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


    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唐司馬承編撰。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玄部讚頌類。
    文献引用: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 道藏, 洞玄部讚頌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679
    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

    天臺白雲司馬承禎錄

    夫得道成真,有隱有顯。躋神化質,多術多途。大茅君辭親入嶽,仙業備而歸來,坐致旖輿。白日輕舉。高丘子辦形避世,丹藥就而不返。行馭龍鶴,逛景潛昇。見靈妙者,以.獎諸道學之勤。混終碎者,以息其生離之望。或命分有照冥之異,事不可違。或性樂有語默之殊,理從自適。古仙出處,兼此顯晦。時人記傳,罕能詳測。故邇有再三,述有前後。會通機變,方知至妙焉。桐柏真人王君,即周靈王之太子,子晉也。按史記云:太子聖而早卒。據列仙傳曰:隱而登仙。兩說不同,蓋有由矣。司馬公述乎國史,劉子政驗以道書。國史載其前卒之蹤,道書著其後仙之事。真仙相反,尚見異於同時。彼我相違,瓦與懸於數紀。且其特稟靈氣,已積習於前生。假孕人胎,暫應身於此世。幼而通聖,是習性之久也。誕而有髭,是身貌之昔也。鍊神入微,謎仙促限。知賓帝之一舉,期師曠於三載。說賓帝乃沖形之旨,豈肯沈魂。誠師曠慎不壽之言,明知弗天。良以早斃人間,遽還仙境。輕此儲位,重彼真仙。遊洛川以佇懷,暢笙歌之逸韻。感浮丘而降接,傳出世之奇方。故能蛻形示終,隱山學道。振羽之日,謝時沖天。其初卒後仙,亦不足疑怪也。是以京陵之墓,經古啟而劍飛。維氏之祠,迄今立而神在。化昇之致,事理昭然。承禎早處嵩嶽,慕山林之抗邊。每謁堂廟,欽影響之餘靈。對風景而虛心,懷七日之如昨,瞻雲天而悠思,仰三清之又玄。復以玉晨策命,當侍弼之榮秩。金庭宰職,赴桐柏之名山。五嶽是司,群神所奉。八洞交會,諸仙遊集。周紫陽受素奏之符,夏明晨稟黃水之法。密契者,傳祕訣於同道。歸誠者,告幽邐之殊庭。靈墟信奇,丹水濟成神之域。福地旌異,黃雲靄不死之鄉。林宇巖房,存諸柄憩。石梁峰闕,紀其登遊。所以負岌幽尋,為室靜處。希夷尚閥,視聽罕通。乃觀仙傳,追伊洛之發邊。復披真誥,慕華陽之降形。輕運丹青,敬載圖象。敢為讚述,庶表誠心。方以焚香啟骯,窺天洞於素牒。聽氣內思,奉光儀於絳府。自以在世,迄于昇真。凡有一十一圖。纂成一卷。

    上清侍帝晨,領五嶽司,右弼桐柏真人王仙君真圖讚。

    第一,周靈王二十三年,穀洛二水國,將毀王宮,王欲壅之。太子諫曰:不可。晉聞古之長民者,不墮山,不崇藪,不防川,不竇澤。

    又日:其興者,必有夏呂之功焉。其廢者,必有共鯀之敗焉。今吾執政,無乃實有所辟。而滑大二川之神,使至於爭明以妨王宮。王而飾之,無乃不可乎。

    又日:佐饗者嘗,佐闖者傷。王將防國川以飾宮,是佐國也。其無乃章禍,且遇傷乎。自我先王,厲宣幽平而貪天禍至,于今未彌。我又章之懼,長及子孫王室,其愈卑乎。王卒壅之,其後景王多寵人,亂於是乎始生。景王崩,王室大亂。及貞定王,遂卑。

    圖畫周朝宮闕,作穀洛二水相合,而聞稍毀。宮城處人,夫負土欲壅此川。作太子具冠服立於靈王前諫事。

    讚曰:

    稟神幼聖,繼明英聰。咨諫壅水,切淨飾宮。如何不納,更事修崇。預言禍敗,果致卑窮。

    第二,晉平公使叔譽于周,見太子與之言。五稱三窮,遺巡而退,其言不遂。歸告公曰:太子行年十五,而臣不能與言。又師曠日:臣請暝而往,與之言。既至乃問君子之行,堯舜之德,又問王侯君何以為尊,何以為下。又問溫恭敦敏,方德不改,開物於初。下學以起,上登帝晨,乃參天子,自古誰也。太子皆應聲而答,辯拚明理。師曠罄然,舉躅其足日:善哉,善哉。乃蹙然而起日:暝臣請歸。太子問日:聞女知人年長短,希我告也。師曠日:女聲清汙,女色赤白火色不壽。太子日:後三年,上賓於帝所,女慎無言,殃將及女。師曠歸,未三年而卒。

    圖畫東宮殿宇,作太子坐處,與叔譽、師曠問答事。其師曠乃舉躅其足。

    讚曰:

    學聚該洞,辯物談述。叔譽斯窮,師曠匪詰。隱妙神性,謬測聲質。賓帝有期,暝臣詛悉。



    第三,列仙傳曰:太子好吹笙作鳳凰嗚。遊伊洛之間,道士浮丘公接上嵩高山者。此時浮丘公初降授以祕術,修習既成,擬託卒尸解。所以預言於師曠,有三年之期。

    圖畫太子吹笙,遊於伊洛問,道士浮丘公降接之事。

    讚曰

    位寓儲官,字著仙閣。志浚雲漢,邊厭城郭。學鳳調篁,思真佇洛。浮丘降授,解形是託。



    第四,與師曠言云:後三年,上賓於帝所者。謂三年之內,必先尸解,方乃上賓於帝,故通而預言耳。於是密蛻解形,空留劍烏,潛冥真體,隱適嵩山。使親忘我難,故示終以絕思。為道既不易,故積學以登仙。

    圖畫宮殿,作太子外卒形,群臣噸泣事,及太子共浮丘公束南行,向嵩高山事。

    讚曰:

    劍杖有術,符藥多方。代形未化,蛻質默詳。尋師道長,辭親愛忘。隱山自逸,痙墓徒傷。



    第五,傳曰:浮丘公接上嵩高三十餘年,後求之於山,見桓良日: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於維氏山頭者。太子隱於嵩高,師於浮丘公。精思以鍊神,餌藥以變質。道業既就,仙舉有期。乃出見桓良,令報我家也。

    圖畫嵩高山,作修學。巖林居處,嚴中有經書、丹鼇,浮丘公坐在其中。嚴前作壇,王君坐在壇上,燒香精思事。又王君出於山,次見桓良共語事。

    讚曰:

    棲山隱跡,學道鍊形。年淹數紀業契群靈。告期七日,將邁三清。桓良返報,周國待迎。



    第六,傳曰:果乘白鶴駐山巔,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立祠於維氏山者,此則初卒而隱,後仙而顯。神化無方,靈變自適也。故能降謝堠氏,舉手留情。上登雲天,沖鶴滅景。時人永慕於餘跡,祠宇以存之。靈像可傳於後世,神氣而在焉,師曠不壽之語,彼類於蚌蚶。太子賓帝之言,此可明於龜鶴矣。

    圖畫王君乘鶴,駐在維氏山頭,舉手謝時人。并作周國帝王儀仗,及時人眾等,望不得到。及王君控鶴昇天事。

    讚曰:

    傾人國內,駐鶴山巔。遙謝舉手,永絕歸年。留情數日,沖景三天。孤軒暢遠,眾被悲旋。



    第七上清天高聖太上玉晨玄皇大道君,為萬道之主。諸真之所尊奉,世學之所宗稟。得道登仙者,必詣金闕,而朝拜受事焉。於是分司列位,隨德業之高卑,章服法儀,因品秩以班錫。故冠岐殊製,嬸節異色。輿蓋各形,龍鶴分馭。.咸有等差,以資升降。王君是焉,敬承聖旨。

    圖畫天上上清宮闕,作道君形像。仙真侍衛,作二童側立。共捧案,案上有玉策。并作一真人側立,宣付王君。

    讚曰:

    形聲入妙,道備登真。奉朝金闕,稟策玉晨。德業爰叔,職位攸遵儀齊奉,萬劫凝神。



    第八,王君於金闕拜受策命。號日:侍帝晨,領五嶽司,右弼王桐柏真人。既承聖旨,將赴洞宮,羽節導前,霓旌從後。龍輿降翕,鶴轡迴翔。神仙侍衛,笙倣奏樂。下太清而乘雲,指洞霄而穩駕。諒道氣之靈,景真儀之盛觀也。

    圖畫王君乘雲車羽蓋,仙靈侍從,旌節導引。龍鶴飛翔,從天而降,欲赴桐柏山洞宮事。

    讚曰:

    班錫所稟,羽儀咸備。蕾胃景浮軒,龍鶴騁轡。旖節導從,蕾買仙會萃。自天乘階,瞻山赴位。



    第九,天台山一名桐柏棲山。山有洞府號日:金庭官。精暉伏晨,光照洞域。瓊臺玉室,瑩朗軒庭。泉則石髓金精,樹則蘇牙琳碧。信謂養真之福境,成神之靈墟也。王君處焉,以理幽顯,侍弼帝晨。有時朝奉,領司諸嶽。群神於玆受事矣。

    圖畫桐柏山,作金庭洞宮。王君坐在宮中,眾仙侍衛。并五嶽君各領佐命,等百神來拜謁。

    讚曰:

    山有玉洞,宮日金庭。九天通象,三晨伏精。侍帝斯任,弼王所貞。領司五嶽,統御百靈。



    第十,紫陽真人周季山,昔入桐柏山。見真人王君,授以素奏丹符。又明晨侍郎夏馥,入桐柏山遇真人王君,授黃水雲漿之法。

    圖畫真人周季山,作道士服於桐柏山,見真人王君,王君以左手執素奏丹符,欲付周君,周君長跪而受之。作夏馥著古人衣,遇見王君。王君把一卷書欲付馥,馥長跪舉兩手受之。其周夏二人,皆作山人裝束。各作一岌,解在其人邊,石上著跪於王君。王君作真人衣服,并有三五箇仙人侍在左右。

    讚曰:

    周君訪道,丹符見授。夏氏求仙,黃水之究。鍊形奇術,非師不就。幽感爰通,冥期可候。



    第十一,晉興寧三年,有學道者楊君,處於茅山精思所感,多有諸真降授。以其年六月二十六日,桐柏真人王君,共諸真降於楊之所居,而未與之言。楊君記日:有一人年甚少,整頓非常。建芙蓉冠,著朱衣,以白珠綴,衣縫帶劍。多論金庭山事於後。又降告曰:夫八朗四極,靈岸遼遐。奇言吐穎,瓊音燦振。晨飛波霄,清玄氣赴。授職玉虛,心遺艱鋒。沈滯於眇羅之外,凝和于寂波之表。若此者,必能旋騰寥漢,周歷真庭矣。三元可得而而見,降名可得立耳。如其心併僭浪,目擊色袂。動與網罟共啟,靜與爭競之分者。此乃適仙路邈,求生日闊也。子其慎之。又降曰:有道者,皆當深研靈奧。棲心事外。但思味勤篤,糟粕餘物,亦是享耳。又降有歌述等詞,此不備載。圖畫茅山楊君,學道壇宇處,王真人降見,著芙蓉冠,絳衣白珠綴,衣縫帶劍。楊君把紙筆附前而書。其衣作真仙之製,其劍皺依經中樣式。

    讚曰:

    真仙匪遙,感通惟密。應彼幽志,降玆靈質。誠訓著言,詠歌兼述。見景非久,沖真返一。



    上清侍帝晨桐柏真人真圖讚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