有春。積德求師何患少,由來天地不私親。玆僧見。

    天生一物變三才,交感陰陽結聖胎。龍虎順行陰鬼去,龜蛇逆往火龍來。

    嬰兒日喫黃婆髓,姥女時飧白玉杯。功滿自然居物外,人間寒暑任輪回。



    呂祖誌卷之四竟



    #1:『相』原缺,據《道藏輯要》本補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