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三)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三)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南宋道士白玉蟾分章正誤,元終南山道士王元暉註。據徒記稱,書成於皇慶元年(1312)。書前有序記及圖象數篇(原誤題《清靜經註》)。正文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三). 道藏, 洞神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830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三)

    清靜經註〔序〕

    大道淵源老氏聖紀

    《神霄經》云:妙無天帝出生三炁三寶天君,玄炁天寶君,元炁靈寶君,始炁神寶君,即三清也。玉帝為祖,在太空之元。又云:元始下化為玉宸大混,居紫玉寶闕,號北極大帝。北極是元始第五化身。赤明開圖之初,為上清神公;開皇之後,為北陰大帝。平定功成,居中天紫微之庭,望之不動,謂之辰極。或化在星,為天皇大帝;在教,曰太上老君;在天,為諸天之主;降世為百王之師。

    《混元圖》云:初三皇時化身,號萬法天師。一云通玄天師,又云玄中大法師。中三皇時化身,號盤古先生,亦曰有古大先生。後天皇伏羲時化身,號鬱華子。或曰,女媧氏時化身號鬱密子。地皇神農時化身,號大成子。人皇軒轅帝時化身,號廣成子。少皡時化,號隨應子。顓帝時,號赤精子。帝譽時,號錄圖子。帝堯時,號務成子。帝舜時,號尹壽子。夏禹時化,號真行子。商湯時,號錫則子。老君雖累世化身,而未有誕生之邊。迨商第十八王陽甲時,分神化炁,寄胎於玄妙玉女,八十一年,暨第二十二王武丁庚辰歲上月十五日卯時,誕於楚之苦縣瀨鄉曲仁里,姓李名耳,字伯陽,縊曰聃。周武王時為守藏史,遷柱下史。至第五帝昭王二十三年,過函谷關,度關令尹喜。以二十五年,降于蜀青羊肆,會尹喜,同度流沙。至穆王時,復還中夏。至靈王二十一年庚戌,孔子生。至二十七帝敬王十七年戊戌,孔子問禮於老君,退有猶龍之歎。敬王四十一年壬戌,孔子卒。至第三十五帝烈王二年丁未,過秦,秦獻公問以曆數,遂出散關。至顯王八年庚申東遷。至第三十八帝赧王九年乙卯,復出散關,飛昇崑崙。秦時降陝河之濱,號河上丈人,亦曰河上公,授道安期生。前漢文帝好老子之旨,遣使詔問之,公曰:道尊德貴,非可遙問。帝即駕從詣之。帝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域中有四大,王居一也。子雖有道,猶朕民也。不能屈,何乃高乎?朕足使貧賤富貴。須臾,公即撫掌坐躍,冉冉在虛空之中,如雲之升,去地百丈餘,而止於玄虛。良久俛而答曰:今上不至天,中不累人,下不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余富貴貧賤乎?帝乃悟之,知是神人矣。方下輦稽首禮謝。授帝《道德》二經旨。成帝時,降曲陽泉,授于吉《太平真經》。漢章帝時,授于吉《一百八十大戒》。安帝時,降劉圖《罪福新科》。順帝時,降授天師三洞經錄。桓帝時,降天台,授葛孝先《上清》《靈寶》《大洞》諸經。魏明皇時,降嵩山,授天師寇謙之新科符籙。大唐高祖時,降羊角山,語吉善行唐公受命符。明皇天寶元年,降丹鳳門,帝親享之興慶宮。又降語田同秀,以函谷所藏《金匱靈符》。又降語王元翼《妙寶真符》。宋政和二年,降華陽洞天,授梁先生《加句天童護命經》。又云:老君無世不出,先塵劫而行化,後無極而常存,隱顯莫測,變化無窮,無為自然,永劫綿綿。陰翊皇度,玄之又玄。普度天人,不可具述矣。

    崇真子云:論長生養性之旨,其要在於存三抱一。三者,精炁神也,是名三寶。象川翁曰:精能生炁,炁能生神,榮衛一身,莫大於此,實修真之本也。

    混元三寶之圖



    譚景昇云:存三抱一者,鍊精化炁,鍊炁化神,鍊神合道,洞妙自然。經云:天有三寶,日月星;人有三寶,精炁神。心之神發乎目,則謂之視;腎之精發乎耳,則謂之聽;脾之魂發乎鼻,則謂之嗅;膽之魄發乎口,則謂之言。動一神,萬神皆動;開一竅,九竅齊開。一關要鎖百關牢,轉身一路真容易。

    初真內觀靜定之圖



    金丹大道之圖



    白玉蟾云:無心之心無有形,無中養就嬰兒靈。學仙學到嬰兒處,月在寒潭靜處明。

    傳經證道品



    仙人葛玄曰:吾得此道者,曾誦萬遍。此經是天人所習,不傳下士。吾昔受之於東華帝君,東華帝君受之於金闕帝君,金闕帝君受之於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傳,不記文字。吾今於世,書而錄之。上士悟之,昇為天官;中士悟之,南宮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長年,遊行三界,昇入金門。

    左玄真人曰:學道之士持誦此經者,即得十天善神擁護其人,然後玉符保神,金液鍊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正一真人曰:人家有此經,悟解之者,灾障不干,眾聖護門,神昇上界,朝拜至尊,功滿德就,相感帝君。誦持不退,身騰紫雲。

    傳經

    蘇上卿云:童子傳經問至人,無心對境永安身。侍經終有風雲日,他日乘鸞步玉宸。

    開經

    丘長春云:夫人出家,法語有云:上忠君王,下孝父母是也。上不拜君王,下不拜父母,乃不忠孝也。是自高自貴的言語不合大道,難入仙宗,是自忘本矣。

    尹真人云:仙經萬卷,忠孝為先。天上人間,方便第一。

    知覺

    白玉蟾云:桑田成海海成田,一剎那間又百年。撥轉頂門關捩子,阿誰不是大羅仙?

    明師

    悟真子云: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明師莫強猜。只為金丹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口訣

    了真子云:大藥三般精炁神,天然母子互相親。迴風混合歸真體,煅鍊工夫日日新。

    行功

    了真子云:無功功�要勤功,功外無功合聖功。鍊得丹田成至寶,任他烏兔走西東。

    成道

    畢元樞云:一粒金丹何赫赤,大如彈丸黃如橘。人人分上本圓成,夜夜靈光常滿室。

    超凡

    陳泥丸云:一載胎生一箇兒,子孫孫子又孫枝。千萬億化最妙處,豈可容易教人知。

    入聖

    呂洞賓云:獨上高山望八都,黑雲散盡月輪孤。茫茫宇宙人無數,幾個男兒是丈夫?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

    海南瓊琯子白玉蟾分章正誤

    終南隱微子王元暉註



    太者,無也;上者,極也;說者,開化也。常清靜者,虛無大道,自然生成,三才萬物,古猶今同也。經者,心也,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邵子云:天向一中分造化,人從心上起經綸。天人焉有兩般義,道不虛行只在人。

    先天大道章第一

    太上老君曰:老君註,見前《淵源》。今本無太上二字。

    《道德經》云: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可既。

    羲皇上人云: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

    大道無形,無之始也。生育天地。

    不待安排,自然而然。

    《神霄經》云:空洞無形,神炁為真。神非恍惚,炁非氤氳。神生萬神,炁生萬炁。萬神歸一,萬炁合一。神為道機,炁為道樞,機變樞化,三界乃生。元始祖神,變生萬真,元始祖炁,化生諸天。

    大道無情,有之始也。運行日月。

    靈寶淨明,普照無窮。

    《晉天文志》云:天圓如倚蓋,地方如棋局。天盤一半在地上,半在地下。日月本東行,天西旋。《漢渾天儀》云: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天體圓如彈九,北高南下,形如倚蓋。北極出地上三十六度,南極入地下三十六度。南極去北極直徑一百八十二度弱。其依天體隆曲,南極去北極一百八十二度強。正當天之中。南北二極中等之處,謂之赤道,去南北極各九十一度。春分日行赤道,夏至日行赤道之北二十度,去北極六十七度,去南極一百一十五度,謂之黑道。從夏至日以後,日漸南至,秋分還行赤道,與春分同。冬至行赤道之南二十四度,去南極六十七度,去北極一百一十五度,謂之黃道。自冬至以後,日又漸北矣,又,月行之道與日道相近,交路而過。半在月道�,半在日道表。其當交則兩道相合,交去極遠處,兩道相去六度。此其日月行道之大略也。《漢志》云: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日行遲而月行速也。日本陽也,月本陰也。月不能以自明,資日而後明,故交會於日,則為晦,為朔,其生明為有序焉。是以三日而載生明,因謂之胐。凡八日,月行八十度四分而生明已半,因謂之上弦。十有五日而謂之望,蓋與日對望而明也。十有六日而生魄,是陰魄之生而明退之漸也。二十三日而生魄已半,因謂之下弦。二十七日有半,而月行三百六十五度,已及周天之次,而日之行已遠於二十七度。故月復行二日有半,而再會於次辰之朔也。又云:謂地居中而天周焉。日在地上為晝,在地下為夜。此日月運行之道也。《神霄經》云:混沌既析,梵炁乃張,大為日月,細為星辰。雲房云:日月者,陰陽之精,生成萬物。東出西沒,以分晝夜;南北往來,以定寒暑。朱子云:崑崙大無外,磅礡下深廣。陰陽無停機,寒暑互來往。

    大道無名,萬象始也。長養萬物。



    二炁氤氳,萬物化醇。

    老子云: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易》曰:地道含弘光大,萬物資生,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朱子云:元亨播群品,利貞固靈根。非誠諒無有,五性實斯存。

    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



    太極左仙公云:無極者,與大道而淪化,為天地而立根,布炁於十方,抱道德之至淳,浩浩蕩蕩,不可名也。故老子謂之道,《春秋》謂之元,《易》謂之太極。張子謂,由炁化,有道之名。又云,由炁化,有天道、地道、人道之名。

    陳子昂云:仲尼推太極,老子貴窈冥。西方金仙子,崇義乃無明。

    造化自然章第二



    夫道者,未見炁也有清、陽炁始也。有濁,陰炁始也。有動有靜。陽動陰靜而生三才。天清地濁,清炁為天,濁炁為地。天動地靜;



    天圓而動,包乎地外。地靜而方,處乎天中。男清女濁,男動女靜。○

    乾男坤女,配合相生。降本流末,而生萬物。○

    三才生萬物。

    《管子》云:虛而無形,謂之道。《漢律歷志》云:太極元炁,函三為一。即天地人也。《列子》云:元炁輕清者為天,重濁者為地,沖和之炁為人。朱子云:天地之炁合,所遇寒暑、燥濕、風火勝復之變、之化。故人炁從之,萬物化生,悉由三炁合散,生化無窮。悟真子云:道自虛無生一炁,便從一炁產陰陽。陰陽配合生三體,三體重生萬物昌。

    清者獨之源,○

    動者靜之基。



    邵子云:無極而太極,沖漠未分。陽動陰靜,只在太極�。陽動陰靜,循環不窮。太極本體,只在陰陽裹。釋氏云:水流元在海,月落不離天。一本作靜者動之基。

    人能常清靜,



    天地悉皆歸。



    《大洞經》云:人生天形。李少微云:我即天地,天地即我。劉天師云:道非欲虛,虛自歸之。人能虛心,道自歸之。玉谿子云:為甚此心關大造,只因元自道中來。

    全神合道章第三

    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道本無魔,人心自障。

    玉谿子云:自道分為我之元神,我之元神即大道也。王鞵師云:心寧神靈,心荒神狂。孔子問於老聃:敢問至道?聃曰:疏淪於心,澡雪於精神。西王母云:聲色不止神不清,思慮不止心不寧,心不寧兮神不靈,神不靈兮道不成。

    人心好靜而欲牽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天猷真君曰:日月雖明,浮雲蓋之;江河雖清,沙石混之;人心雖靜,嗜欲牽之。梓潼帝君云:白雲本是無心物,風送悠然出岫中。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意暢心寬,炁壯神安。

    《了真經》云:寡欲心靜,忘情累輕。老子云:其居也淵而靜,其惟人心乎。《水火真經》云:欲從心起,息從心定。心息相依,息調心靜。

    澄其心而神自清。泰宇生光,魔王束首。

    煙蘿子云:澄其心也。心澄神靜,亂想不出,邪妄不侵,憂息咸消。虛室生白,惟在澄心也。呂洞賓云:一日清閑一日仙,六神和合自安然。丹田有寶休尋道,對境無心莫問禪。

    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滅。陰魄港消,陽神自現。

    白玉蟾云:君不見虛無生自然,自然生一炁。一炁結成物,炁足分天地。天地本無心,二炁自然是。萬物有榮枯,大數有終始。會得先天本自然,便是性命真根蒂。《道德》五千言,《陰符》三百字。形神與性命,身心與神炁。交詬成大寶,即是金丹理。世人多執著,權將有作歸無作。猛烈丈夫能令略,試把此言閑處嚼。若他往古聖賢心,立法化人俱不錯。況能驀直徑路行,一條直上三清閣。虛靖天師云:上士得之能保守,飛昇元是此工夫。

    所以不能者,財炁亂性,酒色惑情。

    稽康云:養生有五難:名利不滅,喜怒不除,聲色不去,滋味不絕,神慮消散。劉海蟾云:學仙甚易而人自難,脫塵不難而人未易。

    清虛真人云:三歲孩兒也說得,八十老公行不得。

    為心未澄也,活潑潑、轉渌渌。

    《度人經》云:人道者心,諒不由他。王知遠云:急水上打毬子相似。韓湘云:波渾性海,雲掩心天。昔馬丹陽子隱終南山,一日劉處玄至,望庵外�而拜。時丹陽知劉心未灰,隔牆謂之曰:可去河南府參劉仙姑,去三年後卻來。劉即往之。時仙姑預知其來,盛�以待之。劉一見心動,仙姑謂之曰:特試子耳。除了此心,汝事即了。劉即自悔,乃於洛陽花巷瓦子打坐,日化飯喫。暨三年心灰,覺有所得,遂再見丹陽。丹陽見之曰:可矣。乃授道。今全真派長生劉真人是也。華陽子云:一旦天無風,四溟波盡息。人心風不吹,波浪高百尺。

    欲未遣也。耳隨聲走,眼被色瞞。

    上元夫人謂武帝曰:汝好道乎?數招方士,登山祠神,亦為勤矣。然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賊,五者常舍於榮衛之中、五藏之內。若從今拾爾五性,反諸柔善,常為陰德,救度死厄,不泄精液,當有冀爾。曹先生云: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分明不見人頭落,暗�教賢骨髓枯。

    能遣之者,萬事付之一笑。

    魏元君云:休休休,蓋世功名不自由。黃石公云:絕嗜禁欲,所以除累;貶酒闕色,所以無污。文子云:去其誘慕,除其嗜欲。又黃石公云:朝臣待漏五更殘,鐵甲將軍夜度關。隱士日高眠未起,筭來名利不如閑。

    內觀於心,回光返照,本作其心。心無其心。



    莊子云:道為太極。心為太極。又云:心無逆順,即無心也。三茅君云:靈臺湛湛似冰壺,只許元神在�居。若向此中留一物,豈能證道合清虛?

    外觀於形,以道觀之,無貴無賤。本作其形。形無其形。



    朱子云:道之為體,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太極左仙公云:體自然而然,生乎太無之先,起乎無因。經歷天地終始,不可稱載。太玄真人云:一點圓明等太虛,只因念起結成軀。若能放下迴光照,依舊清虛一物元。父母生前一切靈,不靈只為結成形。成形罩卻光明種,放下依然徹底清。

    遠觀於物,若以物觀之,自貴而物賤。本作其物。物無其物。



    白玉蟾註《老子》云:道之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呂洞賓云:此中真妙理,誰道不長生?《神霄經》云:上無復神,下無復炁。務成子云: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三者既悟,惟見於空。

    函三為一,貴乎自然。

    《天保長生經》云:遠觀應化無應化,無物也。內觀元神無元神,無心也。外觀法界無法界,無形也。自然應靜而靜,靜中有神;無中生有,精能生炁。應寂而寂,寂然而真。空中不空,炁能生神。逍遙子云:不知有此理,只為太分明。

    觀空以空,空無所空。○

    道無象。

    許旌陽《石函記》云:翫真空,顯仙蹤,莫言來世再相逢。太愚蒙,休談妙,有說真空說真空。事非同空即是色,色非空,其色花花照耀紅。與君說破我家風,太陽移在月明中。月明太陽天上藥,人服之時跨鸞鶴。石杏林云:不知丹訣妙,終日翫真空。

    所空既無,無無亦無。○神無方。

    《淮南子》云:大丈夫恬淡無為,與造化逍遙。了真子云:大道元來一也無,若能守一我神居。此心瑩若潭心月,不滯絲毫真自如。

    無無既無,湛然常寂。○

    性無體。

    《上乘無礙經》云:心生則性滅,心寂則性現。如空無相,湛然常寂。丘長春云:道德元無象,丹青畫不真。聖賢濳濟物,今古默通神。

    寂無所寂,欲豈能生?○

    炁無形。

    老子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朴。悟真子云:善惡一時忘念,榮枯都不關心。

    欲既不生,即是真靜。○

    霧開日瑩,塵盡鑑明。

    魏元君云:道生於安靜。昔施肩吾慕道年久,修持無功,夙夜自思,如負芒棘。因覽《三清經》云:夫修鍊之士,當須入三靜關,淘鍊神炁,補續年命。大靜三百日,中靜二百日,小靜一百日。發志試之以小靜,閉戶不出,克期百日,方出靜室。未踰月,而神光耀目;百日,精神清健;三百日,眼如點漆,膚如凝脂,宿疾普銷,身心輕爽。則知仙經妙訣,言不虛矣。石杏林云:心天無點翳,性地絕塵飛。夜靜月明處,一聲春鳥啼。

    真靜應物,

    圓陀陀,光爍爍。一本作真常應物。

    老子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劉海蟾云:只明真性不修丹,萬劫應知變化難。王鞵師云:炁止則神聚,神聚則丹成。《石函記》云:夫丹道者,非人間五金、八石、朱砂、水銀之所為也,是元形合虛,曠然虛無,是謂真虛。真虛之體,還丹之基,大藥之母。大藥之母何形容,形容體貌緣何質。質者混成中有物,有物來居象帝先,帝先真虛合自然。真虛自然合色象,色象因神而運轉。運轉真虛虛不空,不空之妙有神通。丘真人云:丹轉一,冥冥海底生紅日。祥雲煙靄遍三田,種出玄珠如黍粒。丹轉二,炎炎朱雀燒天地。霞光入鼎虎龍蟠,一粒黃芽如犬齒。丹轉三,三才混象結成丹。形容妍醜隨人意,天質生身已造端。丹轉四,蓬壺靈戶常關閉。靜中暗轉長生輪,無限靈光照真子。丹轉五,靈真日日修仙所。重重道炁添光明,還為增長神明主。丹轉六,晝夜河車馳聖軸。靈泉直上崑崙巔,一輪月在瑤池浴。丹轉七,無為光�藏靈質。主持道炁有真官,千神降福來神室。丹轉八,鍊得胎仙如滿月。同行同坐又同眠,雖在塵中人不識。丹轉九,聖功圓滿胎仙就。已證虛無自在身,此後不須行火候。

    真常得性。

    一靈妙有,三界圓通。

    李華陽云:不明真性只究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夫性者,是心如一箇器皿,器中盛得底,如一箇寶珠,珠中光明底,是性。性發現,在胎為身,在世為人,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嗅香,在口談論,手之運掉,足之舉措,散滿六合,斂之方寸。識者明為真性,迷者吹作精魂。《石函記》云:父母元胎不可論,浩浩生生萬種魂。種孕胎生卯濕化,人獸禽蟲幾萬般。人獸禽蟲各稟性,性命相連魂係命。原夫人與動物,皆稟炁於父,受形於母。濳符天地之理,炁足而生,各正性命。此理甚明。今人言修行人坐化,臨行念差則失身,入別胎殼中。誠可戒也。虛靖天師云:道不遠,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炁住,炁歸元海壽無窮。

    常應。

    常靜,

    常清靜矣。



    郝真人云:定體無念,慧照無邊,定慧混融,妙用無窮。曹先生云:混合為一復忘一,可與元化同出沒。透金貫石不為難,坐脫立亡猶倏忽。

    如此清靜,

    。漸入真道。○

    心性無染,入眾妙門。

    漢天師云:虛無大道,清靜希夷,不染曰清,不動曰靜,不視曰希,不聽曰夷。此四者勤而行之,三年之外方免輪迴。又云:六根清靜,方寸澄徹,久而行之,可以坐役鬼神,呼召風雨。豈可忽哉?薩守堅云:寒潭秋夜月,碧澗水無痕。

    既入真道,名為得道。心同虛空,虛空非心。

    赤松子云:復性入虛無,凝神入混沌。古云神仙只是凡人做,是名得道。薛道光云:蓬萊三島客,元不在西邊。

    雖名得道,顯法不真。

    劉海蟾云:實相無相,微妙法門。悟真子云:項後有光猶是幻,雲生足下未為仙。

    實無所得。○

    真法不顯。

    視之不見,○無色也。聽之不聞,○無聲也。搏之不得,○無形也。玉谿子云:他心求覓也徒然,不在中問與內外。視之不見聽無聲,廓然瑩徹周沙界。仙經云:窈冥之內,恍惚元真。周紫陽云:如魚飲水,冷煖自知。陶弘景云:但可自怡悅,不堪持寄君。

    為化眾生,名為得道。萬化俱通,道本無名。

    淮南子云:至道無為,盈縮卷舒,與時變化。所以太上隨機立教,以顯其道。然萬法千門,終致於一,其名雖異,同出乎心。《六韜》太公曰:夫人皆有性,趣舍不同。

    能悟之者,可得聖道。○

    思曰睿,睿作聖。

    張子云:真識根源,謂之知道。朱子云:自古及今,恁地衮將去,只是箇一陰一陽,是孰使之然也,乃道也。邵子云:否泰悟來知進退,乾坤見了識親疏。自從悟得環中意,閑炁胸中一點無。

    賢愚見識章第四

    太上老君曰:上士無爭,○性天廣大。下士好爭。○

    慧力無邊。

    老子云:天之道,不爭而善勝。仙經云:守道一日,可奪天地一年之正炁。薩守堅云:孤雲長自在,野鶴任縱橫。

    上德不德,無為。下德執德。有為。

    顏子云: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智。文子云:聰明廣智守以愚,多聞博辨守以儉。張九成云:貧即無聊富即驕,回心獨爾樂簞瓢。箇中得趣無人會,惆悵遺風久寂寥。西王母云:瞻星禮月,苦己勞形,色見聲求,慕仙療病。《史記》扁鵲云:疾其在骨髓,雖司命無之奈何也。

    執著之者,不名道德。逐妄迷真。

    《九子丹經》云:人之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存者炁,可貴者精。夫按摩導引,服炁餐霞,閉門行炁,御女採陰,存思舉意,絕穀休妻,諸旁門等法。蘇之瞻云: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

    應現無方章第五

    太上老君曰: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貪其所愛,不知休息。本無太上二字。

    《了心經》云:心為道宗,心為禍本。前真云:夫人身賤羅綺,口飫珍饌,目惑邪色,耳亂鄭聲,所慕者榮華富貴,日就沉溺,焉知天地間有玄妙乎?尹壽子云:迷雲鎖慧月,業風吹定海。

    既有妄心,即驚其神。眼觀心動,耳聽神移。

    漢天師云:心生法亂,炁散神離。曹先生云:此物何曾有定位,隨時變化因心意。在體感熱即為汗,在鼻感風即為涕,在腎感情即為精,在眼感悲即為淚,縱橫流轉炁血中,到頭不出於神炁。虛靖天師云:神若出,便收來,神返身中炁自迴。如此朝朝與暮暮,自然赤子產真胎。

    既驚其神,即著萬物。○

    道生之。

    鍾會曰:神炁散而為萬物。老子云:萬物負陰而抱陽。白玉蟾云:此道常在萬物內,何物不在此道中?悟真子云:草木陰陽亦兩齊,若還缺一不芳菲。初開綠葉陽先唱,次發紅花陰後隨。常道只斯為日用,真源返覆有誰知?報言學道諸君子,不識陰陽莫強嗤。

    既著萬物,○

    德畜之。

    尹真人云:善吾道者,即一物中知天,盡神致命。邵子云:一物其來有一身,一身還有一乾坤。須知萬物備於我,肯把三才別立根。

    即生貪求。○

    日日新,又日新。

    許旌陽云:吾丹既成,變化自在。所不足者,上帝之詔未至。於是積功以期真命焉。丘真人云:丹轉足愛養,三年防殆辱。濟人利物積陰功,躡景淩空膺帝籙。

    既生貪求,只是煩惱。○

    十二時中,守滿持盈。

    《黃庭經》云:仙人道士非有神,積精累炁乃成真。莊子云:不離於精,則謂之神。雲房云:下手工夫易堅心,守道難焉自然云。金液還丹因此識,只在人身休外覓。自有黃婆匹配伊,金鼎鍊成丹赫赤。自家修,自家惜,陽日起頭陰在脊。只此便是水中金,餘外萬般休用覓。金丹只此百日功,功成永作蓬萊翁。

    煩惱妄想,念中境像,夢�精神。

    許旌陽云:靜定棲神,無生雜想。雲房云:定中見境像繁華,有諸快樂,皆不得認,乃妄想也。李仙君云:存神養炁精,清靜心光明。妄想不虛起,求真道乃成。

    憂苦身心,



    行住坐卧,如護嬰兒。

    王子喬云:心無為而身自安。曹國舅云:勸君惜取身心。邵子云:身在天地後0心在天地先。天地自我出,其餘何足言?

    便遭濁辱,流浪生死,貴賤高低,死生平等。

    裴清虛云:濁辱者,貪癡也。老子云:知足不辱。富貴而驕,自遺其咎。王盤山云:一念無生即無死也。李華陽云:生死特一炁聚散而已。郭璞云:死生聚散,變化無方。玉谿子云:夫人心上有情,性上有塵,塵情般弄,生死不停。前真云:不生不滅本來真,無價夜光人不識。凡夫虛度幾千生,雜在鑛中不能出。

    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精竭炁亡,炁亡神滅。

    《黃庭經》云:一身精神不可失。昔許旌陽與眾徒弟至一市,今名炭婦市也。日晚,化炭為眾美女試之。惟時周等十人無染,盡皆昇天;餘眾皆動心迷戀,沉於慾海。天明視之,乃炭也。各知失道,慚愧而散。陰君曰:莫辭得失,一志而修,還丹可冀矣。安期生云:千日養不足,一旦害有餘。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

    若向此玄玄�得。

    許旌陽云:夫真常之道者,忠孝為百行之源,方便為萬善之本。水丘子云:不變不妄,謂之真常。《玄帝本傳》云:忠全孝盡,保舉昇仙。《淨明經》云:但願我赤子,孝順長在心。居家奉父母,在朝忠於君。不為貪淫行,泄散精與神。福來如流泉,派派自然明。梓潼真君云:日用常行皆是道,不退轉皆是道。白玉蟾云:平常心是道,不用生分別。廣成子云: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必靜必清,無勞爾形,無搖爾精,乃可長生。慎內閉外,多知為敗。我處其一,以處其和,故千二百歲而形未嘗衰。得吾道者上為皇,失吾道下為土。將去汝,入無窮門,遊無極野,與日月參光,與天地為常。人其盡死而我獨存矣。會麼?丹陽子云:一點靈光晃太虛,丹青妙手莫能模。休將明月閑相比,有缺因緣怎類吾?

    得悟道者,○

    此玄玄外更無玄。

    莊子云:道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高,在太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於上古而不為老。稀韋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襲炁母;維斗得之,終古不忒;日月得之,終古不息;堪坯得之,以襲崑崙;馮夷得之,以處玄宮;禺強得之,以立乎北極;王母得之,坐乎少廣。漢天師得之,三代飛昇,七代尸解;許旌陽得之,拔宅淩空;魏元君得之,位登紫虛;葛仙翁得之昇仙,其妻尸解,女亦尸解;劉洞天師得之昇仙,其妻尸解,女亦尸解。此略舉其一二。至於列仙得悟大道者,莫知其終。

    常清靜矣。○

    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

    尹真人云:但使心長御炁,炁與神合,中既有主,形乃長存。若日月之週迴,同天河之輪轉,壽命無窮無極也,乃證虛無道莫測,得聖智圓通,隱顯莫測,出有入無,逍遙雲際,昇入金門,形神同妙,與道合真。《中黃經》云:十方彩女執旌麾,百靈列駕玉童隨。前有龍幡後有旗,羽服飄飄上太微。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終



    謹終如始,則無敗事。

    說經既畢,末後一句玄妙,怎生道麼?呂洞賓云:道妙玄微,天機深遠。下手速修猶太遲。蓬萊路、三千行滿,獨步雲歸。白玉蟾云:為君說此末後句,末後一句親分付。普為天下學仙者,曉然指出蓬萊路。道本虛無,無中運有。故云妙有,亦曰真空。混茫莫測,奚以經為?然非經則不能明道也。故元始開圖,敷落五篇,真文誕敷,發揚秘密,允為梯筏,溥接眾生。惟《常清靜》一經,實為要妙,還丹大道,至理昭然。夫所謂清靜者,一塵不染,故謂之清,萬緣俱息,故謂之靜。人能常清靜,自然與道玄同,直超彼岸。噫,世人著種種相,苦惱無邊,雖欲超脫,躭玩此經,徒能誦言,而終莫能悟明其義也。一生狐惑,了無是處。大叙嘗獲紫清白真人《分章證誤》,司馬子微《解註》之本,言言造微,句句明理,實乃修真之指歸。切懼斯文之漫滅,輒繡梓以廣其傳。若遇有眼睛漢,便能徹視玄機,打翻關棙,何異披雲皦日、覿面見老聃?既到此際,則又清濁兩忘,動靜惟一,行住坐卧皆清靜也。白雲流水,青山明月,掀髯而長嘯者,無不清靜也。活潑潑地,如盤走珠,豈徒滯於枯木死灰耶?由是為清靜之說。句曲山人王大叙謹識。

    《道德經》云: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玄牝,一陰陽也;陰陽,一天地也。《易》乾為天玄,坤為地牝。類此天地之玄牝,人一身一乾坤,命腎左右分陰陽,此人之玄牝。命腎之間其門歟?其天地之根歟?《清靜經》原動靜即是理也。白玉蟾釋經,為作圖像于前,顯明是義。蓋會此經於方寸,非徒口耳之學也。嘗謂儒者性命之說、釋氏胎息之說、老氏玄牝之說,名雖殊而理實一。第慨夫世之人假儒者之名,心圖進取,託佛老之言,而愚人心福田利益,豈立教之初意哉?觀白玉蟾傳此經若圖,當顏厚汗下,非獨師老氏者。王大叔、史大聞得是經,繡之梓,其志可尚。遂為之書。皇慶初元上已後。金壇四清翁蔣華子敬書。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