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藏典籍全文数据库


 
欢迎您登录道教经典学术研究
  
 
用户注册




    通幽訣


    通幽訣 下载本卷为CSV文本文件


    简介:經名:通幽訣。撰人不詳,約出於唐宋間。兼書內外丹訣。一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洞神部眾術類。
    文献引用:通幽訣. 道藏, 洞神部眾術类. http://daotext.org//toc4.php?docid=988
    通幽訣

    訣曰:寶丹本乎一物,而生二。二主火,寄位丙丁,生於甲。初九,潛龍一爻生,建陽在子,天符發泄,驚墊受氣於母。母者土也。道生於一,一生二,二生三,三者陽極之父母。陽者,天地之精,故名三五與一,還丹之本基。

    天符者,日信。日者,天地之元精,五行之始照。曜以事繼日,以日繼月,以月繼時,以時繼年,所以記遠近,別異同也。

    初分混沌精氣陰陽,斗建十二辰,推移運轉,刻漏不停,發泄交媾,萬物化生而成形。天符者,信也。能發泄萬物,運動返本,而成精氣。潛運結為精,精化為砂,色稟南方丙丁火,外陽而內陰,主男,日之陽魂。日月之華氣,照曜天地。太陽太陰沖和之氣,交騰受氣,一千八十年結精氣。

    丹砂天符照曜,又一千八十年,成丹砂,名硃砂也。陽中陰,號日太陽、朱雀石,主水。元和之氣未足;日丹砂。亡萬天鉛,帝男精,龍女血,化南作北,抽出未化為陰汞,主水。水數一,故云汞生於鉛,陽為臣也。天鉛神水,天符運動,照曜丹砂,養育又一千八十年,天火化為太陽,陽氣足,陰氣衰,陽氣盛滿流縊,迴而自生色,稟北方壬癸水,外陰而內陽,主女月之陰魂,非人間之凡物。故之赤水中自生者,流為陽汞,名曰天鉛之精,黃芽之祖。是日月之華氣水,化為天然還丹。

    天符又照曜一千八十年,合四千三百二十年,元氣足,自然成還丹。天然伏火黑色,轉北成西,西主金,金數四,水基也。故知三五與一,天地至精。三者火也,五者砂之父母,一者砂之元祖。輪還運轉,精氣元和,相感成形,不越於一。一者,夫道之本宗,水也。學者不悟硃砂是鉛,鉛中生子是金。即一物陰陽,運動自制伏,陽中陰,陰中陽,玄中玄,名日玄武石,轉水成金。故云:砂產於金陰,為君鉍金。天符運動,都計四千三百二十年照曜,父母養育,成天鉛,自然還丹。

    訣曰:後聖用火喻爻象,月計三百六十時,年計氣候四千三百二十時,合四千三百二十年,氣候喻合,天符自然還丹。故云:硃砂汞金水,龍虎五行,合體歸一,無二得五。以地符依卦節氣候運動,以成金丹。

    訣曰:其丹砂精魂,出自中華十二分野內,主一宮坤地西南隅,其寶天地至精元氣,以日月天符運動,交媾在五。五者,戊己,中宮土也。所生之處,生於福德山崗形勢之地,氣候骨肉俱全,水陸草木秀茂,土石堅貞異境,神靈衛侍,陰氣施,陽氣泄,包含孕育,照曜精氣,得土而生,化為丹砂。有砂之處,或晝或夜,或初晴之後,或陰暗之時,即有氣候光彩,往往如日光而出,或沒或見,唯採匠而鑒之。今具載所出土產管屬州縣山谷之名,並異名等。曰丹砂,曰硃砂,曰硃鉛,曰鉛中金,曰天鉛,曰火鉛,曰神水,曰華池,曰陰汞,曰陽汞,曰陽中陰,曰陰中陽,曰水銀,曰五釆石,曰五金,曰七寶主,曰還丹,曰天生芽,曰黃芽,曰五行之胎。

    州縣山谷名

    桂府、辰、錦、衡、朗、邵、勾漏、都雲、象都、永、梆、容,湖南等界,山石巖谷,形勢滋茂處,並有。如要採砂精不烹鍊、天然自生出者,但於曾採砂處打石及穴填處,不問新舊,即有之。新阬及古者不定有之。丹砂光明在床,有君臣自然四面,有朝揖而生者,色如未開紅蓮,通透曜日,或如芙蓉,紫色通透,形貌如箏者,或片段稜角成就,分明通光,並為上品。或如雲母片,白光者通透,一云白馬牙,或顆粒兩數,至一二斤者,在石中採得,顆粒碎紅光明者。或片段稜角白光者,入水中不見者。或青光分明,稜角成就者,並為中品。與上品同用,堪為至藥。或有鐵色者,及竹溪谷、土穴、並水中採得者,或顆不定分兩多少,及掬得末砂,並為下品。但川源滋茂,抽得液制伏,只得治世疾,不延駐,不堪為至藥。亦比人之百寮,為上中品,無名位者為庶品。則卑賤無自專之分,不能致人非常之事。故喻云:只治世疾,不延駐。

    天符,日。《春秋》天符之日。日者陽之精魂,天之理也,故照曜光明。《淮南子》曰:積陽之熱氣,交騰為火。火之精為日,光明威精之義也。又云:日生於甲,重陽之位。火生於震,震位辰巳。震為長男,巽為中男,南火之父母。火曰曾,木曰青,萬物之使,故云曾青。

    陰符,月。《春秋》陰符之月者。陰之精魄,地之理也,昭一曜光明。《淮南子》曰:積陰之寒氣,交騰為水,水之精為月,滿而缺者,感日之義也。又云:月生於庚,重陰之位。水生於兌,兌為少女,水之父母。所以男依日束立,女之象月,生而西端。丹徑之丹砂,日月之華氣,性命之根基,與內外元和,般載成形,餌之故長生不死,日月之感精,故曰陰符。月之所生,日之所育,陰陽用事,生成依於母,母曰土。

    日月二寶,是天地至靈。卑情感精,變化照曜,結成砂,始名朱雀石。七十二石最尊,莫過於汞。感於二十四氣,通於二十四名,變化成丹。烏餐成鳳,蛇餌成龍,人食長生,天地同壽,收人魂魄,返老歸童,呼吸風雲,玉女來侍,即大丹之功力也。

    訣曰:鉛者,即砂中抽出之液,主水,陽中陰,汞也。從砂中自生出者,主金,陰中陽,汞。

    訣曰:是以不容之木,受制於金。金孕水安,水必存金。木孕火制,火必假木。所以鉛水制汞水,鉛火制汞火,水合其性,火合其形。

    訣曰:鉛水者,是砂中自生出者,主陽汞。汞水者,是水中抽出者液,主陰汞。是鉛水制汞水。又云:鉛火者,自生之金。汞火者,是抽出之液也。水是鉛火制汞火,多不曉此,故名金汞道耶。

    日者,是太陽之火精,即朱汞,為龍是也。月者,是太陰之水精,是鉛銀,為虎是也。龍者,陽之氣。九之極數,木之無也。虎者,陰之氣,四之極數,金之有也。

    訣曰:以無制有,合成其道。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並。參銖不偏,至聖至靈。世人不悟,見金視之如土。

    藥歌曰:太玄陰符,道生陰陽。陰陽生五行,五行合而為還丹。故名龍虎。天有三尊,日月星。地有三尊,江河海。人有三尊,君父師。身有三尊,三丹田。藥有三尊,土火金。故乾坤者,上下父也。坎離者,水火為藥也。震巽者,運卦也。運經三載,自然還丹,即太元之氣,何以不成丹矣。

    訣曰:計一萬二千九百六十時,大小月及閏月並不在用很,歸其實數也。一氣不足,與瓦礫無殊。萬象精通;神靈自契。

    訣曰:陰陽運轉,氣化為精,精化為朱,朱化為汞,汞化為金,金化為藥,故號金砂,名曰大還。大還者,返歸之義。丹者,赤色之名。汞者,本體是金,金水相制,故號金砂,運本體得稱大還丹.

    土是陰符,戊己中宮五符,一云五氣金鼎。

    訣曰:五氣制伏不飛,能生五彩,返歸其母,餌之長生。

    訣曰:丹砂,流汞父。戊己,黃金母。母數五,五是土,用土為鼎,制伏號曰金鼎。土能生萬物,金是土生,故為金父。母者,金本生土,故曰土母。水以土為鬼,土填水不起,戊己之功,名曰五符。

    汞者非土不可制伏,土王金鄉,三物俱求,依象帝王。如人主有道,即四方來貢。但辨得真鉛汞二物,即是第一鼎法。故為三物一家,都歸戊己,金水無土制馭不成丹。

    土母,季王十八日,餘日休廢囚死藏伏。凡伏鍊金鼎,推究陰陽,精氣返還,刻漏不停。

    雄黃喻土,而定四夷。土者生金本土。雄者男,黃者土,能偃水土,是金火,非關雄黃。鼎主外上名五符。世人不悟還丹本之父母,錯用金銀為母,或為鼎器,故元氣不離於五,五不離於元氣,混其名即一,辨其功即殊。元氣者,五才之君。五才者,元氣之臣。君相臣臨,而不可去也。金丹用其元氣,不越於五,五者五符也。五符者,氣。氣本無形,因精而生,內外含真,得餌不死不生。金鼎藥之表轄,表者氣也,轄者鼎也。鼎象雞子,外白裹黃,與汞柑合,是用白金為器,器不離於五。五者土,土者生金之土,委曲相制,似使無虞,令水不逃溢,戊己之功也。

    訣曰:提劍偃戈,籠罩四方。提劍者,金精本氣五也。偃其戈戟,如水得土而不流,是金死於土也。大丹之基,丹砂。丹砂是鉛,本生於土,死亦歸依於土,是用生丹砂土也。世人知之有數。鼎之異名,有曰外神水,曰華池,曰神室,曰匡郭,曰表轄,曰五氣,曰白衣,曰丹衣,曰母舍,曰金鼎、曰神廬。

    訣曰:五氣者,其大籠罩八隅,小則潛藏一毫,吐坤嘔輸,出有入無。

    訣曰:流珠九轉,化為黃白。自然相使,一陰一陽。曰道須伏於金鼎,中宮之功,神通自在,孕育制伏,故云金鼎。

    夫金丹,天地日月元和之氣,照曜潛運,成為丹砂,砂中迥然而自生,乃為還丹。如人育孕男女,皆由父母陰陽精氣相成,而有還丹,象男女。男生而覆,女生而仰,非但在生,死亦如此。但投於水,雄者覆,雌者仰,天使其然,非干父母教令。金水在於鼎中,象男女弄戲,男上女下,自得情意相符,以成其道。

    訣曰:金丹雖得元基,須知本父母養育制伏。父者,火之陽氣也。父能發泄運動而成之。母者,土之陰氣也。母能含育生之。母主中宮黃,黃者土,是生金之土。丹砂初分受氣,依於土而生,故云黃芽之本母也。得陽而成,得母而生,故名土釜,曰母。土者,五行之土,生成土也。水火木金土,各居一方,運動正位,火來剋金,土來剋水。水者,丹砂之子。土者,鼎。火者,運動相伐,而成形,得土相生。土能制水,本氣相感,以成大道之宗。故云:知白守黑。世人盡不知同類,相從相生,相剋相制,以金生水,以土為鬼,土填水不起,戊己之功,名曰五符金鼎,知者無一焉。

    地符火木之精

    訣曰:地符,火者。火能爨熟萬物,以育人民。火者,甲之本陽之元氣,結媾交會,同日月之精氣,歸一無二甲之精。火數二,生數三,成數九。九者,陽之極數,陽氣也。甲曰曾,木曰青。萬物之使,束方青龍木。木是火之父母,火木之子孫。震為長男一爻生,巽為中男二爻生,故火生辰巳。離為中女二爻生。陽丙子寄位也。木孕火制,火必假木。三者,木之精,正陽之道,甲乙之位日。天符,信也,能發泄萬物。月,陰符,能生育萬物。土,陰符,能生育萬物。火,地符,能爨熟萬物。金水元氣,並同陰符,能生育萬物。《直符手鏡》喻日月六十四卦,六爻發泄,運動,天符,以成金丹,餌之羽化,子明之力也。混元皇帝真君,歷代變名,叔陰陽統略,五行相類,《周易》爻象,直符《參伺》,如符若契,觀察天地徘徊,陰陽輪轉,子午正位,卯酉相望。十一月一陽生,萬物生也。五月一陰生,萬物結也。春生秋殺,自然之道也。

    訣曰:用火微微,不失節候。萬物自熟,河車之義。

    訣曰:子者,火候先在抽添。一云河者,北之位。車者,般載之義。一云子是金,河是水,故曰子河車。

    地符直卦節候進退圖

    訣曰:本用四卦法,日月四時,直符循環,一如車腳,轉運陰陽,成數造化,載運萬物。故在律紀月節,有五六諱,奉日使兼並。六十四卦,剛柔有表裹,朔旦長直事,至暮蒙當受,晝夜各一卦用之。次序既末主晦爽終,即復更始進退爻象,並在此直符。從一至九,金虎吐精,用訣直符,不載於此。



    訣曰:託附陰陽爻象,六十四卦立喻也。但發泄用火之時,便是十一月用事,受陽節候也。

    十一月初九,潛龍勿用。地雷復,豫直。十二月九二,見龍在田。地澤臨,萃直。正月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地天泰,否直。二月九四,或躍在淵。天雷無妄,大壯直。三月九五,飛龍在天。天澤履,夫直。四月上九,亢龍有悔。純乾直,陽氣交騰。

    右陽生六位,極陽之卦,亢龍大過,法象於天,故云自子終於巳。

    五月一陰生。天風妮,小畜直。六月二陰生。天山遁,大畜直。七月三陰生。天地否,泰直。八月四陰生。風地觀昇直。九月五陰生。山地剝,謙直。十月六陰生。純坤直。

    右陰生六位,極陰之卦,氣潛伏法象於地,故曰自午訖於亥。

    震主春木。生三,成八。離主夏火。生二,成七。

    訣曰:證前十五日白,月火木用事,故七八也。

    兌主秋金。生四,成九。坎主冬水。生一,成六。

    訣曰:證後十五日黑,月金水用事,故九六也。並是直符六爻,用節卦翻譯氣候,五行相剋之數。故知七八數十五,九六亦相應,道自畢也。一二三四五,並是五行之基。

    訣曰:一者,北方壬癸水。二者,南方丙丁火。三者,東方甲乙木。四者,西方庚辛金。五者,中央戊己土。

    經曰:父少而子老。父者,天鉛,丹砂鉛也。子者,從父而出,金黑鉛,故父少而子老。子不定,父數世五。水火金木土,五行移易萬物。五日一候,五五二十五,故父年二十五也。子數不定,子年般載,運動不定,故知父少而子老。舉世不知萬物,從五行而生成父母也。

    用火

    訣曰:六爻直符,運卦用火,斤兩從純坤起,終於坤,周而復始也。

    訣曰:一月換一鼎,故用九鼎,即止。第十鼎任意消息,用不用並得用之轉妙,綠是生金之本氣也。故云土釜,土釜曰母,母金鼎也。

    訣曰:其金鼎依運氣候,十五日金性滅,三十日成丹。運至十月,不用本土為鼎,子母脫胎,九轉九鼎。九者,火用事。鼎者,母用事也。凡丹象人、從受氣後三百七十日而生,九月是陰陽俱盛,十月土王,故子母相分,故名脫胎。

    還丹象人,四氣足而生,亦如嬰兒,乳育三年,大元氣足,而成金丹。乃為黃譽,變轉卻歸北方,黑色通透,始得.名大還。世人不知之矣。子是藥,母是鼎,感氣相生,相產相伏,相制相殺,迭盛迭衰,昇降在鼎,飛伏上下,陰陽相管,交會吞食,四物相薄,君臣相臨。土性生,金性死,火性滅,水性個。四物者,陽中陰,陰中陽。但以本土為軸轄,直符運動,故有四物,各居一方,四物性並滅,歸一返本,故名金丹。

    訣曰:守運一年,餌一兩半,凡病不侵。二年成白道,可餌半兩。三年大元氣足成赤道,可餌一分,住世死籍不錄。刀圭制汞為白道,五年,麻子大,餌七粒,以刀圭點鐵及汞各一斤,並成赤道,守九年畢,法餌三粒,三尸九蠱盡出,長生不死。能化五金八石,盡瓦礫等,隨本色形成寶。又用火法曰:所立指喻爻象,手鏡火記斤兩,託附陰陽,隱祕變化之機,苗裔略同,用之正訣。假令十一月建子,一陽生爻動火,生數二,成數七,運動般載,如車輪。一月一陽生,加至五月一陰生,一月退一陽爻,至十月歸於土,終於坤,周而復始。

    金丹是日月運動,自然成丹。因燧人改火,後聖用之,同於天火,造化至在,更漏分明,節候用火,斤兩運動,漸漸如蒸,四時年月刻漏足,以成金丹,火候所然。如驅雞即走,寬又不伏。但依直符爻象,即金水自伏。六月陽終於巳,十二月陰終於丑。

    訣曰:丹砂,陽氣流珠之精,是立乾坤,運水火,應天符,合三才也。金為月精,以處陰位。汞含離氣,以應陽爻。天地之靈孕,日月之精。否極泰來,陰盡陽生。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並,三一之道。三者,火一.者藥,故名守一。

    又云:砂者,藥。金者,鼎。故云:三道由一,併在根蒂。大道至理,得門無二。砂性溫和,無毒,味辛。元氣通靈,萬物不枯,名曰黑鉛。黑鉛者,砂中自然之液,仰月抽出之液。故云:黑鉛入仰月,配合為夫妻。陰魂合陽魄,兩性自和同。

    訣曰:然用五行,乾坤震巽,直符孕育,從建之初一陽生,子午相應,八八相通,以推移刻漏,日月五星,寒暑來往,晝陽夜陰,交會四十五日一節節相臨陰陽調順潛伏,運動輸還,巡於六十四卦。周而復始,水火相從,處無外物,五金八石,由人之造化。五金,五行也。八石,八卦也。

    訣曰:水得龍而為雨,火得人而運動陰陽。氣用事萬物長,龍行雨施萬物生。還丹養育造化,不越五行。訣曰:直符初發之時,水淨不失時,文不過九,武不過九。九者,陽之極數。三三如九,大過之極,陰生之首,陰盡陽生,皆順天道,陰陽為之運動。若勻金水,即順節候。失序金水即亡。運動如垂溫抱卵,受氣而生。用事相生相殺,如寒谷變春,陰陽五行所生互用,皆立喻者也。

    訣曰:精,元氣。本生於南方丙丁火,離,寄位二陽之中一陰生,日之魂,陰汞,水也。受氣之足,移位北方壬癸水,坎,寄位二陰之中一陽生,月之魄,陽汞,金也。水則湛然不動,無為之體也。火則炎動不已,有為之宗。將有制無,合成妙道。故知金生於陰暗之處,始初也,是子午相應。

    訣曰:金入中宮,太一庚城。含育黃炁,混其元精。赤馬守黃烏,蒼龍藉白虎,制馭本類相從,故曰參同。

    又云:坎離一二,南北獨為徑。一者,水。二者,火。萬物因水而生,因火而成,火金相伐,水土相剋,以成大丹。

    直符初發在子,十一月,從震而生。四月火王,極陽合退。又從巽生,二木漸順。汞初伏雖乾,未是火丹。守運三節名丹砂,五節名金砂、一年名長砂,一名小還丹,二年名還魂丹,一名中還丹。一千日受氣足,名炁獸大還金液丹,餌之不死。

    訣曰:修金丹不悟玄理者,蓋為不悟丹砂,是鉛造化根本。迷迷相指,錯用凡水銀、凡鉛、金銀、雄黃、曾青。不知凡鉛是世銀之母,雄是藥之子,砂是鉛之母,黃是土,土是砂之父母。曾屬甲,火之父母。青屬木,位束方。世人不悟,錯用水銀、凡金銀鉛、雄黃丫曾青為藥,或為鼎器,或為子母,或鍊鉛取花,及雜石為藥,自古至今,未有得者。夫道之根本,神仙之道在一於目前。丹砂木精,得土而生,得土而死,生滅不離於五行,互用更為父母,相伐相生成形也。

    訣曰:氣能存生,內丹也。藥能固形,外丹也。服餌長生,莫過於內外丹,日月之華氣。華氣者,丹砂元和之氣,並是性命之本。除內外丹精外,五金二青,四黃雜石,磁譽五礬等,並不在議限。

    訣曰:只如水銀,孤陰寡陽,能腐骨搜髓。金性損肝,銀性損脾,銅性損腎,鉛錫損胃,四黃大毒,並有質性,絕陽而損元和之氣,但指於一金一石,乃非凡金石也。世問六水,皆有大毒。餌之縱目下未虞,終為大害。丹砂如有傍小門制之,能治世疾,小益延駐,不可長生。法曰:用砲硫雄曾四味為器,相伏即得。如用諸毒藥抑遏,感氣聚雜而成,即不可餌也。慎之。

    訣曰:凡鉛是世銀之母,在礦受陽氣足,性自伏火,坏出即世銀是也。

    訣曰:水銀與丹砂中水銀,形貌雖相似,然象人男與女俱別。丹砂象男,太陽曰之精魂,能留人性命。內自有水銀相制伏,不與外水銀情合、及外物抑遏而得,故益人性命。

    凡水銀象女,太陰月之精魄,能奪人性命,孤陰寡陽,有大毒,不可餌也。

    訣曰:水銀陰陽性雖異同,是天地之精,象男女陰陽有異。丹砂有傍小門制之,即用凡鉛為器,匡郭成藥。

    訣曰:世人不知黃白之根基,錯用凡水銀、凡鉛金銀為至藥。殊不知汞生於鉛,砂產於金。金丹但知鉛本氣而成,何得遺本,存乎外物。鉛者,子,丹之精也。氣者,母,本土生精之土,故名本鉛氣。

    訣曰:天鉛者,硃鉛也。金本從鉛中生,即是子隱母胎。

    又子藏於金中,即是母隱子胎。鉛者,黃芽。黃者,土。芽者,砂。土能生芽,故云黃芽也。

    鉛汞者,本是七寶之良媒,五金之筋髓,解則百事俱通,迷則百途並塞。然鉛制汞能伏鉛鉛汞汞相成合為黃白之道。

    訣曰:一陰一陽之為道,一金一石之為丹。石乘陽而熱,金得陰而寒。此乃魂魄相應,理勢必然。夫石液定魂,金精定魄,非陰陽感化,諒九幽之可待。故曰:君子好述,淑女之良配。河上姥女,靈而最神。得火即飛,不見垢塵。鬼隱龍匿,莫知所存。將欲制伏,黃芽為根。儻不入黃芽,獨燒水銀,雖器厚盈尺,固塞百重,火動即飛,莫之能止,須臾去盡,不見纖毫,如鬼隱冥中,龍匿水府,縱有離婁之目,亦不能睹蹤也。使水不能東西,黃芽之力也。

    元君訣曰:黃芽者,五行甲子是也。甲屬木,木是陽之父母。母屬地之氣,冬至後一陽衝,其曰一陽生,萌芽受氣於母土,名甲。甲依土吐,甲以生芽。芽依於母,母曰坤,即是癸之黃芽。六甲之位,囚死休廢,同其一甲,在癸而絕位。五穀五菜,草木茂榮,萬類胎卵,藥物人民,皆從黃芽生,陽氣氤氳,運動地為,胎息為氣。萬物以春夏發泄為黃芽,秋冬收斂同成熟,各歸其色及本味,不改舊容,故名還丹之義,反本也。

    夫人改常必死,物改色必壞。乃知藥物徑運動,陽氣般載,不改舊容,與天火同造化,還丹受氣,反本也。陽氣照曜,凝結自然之道,故曰黃芽。世人莫知天地三光,清濁初分,人民萬物,皆從黃芽,不越五行而生。黃芽者,萌芽伸屈始初也。因陽而結,因陰而生,陰陽交接。當受氣之時,初為混沌。清濁之後,始有黃芽。在甲曰黃,在句曰萌,在伸曰芽,故名黃芽。乃知元不離於五行,五行金木水火土也。水曰潤下,火曰炎上,金曰從革,木曰曲直,土曰稼穡。

    訣曰:天地大道,萬物久長,元和之氣,長生不過日月星辰,陰陽五行,盡依土而生,終歸於土。隨四時更變然有期,亦是自然之道。假令毛脂,含受太陽氣一千年,化為伏神。又一千年為琥珀,又一千年為水精。皆是日月之華氣,照曜成精。又假如蟾蠔弄月,蚌蛤有珠。並是採弄含受太陰月華之氣,成胎為珠。其珠是月之陰魄所結,二味並堪服食,偏治肺氣、驚邪、健忘。以木蜜為丸,如麻子大,食後津下三丸蚌珠,能制汞。

    夫人內脩道德,元和之氣沖融,脩養含道,結精為珠,自然長生。珠居於赤水中,赤水血也。假令禽獸蟲蟻魚蟹墊伏者,皆得元和之氣,所託存生,非關父母教令,得悟之哉。自固其志,音聲相和,物類相感,有無相貫,陰陽抱而全其大道,二氣和合,有無相別,無有相成,成其真道也。

    河車者,五金之主,亦北之位。水能渡車,般載萬物,輪還不住,是陽居陰位,陰合陽精,金汞相得,故曰河車也。

    元和之道祖,立天地,調陰陽,四時行焉,萬物生焉。受氣曰命,最靈曰人,人福莫大於生,禍莫大於死。既惡其死,又欲其生,為失道而不得生也。勉之勉之。且余所注類異諸家,義合正經,理契大道,論卦象則火候為先,擇陰陽則藥物為正。參者,雜也。水土金三物,同為一家,如符若契,契其一理,故曰參同。

    訣曰:萬物非日月不生,金水非火土不成,金水則變化之元,火土乃陰陽之始。天地混沌之時,天地默然,雖未變化,終為萬物之根。金白水黑,相會氣中,狀如雞子。陽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犬戎以火鏡盛艾,化之須臾。則火出象還丹,陰陽金火。大唐國內時亦有之,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若用凡水銀為金丹者,妄人也。言硃砂未得理者,不知道也。即去真遠矣。或曰:用凡水銀、凡鉛而為之者,無靈。蓋不足悟水銀真鉛之正體,唯讚凡鉛之功效。不說水銀之精妙,必以一事而成,不得兼而美之耳。若用凡鉛為藥,即去道乖遠。若安水銀為金丹,即不是真法。若悟之者,正以水銀、火鉛為主。但得鉛本氣,遇五而成丹,不遺本也。若悟元化,一施妙用無極。若以外物為情,則性不可合。以水銀代汞,則鉛不可親。性不可合三宮,其可固乎。鉛不可親八石,豈能妙乎。

    金重如本初,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陰汞不失斤兩,是日與月金重,不失本初。我命在鉛,鉛不失天。鉛還丹成,金億萬年。鉛者二汞,本一體無二,故曰天鉛。莫壞我鉛,令我命全。莫破我車,廢我還家。鉛者,砂中自生曰鉛。車者,是砂中抽出液曰車。

    鉛中有金,金中有還,見寶別寶,賢人得道。鉛者砂中自生日,金得火運動月還。

    真人言金精黃芽,制水不流溢之力,玄水也。金精黃芽同名,自生鉛也。水者,是砂中抽出之液。用鉛不用鉛,不用得長年。用鉛者,是硃砂自有鉛相制。不用鉛者,是世銀之母,凡鉛也。鉛若不真,至道難親。鉛若是真,不失家臣。鉛若不真,凡鉛也。鉛若是真,硃鉛也。寧修鉛中金,是丹砂中自生曰金。不修金中寶,是凡水銀也。聖人明立喻,以示後學也。

    鼎鼎是何鼎,是用生丹砂之本土為鼎也。藥藥是何藥,是用丹砂中自流生汞為藥也。

    火鉛是丹砂被日月運動,自生出汞,為火鉛也。水銀,汞之異名,是丹砂陽氣未足,抽出為水銀也。

    水銀在丹砂中含甲,精氣未足曰女。火鉛在丹砂中含甲,精氣足迴然自生曰男。男女相配,陰陽自得,其情更無異類也。

    金丹本乎一物,而無外物入之,陽氣運動,故名三一之道。白者金精,黑者水精,其歸一無二。聖人託喻於周易爻象,運動成丹制伏,皆時逆而用之。即魂魄喪亡,如日月交蝕失位,不相賓伏。聖人祕惜之,不肯正論,多有隱祕之言。從此經訣差互,多有不成。有鄙之以失,而起大怨者。金鼎之訣,宜慎守之。凡藥合和,見功難矣。天道祕泄,或隱言玄象,或託附陰陽,僭說人間,言微理妙群,或自迷而不解。自羲皇已來,好道求長生者甚眾,遇而得之者寡矣。擅率胸臆而不鑒悟,又不求師受,自立方書,求出世之方,虛自勤苦名山大谷,朽敗愚儒,求不死者,未見得之。食五穀,縱六情,人在陽,鬼在陰。又不能驅役鬼神,策使陰陽,不得出世之丹,倒皆死沒於世。寒舉綿求以自暖,熱飲水而乘風馭凍,生於陰陽之界,五行所管,食土之物,死歸於土,以身報土,而返本也。若非遇日月之華氣,運轉其精液,三一之還丹,焉能度世。行屍比肩,若墜石投川,往而不返,淪役歸化,實可悲夫。若遇內外金丹,餌之運形駐貌,異常然。可出陰陽之界,五行不管,死籍不錄,鬼神侍衛。

    訣曰:道書仙傳,祕錄丹經。《龍虎》、《上清經》五相類《周易》爻象,《參同契》歌訣,卷卷述聖人之意。黃帝、老子、宣尼,二十四聖諸仙,並是得道之仙。世人迷遇不會,須修行始得之。次有不顯名之士,得而隱之者,不一以為無仙道者,實愚迷哉。所有歌錄經訣爻象,皆露枝條苗裔,不說徑門。自古至今,皆須師受口訣而成,非有分者,不得而學矣。傳得此訣者,祕之寶之,天道不可輕露泄矣。養虎還自噬,付與不道之人,殃罰七代,謫身為下鬼,長役鬼官,可不懼哉。得其賢人,猶須探蹟,內行不二,徵兆有分,始可傳受。仍先虔志,啟告百靈,分誓立券,方可傳之,切宜慎之。

    修行不二,至藥無雙。夫人道合元理,自然可遇。必須勤苦疲勞,無怨,不可倉卒,漁獵而得之。遇明師,悟於一言大藥,只有一門。而三物水土金,非人問水土金凡物等。得之魂魄歸,長生不死。但行不二之心,師必自至矣。金丹內丹得門,餌者不死,與天地齊畢也。

    叔訣長生,號肘後訣,以示後學不悟之者。其造鼎並入金,及直符用卦刻漏,並不載於此,知道者審而詳之。

    不變色硫黃法

    取鴨子去黃白了,以紙拭其中令淨,其口須小,候裹乾,取黃細研,以雞子白拌令浥浥,入鴨子中,以筋頭築令實滿,口上以雞子白和胡粉固令密。即以黃丹和雞子白為泥,泥鴨子周迴,可厚二分許。候乾,以黃泥泥,令厚二分,曬乾。又以鉛細細裹之,可四五分,已來三如之。叢立於鐵臼中,消鉛汁淋取一半,候玲,又淋以沒頭,頭上可厚五六寸。即臼外如泥火爐法,三處安火,常令臼微熱,不令鉛銷。至第十四日,即大火令鉛銷,銷即浮出收。候玲開之,已伏火,其色不變,可作伏汞砂子匱。用一兩伏了者,勾得半兩生者,五日伏火亦堪。

    服木方

    木一斛,水清諍洗,乾,細檮為末。以清水二斛煮令爛,以絹絞取汁,於銅器中湯上蒸之。又入白蜜一升,乾棗去核爛研,令皮肉相得,取一升入木中,攪令相入,如脯狀。日服如彈子大,三四枚,百病皆除,萬惡不傷,面有光澤,耳目聰明,三年顏如女子,神仙不死。

    又方

    木一斛,淨洗,乾,檮為末。大棗四斗去核,酒五斗和,慢煎攪令成煎。日服李子大,三丸,百病不傷,面如童子,耐寒凍。



    通幽訣竟

    DaoText.org - 豫ICP备11011523号   本站为非营利性学术网站   由 维护