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太上老君戒經


    太上老君戒經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太上老君戒經。撰人不詳,約出於南北期。假托老君為關令尹喜講授。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戒律類。
    文献引用:太上老君戒經. 道藏, 洞神部戒律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858
    太上老君戒經

    戒上

    老君西遊,將之天竺。

    周幽王之末也。周而西之于天竺。天竺,國名也。事出《玄妙內篇》。

    以道德二經,授關令尹喜,喜受經畢,又請持身奉經之法。

    授經之事,具載記傳,此略序請戒之端耳。受經既竟,理應宣通,故重請奉經持身。持身之法,備在經文,但文旨深微,非始學便曉,故別請其要,以斬後語者也。

    老君於是復授喜要戒,普令一切,咸持度世。

    謂但持戒去惡,自得度世。然持戒者,乃為奉經,奉經者,必在求道。今既聞奉持之法,且舉戒而言也。

    於是說頌三章。

    頌者,美其事也。明持戒奉法,並為道之因,故先誦其宗致,以悟始學,令知其指歸也。初章明持戒所得,身心福漸。次章明其法既普,家國咸興,天人同慶。後章明自漸之深,理窮於經,經理既窮,乃至成真。故有三章也。

    樂法以為妻,

    妻者,柄也,謂相依柄也。陰陽筆氣,人倫之道,莫不由夫妻生我者矣。樂者,謂並有待而相樂也。一切眾生,咸知樂妻,若柄心法教,則無待返偶而生理自足。又明樂法能如樂妻,則能持身奉經也。

    愛經如珠玉。

    法,語其所宗;經,指其所學。愛者,寶愛也。世之所寶,莫過珠玉,而世寶無益於心,經法有永於得,故令學人去彼而取此也。

    持戒制六情,

    六情者,六欲也。眼欲淫色,耳欲淫聲,鼻欲芬芳,舌欲脂味,身欲柔滑,意欲放泆。如此六事,皆成乎心,故為之情也。並是三塗惡業,故制而去也。若不檢制,縱恣六情,生為世人所惡,死為鬼之所迫也。

    念道遣所欲。

    戒以防外,念心攝內。內攝由念道,念道則所欲外亡。《西昇經》云:道之微心,子未能別,撮取於要,慎戒勿失,先損諸欲,莫令意泆。即此戒者也。

    淡泊正氣庭,

    人之所以躁競者,由是六情之所使也。若持戒念道,則六情澄靜,神安氣正,邪惑所不能擾。庭者,黃庭也。

    蕭然神靜默。

    蕭然,無欲也,靜默內定也。

    天魔並敬護,

    魔謂五帝大魔也,領人生死,在六天之上。若持戒奉法,終獲真仙,則超於三界,故並為其所敬護也。魔有四種,餘三在人身中,故曰天魔。

    世世受大福。

    謂持戒念道,眾惡不生,善因日建,雖經生死,今身後身,常在福中,及至成道,故云大也。

    鬱鬱家國盛,濟濟經道興。

    謂持戒之福,命無夭傷,見世昌盛,子孫繁茂,有家有國,逮至十方,莫不鬱然而盛者也。

    天人同其願,

    天謂天上仙也,人謂世中人也。言持戒奉法,始在人中,受報生天,進業人中,受報生天,進業乃至上清,是故天人同其願也。

    飄眇入大乘。

    大乘,謂上清法也。緣麄鈴至妙,階漸自之深。既離世昇天,從天之上,故云飄眇。飄眇,猶勢飄然也,飛騰之貌矣。

    因心立福田,

    福者,善之果也。為福之因,不由於他,己心即福田也。若修身奉法,眾惡自除,猶如治田,去其草穢,草穢既盡,自獲良穀者也。

    靡靡法輪升。

    靡靡,猶漸漸也。福既積,則法輪漸升之也。

    七祖生天堂,

    身獲道真,七祖蒙慶。

    我身白日騰。

    持戒志道,功成德就之所至也。

    大道洞玄虛,

    一切諸法,皆稱為道。乃有百官及萬八千種,並是六天及三界之道。大道者,無形無象,洞玄虛#1。道無不在,理無不應,故云大也。

    有念無不啟。

    啟,謂感也。此明持戒念道,有心即感,念念不止,以至成道,莫非念力。

    練質入仙真,

    欲多則神濁,氣清則質練,練質成真,莫不由戒。

    遂成金剛體。

    言其表裹堅真,無復朽敗者也。

    超度三界難

    欲界、色界、無色界,此三界生死輪轉無休,�與三塗對治,故云難也。自非成真,莫能超者也。

    地獄五苦解。

    五苦是地獄中寒池、火車、擭湯、刀山、劍樹也。解脫既超三界,無復苦綠也。亦謂五道為五苦者也。

    悉歸太上經,

    上清法也。眾法所窮,故云歸太上經也。

    靜念稽首禮。

    誦說既竟,法綠略顯,今將說戒,故令靜念稽首而受也。

    於是尹喜聞說頌已,稽首而立,請受戒言。老君日:第一戒殺,第二戒盜,第三戒婬,第四戒妄語,第五戒酒。是為五戒。若清信男,清信女,

    若有男女發心受戒,便得清信之號。

    奉持五戒,畢命不犯,

    謂持戒至于命終而不能犯也。

    是為清信男,清信女。

    向發心即號清信,若中塗虧缺,則清信心廢。唯盡命不犯,來生又受福果,則全清信之理,故重云爾。

    老君曰:戒殺者,一切眾生,含氣以上,鄧飛蠕動之類,皆不得殺。

    蠕動之類,無不樂生,自蚊蟻蜓岫,咸知避死也。

    老君曰:戒盜者,一錢以上,有主無主,非己之物,皆不妄取。

    在地地官,在水水官,在人人主,如是則無無主之物。此言無主者,謂當時無誌護也。

    老君曰:戒娌者,非夫婦。若出家人,不妻不娶,若男若女,皆不得犯。

    夫妻雖非犯戒,過亦為婬犯。

    老君曰:戒妄語者,若不聞不見,非心所了而向人說,皆為妄語。

    所說事與心相違也。復有綺言謟曲,反覆兩舌,在後戒也。

    老君曰:戒酒者,非身病,非法禮,皆不得飲。

    身病,謂己身疾,叉應以酒也。法禮者,明非世俗候會及鬼神之胙。若尊卑之禮,真靈之饗,則不至於失之者也。

    老君曰:是五戒者,持身之本,持法之根。

    身本無惡,緣惡持戒,心凈身清,可以奉法,故日法根者也。

    善男子,善女人,

    前章云清信者,明受戒改惡,乃得此號。此言善者,謂生而善也,是稟業所得,非持戒而起。

    願樂善法,

    一切法也。綠有宿善,故能願樂。

    受持終身不犯,

    犯為虧缺,不全首尾;毀為毀慢,生不信心。

    是為清信,得經得法,永成道真。

    夫得經者,不爻能修行,能修行者,乃為得法耳。得法則得道,故云永成。永,謂遠者也。

    於是尹喜聞受既已,

    已,謂已畢也。聞說戒言而親受之,非如五千是老子自出。

    再拜而問,何故有五?

    言人之為惡,其事萬萬方,皆應防戒,今何故止說有五也?

    老君曰:五者,攝一切惡。

    言一切眾惡,皆起此五,若持此五戒,則眾惡悉絕也。

    猶天有五精,以攝萬靈;

    五精,星也。靈,謂神靈。

    地有五行,以攝群生;

    金木水火土也。群生所稟,莫不資之。

    人有五藏,以攝神明。

    人所以有神明之識者,由於五藏也。六情五欲,各有所生,故以五戒對而治之。明此五戒,自天至人,三才之本,非始有也。

    戒者,防也,防其失也。

    未失則防而不為,既失則戒而不犯,皆是防其義者也。

    失而不防,則三塗盈逸,天人虛空。

    不防其失,則縱惡日多。惡綠報對,則充滿三塗,三塗既盛,則鬼道橫逸。夫一切眾生,皆有定數。三塗既滿,則天堂虛空,生人咸少也。

    是故五也。

    明五戒根本,所由如此也。

    尹喜曰:大乎戒也,何故失耶?

    既聞斯旨,方歎其大。言有此戒,其來久矣,云何眾生,猶有此失。

    老君曰:本得無失,既失而得,亦無所失。

    本得無失,謂前身過去已得此戒,故於今身而無失也。而今身有失者,前身無戒,或有而違犯,故有失耳。雖為有失,而於今身得受持者,則見生無失,後身復善,故既失而得,亦無所失。前頌云:世世受大福。即此義也。尹喜所問一失,而併舉三失答之,是對其後問,頓顯前身、此生、後身也。明人稟道,本自無失,義見經中也。

    尹喜曰:敢問其本?

    得失既顯,事理須明,故卻問其本,以求其末也。

    老君曰:今當為爾,具說其本。

    順其所問而言其所以,故云具。

    諦聽,諦聽受持,普為一切之所知也。

    諦聽,戒其闕失。諦受,使無漏妄。然後可令一切,咸得知聞。

    尹喜再拜,恭立而聽。

    恭立者,即今長跪也。

    老君日:五戒者,天地並始,萬物並有。

    舉其本也。夫有天地則有萬物,有萬物則有得失,有得失則有法戒之者也。

    持之者吉,失之者凶。

    善果為吉,惡對為凶。吉凶之事,悉備復章。

    過去成道,莫不由之。

    言凡得道者,莫不綠於戒者也。

    故其神二十五也,

    五五之數也。《內經》有二十五神,是人身之靈,上應天真而鎮在人身。持戒身清,則其神常安。

    經文五千是其義也。

    謂失之事,備在五千,而後此戒者,特應尹喜所請耳。

    老君曰:五戒者,在天為五緯,

    東曰歲星,西曰太白星,南曰熒惑星,北曰辰星,中央曰鎮星也。

    天道失戒,則見災祥。

    五星各位一方,行度氣色,並各有常。若天運失和,陰陽愆戾,皆非其分度而見妖徵,故經云:天無以清,將恐裂。裂,謂王者失德,陰陽圯裂,五緯返常也。

    在地為五嶽,

    東曰太山,南曰衡山,西曰華山,北曰怛山,中央曰嵩高山也。

    地道失戒,則百穀不成。

    五嶽各鎮其方,風雲水雨之所由也。若地道失戒,則疾風涌水,曠旱之災,百穀不實也。一切草木,皆謂之穀。經言:地無以寧,將恐發。謂山崩川竭,萬物災傷,皆由王者咎。先見兆於天,次降災於地也。

    在數為五行,

    東方木九,南方火三,西方金七,北方水五,中央土十二。雖中央而位在四季。

    五數失戒,則水火相薄,金木相傷。

    五數推移,四時以成,若其有失,則災癘刀兵。《西昇經》曰:五行不相剋,萬物盡可全也。

    在治為五帝,

    東方太皞木,南方炎帝火,西方少皞金,北方顓頊水,中央黃帝土也。

    五帝失戒,則祚夭身亡。

    五帝為帝王更治,五行相生,隨方受任,若失戒暴虐,則國祚不長,身不獲壽也。

    在人為五藏,

    肝屬木,心屬火,肺屬金,腎屬水,脾屬土也。

    五藏失戒,則性發狂。

    所行過惡,則五藏失神,五藏失神,則令人性狂。狂,謂僻也。尋五戒以防五惡。為惡各有所生,但一惡便使性狂,不待五也。今言五者,總其數耳。經云:馳騁田獵,令人心發狂。心為五藏之主,故舉其一也。故後章云:失一則命不成。又尋戒旨,自天及人,皆云失戒而致災祥者,明為息之起,起自由人。是以帝王有慶,兆民賴之,如有不善,則天下受殃。故知三才等治,得失必同。又自天至人,雖有五條,為失之本,在人而已。故次章云:戒於此者,而順於彼也。

    老君曰:是五者,戒於此而順於彼。

    謂上來五事,悉在於人,故云戒於此也。順於彼者,理也。夫息之所生,由於違理,若順理而行,復何戒乎?明為戒於過耳,若過而不戒,禍息之興,豈可禳也!

    故殺戒者,束方也,受生之氣,尚於長養,而人犯殺,則肝受其害。

    氣數相感,自內于外。肝主長養,故一切咸知慕生。懷殺之性,則逆氣衝肝,肝氣凶壯,還自災身,故云害也。

    盜戒者,北方也,太陰之精,主於閉藏,而人為盜,則腎受其殃。

    腎為太陰,陰主閉藏,故一切咸知收斂。而人為盜,則腎氣為傷,故云殃也。殃者,積惡之應者也。

    婬戒者,西方也,少陰之質,男女貞固,而人好婬,則肺受其沴。

    肺為少陰,金性堅貞,故男正女潔。而人好姪,則肺氣枯竭,故云沴沴惡氣也。旱災日沴也。

    酒戒者,南方火也,太陽之氣,物以之成,而人好酒,則心受其毒。

    心為一身之主,以成乎人,是太陽之氣也。好酒之人,則毒衝于心,藏府荒廢,以致迷喪者也。

    妄語戒者,中央土德信,而人妄語,則脾受其辱。

    脾屬土,土信而有怛,故言德也。人之稟性,以信為本,而人妄語,則辱歸於己。脾總人身為義也。

    五德相資,不可虧缺。

    虧,謂廢也。缺,謂傷也。言人受生,鈴備此五德,五德無虧,則終享福吉,故云不可虧缺者也。

    老君曰:此五失一,則命不成。

    向辯人身,各有所生,此名毀犯,虧缺之咎,故云命不成。命不成者,謂不全其性分及天年也。《元命包》日:行正不過得壽命。壽命,正命。

    是故不殺者,乃至無有殺心。

    夫殺心之起,起於不戒,遂至增甚。今言乃至無有殺心者,自微自防也。

    自有雖不手殺,或因人行殺,或勸人行殺,或看人行殺,或使人行殺,而心不為惡,皆同於殺也。所以然者,皆由有殺心。若其不戒,終不能成就者也。

    不盜,乃至無有邪取。

    謂貪盜之人,始於小竊,小竊不戒,遂至大取。或因公利私,或憑法招物,或依恃勢力,封山畋澤,或誘說癡愚,以役其力。如此而得,皆非正理,同於盜,故云乃至無有邪取。明非正偷盜也,貪婪皆是者也。

    不婬,乃至無有邪念。

    婬者,皆由放恣,或男或女,情慾不一。尋五戒之重,莫過於婬,亡身喪家,故不復論。又有不畏罪網,因法媾慾,外託奉道,內實婬濁。如斯之徒,實為巨惡,故云乃至無有邪念。自非夫妻而行婬者,皆為邪也。

    不酒,乃至無有勢力。

    夫酒致過,或因尊上之所勸逼,遂至亂失。今以戒自持,雖有勢力,亦不違犯。酒之傷人,如火不救,逾多逾盛,不極而不止者也。

    不妄語,乃至無有漏泄。

    真實之心,則無私惡。無私惡,故無有隱諱。無隱諱,復何漏泄也。

    如是可謂成也。

    前云失一則命不成,是理未曲備。今既重說,其義粗顯,故云如是可謂成也。

    老君曰:戒中婬酒,能生五惡。

    婬則奢,奢則責,食則盜,盜則欺,欺則懼,懼則殺,此並婬之所能至也。酒能發狂,又能婬。《太清經》云:人身有三萬六千蟲,皆在五藏皮膚之中,飲酒則諸蟲唉動,唉動則眾惡興,眾惡興則無所不為。故云能生五惡也。

    戒者,戒惡也。惡世之中,男女權娌,罹於骨肉。

    讙,謂雜也。罹,謂犯也。言婬慾之心,人乃至不避姓族,因法混雜,無復分別者也。

    上慢下暴,毀篾天德。

    上慢天靈為篾,下相殘害為暴之者也。

    沈酗爭訟,禍命辱身。

    沈,猶耽也,狂酒日酗。對闘為爭,訴理為訟,害命為禍,陷身為辱也。

    妄詐欺誑,罔有所由。

    妄謂妄語。詐謂詐偽。欺謂妄詐。之人#2要求財利,不顧在此三者也。

    六親相盜,非但於他。

    夫婦、父子、兄弟,六親也。言為盜者,非但於他,乃至子盜於父,婦盜於夫二兄弟相盜,無所不為。

    殺害眾生,利養身口。

    殺生治病為養身,宰害供廚為利口也。

    如此等輩,見生受業,永墜諸苦。

    生不受戒,唯惡是行,惡業增長,則淪三塗。

    備加五惡,無有休限。

    其有五惡者,則入地獄,備五苦之報,無有休息及年限也。經云:三塗受報,近者一劫。

    如有出者,

    言其受對,或有輕重、如有得,竟還生人中者也。

    當在邊夷,短命傷殘。

    邊夷,俚獠也,其人相食。此謂殺害之報,受生此地,若生中國,則短命及形體不具。

    夫婦醜惡,及不貞廉。

    婬報也。醜謂可憎,惡謂弊惡。不貞為婬,不康謂貪也。

    貧窮凍露,在處不安,如有財畜,為人所奪。

    盜報也。凍露謂居無屋宅,不安謂飢寒不立,縱有財物,則被劫奪,以償先債也。

    言說不信,人所不親。

    妄語報也。其所言說,是之與非,人皆不信,既無信義,寧得親友也。

    意慮昏塞,眾所慢輕。

    酒報也。生既昏濁,死無神明,此之受身,豈得清靜,故人所輕慢。

    老君曰:清信男,清信女,奉持戒行,見世安樂,無有憂惱。

    奉戒持行,所志者道。眾惡既消,長與善會,復何憂惱哉!夫憂惱者,由於惡行,故與惡相牽耳,豈有不為而至者邪?

    眾所恭敬,

    不婬,則為眾所敬也。

    見者懼喜,

    無復殺心,故一切見之,莫不懼喜者也。

    常蒙利養,

    不盜也。既無邪取,則人樂給與也。

    一切歸仰。

    不妄語也。所言鈴實,誰不歸仰。

    其智深微,

    不飲酒也。則思慮安靜,入於深微。

    處在清靜,四大完堅,

    既受此五報,行止所在,人所敬愛。常清靜,不雜凡穢,四體也。外思不加,則內府無傷,表裹堅密,萬病不生也。

    故能修集眾法,以成道真。

    前明無戒,惡緣果報。此明奉法,見世受福,乃至成道,莫不由之。又明為道叉修集眾善乃得成真,故以法明道,以真明人者也。

    尹喜再拜日:敢問受持之法?

    受,當為授。戒法既備,次問授持之儀也。更起諮端,故再拜而請。

    老君曰:若男子女人聞法,生信歸身三寶,

    此直云男子女人者,總謂始發心也。法謂戒法也。三寶亦日三尊,亦曰三師,謂太上之法,太上之法傳太上之法,是為三也。故太上為萬法之主,傳法者為眾學之師,老君即此法之師,餘法各隨所出。

    即時稽顆,

    言有欲發心者,即時授與,不待依違,辯其由來。所以者何?戒本去惡,但令有心,何論往行。且人心多惑,自有善機蹔起,迴復退悔,故承機而獎,不待終日也。

    歸身大道,歸神大道,歸命大道。

    此三歸者,謂身有善惡,神有恐怖,命有壽夭,蓋一切眾生之叉有也。今以此三悉歸於道者,謂受行法戒,一則生死常善,不墮惡緣;二則神明強正,不畏邪魔;三則見世長壽,不遭橫夭。歸雖有三,其實一也。向言歸身三寶是法,此言大道是常,即前頌云玄虛之道。

    男子女人,

    稱姓名以告誓。

    捨世邪法,

    拾,猶離。凡世問所為,悉是邪法。

    奉持正戒,

    如手持物,�畏遺失。

    盡身盡命,終不毀犯。

    身,語其行。命,言其識。故盡犯二邊而不毀慢及虧犯也。

    於是讚誦,恭心而受。

    讚誦五戒之事也,謂受之身。三歸既竟於三寶前,稽顆自誓,一一受解,然後授之。恭心者,如對神也。

    老君日;若復男子女人受正戒已,進求經法,

    謂五千文者也。

    先當受戒,

    向言受戒已是受經之時,今復云先當受戒。前是受經之時,更復說戒,若經戒具受,故宜先受戒。

    一一堅凈,然後授與。

    辯覈已持戒者,若有漏失,許其自新,明知所以更授者也。

    旦暮恭心,不息時節,

    朝夕禮事,雖復飢寒,亦不闕廢,此是奉經之法也。

    月修十直,

    月有十齋日也。

    年用三齋,

    一年用三月長齋也。

    誦經萬遍,白日登晨。

    闇讀曰誦。晨者,真仙之域也。用此齋直,誦經萬過,則獲飛仙。《西昇經》云:羅縷妙言,內意不出,誦文萬過,精誠思徹。此之義也。十直三齋,別自有經也。

    若為人敷說宣通妙義,大利眾生,乃拔三塗一切諸苦。

    敷揚講說,開導未悟,則功德廣濟,三塗救拔也。

    以是功德,能斷宿命,無量諸根,得昇上清,無復退墮。

    功圓德備,則生死根滅,上清之道,無復退轉。此略明學道之所至也。始自持戒,終於無為,舉大法之始終者也。

    老君曰:清信男,清信女,在家出家,受持經法,願樂神仙,日夜誦讀,求諸妙義。

    謂無為至理也。

    去諸誼雜,調心制性。

    謂即世學也。夫上士學道在市朝,下士遠處山林。山林者,謂垢穢尚多,未能即誼為靜,故遠避人世,以自調伏耳。若即世而調伏者,則無待於山林者也。

    柔顏善氣,勸諸男女,

    心麤則貌強,意獷則言惡。若和顏軟語,則見者親愛,不生忿心也。

    遠離五惡,受持五戒,供養三寶。

    既知至妙之理,又能分別善惡,則以我所得為敷說,勸令拾離諸惡緣也。

    取令成就,不擇甘苦。

    識有利鈍,性有善惡,曲己順彼,取令入道,不為身利,不辭屈辱,此為教也。

    若具持大戒,苦行精蔥,布施忍辱,捨身救物,

    謂修行者也。大戒為百八十、太清.等戒。若四明科禁,眾仙大忌,皆是學真之具法也。精進戀謂匪懈布施,几來求無不給與,不吝財賄,不問有無。忍辱謂受辱不言,乃至打馬亦無嘖恨。拾謂見諸危難次往救,不顧身命,若見凍餓,剔身給與,不待有求,是為拾也。

    若復離世獨往幽柄,專想至寂,眾難不驚,

    謂耽神者也。離世山柄,以避誼濁,獨往無群,無復他念。專謂志一。想謂思神至之者也。寂謂定也,此專定心,智定內安,非復外難榮辱所驚也。

    必至無為。

    言修此等行,鈴果無為之真也。

    尹喜曰:奉經有犯乎?

    持戒善惡既備於前,夫知奉經凌犯罪失。云何?此總問眾經非止五千也。前頌云悉歸太上經,此後又明破法及授受之難,推此故知也。斯乃尹喜相資發,故令出罪福之事耳。

    老子曰:十有三者也。

    經云: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言奉經順法,則獲長生;違戒犯惡,則動之死地。既答所問罪失,故直云十三也。

    尹喜曰:何謂也?

    問十三之事也。

    老子曰:爾諦聽之。

    既更有所明,故復戒。

    十有三者,六塵六識,皆由於心。

    六塵,謂六入也。以其所入能穢染正性,故言塵也。六識,即六入之根,能起分別,故云識也。心為其主,是為十三,下卷具解。凡致惡之由,因十三起,入善之由,因十三滅。入善為生,為惡而死。死生之謂,非止此身也。謂修善不已,以至成道,成道之日,豈得非生?故經云出也。為惡不息,遂淪地獄,豈非死乎?故經云入也。

    是故淫貪疾志,

    淫之所起,由於色取,故在十三之端。夫淫叉有貪,而貪者不叉皆淫。然貪之為病,非但在於富貴,乃至貪名貪世。不欲人在己先病者,妬嫉也,嫉彼而勝我也。恚謂真恚也。貪嫉既起,嗔恚自生者也。

    欺盜妄詐,

    違戒取物,是為欺盜,謂欺心者也。自詭要時,是為妄詐,是用權數苟得者也,所謂民之賊矣。

    綺言兩舌,

    辭非而澤,謂之綺言。反覆是非,是為兩舌。皆綠欺詐而有。

    諂利持權,

    口忌災祟,明言禍福,卑辭高物,以要利人,是為諸也。憑恃時威,自我制物,是為權也。夫謟之甚者,乃至祈神祭鬼,以求曲祐也。

    溷集破法,

    男女無別為溷。破法者,謂有此等事也。始則食婬,終於混集,並皆相因而至之也。

    非清信也。

    如此皆之死地,尚非清信,況復奉經者乎!

    天網不失,

    引經明事也。夫天網雖疏,報對之理,鈴無遺失也。

    生死無地,

    生謂見報,死謂考對,無地可逃也。答所間十三畢,此以下乃明罪報也。

    如此等人,非其智分。

    由無智識起諸罪業,故於法無分也。

    染垮至法,毀廢善根。

    法法相傳,如樹有栽,生長不絕,是為善根。如此惡行,日相深漬,善根豈得不廢?

    不為善人,之所知識。

    所行既惡,則惡惡相知,愚下之類自多黨。善人,謂才識高明德勝者也。

    備眾生身。

    皆由前綠,無有慧業,故令今生,得此愚癡。夫言愚癡者,謂造諸惡業也,非謂無所解矣。生既無善,死墮三塗,受眾生身。眾生萬等,各隨綠報而備得其身者。

    種於姪慾,無所憎避。

    眾生所以繁多,由其種類娌慾故也。謂因法行姪而受此報,猶雞犬等在於人中無所避就,得類便為,亦無憎愛,皆由前業之所行者也。

    常懷怖畏。

    因往貴取之報也。餓鬼之中,復有萬品,雖云是餓,有時得足。此言無足者,便是未嘗塹飽也。

    若在地獄,五痛無間。

    地獄受苦,有時而息。此言無間,是時無休息也。五痛猶五苦也,明三塗報應如此。

    如此受身,備諸苦惡。

    三塗報盡,出生人中,則形體不具,備諸殘疾,或瘡癢疥癩,可惡之極者也。

    物所懷惡,

    非但於人,乃至畜生,亦有憎惡。

    無有救治,

    疾既可惡,則人無治者,此是穢慢浮法之報應也。

    生死輸轉,無聞無見,

    無聞,謂不信法教。無見,謂不值善綠。此總明十三,破法之罪,生死所之也。

    皆由一念中生至無數念,其對無窮。

    夫為惡者始起。原缺文



    太上老君戒經竟

    #1『洞』字上疑脫一『空』字。

    #2『之人』前疑有脫漏。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