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四)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四)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金朝道士侯善淵註。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玉訣類。
    文献引用: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四). 道藏, 洞神部玉訣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831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序



    源之未發,流無不清;風之未扇,物無不靜。及乎流以汨之,則清者濁矣;吹而散之,則靜者動矣。此理之常也。道之生物,自然之性,何嘗不湛然而清,寂然而靜,感而遂通。性以情遷,失其天真,逐而忘返,至于流浪生死,常沉苦海。顧不哀哉?太上以大慈悲、大方便,引接迷徒,將與復其本元,使得見道。謂道雖不可以言傳,而目擊道存之士,且幾何人?斯謂道雖不可以象教,而得魚忘荃之喻,若有所待。故經之所以作也。是經諄諄明誨,始曰清者濁之源,靜者動之基,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繼而曰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又繼之曰,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湛然常寂,寂無所寂,即是真靜,真靜應物,漸入真道。復曰,雖名得道,實無所得,為化眾生,名為得道。此真經之大旨歟?蓋自西王母授之,仙人葛玄等傳之,太玄真人贊之,世世遵奉。奈何愚者有終身不靈,惑者有終身不解,鮮克仰副太上慈悲方便之意。今驪山侯公先生,游方之外者也,念經之言,能悟之者,可傳聖道,乃即其說,為之訓解,辭簡而甚易明,理達而甚易行,神而明之。自遣欲而滅三毒,由觀心而識無空;屏執著之妄心,誡貪求之煩惱;祖述聖作,以開以明。其間有云,悟而無為者是,得而有作者非。有云,大道中無文字,文字中無大道,天文玉訣,須憑師匠口耳相傳。有云,不執空為空,不著有為有。有云,抱出靈華潔,回還一體光。學者儻於是經誦持不退,當得造於目擊之玄,不有待於忘荃之後也。平水老人毛麾謹序。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

    姑射山太玄子侯善淵註

    老君曰:大道無形,

    無形者,陽淵渺邈,曠大無窮,頤心同體,微妙無方。故言大道無形矣。頌曰:大道本無形,無形亦假名。視之非有物,審聽絕音聲。覺性通幽靜,頤神透目清。太空無伴侶,孤月照蓬瀛。

    生育天地;

    天地有形象,皆因大道育養之,故曰生育天地矣。頌曰;一炁生天地,三光在彼中。四時分造化,萬物得和融。欲了無生法,知心物外窮。至真明不盡,常與道之通。

    大道無情,

    道無情者,湛然非象,虛極無心,萬物生成,無為自化。故曰大道無情矣。頌曰:無情通大道,育養本無情。掌握乾坤秀,包容天地明。上穿金闕界,下徹九幽冥。蕩蕩無窮測,玄玄覆玉京。

    運行日月;

    日月者,道化玄明,人神之主,運行四通,普照而不昧也。頌曰:大道澄空廓,天邊日月長。運行周匝界,昇入遍他方。現出靈華潔,迴還一體光。達人知此意,咫尺是仙鄉。

    大道無名,

    無名者大道,通玄微妙,至理無窮,混元一炁,先天地而生,本無名也。頌曰:道化虛空體,權為假立名。有名非有相,無物亦無形。上徹三天瑩,橫擔四海明。闡開清靜眼,飛躍似流星。

    長養萬物。

    道大無形,湛然不動,皓皓純一,覆藏天地,運行日月,流轉江河,掌握山川,包含谿谷,滋溢園林,成熟五穀,結秀花果。一切萬物皆稟道炁而所生,本自無為,感時而自化。道本無形,育於有象。故曰長養萬物矣。頌曰:道化芸芸長,機生物自。煙嵐光萬頃,鬱秀照千山。淥野連溪壑,清音對碧天。悟玆真福地,此處隱飛仙。

    吾不知其名,

    太上言,我不知道之名,為獨處無礙,太真玄妙之機,無生無滅,無增無减,隱顯無方。眾生不悟,太上垂慈,假立有名矣。頌曰:妙道迷難悟,心開慧自靈。元神生固蒂,虛谷證圓明。海藏凝珠璨,山頭混日精。滿天昕寶鑑,光照玉京城。

    強名曰道。

    道本無名。既以有名,著於物相;若以無心,死入落空。有無相生,杳冥相對。應物現形,日用不離。難分正教之法,強名曰道矣。頌曰:道本無言說,強名分辨別。心清秀炁凝,性靜靈雲結。海上起新風,天邊生古月。沖虛物我明,萬象齊俱攝。

    夫道者,有清有濁,

    有清者,清空曠大,神谷寂虛,一炁沖和,故名有清矣。有濁者,周羅萬物,無所不容,無所不入,貫穿世界,細透毫毛,故曰有清有濁矣。頌曰:清濁定浮沉,陰陽運古今。天空垂玉象,地厚產瓊林。晴倚曹溪路,神凝法海深。但能明此理,方顯道人心。

    有動有靜。

    有靜者,大道寂然無心。有動者,神用感而通玄。一動一靜,可成真道矣。頌曰:動靜道弘張,神丹射太陽。天魂收坎位,地魄入離鄉。海底龍翻浪,山頭虎戰蒼。生擒歸昊境,性命得延長。

    天清地濁,

    天清者,混元一炁,拍塞沖虛,玄遠極深也。地濁者,生人發地,無所不種,無所不收,處萬民之污,故曰天清地濁矣。頌曰:地氣接空蒼,清天滿四方。中間埋古跡,上下越新光。達者歸真路,脩然入道場。玉嬰登寶殿,遠望汨羅江。

    天動地靜。

    動靜者,主天圓地方,則自然千變萬化,星移斗轉,運斡樞機也。地靜者,風吹浪捲,蠢然不避污染而不爭。故名天動地靜矣。頌曰:地靜本無為,天樞斗柄隨。生成無造作,設化有靈機。極目秋蟾朗,凝睛瑩日輝。一陽收入鼎,進火養神龜。

    男清女濁,

    男者,陽也;女者,陰也。故曰是真陰真陽。此言非世中男女,見之不用,用之不見。故《德經》云:萬物無不負陰而抱陽。故外陽而內陰。外者,身也;內者,心性也。何以故?乃至修行之人身靜,豈不為男清,心性擾亂不寧,豈不為女濁矣。頌曰:物靜心非靜,身清性不清。迷真疑恍惚,意亂豈安寧?返照歸金鼎,迴光入寶瓶。分明開道眼,何慮不圓成?

    男動女靜。

    男動者,非是交媾之為主。動則不定,定則不動。故動者,陽道所生,如撥雲見日,磨鏡得明。故曰陰返歸陽,是名男動也。女靜者,謂陽道開自然,神化虛明,不婬不邪,不憎不愛,不貪不嗔,不嫉不妬,不起不念,不妄不想,豈不為女靜矣。又曰:離中虛,坎中實,明取坎中實點化離中虛,是名陰陽顛倒、還返之法,可成純陽之道矣。頌曰:顛倒陰陽法,爐中採汞鉛。清光輝滿地,紅焰迸周天。白虎池中卧,青龍火�眠。鍊成真玉貌,身外舞胎仙。

    降本流末而生萬物。

    降本者,末所生也。道德其本,一炁沖虛,發自然之理也。萬物得其本,長養而不槁,枝葉榮旺,人得其本,神靈莫測,通現無方也。頌曰:降本沖和秀,隨機物自生。兩行紅霧起,一道素煙傾。虎飲金烏髓,龍吞玉兔精。兩般真至寶,悟者自神靈。

    清者濁之源,

    水清而淵明鑒照,其形自顯,異於濁也。是清之泉源比喻於修行之人也。頌曰:心淵明徹底,道靜鑒元通。玉戶陽精溢,金關浩炁沖。合和收坎殿,匹配送離宮。始覺玄珠降,衝天耀日紅。

    靜者動之基。

    靜者道,太虛空也。神得其用,出入無間,杳冥同體。故曰動之基也。頌曰:默默空無物,神明道體同。天清沖浪碧,地靜湧波紅。四象鑽爐口,五行入鼎中。鍊成丹赫赤,餌覺赴仙宮。

    人能常清淨,

    天常清淨,日月星皎白而虛明也。人常清淨,精炁神寧而不散。故曰人能常清淨矣。頌曰:色慾無情染,紅塵絕往還。性光飛皎日,心地泛寥天。一炁烹元象,雙關鍊小鮮。精神穿宇宙,晱爍遍三千。

    天地悉皆歸。

    人能清淨,神通妙理,昇入無為,周羅天地,細入微塵。故言天地悉皆歸也。頌曰:清靜處無為,無為達妙機。蟾宮奔玉兔,日殿走烏飛。閃出千光燦,衝開萬象輝。包羅諸色相,天地悉皆歸。

    夫人神好清而情擾之,

    人神者,天地秀炁,結聚靈明也。本自清靜,隨物生情,占塵惹垢。故言情擾之也。頌曰:富貴遮心翳,榮華眯眼塵。雖然觀日月,不見本來真。寂湛頤元性,澄空鍊至神。靈童開碧嶂,仙子跨麒麟。

    人心好靜而欲牽之。

    心者,神明也。知內而為性,顯外而為神。神本清靜,隨風錯亂,物動情牽之也。頌曰:開眼露天璣,人心著處迷。戀情情欲擾,逐境境還隨。抱朴通精粹,一真烹萬象,混合太淵齊。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

    人能遣其欲者,割愛離親,除情去欲,捐念望機,自然性静心寂矣。頌曰:常能守靜篤,方寸育神靈。閉戶眠金子,垂簾抱玉嬰。玄霜烹至寶,紫粉鍊真情。結就玄珠燦,收來獻上清。

    澄其心而神自清,

    澄心定意,湛寂淵明,返本還元,如水不動,故曰澄其心而神自清也。頌曰:欲要識靈源,知空在目前。澄澄心月現,湛湛性光圓。炁秀通神聖,神風化羽仙。逍遙歸海島,三界獨綿綿。

    自然六欲不生,

    六欲者,眼、耳、鼻、舌、身、意是也。不生者,眼觀無色,神不邪視;耳聽無音,聲色不聞;鼻息沖和,不容香臭;舌餐無味,不甘酸甜;意抱天真,不迷外境。故曰六欲歸真,自不生也。頌曰:歸真除六害,漏盡免三灾。識性通玄路,知心道眼開。木人遊昊景,石女翫仙階。日落清秋夜,天邊抱月來。

    三毒消滅。

    三毒者,身業、意業、口業。消滅者,善養精炁神,除盡貪嗔嫉。故曰三毒消滅也。頌曰:六欲成金藏,三灾化寶珠。七情無染著,十惡永消除。拂拭冰臺淨,光華不卷舒。抱將遊陸地,獨步入清虛。

    所以不能者,

    修道不能除情去欲也。心有所著矣。

    頌曰:不能行此道,性返轉生疑。打坐勞心力,參禪柱用脾。住行安有分,坐卧鎮相隨。要見開清眼,神光滿室輝。

    為心未澄,

    心性不寧,擾亂乃多。神遊外景,觀於徼、著於物矣。頌曰:上善水心淵,澄清照碧天。世情多苦惱,人被業緣牽。逐浪迷真性,隨波昧本源。一靈歸苦海,萬劫不迴還。

    欲未遣也。

    終身不救,物轉於心矣。頌曰:修幻妄施功,於真事不同。有為如電影,執相若飄風。物假心非假,身空性不空。一靈知有主,萬法悉皆通。

    能遣之者,

    轉於萬物,心處無形,頤神居妙也。頌曰:頤心達聖機,無相等虛齊。瀲灩澄波靜,陽淵極渺瀰。流通周匝界,游歷大神威。月照乾坤瑩,清風相送歸。

    內觀其心,心無其心;

    返觀其心,默然而無心。其心者,開目澄空,明見真心。真心者,湛寂無物,混日純一。故名其心也。頌曰:返照見天心,圓明湛碧深。無無真實相,有有覓難尋。山海無遮障,天灾禍不侵。真人誰作伴,風月是知音。

    外觀其形,形無其形;

    形者,是地、水、火、風也。此者是名有漏之身。非有漏之身,是故無相之真。無相之真,如仰水看月,似天空運轉純風,神凝炁聚,可成真道矣。頌曰:外觀有漏相,幻化即真形。去住何移跡,安然不暫停。中間藏恍惚,內外窈冥冥。渙若冰將釋,沉沉覺海清。

    遠觀其物,物無其物。

    內外皆無,即遠而何有?此者無物。無物之中,別有奇異之物。經云:恍恍惚惚,其中有物。故言物無其物也。頌曰:恍惚遍無涯,壺中景物嘉。爐門傾玉藥,鼎眼泛金花。虎遶明珠戲,龍噴萬里霞。撥開雲霧看,捧出夜明砂。

    三者既悟,

    此三者,說心、形、物,即於虛無也。悟者,了達也。頌曰:喻說分三體,知玄一也無。有無皆是幻,無慮道相扶。法眼為丹鼎,天門是藥鑪。鍊成朱汞結,傾入一冰壺。

    唯見於空。

    表�中間,俱無所著,圓明坦蕩,心入無為。故曰唯見於空也。頌曰:觀空非色相,色相即真空。物我俱忘泯,方知太古同。周行行不盡,遍計計無窮。天網玄網大,夷羅覆載通。

    觀空亦空,

    觀空者,道弘無相,萬法無形。亦空者,神通妙化,一體歸真也。頌曰:炳耀滌晴空,神遊四海通。杳冥天地匝,恍惚太虛同。耿耿青霄月,飄飄碧落風。縱橫穿上下,南北與西東。

    空無所空。

    空者不執空,為空不著有。為有心同,太極之中聚於玄妙矣。頌曰:落落遍無隅,冥冥運化虛。無形呼大道,離相號真如。一體無分別,三明有所居。廓然開妙法,萬道素光舒。

    所空既無,無無亦無。

    了心達本,識性歸宗,何執有無之教?有無之教,亦是假名。若無假名,真心何顯?故有即於無。無者非落空之法,無備於有,有者非以物類窮之。故曰有無自然也。頌曰:至訣清虛道,明知物外中。娟娟輝昊景,奣奣耀蒼空。鼎破心珠赫,鑪開慧日紅。澄凝丹汞結,運入廣寒宮。

    無無既無,湛然常寂。

    能知空是不空,執有而不有,故本性湛然常寂矣。頌曰:湛湛無瑕謫,通幽過目星。乾坤沖拍塞,天地曠然明。性覺虛心寂,神暝絕夢驚。豁然開古道,月照水晶城。

    寂無所寂,欲豈能生?

    不寂而所以寂,故曰天真滿目,妙道歸源。欲豈能生也?頌曰:寂靜物皆捐,虛心養浩然。面容如朗月,碧眼似寒泉。皎皎歸真趣,昏昏法性蠲。一潭秋水瑩,萬派素波淵。

    欲既不生,即是真靜。

    欲既不生者,滌除繁慮,諸欲消亡,寂無所欲,欲豈能生?真靜者,神光

    虛煥,通顯靈明,返歸清淨矣。頌曰:清淨心通聖,無為化有功。珠凝金鼎內,寶結玉壺中。明似天空日,清如洞�風。沖虛生瑞彩,光罩五明宮。

    真常應物,真常得性。

    得性者,為真常妙道,應物隨機,隨機見性,見性明空,自得其性矣。頌曰:真靜靜無疑,陽光照眼希。步虛通妙理,旋遶達玄機。物物皆相應,般般總不知。返觀煙浪碧,笑指洞天歸。

    常應常靜,常清淨矣。

    常應者,見物見心,見心離物,離物明空,故曰真常得性矣。頌曰:清淨本根元,於中性自然。二關精鬱鬱,一道炁綿綿。混合明真理,凝然悟太玄。空中知有象,應化出先天。

    如此真靜,漸入真道。

    如此勤行真清真靜之人,方達希夷妙理,物外天真。故言漸入真道矣。頌曰:大道冽空淵,昕光照滿天。一明分造化,二契養胎仙。性達忘憂苦,心通合自然。點開無色界,返本復歸元。

    既入真道,名為得道。

    道本無名,假名立道。認得無生無死之法,鍊凡為聖,鍊聖成神,神合其炁,炁通元首,名為得道者也。頌曰:得道幽深遠,仙風播世高。九天居自在,三海任逍遙。行滿金書詔,功成玉簿標。神道登碧落,飛步越丹霄。

    雖名得道,實無所得。

    了達而不居,體用而無形,取有而無物,故曰實無所得也。頌曰:迷隔千山遠,悟來一物無。取無無所得,棄有有相扶。有有將何有,無無亦假呼。觀天明大道,露現一輪孤。

    為化眾生,名為得道。

    假名立字,化於未悟之人,權為證果之教,故曰實無所得,實有所修也。頌曰:得者非為得,無修未是修。道弘包萬象,心不繫絲頭。地魄騰空踴,天魂海底收。此般真至寶,不悟一生休。

    能悟之者,可傳聖道。

    能悟真常之道者,攝群心而同歸一體,變化無窮,出入無礙,可明聖道矣。頌曰:神明天嘆骨,月照洞淵深。剖出荊山玉,揮開滿藏金。自然通聖道,方顯本來心。變化無窮測,移神入大音。

    老君曰:上士無爭,

    太上言:上德之人處於無侶太空,天真妙道,寂然不動,無所爭訟也。頌曰:上士知天命,焉能有所爭?丹田瓊藥放,心地玉芝生。靜室居閑坐,清空任便行。靈童含寶月,神用得精宏。

    下士好爭。

    執於引教之術,動生人我,競起是非,發於爭訟矣。頌曰:下士好爭強,功名自顯彰。何勞著有相,爭似貴韜光。閉目凝神室,開睛混太暘。自然知古道,心地得清凉。

    上德不德,

    上德者,注:太始無象,四極淵明,知心無心,故曰上德不德者也。頌曰:上德悟無德,無修解有修。道存圓覺海,神若載天舟。得岸離生滅,辭瀾不再遊。任從空外去,返性入瀛洲。

    下德執德。

    下德之人執著小乘之術,施為政事,德而落空,是名不德。如此之見,永離真道矣。頌曰:下德施功果,徒勞有相求。滯空沉妄想,執幻落陰囚。太始無名號,玄元有所修。迴陽如見日,神炁自和柔。

    執著之者,不名道德。

    道者,無為清淨,空寂湛然也。德者,神通萬變,體用居常也。道德混純,其理皆一也。執著者,執著種種有為之功也。頌曰:執礙法非通,虛勞謾費功。有為迷假相,無作契真空。恍惚乾坤象,杳冥天地蹤。上清施大道,神用在其中。

    眾生所以不得真道者,為有妄心。

    不得真道者,為人執著種種引教之術也。妄心者,為取小法,施為政事,常存於妄想之心也。真道者,通變無方,應用不離,至神至聖,其理自然,非為執見,不以妄心,是名清靜,斷除邪見也。頌曰:大道非空遠,都緣翳膜遮。離微翻聖智,逐物返妖邪。心靜俱無礙,神清豈有差。一輪炎日瑩,照破洞雲霞。

    既有妄心,即驚其神。

    既驚其神者,既有妄心,眼見心移,神不居妙。經云: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既觀其徼,即驚其神也。頌曰:不悟本元神,何言身外身。妄緣生嫉坏,逐念起責嗔。永失玄元道,常迷太古真。雖然明日月,滿眼是紅塵。

    既驚其神,即著萬物。

    不居其妙所,觀其物迷沉顛倒,滯於邊徼矣。頌曰:生死因矜泰,輪迴為有情。妄緣心失理,繫物道難成。離欲觀空瑩,歸真眼界明。周行無障礙,心上坦然平。

    既著萬物,即生貪求。

    萬法不明,萬物所拘,繫物生情,貪愛無休歇也。頌曰:即物轉責求,迷情甚日休。利名心未罷,財色意中收。念念依他起,熙熙不自由。一生虛過了,爭覺悟清眸。

    既生貪求,即是煩惱。

    貪求不止,煩惱憂苦,返歸殃咎矣。頌曰:貪愛六根深,情迷入罪林。憂愁宜早撥,煩惱莫交侵。清淨修身命,無為鍊本心。定睛觀昊景,物外見清音。

    煩惱妄想,憂苦身心,

    身受有為,勞而無功,身苦心惱,性亂神散矣。頌曰:貪心馳劣馬,縱意任猿猴。妄想生顛倒,憂煎苦用求。神昏著物相,性昧逐淪流。背覺靈明體,迷沉萬劫休。

    便遭濁辱,

    身心憂苦,混濁於恥辱,稟於錯亂之人也。頌曰:邪婬身受觸,濁濫昧心情。睃目扶清粹,舒眉轉碧睛。張羅天地秀,豁落太淵清。混合乾坤象,陽精萬派明。

    流浪生死,

    心滯於物,返正歸邪,生死流浪。頌曰:生死何時了,輪迴甚日休。依清靜理終朝抱日頭。滿空昕寶鎰,遍照大神洲。

    常沉苦海,

    悟者為覺海,迷者為苦海。常沉者,迷昧真源常沉苦海矣。頌曰:心欲情無底,身如破漏舟。水深難出離,生死隨波浪,岸闊怎生收?生死隨波浪,輪迴逐境流。迷沉歸苦海,性命一齊休。

    永失真道。

    不達至理,亂取施為,多能已勝,馳聘落空之法,永失真道矣。頌曰:不論真常道不定,剛尋有所為。性迷終不定,心亂轉生疑。上善如清水,靈源似渺瀰。金泉高泛漲。溢滿照天池。

    真常之道,

    真常者,日用而虛化,故言常道矣。頌曰:神用至真常,明知道德鄉。玉爐收白雪,金鼎聚紅霜。地裂明心印,天開睒性光。靈童歸海藏,獨卧水晶堂。

    悟者自得。

    自得者,不修而修,不為而為。悟者目隱玄機,明開妙道,通現真空矣。頌曰:斂意轉睛瞳,自然見法身。運天明日月,叩道照乾坤。奣耀龍珠燦,煌輝琥珀殷。玉嬰眠寶殿,瑩淨絕紅塵。

    得悟道者,

    得悟者,為明開道眼,了達無為也。頌曰:知玄通古道,得悟了真常。鬱秀繚空野,氤氳滿太蒼。日魂光雪瑩,月魄照銀霜。放出神光燦,圓明入故鄉。

    常清靜矣。

    天清垂象,地靜安寧。人能清靜,神契大道,守一居常矣。頌曰:意靜覺心清,風臨對月明。滿天珠露降,大地水銀平。玉戶明金子,金門現玉嬰。撞開天斗柄,走上太陽星。

    仙人葛玄曰:吾得真道,曾誦此經萬遍。此經是天人所習,不傳下士。吾昔受之於東華帝君,東華帝君受之於金闕帝君,金闕帝君受之於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傳,不記文字。吾今於世書而錄之。上士悟之,昇為天官;中士悟之,南宮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長年,遊行三界,昇入金門。

    左玄真人曰:學道之士持誦此經者,即得十天善神擁護其人,然後玉符保神,金液鍊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正一真人曰:人家有此經,悟解之者,灾障不干,眾聖護門,神昇上界,朝拜高尊,功滿德就,相感帝君。誦持不退,身騰紫雲。

    太上老君說常清靜經註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