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養生祕錄


    養生祕錄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養生祕錄。一卷。不署編人,當出於元代。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眾術類。
    文献引用:養生祕錄. 道藏, 洞玄部眾術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646
    養生祕錄

    玉溪子丹房語錄

    心凝曰神,凝神歸氣以鍊丹;情復乎性,復性歸根以養命。還丹之本,鉛汞而已。元精為命之根,寶元精而

    真鉛自生;元神乃性之宗,嗇元精而真汞自產。是知固精以養氣,固氣以養神。鉛汞有時而相投,駐息綿綿而成火候;真氣無刻不相聚,忘念久久而成金丹。若真鉛走而真汞枯,元神散而元精竭,欲求返還,不亦難乎!非遇志人,勿輕傳授,保而重之!祕之!

    口訣

    外陰陽往來則外藥也,內坎離輻輳則內樂也,外有作用,內則自然,精氣神之用有二,其體則一。以外藥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氣更要細細,至於無息,思慮之神,貴在乎安靜。以內藥言之,鍊精鍊元精,抽坎中之元陽也。元精固,則交合之精自不泄矣,鍊氣鍊元氣,補離中之元陰也。元氣住,則呼吸之氣自不出入。鍊神鍊元神也,坎離合體,成乾也,元神凝則思慮之神泰定。其上更有鍊虛一者,非易輕言,貴在默會心通可也。勉旎!勉旃!

    玉虛子宜春心訣

    三千六百法,養命數千家,率皆旁門小法,無非曲徑。僕閱歷叅同僅三十載,作《規中圖》十二字訣,用傳學道君子。以正心誠意為中心柱子,處中以制外,以熙和中和、斂靜斂肅八字為輔,調御四時,由外以應中。上合天心,中稽人事,默符造化,順軌陰陽,外法五行,內理五臟,以為日月循環無端,不施為,不存想,晏然大定,以總元機。但要絕嗜慾,定心氣,省思慮,節飲食,調鼻息,警昏睡,惶視聽,養天和於四威儀四聰合,自然之妙,別無繁難也。已立鄞鄂者,以是契符火,養聖胎。未立鄞鄂者,以是益元氣,養精神,為立鄞鄂之漸。至於虛耗損失,疾病交攻,則以是驅疾固元,為補益延年,養命之術,可謂簡易法門矣!宋咸淳己巳歲下元節,宜春玉溪子李公明序。

    規中圖



    規中者,如居一規之中,如大圓鏡之一我。但正心誠意為主,為中心柱子。當萬慮俱泯之時,真人出現,如魚躍深淵,游泳自樂,而不離方寸是也。喜怒哀樂未發,當此時,可以居規中游泳,而潛御四時,以正造化。四威儀中,不可失節焉!物來則應,應過復歸於中,絕不可動著中心柱子。於中常令空虛,一塵不立。久之,不縱不拘,自得受用其妙也。六陰歸坤,萬物荄元,復赴建始萌,長子絕父體,一陽潛動處,萬物未生時,從這裹起,便是作用處。當斯時也,踟趺大坐,凝神內照,調息綿綿,默而守之,則一氣從虛無中來,杳杳冥冥,無色無形,非子玄冥坤癸之地,生於腎中,以育元精。日益月強,始之去病,次之返嬰,積而為內丹之基本矣!袁真人云:元氣補元氣,豈是凡砂石。此補益之上法也。朝屯者,君子經綸之始,是萬物萌芽之初,仁之端也。夫子時,始生之氣在腎,是不召而自來,宜保而養之。調息無令耳聞,但聽有悠悠綿綿,合乎自然,則與天地索籥相應,久之,則腎氣合心氣,二氣之交感,以降甘露,而產玄珠焉!暮蒙者,以養正聖功也。使不失赤子之初心,義之端也。午時,其始生之氣在心,是亦不召而自來,無思無慮,冥心內照,以合之。靜坐而照,久而則心合腎氣,而成既濟之功焉!人居三才之一,一身之造化與天地等耳。故日月常行,天地之氣相應,真一之精相符。人之元氣,八百一十丈,與二氣祟籥相合。所以元氣大運隨天,小運隨日也。但人生不能體天地造化之大,以至作喪傷敗,精神迷亂,自與之違,天地豈違者哉!知道之士,若能順理握機,則可以符化工,而為修丹內鍊,長生久視之道也。捨人之外,總皆稟混淆,而在元氣中均為化物耳,又安能馭元氣也。《參同契》云:春夏據內體,從子到辰巳,秋冬當外用,自午從戌亥。又云:賞罰應春秋,昏明應寒暑。久辭有仁義,隨時發喜怒。如是應四時,五行得其理。

    中黃內旨

    玉真先生云:無極中黃大道,本是口傳心授,不立文字。吾今慈憫初生之士,一時聞之,不能記憶,故設為此善巧方便,令彼入耳注心,眼觀神領。傳度既畢,即時焚之,勿令汎之。內旨曰:夫天有九宮,地有九州,人有九竅。天有中黃為太陽,地有中黃為太陰,人有中黃為凡肩,俱名為中黃八極。中言其位,黃言其色,故謂中黃。八極者,是八方總會要處,又只是中宮,即黃庭,即玄牝,即先天一氣,即玄關一竅,即至善之所,即黃極之道,即兌執厥中。在五行謂之土,在五臟謂之脾,在五常謂之信。藥物、三氣、五神、火候、呼吸,盡在是矣!行住坐卧,皆當注念,不可須臾離也。不廢人事,但當正心處物,常應常靜。吾祖師所謂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又言:三十輻,共一轂。輻者�肋,轂者中肩也。又言:天地之問,其猶蠹籥乎!乃呼吸之謂也。呼則腎氣昇,得土則止;吸則心液降,逢土則息。即此謂水火,鍛鍊而成大丹。若能存守,則法無不靈。吾常謂若要道法靈,須是守中肩。中者,理得上下四隅,不偏不倚之謂也。天地相去八萬四千里,人之心腎即一身之天地,相去八寸四分,以中指節文為則,自臍上至鳩尾骨尖,只有八寸四分。今云臍者,蓋與腎對也,故心之下去三寸六分,臍腎之上三寸六分,惟中問一寸二分為黃庭,主我身命。所謂至聖之道。祕之!祕之!

    三茅真君云:精養於氣,氣會於神,精神不散,是曰修真。子不離母,母不離子,子母持守,長生不死。洞真先生云:謹守謹守,莫言莫言,自然自然,玄之又玄。聞道之士,皆千生幸慶,宿有仙綠,或資談笑,漏泄於人,有不測之禍,蔓延之災,受授之後,勤而行之。

    玉谿真人云:儒家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顏曾思孟,歷代道統相傳,即此道也。昇少慕清虛,留心至道,萬法千門,無不師訪。因游衡嶽,方遇至人,密受紫陽仙翕丹訣。按九宮八卦,以年易月,以月易日,以日易時。取天地之正氣,奪造化之奇功,納歸中宮,交感成丹。非止延年,何似住世,所謂我命在我不由天。昇自得之後,體力不衰,髮鬢不白,日行百里,舉動輕便,神異證驗,不可具述。其間水火既濟,又為坎離交會之法,久而行之,可以成丹。今之人蓋火燥炎上,水濕潤下,自勾引陰邪之氣,乘間而入,令人多病壽夭。若遇此訣,使之五行顛倒衛,龍從火裹出,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順行則凡,逆行則聖,玄之又玄。今悉于後訣曰:一昇便提,氣氣歸臍,一降便嚥,水火相見。此十六字,簡而易行。不拘時候,或在官府,不妨政事,雖處富貴,不妨行用,所謂至道不繁也。如有風疾,見效甚速。但於日中少暇,或盤膝,或垂足,正坐,皆無所拘。取鼻中出入息為候,入息謂之吸,即便升氣,將下部微力前提,其氣盡歸臍問,此之謂氣氣歸臍。蓋臍乃人之氣海,所聚元氣,盡藏於玆。遇出息謂之呼,即便放身自在,一嚥汩然有聲,此謂之水火相見。如是行之,不計次數,要行且行,得止便止。若能久持,臍下常如火熨,腹中氣響如雷,小便漸臧,精氣不泄,腰脊堅強,飲食倍進,百病去體,外邪不侵。行及一年,宿有諸疾盡除。行之既久,自然三宮升降,二氣循環,遂成大道,長生久視也。昔年都下有過海王先生,教人行持隨鼻出入息升降之法,而不得提擂之法;次有恩州李道人,授楊和玉,只教提擂之法,而又不得出入息之法,皆用其偏枯。昇因游南嶽紫氣峰下,親受李先生祕訣。先生山束人也,一百五歲,髮鬚不白,面如童顏,行步如飛。予得其傳,行之既驗,不敢自祕,謹以傳好道之士。

    四段錦

    一開臂,二開胸,三攪車,四挽弓。

    青霞翁丹經直指

    僕自幼學道,弱冠奔家、徧歷江湖,求師問友,得先師張悟真以來,諸前烈丹經詩訶傳記,熟讀精思,尋文求義。又嘗遍參道友術士,訪名山洞天,檮求石碑壁記,得海瓊仙指迷大道之要。後遇率然居士於朱陵洞天,作詩章以相贈,始得證海瓊之妙旨。乃知年少所學,所求所見,已是屋上架屋,枝上接枝,殊不知屋便是屋,枝便是枝,道在邇而求諸遠也。一日一頓悟,切恐湮沒無傳,且念後之學者,未必如此肯心留意,因錄數語以貽後人。得之者可因文解意,猛省用功,雖不求師而在其中矣。夫男子四大一身皆陰,惟先天一氣真陽。此氣非吹噓呼吸之氣,亦無形影氣象可見,故悟真先生以為可見不可用,可用不可見也。然此氣未受形之先,在父母胎中先受此氣,然後生二腎,便生二眼,由此生心生肝,生脾生肺,生九竅四肢,而後人象具足也。此氣只在兩腎中間,名為玄牝之門。先師《玄牝歌》言之詳。世間人莫能悟之,今人宰牲殺堵,但見兩腎中間,腰膂去處,有一空膜,中有此呼吸膨動,直至肉玲方息是也。此氣未死之先,氣血全盛,魂魄相屬,內含五釆,受氣如湯。人一死,則如牲畜,氣血一散,而氣餒矣,.只此一氣,便是金丹大藥。故先師以肝心脾肺膽腎腸,精津液涕捶氣血為非道,又以精神魂魄意似是非者,此也。人之一身,右足太陰,左足太陽,而足為湧泉,發水火二氣,自雙足入尾閭,上合於二腎,左為腎堂,右為精府,一水一火,一龜一蛇,互相橐籥。二腎之間,虛生一竅,是為玄牝。二腎之氣貫通玄牝之間,由此發黃赤二道,上夾脊雙關,貫二十四椎,中通心腹,入膏肓之下,會於風府,上朝泥丸。由泥丸而下明堂,散灌五宮,下入重樓玉闕,直注于絳宮,復流入于本府。日夜循環,周流不息,皆是自然而然,即不是動手腳做成的。今人流入旁門者,不知虛無自然,默默運用之理,卻乃妄行屈伸呵嚥,摩擦引導,存思注視,妄想妄作,反致成疾,如白蓮道人多黃腫,運氣道人多氣蠱,皆其驗也。夫此一氣,人人一般,即無多少,但有涵養的做得成,無涵養的做不成。其流行出入,自有定數,如海中潮,候弦朔必應;天上斗柄,子午自移。又若女子月經,人病瘧疾,應時而至,確然不差。此氣遇陽時為火,陰時為水,火即木液,水即金精。又左腎為坎,右腎為離,離中有已,坎中有戊。以戊己二土,合為圭字,又名水中金。金者,刀也,故名刀圭。又火即木,水即金,為金木無間,水火同鄉,其實金木水火,只是一土,一土為總五行爾。先師以為五臟元氣,六腑無精,故謂此也。此氣自然時時運轉,不假人力。凡言轆轤三車,黃河曹溪,取象如此,非以人力強為也。此氣常以子時而至為陽火,午時而至為陰水,以卯時而至為木液,酉時而至為金精。卯中有甲,酉中有庚,故須採取用甲庚;子中有戊,午中有己,故運中土。自非洞曉乾坤昇降,陰陽盛衰,藥材老嫩,水火潛亢之理,不足以語此。然先師言之甚詳,而後甚惑,言之愈多,而後人愈疑者,何也?皆綠終於虛無無則,不知下手功夫。是以胎息不成,而歸於頑空,忽於自然,溺於妄想強作,是以心神枉費而返致疾。夫虛無者,言其不可見聞,蓋虛空中齊欲用工作,貫通為實是也。自然者,言其不可哎迎取,今之採取火候等逐節工夫,探淺之言,句句分明,節節謹切,謹守奉行,無不應驗。凡未入室以前,且理會得安鼎採藥,每日夜且習打坐,坐一定然,則骨節關開脉通,自膀胱至夾脊,便如車輪運動,先天一氣,自然由三關朝泥丸,下重樓,入絳宮。然其來有時,而採亦有時,須得甲庚金木旺相之時,默默端坐,不須用摩動。須臾,覺頂中火熱,喉中甘露,垂垂滴而下,便以目內視,一意以內送,納之絳官玄牝而止。凡一日之間,以甲應上弦,庚應下弦,自子至卯為上弦,得汞半斤;自午至酉為下弦,得鉛半斤。採甲汞庚鉛各半斤,自然定數,所謂鉛見癸生須急採者,言木汞金鉛,以甲庚二時採取也,如此採取之法。然初採之時,不計年月,久久積之,方成鼎罏。夫一身,罏也;絳宮,鼎也,今人以脾中黃庭,頂中泥丸為鼎,皆非也。年月既久,罏鼎方成,然後種藥,藥物一生,且採且鍊。採而積之為藥,鍊而成之為火,採之一日有一斤數,鍊之一日有銖之得。採藥之時,須採甲庚旺氣,行火之法,則忌甲庚,沐浴有此不同。云採之法,亦如鼎。然不過目,其自然之來,迎之以意,送之以目,故丹書有黃婆青女之說。黃婆,意也;青女,眼也。以意迎逢,謂之黃婆媒合,以目內送,謂之青女傳言。人身之氣,隨意而動,意行即行,意止即止,故送入鼎中,隨意即止,不復下流矣!謂之種藥。藥既入鼎,然後有火候焉。聖人傳·藥不傳火,以火與藥,同歸殊途,同情異功故爾。子為一陽,至巳為六陽。自子至巳,火得六數,而六陽成乾。當其子至巳,以意迎之,謂之進火,謂之添。午為一陰,至亥為六陰,自午至亥,水得六數,而六陰成坤。以意送之,謂之退火,謂之抽。故子巳為火,午亥為水。言火不言水者,添進為火,抽退為水耳。自然而然,不假人為。丹經言《河圖》、《洛書》之數者,言其火候,自然與此生成之數合也,非必待用力而合此數也。言朝屯暮蒙,晝姤夜復,亦言與卦默合,非必用力而方合此卦爻也。如運用之說,則言此氣運行,流灌五臟百脈,如亥子水旺腎,寅卯旺肝,巳午旺心,申酉旺肺,辰戌丑未旺脾,自然此氣運行,由旺宮而出,亦不必妄想此時此臟,有此氣出入流運。然採取造鼎之初,則無禁忌,時至即為,既了即了。至如入藥行火,則須擇日入室,一毫俗事不可妄干,使耳目鼻口,四象相忘,胸中淡然,虛室生白。一有所著,便是封固不密,藥物走漏,便非道也。既居室內,惟半飢半飽,不可求睡,每使胸次惺然,常常提醒,見藥即採,遇火即行。一年之內,止除卯酉二月不行水火,以其卯則木旺,酉則金旺,木旺則火旺,金旺則水旺故耳。凡此二月不行水火者,蓋行則返過而傷也。一年十二月內,除卯酉二月外,止存十月,故十月而胎成,過十月又不須行火,則又謂之傷丹,此謂火候。十月胎成,移入泥丸,謂之換鼎。此胎氣既足,如人已生,但須乳哺,故換鼎入泥丸,乳哺之謂。此時不須工夫火候,亦無沐浴,但只常常溫養之。如此三年九載,則天門自開,嬰兒自然出矣!往來無礙,而位登仙翁矣!此首尾用工之說,皆出自然,不假人力,強為妄想,不過及時以意迎之而已。此是積日累月,造鼎安罏,一年十月,結胎行火。先師以為一日金丹赫赫紅是也。又謂頃刻可成者,何也?言一時半日之工夫,可奪一年半紀之造化,當其藥生之時,不過頃刻迎逢,謂之頃刻金丹,即非終日終夜,勞神苦思,強為之也。夫藥鑪鼎,火候沐浴,胎息嬰兒,運用抽添,主賓浮沉,升降鉛汞,水火真土,金精木液,一切言說,皆是假名換姓,其實只為一物鈎鎖連環,自可熟論見義。其有用工下手,虛無自然之說,先師許多丹經詞訣,盡矣!叅同胳合,一以貫之,不過如此而已。然言之非艱,行之為艱,行之亦非艱,守之為艱。何以守之為艱?大抵旁門小法,俱無報應,惟金丹一件,便有報應。今人採藥,年少者須半年功夫,守齋戒,沐浴絕欲,忘念靜坐,默取採之,候時節到來,耳目手足輕健,百病俱無,自然兩腎火起,夾脊如車輪,泥丸如湯澆,口中常有甘露,滴滴而來,若能不睡,存神不絕,不過兩月餘,得目生神光,此心明了也。若有慧性,此之驗也。得之者,不可便以為至道,否則狂念一生,遂成顛風。至若三月行火之餘,時刻工夫不差,則九竅光明,頭有金輪,洞視內外,遠接鬼神。當此之時,嬰兒已成形象,不可便縱其運動出入,須加緊護牢收,否則火漏丹敗。十月既滿,嬰兒受氣已足,自然如瓜果之熟,脫蒂而去。然後出入往來,可以移身丈尺,遠則不可遠出,一出便還須收回,否則神一奪而迷途,遂至投胎托化,不復顧屋廬矣!真須三年九載,日子滿足,骨格老成,如人生十數載,知人事深淺輕重,方可縱其自然往來出入。此則飛昇變化,證真仙位矣!然猶有魔障焉!當其入定坐忘之時,而聰明倍生,神異百出,凡天下奇奇怪怪之事,生前死後,神仙希遇之事,鬼怪驚怖之狀,並集於前,直如慧眼神見。又若神明依附,此魔障之來,不可便以為道,須要定見把握,一念凝堅,所謂太玄之一,守其真形是也。切不可見妄為真,從情為性,如此守一,方能成道。今人多如此時無定力定見,故為外邪所附,不為學道無成,及致墜墮,遂以為神仙有無何渺茫。惜哉!僕平生讀書結友,叅師問道,躬行力踐,所見功驗如此,並以告之未來學者。有志之士,得而誦之,尋文求義,參之先師丹經遺論,求之《道藏》玄文祕旨,一一皆合。但能依此修行之,十月胎成,移鼎溫養之後,又參向上一著,方可看《悟真下篇》,求精進法。又當自然有希有之遇,有不言傳者。若不如此,次第行之,則身中無主,嬰兒不育,妄叅禪學,如水之無源,木之無根,覺成頑空。頑空之下,不思工字,用工丹田合一方,是貫通之理。一有走漏,到老無成,終歸輪迴惡趣。皆思平日空下工夫,修鍊成丹,合一成真,方是貫通誠實也。再用丹田修鍊成珍,則脫體化神,方是寶也。修得實寶在身,丹成之後,修成深淺,把握定否,如何有報應,卻是用功處,一時不可息忽,一步不可放縱。就中飛升為上,尸解為次,奪舍又次之,投胎為下矣!至如飛昇,長生久視,一也;尸解,二也。二者尤須功圓行滿,有代天宣化,濟物利人之功,方能及此,若無功行,但足以增年益壽,亦不能為仙矣!何以言之?神一去而不回,則氣一絕而不甦,上則奪舍,下則投胎,又下為無著之魂。僕痛惜愚惑之徒,談道者千萬,功成者一二,故並述以為來者之戒,不揆輕洩,冒成此書,後之作者得玩味披研,如對師資,如見君父,珍藏什襲,永為身寶,非人勿示,非人勿傳,有違此語,先禍其身,後及九祖,墮沉無間,永無出期。時咸淳甲子秋望日,書于朱陵洞天。

    大道歌

    道不遠,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神氣住,氣歸元海壽無窮。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靈臺留一物。物在身中神不清,耗散真精損筋骨。神御氣,氣留形,不須雜術自長生。術則易知道難遇,幾人遇了不專行。所以千人萬人學,畢竟終無一二成。神若出,便收來,神返身中氣自迴。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真胎。

    金鎖乃玄關處,玉匙即元氣也。靜坐之際,調鼻中之息,規守中扃,以得定處,自然神息綿綿,不可以一毫別念。待調息以勻,鼻中自覺無出入息,但存中去處,一念堅固。以元氣呼吸息納於玄關,忽覺一聲,其關即開,當時自有所見之趣。工夫至此,中字方洞徹矣。

    金鼎欲留砂裹汞,金鼎是中字,又即鼎鑪中間,欲留存。砂裹汞是元精也。玉池先下水中銀,玉池是華池,水是神水也。金鼎中欲留其汞。靜坐間,先守中扃,中扃若守得定了,出入息自然微默,微默之後,自覺息定,元氣自在,內藏呼吸,待身體自覺混融,恍不知有物、有自身、有天地後,如此華池水自來,待得滿口,一嚥汩然有聲,就下以意送至中扃。中扃玄關處,汨然一聲響,似開鎖,憊時就閉目迴照,顧己內境自靈異,景象不可盡述之耳。

    金丹問答

    問曰:如何謂之金液還丹?

    答曰:金液者,金,水也。金為水母,母隱子胎,因有還丹之號也。前賢有曰:丹者,丹田也;液者,肺液也。以肺液還於丹田,故曰金液還丹。

    問曰:何謂鉛汞?

    答曰:非凡黑錫水銀也。真一子曰:鉛是天地之父母,陰陽之根基。蓋聖人採天地父母之根而為大丹之基,採陰陽純粹之精而為大丹之質,且非常物造作也。汞性好飛,遇鉛乃結,以其子母相戀也。

    問曰:何謂火?

    答曰:火者,太陽真氣,乃坎中之陽也。紫清真人曰:坎中起火是也。

    問曰:何謂候?

    答曰:五日為一候,是甲子一終也。日有十二時,五日六十時,終一甲子也。紫陽曰: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以起火之際,頃刻一周天是也。

    問曰:此火候如何?答曰:日中用月,月中用日,日中用時,時中用刻也。

    問曰:何謂真一?

    答曰:人能將自己天真安於天谷之內,乃守真一之道也。金洞主云:真一者,在於北極太淵之中也。

    問曰:何謂動靜?

    答曰:陽主動,陰主靜。翠虛曰:動中求靜,靜中有為,動靜有作,口口傳之。

    問曰:何謂九還?

    答曰:金生四,成數九,還者自上而還下,九乃老陽之數。陰真君曰:從子至申為九還,亦順也。

    問曰:何謂七返?

    答曰:火生二,成數七,返者自下而返上也。乃少陽之數。陰真君曰:從寅至申為七返,逆行也。

    問曰:何謂鑪?

    答曰:上品丹法以神為罏,以性為藥,以定為水,以慧為火。中品丹法以神為罏,以氣為藥,以日為火,以月為水。下品丹法以身為罏,以氣為藥,以心為火,以腎為水。又有偃月罏。

    問曰:何謂鼎?

    答曰:鮑真人云:金鼎近泥丸,黃帝鑄九鼎是也。

    問曰:何謂藥物?

    答曰:即此藥物,順財成人,逆則成丹。五行顛倒,大地七寶,五行順行,法界火坑。百姓日用而不知也。紫清曰:採藥物於不動之中是也。

    問曰:何謂神水華池?

    答曰:李筌云:還丹之要在於神水華池。紫陽曰:以鉛入汞,名日神水;以汞投鉛,名曰華池。海蟾曰:從來神水出高源。紫清曰:華池正在氣海內。

    問曰:何謂三關?

    答曰:頭為天關,足為地關,手為人關。

    問曰:何謂內三要,

    答曰:第一要太淵池也,第二要絳宮也,第三要地戶也。

    問曰:何謂外三要?

    答曰:口之與鼻共三竅,是神氣往來之門戶。下工之際,調鼻息,緘舌氣,閉兌也。

    問曰:何謂兌?

    答曰:真一子云:兌,口也。

    問曰:嬰兒姹女正在何處?

    答曰:嬰兒在腎,姹女在心。

    問曰:腎屬水,為陰。嬰兒屬陽,心屬火為陽,姥女屬陰,何綠居此?

    答曰:腎屬坎

    ,陰中有陽,乃真陽也。心屬離

    ,陽中有陰,乃真陰也。

    問曰:泥丸宮正在何處?

    答曰:頭有九宮,中曰泥丸。問曰:何謂金公?答曰:金邊著公,乃鉛也。紫陽曰:要能制伏覓金公。

    問曰:何謂黃婆?

    答曰:黃乃土之色,位屬坤,因取名焉。紫清曰:金公無言。姹女死,黃婆不老猶懷胎。

    問曰:呼吸何如?

    答曰:呼則出心與肺,吸則入腎與肝。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呼則龍昤雲起,吸則虎嘯風生。呼吸風雲,凝成金液。

    問曰:何謂瓊漿玉液?

    答曰:皆神水也。

    問曰:何謂神氣?

    答曰:神是火,火屬心;氣是藥,藥屬身,神氣子母也。虛靖天師云:氣者生之元,神者生之制。持滿馭神,專氣抱一,神依氣住,相合乃可長生。三茅真君曰:氣是添年藥,心為使氣神,若知行氣主,便是得仙人。

    問曰:何謂十二重樓?

    答曰:人之喉嚨管有十二節是也。

    問曰:何謂簾幃?

    答曰:眼是也。下功之際,含光雲房曰閉戶,垂簾默默窺。

    問曰:何謂子午?

    答曰:子午乃天地之中也。在天為日月,在人為心腎,在時為子午,在卦為坎離,在方為南北。

    問曰:何謂五位相得而各有合?

    答曰:天地五十五數,故乾得一九,合而成十;坤得四六,合而成十;巽兌得二八,合而成十;震艮得三七,合而成十。離得五,坎得十,坎離無偶,所以自合也。以數言之,則得天地之中數。以爻言之,則得天地之中爻。以位言之,則得天地之中位。坎離不亦大乎!

    問曰:何謂五嶽?

    答曰:《五嶽真形圖》曰:在人之頭。紫清有巾藏五嶽冠之句。

    問曰:何謂玄牝?

    答曰:在上曰玄,在下曰牝。玄關一竅,左曰玄右曰牝。

    問曰:何謂玄牝之門?

    答曰:鼻通天氣日玄門,口通地氣曰牝戶。口鼻乃玄牝門戶矣!

    問曰:何謂三男三女?

    答曰:乾道索坤,長男曰震,中男曰坎,少男曰艮。坤道索乾,長女日巽,中女曰離,少女曰兌。

    問曰:何謂火龍水虎?

    答曰:虎,西方金也,金生水,反藏形於水。龍,東方木也,木生火,反受尅於火。太白真君曰:五行不順行,虎向水中生;五行顛倒術,龍從火裹出。是也。

    問曰:何謂分至?

    答曰:子時象冬至,陰極而陽生;午時象夏至,陽極而陰生。卯時象春分,陽中含陰;酉時象秋分,陰中含陽。人身亦有分至。紫陽曰:以身心分上下兩弦,以神氣別冬夏二至。

    問曰:何謂沐浴?

    答曰:真氣薰蒸,神水灌溉為沐浴。太上曰:灌以甘泉,滌其垢污,出自華池,後歸坤戶。杳林曰:沐浴資神水。是也。

    問曰:何謂抽添?

    答曰:既抽鉛於肘後,須添汞於中黃。《傳道集》曰:可抽之時,不可添。是也。

    問曰:何謂搬運?

    答曰:搬金精於肘後,運玉液於泥丸。下手工夫,口訣存焉!

    問曰:何謂三田?

    答曰:腦為上田,心為中田,氣海為下田。若得斗柄之機斡運,則上下循環,如天河之流轉也。問背後三關。

    答曰:腦後日玉枕關,夾脊日輾輯關,水火之際日尾聞關。

    問曰:何謂神室?

    答曰:元神所居之室也。朗然子曰:未明心室千般撓,達了心田萬事閑。

    問曰:何謂三花聚頂?

    答曰:神氣精混而為一也。玄關一竅,乃神氣精之聚也。

    問五氣朝元。

    答曰:五臟真氣,上朝於天元也。

    問和合四象。

    答曰:眼不視而魂在肝,耳不聞而精在腎,舌不動而神在心,鼻不嗅而魄在肺。精神魂魄聚於

    意土也。

    問曰:馬牙真主人,神符白雪。

    答曰:皆鉛汞之總名也。

    問曰:河車。

    答曰:北方正氣,

    名日河車。左日日輸,右日月輪,搬運正氣,運在元陽。應節順行下手,無非此車之力。

    問:老嫩何也?

    答曰:採藥之時,審其老嫩。彭鶴林曰:嫩時須採老時枯。紫陽曰:鉛見癸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是也。

    問浮沉。

    答曰:鉛浮而銀沉也。

    問清濁。

    答曰:陰濁而陽清也。清者浮之於上,濁者沉之於下,修丹者留清去濁。屬陰也。

    問五行相尅。

    答曰:《金碧經》云:金木相伐,水火相剋,土旺金鄉,三物俱喪,四海輻輳,以致太平。並由中宮土德之功也。

    問曰:往來何也?

    答曰:子往午來,陰符陽火,自子進符,至辰巳;自午退符,至戌亥。始復終坤,皆以卦象則之。一消一長,一往一來,以成其變化。《易》曰: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也。

    問雌雄。

    答曰:雌陰雄陽也。一陰一陽謂之道,孤陰寡陽,不能自生。《叅同契》曰:雌雄相錯,以類相求。《註》曰:雄,金砂也;雌,火汞也。相須合吐,類聚生成,以為神藥也。

    問曰:防危。

    答曰:防火候之差失,忌夢寐之昏迷。翠虛曰:精生有時,時至神知,百刻之中,切忌昏迷。

    問交合。

    答曰:磁石吸鐵,隔礙潛通。

    問有無。

    答曰:《金碧經》云:有無互相制,上有青龍居,兩無宗一有,靈化妙難窺。

    問刑德。

    答曰:陽為德,德則出萬物生;陰為刑,刑則出萬物死。故二月陽中含陰,而榆莢落,象金砂隨陰氣動靜、落在胎中。故曰歸根也。八月陰中含陽,而薺麥生,象金水隨陽氣滋液於鼎內,故卯酉乃刑德相負,陰陽兩停,故息符火也。

    問黑白。

    答曰:《參同契》曰:知白守黑,神明自來。白者,金也;黑者,水也。以金水之根,而為藥基矣!

    問寒暑。

    答曰:真一子云不應候風雨不調水旱相伐或陽火適刻或陰符失節凝冬變為大暑盛夏反作濃霜火候過差靈汞飛走運火之士可不謹之。

    問晦朔。

    答曰:《叅同契》曰:晦朔之間,合符中行。乃金水符合之際也。

    問固濟。

    答曰:太真云:固濟胎不泄,變化在須臾。言其水火既濟,閉固神室而不可使之泄漏。

    問聖胎。

    答曰:無質生質,結成聖胎,辛勤保護十月,如幼女之初懷孕,似小龍養珠。蓋神氣始凝結,極易疏失也。

    問四正。

    答曰:子午卯酉為四正,玄關一竅為四正宮也。

    問黃庭正在何處?

    答曰:在膀胱之上,脾之下,腎之前,肝之左,肺之右也。

    問金烏玉兔。

    答曰:日中烏比心中液也,月中兔比腎中之氣也。

    問鍊形。

    答曰:鍊形化氣,鍊氣化神,鍊神合道也。金洞主曰:以精鍊形,非凡砂石。

    問張紫陽日心腎非坎離,何也?

    答曰:心腎特坎離之體耳,有體有用。

    問所有者何也?

    答曰:天心乃心之用也,屬離;形乃腎之用也,屬坎。交媾之際,運用於此矣!

    問功夫。

    答曰:知時而交媾,進火而防危,陽生而野戰,刑德而沐浴,以至溫養成丹也。

    問野戰。

    答曰:《龍虎上經》曰:文以懷柔武以討叛。紫陽曰:守城野戰知凶吉,增得靈砂滿鼎紅。

    問溫養。

    答曰:杏林云:溫養象周星。毗陵曰:金鼎常留湯用暖,玉鑪不要火教寒是也。

    問烹鍊。

    答曰:烹金鼎,鍊玉鑪。口訣存焉!問賞罰。

    答曰:春氣發生謂之賞,乃已前陽火之候也。秋氣殺物謂之罰,乃午後陰符之候也。

    問守城。

    答曰:抱元守一,而凝神聚氣也。

    問隄防。

    答曰:驅除雜念,而專心不二也。

    問神廬者何也?

    答曰:鼻也。乃神氣出入之門。《黃庭經》云:神廬之中當修治,呼吸廬間入丹田。

    問太一含真。

    答曰:守真一於天谷,氣入玄元,即達本來天真。

    答上曰:真道養神,若能守我,在死氣之關,令七祖枯骨皆在生氣。生我者道,活我者神,將神守道,以道養神是也。

    問三尸。

    答曰:《中黃經》云:一者上蟲,居腦中;二者中蟲,居明堂;三者下蟲,居腹胃,名曰彭珊、彭質、彭嬌也。惡人進道,喜人退志。上田乃元神所居之宮,惟人不能開此關,被尸蟲居之,生死輪迴,無有了期。若能握元神,棲于本宮,則尸蟲自滅,真息自定。所謂一竅開而百竅齊開,大關通而百體盡通,則天真降靈,不神之神所以神也。

    問胎息。

    答曰:能守真一則息不往來,如在母胞胎之中,謂之大定也。

    問玉池。

    答曰:口也。《黃庭經》云:玉池清水灌靈根是也。

    問橐籥。

    答曰:橐乃無底囊,籥乃三孔笛,又是鐵匠手中所弄鼓風之物也。老子曰:天地之問其猶橐籥乎!《升降論》曰:人能效天地橐籥之用,開則氣出,合則氣入,出則如地氣之上升,入則如天氣之下降,一升一降,自可與天地齊長久矣!

    問五芽。

    答曰:乃五臟之真氣。《中黃經》曰:子能守之三蟲奔,得見五芽九真氣。

    問屯蒙。

    答曰:《道樞》云:坎者水也,一變為水澤之節,再變為水雷之屯,其爻居寅。離者火也,一變為火山之旅,再變為火風之鼎,三變為山水之蒙,其爻居戌。抽添水火,在於寅戌,十二卦氣,在於屯蒙運用也。

    問採日精月華。

    答曰:非外之日月也。採心中真液,腎中真氣也。問內外八卦。答曰:頭為乾,足為坤,膀胱為艮,膽為巽,腎為坎,心為離,肝為震,肺為兌也。

    問修鍊待時然後下手。

    答曰:有時中之工夫,有刻中之工夫。毗陵曰:鍊丹不用尋冬至,心中自有一陽生。馬自然曰:不擇時中分子午,無爻卦內別乾坤。此皆刻中之工夫也。

    問金丹形像如何?

    答曰:形若彈丸,色同朱橘。《抱朴子》曰:大如彈丸黃如橘,中有佳味甘如蜜,沙門得之即禪定,黃衣得之即超逸,審之行之天地畢。《元樞歌》曰:君不見,一粒金丹何赫赫,大如彈子黃如橘,人人分上本圓成,夜夜靈光長滿室。蓋人人具足,箇箇圓成,當知非有形之物也。呂公曰:還丹,本質也。

    問玄關一竅,正在何處?

    答曰:在人之首,功夫容易見,下手的難尋。若不遇真師摩頂授記,皆妄為矣!

    問真空。

    答曰:返本還元為真空。杏林曰:不知丹訣妙,終日翫真空。

    問作用。

    答曰:螟蛉呪子,傳精送神。

    問出神。

    答曰:能守真一,真氣自凝,陽神自聚。蓋以一心運諸氣,氣住則神住,真積力久功行滿,然後調神出殼也。

    問超脫。

    答曰:超者,出也;脫者,脫換凡軀也。皆天門出,前聖有脫殼之驗。六祖七層寶塔出,鍾呂七級紅樓出,海蟾公鶴衝天門出。詩曰:功成須是出神京,內院繁華勿累身。會取五仙超脫法,鍊成仙質離凡塵。

    問尸解。

    答曰:尸解有五,金木水火土也。又有積功累行,而白日飛昇者。徽宗皇帝《尊道篇》末曰:亘古迨今飛昇者,千有餘人;拔宅者八十餘家。出《真拙閣》問金丹之道,不亦難乎?

    答曰:是不難也。悟者惟簡惟易,迷者愈繁愈難。杏林云:簡易之語,不過半句;證驗之效,只在片時。翠虛曰:藥之不遠採不難。毗陵曰:皇道不繁人自昧。紫清曰:只一言,貫穿萬卷仙經;但片餉工夫,無窮逸樂。師曰:下手工夫容易,堅心守道為難也。





    養生祕錄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