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洞神八帝妙精經


    洞神八帝妙精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洞神八帝妙精經。撰人不詳,約出於東晉。係洞神部古經之一。言符咒及養生法街,末附《抱朴密言》。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本文類。
    文献引用:洞神八帝妙精經. 道藏, 洞神部本文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707
    洞神八帝妙精經

    齋持八戒法

    帝君曰:一切動靜去來,云為善惡之數,要申三五,名同事異,前後互行,更相統攝,終歸一源。一源窈冥,深邃眇邈,難可卒至,緣歷遂多。多法以治多欲,欲多不可須祛,防遏斷除,使之日損。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為,無為而無不為,無不為則有欲非其欲矣。欲以益物,己無復須,己無復須,所須足矣。足矣在己,無損於他,他無所損,己又益焉。益物非以求增,增損都自無矣。我無增損,增損#1在物。物順物自益,非我益之也。物逆物自損,非我損之也。損益非我,我為損益之主。主非我求,求我是物。使感生化,化物物順。順以守靜為先,靜能安動,動以緣靜安定。安定之階,以齋為本,齋以齊整為急。急以齊整身心,身心齊整,保無亂敗。敗起多端,大略有八:一者殺生自活,二者盜他自供,三者淫欲放意,四者妄語為能,五者醉酒恣適,六者雜卧高廣大林,七者競翫香愛華飾,八者耽著歌舞作倡。勵心之子、學聖真仙,不為此八事,則八敗無從起,八敗無從起,則八成自然立。立久不失,延年保命,神通洞達,智慧淵注,能隱能顯,與世和光。是故齋者,受持八戒:不殺則怨報之敗不起,慈仁長壽之成自立;不盜則窮苦卑退之敗不起,富饒廉讓之成自立;不淫則孤獨憂傷之敗不起,貞素蕭邈之成自立;不妄語則欺誣枉濫之敗不起,悟愉貞確之成自立;不醉則昏迷荒狂之敗不起,智慧聰達之成自立;不卧高廣大牀,則癡渾死懼之敗不起,清淨無畏之成自立;不香愛華飾,則纏縛毀廢之敗不起,光鮮解脫之成自立;不歌舞作倡,則悲怨搖蕩之敗不起,和音柔暢之成自立。此敗不起,此成自立,如影隨形,未嘗謬矣。能使八敗不起,八成自立,修齋持戒,佩服神符,思真行道,通而無窮,顯驗必速,皆如所期也。

    三皇三一經

    三皇所受,要在三一:太一、真一、玄一,是謂三一者也。號為三元,元炁生神,神炁降人,人成神矣。

    頭上上元神,字元先。太一君也,非心也,天神也。心守之,合天也,與天合,號神人。此神之號南極老人,下在太一宮中。人頂上直下三寸,名太極官,一號太一官。常以平旦、日出、日中,甲午之日,呼之曰:南極元先太一君,某欲得神丹長生之道。因瞑目念心中太一童子,衣絳衣,其炁色正赤黃如日,九十息頃止。

    心中中元神,字玄堅,太一中極君也,在脾中,脾為玉堂,一曰玉房太一偃息宮。

    養兆身。常以雞鳴食時、日昳黃昏,戊辰、戊戌、己未、己丑之日,呼之曰:中極玄堅太一君,某欲得真人黃庭神仙之道。因暝目念黃炁滿胸中,脾上有一人,五十息頃止。

    臍下下元神,字玄妙,北極谷玄道母也。腎為雙合宮,對上南極,故號北極。常以夜半時,甲子、戊子、丙子、庚子、壬子之日,呼之曰:北極谷玄道母,某欲得金液醴泉可飲食者。因瞑目念腎間有白炁,中有神龜,龜上有玄女,右有司命,左有司錄,見之呼曰:司錄六丁玉女,削某死籍,更著長生玉曆。呼神法,皆重言之,然後道某欲得長生也。

    能知三神字,依日時修之,可延年、可不死、可變化、可神仙。此三神者,天神道君,三元貴神,人之先也。常念勿忘,獨靜心存,見神赤貌。若在眾中,見神衣冠,各有服色,了了然焉。

    太一者,胞胎之精,變化之主,魂魄生於胎神,命炁生於胞府,變合帝君,混化為人。故太一之神,生之母也。帝君之尊,生之父也。父母本合,號曰元炁,應化分形,號曰父母。母稱太一,名務猶收,字歸會昌,又名解明,一名寄煩。知此名字,慎勿告人,存之在身,長生不死。帝君名逢凌梵,字履昌靈神。夫人知者,形不入地,玉童玉女,侍入九天。天神是此帝君之子。帝君治太極宮紫房,與太一混合,亦號太一元君,非男非女,光明妙絕,或為老君,或為嬰兄,應感無窮,變化無極也。

    陽歌九章

    齋直持戒,守一和神。精感遐徹,九天帝皇遣神童來下,侍衛錄圖。並命玄女詠陽歌九章,以宣通妙炁,布吉消凶。學者行道巡迴之時,宜習誦之,以會神契也。

    清韻陽歌梵,飄飄徹十方。青青萬卉耀,携我造九重。西絃抗音調,感悟東王公。

    元洞啟運首,始陽萌萬芽。和風振瓊條,高林耀雲羅。句芒勸植善,日羽煥東遐。仙賢遊玄圃,飛梵起瑤笳。

    控景太霞室,齊輪九天庭。眾仙抗飛梵,陽歌時流聲。自非靈人德,焉能禮仙真。

    惠和陰陽歌,二儀稟于天。棲憩志仙飛,不樂時所牽。未覺凌虛遠,超超已高玄。悟歎馳競子,不知養命根。

    鬱已盛陽茂,吟詠南金梁。融風拂林表,朱鳳互來翔。鳴梵乘虛起,逍遙奏九章。

    結駕素林秀,命節扣金鐘。鳳吟八音和,真華耀玉容。陽歌仙房上,飛簫兼來從。吾我自相韻,誰能明契中。

    遊浪崑蓬杪,迢迢戲玄都。泠泠高仙客,窈窕詠陽歌。齊聲九絃唱,德合妙音和。

    明燈續長夜,玄炅照幽堂。飛梵鳳林表,清風拂玉璫。陽歌交來唱,四軒耀朱光。

    烈烈廣寒庭,遼遼讌仙室。玄冥唱陽歌,八景披雲出。鍊沐含陽精,長梵詠太一。自非篤志賢,安能好遙逸。

    九皇圖

    初天皇天皇君長九寸,披青錦帔,著青錦裙,戴九天寶冠,執飛仙玉策。



    初地皇地皇君長九寸,披白錦帔,著素錦裙,戴三晨玉冠,執元皇定錄之策。



    初人皇人皇君長九寸,披黃錦帔,著黃錦裙,戴七色寶冠,執上皇保命玉策。



    右初三皇,是虛無空之變化,應感同人,同而又異。學士存之,男女不得和混,勿履殗穢,有犯考由左官。三年不犯,神降對言,授長生之訣,登三清之宮也。

    中天皇天皇君人面蛇身,十三頭。平初元年十一月八日出治。姓望,名獲,字閏。將從青雲中陣兵萬萬九千人,主治雲中百二十魑鬼,千二百遊行鬼賊、萬二千陰邪之魁。



    中地皇地皇君人面蛇身,十一頭。太始元年七月五日出治。姓嶽,名鏗,字紫元。將五嶽嶽兵萬萬九千人,主治八荒四極三河四海山川溪谷龍蛇龜鼇電鼇老魁為人作精祟者。



    中人皇人皇君人面龍身,九頭。太平元年正月三日出治。姓愷,名胡桃,字文生,將天地水三官兵萬萬九千人,主治一切七世父母、三曾五祖三鬼五神、內外男女傷死客亡、墮水產乳、惡禽猛獸木石所殺、刑嶽刀兵之鬼,為人作精崇者。



    右中三皇,是玄元始之應變。學士齋戒,傳道行法,救患消灾,存思啟告,請此皇君,將從兵士,與中天大將軍一人、三五大將軍三人,兵士各百萬眾,一合同集,齊心并力,率某身中吏兵,各典所主,宣行神炁,布散威風。助某收治逆鬼,惡史凶人,悉皆誅戮,奉承禁忌,蕩除六天故炁,精魔咸即降伏,使神役鬼,應心即驗,所治者愈,所召者到,所求者得,所申者通,功成事立,以為效信。

    後天皇天皇君人面蛇身,姓風,名庖犧,號太吴。



    後地皇地皇君人面蛇身,姓雲,名女媧,號女皇。



    後人皇人皇君牛面人身,姓姜,名神農,號炎帝。



    右後三皇,玄元始三炁化為三元,變為三台,應形以異,率異歸同。學士建功,象效三台。仁禮信義智為五通,通此五德,三五炁和,八達六通,成真聖也。

    右九皇君,其神本一,其應則殊,引初及中,階級亦異,至於極詣,故復還同也。初皇不言為化,中皇微言以教,後皇結繩而治。學士諦識九皇,先學後三,須能結繩,次至微言,乃極無言,與道同。

    招真降靈符

    天皇招真符



    地皇招真符



    人皇招真符



    右三符,薄紙廣一寸,長三寸,向皇屬方朱筆書之。用滿日王相時,臨登壇,水服之。真神靈官,即來降己,晻曖見形,久則分明也。受事竟,未拜謁,便服此符,後欲服食,復向屬以次吞之。亦可向東,以水服之。一皇一符,二皇二符,三皇三符,合六符也。未能服食,可以白素方五寸,朱界綠書之。清齋,王相日啟皇君,卷內絳囊中,綴之心前。失食不饑,飽亦不病,久久存皇君,神炁降符中,真靈附兆身,叉成神仙矣。

    昇天符



    右一符,以竹中白衣方三寸,青筆向王書之。受道畢,行功竟,歡昇天,先服此符,乃飛去也。昔衛叔卿授李少君,登天之日傳。

    凡學道修真,功行未備,不能通神,洞見禍福,皆當沐浴浣濯,閑居燒香,讀經覽圖,鍊戒思省身心,首過改惡。其同志人,獨建立善,有同好者,共相勸勵,損己濟物,守本崇源。憑估三尊,乞功德成就。欲驗法自試,施用皇文,或傳授啟告、招真降靈,皆先靜寂定心,清齋服符,安卧求夢,訣判吉凶,登壇入室,有疑勿行。當如精潔,久久有徵。慎勿褊促,冒疑強行,人神相誤,殃考無原,詳審諦憶,無負今言。

    西城要訣三皇天文內大字

    西城仙人施用立成,隱之玄丘之陰。帛公記錄天漢元年正月三日受。

    西城仙人王君曰:天地合德,乃共長存。然其中含妙資陰陽之真。陽布於外,則品物咸章,陰凑乎內,則鬼神致妙。斯乎咸章,乃群品鼓動,致乎存妙,然後眾物可殫。苟得其法,則祆精可使,若獲玄數,神祇立至。不精不慎,更為損害。

    帛公曰:前漢太初二年,王君明授余大道之訣,使燒香清齋,三日三夜乃見告。

    仙人曰:無名之名,蓋我之宅。有名之名,樂我之橐。無作之作,令我之德。有貨之貨,亡我之賊。罪莫大於淫,禍莫大於貪,咎莫大於讒。此三者,禍之車也。小則危身,大則殘家。

    仙人曰:少不學道真,年衰更心營。已病方事醫,臨死乃求生。譬渴乃穿井,飢乃趍起耕,俱無及矣,必反窈冥。

    仙人曰:夫欲學道修真,延壽長生,當避諸禁忌如左:

    禁無施洩命夭沒,禁無大食炁脉閉,

    禁無大飲膀胱急,禁無大溫消髓骨,

    禁無大寒傷肌肉,禁無寒食生病結,

    禁無涕唾失肌汁,禁無久視令目蔑,

    禁無久聽總明閉,禁無久泣神悲慼,

    禁無卒呼驚魂魄,禁無內念志恍惚,

    禁無恚怒神不樂。

    仙人曰:人但知食可以療飢,不知學道可以療死。人但知飲可以止渴,不知修道可以止命。人但知容媚為好,不知存神以益壽。人但知良藥可去病,不知服食已助己。人但知夜可以逃身,而不知為藏形之數。人但知僻側之避難,不肯為變化之法。人但知請求天命,不知留己則生身。道深則知方,養至則命通。

    仙人曰:太陰之草,名曰鉤吻,得如食之,入口便死。太陽之草,名曰黃精,得如食之,可以長生。而世俗之徒,信鉤吻之殺人,不信黃精之益壽,但畏鉤吻之毒,不知黃精延命。但知畏死,不知尋生。此六溺之夫,五濁之徒。爾若能棲心事外,始可與言求生。

    仙人曰:於是告小丹法,用雄黃,栢子、拘魂制魄之方,用籤之如左:治栢子千下,細簁去滓,松脂十斤,以和栢子。雄黃一斤,色如赤李者,合藥中,復擣如法。蒸藥一日,引之如飴。正坐北向,平旦頓服五丸,百日之后,與神交。

    又小丹法

    用水銀、丹砂、雄黃,凡三物,各使分等治,和以白蜜,丸如大豆。清旦早起,無雲霧日,東向服七丸,漱以華水。一日再服,服之三年,身有光,長服可不死。

    拘魂法

    夫拘魂制魄,三一當分泥丸、絳官、丹田。三者一體之靈府。暮卧思存,日如徑一尺鏡大,使去面五寸,遊於泥丸三府之間。朝存月,大小法度如存日。此道使人心堅神正,魂魄不邪,乃令妖精畏之,百鬼可得而制者也。

    仙人曰:余復受此法,乃頓伏不起。師曰:法淺未足總邪。余乃稽首,有言於仙人曰:少以不才,羈累世業,三隅未返,遠尋生途,妄存道旨,于今十年。然後知聖妙之法,不死之驗,已微灼矣。夫鳥獸覩幽房而慼高宇,是人之所安。積川重淵,魚鼉之所便,人民之所惡。方之於己,唯道是親。既受玄旨治身之方,當奉以施行,與身同處,而意猶鑽仰,心雖未盡在。昔嘗聞役使鬼神之數,召致百靈之法,安坐則群邪立凑,施發則千祇合和,未審則逆察冥漠,有害乃咄嗟卻禍。實聞其法,未覩其文。然天地有常,道德而弗教也。猶扁鵲不以人死而棄其針也,願蒙啟悟以開其心。師乃使余還坐,見語:子未可教大道,後三年將語子也。乃退席卻反,執巾櫛三年竟,未及啟白,師曰:汝可成也。可更齋三日,燒香沐浴,告汝要道,三皇天文大字、太清中經金液神丹之法。汝泄非其人,滅族,父母之鬼,受刑於玄丘也。余拜曰:昔卞和斷足而不釋璞者,識真之諦也。今賜一言,更生之願,謹無泄矣。

    仙人曰:皇文乃是三皇以前,鳥跡之始大章者也。三皇安業,則天和地靜,紀綱陰陽,維制鬼神,伏辜萬精,與身俱生。乃王母之所玩貴,仙官之所崇仰,真寶文者也。世有此文者少,有之者,泰玄仙都九老仙君,輒遣一直符,衛此真文,書白錄者有過,可不慎哉。有之者但以瞽行,朝夕正心,拜敬斯經,則可享其所盡,五兵五毒,灾禍之鬼,一不敢視,若施用之者,豈可論邪。今為疏禁忌節度、仙官校錄,致人罪考如左,子勤而戒之。

    授經非其人,自說及天文,罪至有天文,罪至族刑,死父母之鬼,受罰於太玄都。

    授經齋三日,受經齋三日,燒香沐浴,禮拜而施用。如不爾者,身面生瘡。

    授經後而不相愛,愛經後而不相親,使鬼召神無度,鞭撻眾精無已,九天丈人使亂其胸心,及四肢血傷,志向終敗。

    受經畢,至甲子日夜,西向存三皇文三卷,相去一尺許。畢,乃起向西,三拜大字,存於東方一拜。衣不借人,違之者神不附體,求道無應。

    修道之科也。奉之者昌,反之者必亡,余伏受節度畢,師出懷中立成,如左:



    高上名,靜齋五日,丹書帛五寸,蓋著靖室中。召高士太和,食頃立形至。



    天皇名,召司命。青書絲一尺,清齋七日,著應中,食頃,司命形見,可問吉凶,勿久留之。



    高天名,可召司錄,如召司命法,婦女帶淫目心閉。



    太上名,可召司陰,亦如召司命法,書帶此符辟兵。



    皇天名,可召司危。告齋三日,赤書青,著浄屋中,司危立至,可問吉凶。



    蒼天名,可召天神。齋五日,丹書素五寸,以丹著室中。



    高皇名,可召河伯,如召山神法。著水中,河伯立至,可問水早。



    上帝名,可召大丞相。告齋三十日,丹書黃,著室中。立至,可問立身可否、吉凶。



    天帝名,可召九天父母,齋如丞相法,問我後世及求願,帶此書無傷。



    齋四日,丹書紙上,召六丁於室中。



    齋四日,召日月將軍於宅中



    齋五日,召日遊。



    齋五日,召蜚廉。



    齋七日,召天御史。



    齋五日,召社公。



    齋六日,召土公。



    齋五日,召阡陌亭長。



    齋五日,召百邪之長。



    齋五日,召門丞戶尉。



    齋五日,召百蛇之精。



    齋五日,召河中童。



    齋五日,召太一。



    齋七日,召天一。



    齋三日,召魂神魄鬼。



    齋五日,召百鳥之精,鳥頭人身。



    齋四日,召地中百精之神。



    齋七日,召九天錄史。



    齋七日,召九天扶命。



    齋九日,召北斗。



    齋九日,召南斗。



    齋二十日,召百里精。



    齋十日,召東嶽君。



    齋十日,召西嶽君。



    齋十日,召南嶽君。



    齋十日,召北嶽君。



    召中嶽君,主丹。欲作神丹,先召問一生度。



    召四瀆夫人,齋日同。

    右召五嶽及四瀆,皆丹書,若東嶽君用青一尺也,皆於山草之間,通不令人見,召時也。



    齋七日,召河中夫人,丹書絳水上。



    齋六日,召六甲父母,丹書帛於陰室。



    齋五日,召北君夫魁綱主者。



    齋十日,召南海夫人。



    齋十日,召高仙君。



    齋五日,召平山大王。



    齋十日,召蓬萊地主。



    齋七日,召高仙玉女。



    齋百日,召王母,青書帛一尺,於淨屋之中,拜而與之。



    齋七日,召衡山世子。



    齋七日,召都官司命夫人,主變化,先召之法。



    齋百日,召九天父母之世種。



    齋百日,召黃山大伯中明子。



    齋二十日,召鬼使,使如人隨所向也。



    齋三十日,召虎豹之精,於山中,丹書楓木一尺,廣四寸,精亦人也。



    齋十日,召百草之精,丹書鋒一尺,於草間,亦人也。



    齋五日,召百木之精。丹書黃一尺,於林間。



    齋九日,召河中將軍。



    齋千日,召海中三大夫。



    齋七日,召源瀆攝都尉。



    齋五十日,召北斗父母。



    齋百日,召西嶽父母。



    齋百日,召東嶽父母。



    齋百日,召南嶽父母。



    齋百日,召北嶽父母。



    齋百日,召中嶽父母。



    齋五十四日,召四瀆父母。

    右用繒廣九寸丹,所用色也。書於室中,隨方面所用色。



    齋三十日,召三河父母。



    齋二十日,召九江夫人。



    齋五日,召天門吏。



    齋九日,召百靈魃鬽,可取役使。



    齋十三日,召三公父母。



    齋百日,召東王父。丹書碧於淨室,廣一尺八寸,認而與之。



    齋百日,召天皇君。



    齋百日,召人皇君。



    齋百日,召地皇君。帶此於心前,令人髮不白,延年長生。



    齋百日,召九都仙伯。



    齋百日,召太山君王。



    齋百日,召天帝遊女。



    齋三十日,召東越三王。



    齋五十日,召洛水將軍。



    齋十日,召地胇丈人。



    齋三十日,召土地百鬼師,以供使役。



    齋七日,召土地百傷,亦可使。



    齋十日,召玉女子安。



    齋三十日,召高皇太祖,符著衣領中,人為之服。



    齋三十日,召高上聖母。



    齋百日,召司陰世祖。



    齋三十日,召西海趙夫人。



    齋九十日,召九炁丈人。入山帶此,蛇朅遠人一里。



    齋七日,召正一功曹。



    齋二十日,召西嶽世子。



    齋三十日,召太一丈人。



    齋三十日,召七世祖父母埋符於門,死者不還家。



    齋三十日,召咤水王、南嶽郎,二人俱。

    上從高上名至天帝名,合九行,下注所施召,與鮑公內經節度有異。若按王君施行,當從九行所注。

    書符之法,不得與眾共筆共墨共硯。皆燒香清齋,在密處。齋日畢,夜於潔宅淨屋之中,隨月建仙衣,服而召之。召天神者,以字向上。召五嶽三河江海百地之靈,皆以字向地。倚立須臾,則或覩所召到矣。天地神祇,及山川之精,或形如人,或鳥獸頭人身,或鳥獸龍蛇身人頭,或長或短,或香或臰,或媚美色,或可畏惡。當正色靜躬,不得恐怯,然後按事而問之,彼亦登時答對。又天神來,不得久留,當即遣之,問非其道亦殺人。皆丹書,襟廣一尺二寸,長亦同。書不得中息而語也。若己疏,用五色,節度廣挾之制,一如之。其無注記用繒色長短廣狹者,一如丹書,襟廣長尺二,置以室中。室中或家人,經死亡穢殗,或履乳婦,或六畜生產,皆為不整,雖齋戒精勤,而天靈不至也。

    抱朴密言

    抱朴子曰:洪聞五濁之世,則真源不立,譬於清水流乎濁波之川,不得獨激其鏡灼矣。按天文所召,體在其家,家自無緣,都無有十餘日不見穢汙者也。如此當不如意,已分明矣。例欲在山,唯獨處不交人也,好齋而待之,必如反掌也。洪以咸和元年四月戊午,於所居西,養特牛近二十頭,時既有荒飢,家道述否,又縣多虎灾,不可防遏,虎來侵損群牛,前後百日,已六七頭矣。爾乃出別止,告齋十日,按法召高山君,使斷暴虎之害。夜乃行事,頃久乃見一人,著黃單衣,戴進賢冠,冠上又有赤鳥形,長短中人,手指可長一尺許,昂昂甚有威儀,自稱為高山地主。吾因有言,令斷虎害,見答唯唯。虎取牛時,此君#3球先射之,中髀,箭登時折在肉中。尋竹中死虎,果髀破,又得球箭鐵,益審明也。自後一里虎暴遂絕。初受此文,唯先召高山君耳。自後數召土公、社公及小鬼,或河瀆之小神,皆如言登時到。但洪精誠微薄,心未專正,未敢自信,難召天皇世祖、五嶽十將、三天九仙之大神,恐不得宜序,而禍見及也。

    三皇文及大字,皆仙人王君所集撰,抄撮次第為一卷,可按而用之。往聞鮑南海說:天文三皇大字,有四萬言。洪所見者疑少。鮑云:是三天八會群方文也,隨其所用,按而集之。此所撰立成,當不盡也。鮑云:彌演天道,與真人參,情當歸其本也。要召役施行,皆當詳而獲福,寧可輕哉。按科不敬,交致罪考,何況召致失據乎。鮑君不以洪淺薄,乃見授三文要道,但才極凡流,遂不能究洞神鬼之幽耳。長房、賀然、談昌、慱生、方展、趙准,並役使鬼神,撻戮萬靈。而此數子,亦因術驕奢,不正其身,遂並不獲其終,豈不悲哉。人間之交,猶存冲卑,以自先持,時有不免於罪罰者,況為鬼神主者。當使心形不負於毫末,適乃過半耳,而可縱恣其本性邪。洪嘗聞:李先生道經之宗。李先生自說:往在瀛州,詣董仲君。仲君有九天《大有經》四卷,《小有經》四卷。字方二寸,落落疏秀,卷大如五寸竹。按目錄云有百萬言。先生疑其文少字多。仲君言:此文非世上文也,乃三天八會之大章也。一字有三十三字,東西上下,隨形所用分集之。指擿大有上數字見授,真上宿之奧典也。以此方三皇內文天文大字,何緣四卷無四萬言也。又鮑先生《節解》說:三皇大字,抄出大小有文,而別名之耳。如是而論,益了了也。又齋日當以三皇大字著左右也,心常正思,慕其靈象也。又宜傍存六甲直符,今日甲子直符王文卿也。



    洞神八帝妙精經竟

    #1

    「損」字據上下文義補。

    #2君:原作「居」,據文義改。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